《金手书生》

第 七 章 绿林大会

作者:诸葛青云

淳于琬佯嗔说道:“你看什么?” 

司空奇扬眉笑道:“琬妹!我们已经是天荒地老,永不分离的恩爱夫妻,你还不许我看你么?” 

淳于琬娇笑说道:“你要看便看我的眼睛!” 

司空奇闻言,便向她脸上看去!

四目一对,司空奇忽觉淳于琬目内碧光湛然,不禁失声说道:“琬妹,你方才不是业已说过不对我施展‘碧目魔光’么?如今怎又眼睛发绿了呢?” 

淳于琬娇笑说道:“奇哥哥不要多话,你如今业已扫顺我‘碧目魔光’之下,你要听从我的一切号令!” 

淳于琬双目中碧光更浓,觑定司空奇,以一种异常柔媚低沉的语音说道:“奇哥哥,如今‘金瓶洞’中,又来对头,我去看看是甚么人物?你则乖乖睡在此处,歇一会儿!” 

司空奇摇了摇头,仿佛不愿休息,也要同去! 

淳于琬“哼”了一声,沉声说道:“奇哥,你要乖乖听话。怎又不服从我的命令了呢?”

司空奇对淳于琬呆呆看了一眼,果然躺在榻上,遂摇头一叹,扯过一幅薄被,淳于琬替他盖好,自己取了那柄“五丁神斧”,走出洞外! 

这时,“金瓶古洞”之中,果然又来了两位武林人物! 

一位是南七省绿林道中的有名煞星,“瘟皇手”贺麒! 

另一位则是久隐东海,新近被“神力活佛”达空大师派遣“瘟皇手”贺麒把他请出,井担任“南七省绿林总寨”护法的“九环夜叉”贺明楼! 

贺明楼本是贺麒的远房族叔,故而一请就来,并在路过“鄱阳”之际,听说“金瓶洞”内,有罕世奇珍,遂顺便略加探望! 

他们进洞之时,毫无所阻,但也寻不到任何珍贵的罕世之物! 

“九环夜叉”贺明楼,与“瘟皇手”贺麒,失望之余,正待出洞,却发现门已被“碧目魔女”淳于琬堵住! 

淳于琬冷然问道:“你们两个,是哪里来的孤魂野鬼?” 

贺麒对于如今这位“碧目魔女”淳于琬,自然无法认出,遂“哼”了一声,扬眉说道:“女娃儿是仗恃何人势力?说话如此狂妄?我们倘若真是孤魂野鬼,你便要吃不了兜着走!”

淳于琬摇了摇头,缓缓说道:“你们纵然如今不是是魂野鬼,等一会儿,也必会变成孤魂野鬼!” 

“九环夜叉”贺明楼功力又高,人也比较阴沉,他见淳于琬气宇出众,神情太傲,遂只把双眉紧蹙,暗中对她打量,并不直接答话。 

但“瘟皇手”贺麒,却一向称霸绿林,凶横已极,若非为了淳于琬是个美似天人的绝色少女,早就勃然动怒,辣手相加! 

故在听完淳于琬第二度所说,冷嘲热讽的话儿之后,便自发出一阵狞笑道:“女娃儿,阎王不要命,不会变孤魂,判官不除籍,不会变野鬼。你既然一再如此说法,我倒要向你请教一下,看谁能使我们变作孤魂野鬼?” 

贺麒说了半天,淳于琬却简单得不能再简单地答道:“我!” 

贺麒愕了一愕,扬眉怪笑道:“你为甚么使我们变作孤魂野鬼?莫非不愿意我们进入‘金瓶古洞’寻找那只‘双耳金瓶’么?” 

淳于琬摇头说道:“你们寻不寻宝,与我无干,但是离舟上岸之时,却为何那样大声鬼啸?” 

贺麒“哦”了一声,失笑说道:“那是我的规矩,南七省的绿林人物,只要听得‘摄魂啸声’,便知是我来了,可以及早躲避,免找无趣!” 

说到此处,眼皮一翻,又向淳于琬问道:“你既不是不许我们寻宝,难道竟是我那‘摄魂啸’声,得罪你么?” 

淳于琬冷然说道:“我的好朋友正在离此不远的另一洞府之中,洞房花烛鸳梦初酣,若是被你那鬼啸吵醒,岂不太煞风景!遂害得我颇耗精力地,在洞口施展‘闭光绝音’神功,才不使你那鬼啸,惊扰了我那好朋友的鸳鸯美梦!” 

“九环夜叉”贺明楼听说淳于琬能够施展“闭光绝音”神功,不禁暗自吃惊地,向她仔细打量! 

这时,淳于琬目中碧光微闪,又向“瘟皇手”贺麒说道:“我想你既然爱作鬼啸,不如索性使你变作孤魂野鬼,可以整日无休止的神嚎鬼哭!” 

“瘟皇手”贺麒因醉于对方的天人颜色,犹自无甚警觉地,涎着脸儿,贼忒嘻嘻叫道:“女娃儿!” 

“女娃儿”三个字方出,淳于琬突然气发丹田,张口一啸! 

她这一下,是把内家“先天罡气”,化入啸声,岂是“瘟皇手”这第二流的角色,所能禁受得起? 

一来事出不备!二来双方对面发话,距离太近!三来淳于琬的啸声如天鼓猛震,威势太强!四来“金瓶古洞”中,回响嗡嗡,更平添了几分威势! 

由于这四点原因,功力稍差的“瘟皇手”贺麒,在骤闻啸声之下,立即心胆皆碎,踣然倒地! 

功力颇高的贺明楼,也心悸神摇地,骇然连退几步! 

淳于琬目注踣然倒地的“瘟皇手”贺麒,冷笑道:“你还自诩甚么‘摄魂啸’?怎么只听我啸了一声,便似把魂儿吓飞了呢?” 

贺麒躺在地上,仍旧一动不动! 

“九环夜叉”贺明楼见状,忙俯身探视,并启开这贺麒的紧咬牙关,只见他慢慢自口中流出一些青黑色的液汁,业已气绝身死! 

贺明楼的江湖经验,极为老到,知道侄儿“瘟皇手”贺麒,已被这绝美绿衣女子一啸之威,吓碎胆囊而死!不禁又是心惊对方厉害,又是心痛侄儿惨死,暗自打算,究竟是拼命报仇?还是暂时忍气吞声?日后再图报复!淳于瑰也想不到自己的一啸之威,竟至于此,遂向贺明楼讶然问道:“你同伴业已吓死了么?” 

贺明楼缓缓站起身形,目光森冷如电地,在淳于琬身上,仔细打量一番,喜怒不形于色地,淡然说道:“他巳被你吓碎胆囊而死,姑娘神功盖世,必为绝顶高人,能不能对我贺明楼,说个名号呢?” 

淳于琬眼皮微霎,目注“九环夜叉”贺明楼问道:“你叫贺明楼?这名字觉得好熟呀?”

贺明楼点头说道:“我也觉得姑娘好象我一位武林旧识!” 

淳于琬“哦”了一声问道:“你说我像谁呢?” 

贺明楼又对淳于琬看了两眼说道:“姑娘的语音、神态,衣着、身材,都象‘武林四绝’中的‘碧目魔女’淳于琬,只是容貌却绝对不同!” 

贺明楼话音方了,“金瓶洞”外,忽又有个爽朗语音,哈哈大笑道:“贺朋友猜得不差,这位姑娘就是名惊天下,艺压乾坤的‘碧目魔女’淳于琬呢!” 

贺明楼骇然注目,只见有个风神绝世的英俊书生,飒然出现,卓立洞口! 

原来司空奇虽然略被淳于琬的“碧目魔光”所制,但因内功太好,受制程度,并不很深,如今被那一声“狮子吼”的啸声惊醒,特地赶来探视。 

淳于琬忽见司空奇出现,好似大吃一惊,讶然说道:“奇哥……司空兄,你怎么不乖乖听话休息,赶来此地则什?” 

这一声“司空兄”,听得“九环夜叉”贺明楼,惊魂慾绝地,抱拳问道:“尊驾就是‘金手书生’司空奇大侠?” 

司空奇点头笑道:“在下便是司空奇,贺朋友是否昔年与淳于姑娘相识?” 

贺明楼惑然答道;“我不仅与淳于姑娘相识,并还有相当渊源,才觉得这位姑娘,除了容貌以外,其他方面无不酷似与司空大侠齐名,威震乾坤的‘碧目魔女’!” 

司空奇向淳于琬看了一眼,含笑说道:“她就是淳于姑娘,只因事略为变易容貌而已!”

贺明楼闻言皱眉,苦笑几声,向淳于琬抱拳说道:“淳于姑娘,既然当真是你,你却为何不认识我‘九环夜叉’贺明楼呢?” 

淳于琬微笑说道:“我方才便觉得明楼的姓名好熟,如今更觉‘九环夜叉’之号,颇不陌生,但往事如烟,过眼成云,却偏偏想不起来了!” 

贺明楼“咦”了一声,正待诧然再问,司空奇却向他微笑说道:“贺朋友,淳于姑娘想不起与你昔日交谊之故,颇为复杂,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至于今日这段过节,贺朋友是打算立即了断?还是俟诸异日呢?” 

司空奇这样说话,等于是给了“九环夜叉”贺明楼一个台阶,贺明楼何等老辣?自然把握机会,顺阶而下! 

因为,贺明楼的一身功力,及“九环绝技”,虽非等闲,但与司空奇、淳于琬这等旷世高手相较,却还差得太远! 

遇上一个,已感不敌,何况“金手书生”及“碧目魔女”双双当前?贺明楼自然见机而作,佯装毫不在意地,哈哈大笑说道: 

“淳于姑娘与我昔日交谊颇厚,漫说她是在无心中杀了我一个远房侄儿,便算有意为之,贺明楼也不会结仇记恨!我看司空大侠与淳于姑娘,似乎有要事待办,我就暂时告退了吧!”

约莫三十年前,金老爷子路过“黄山始信峰”下,为绿林豪雄所劫,因他行囊中,除了琴棋诗书以处,只有几两碎银,不禁慢那绿林豪雄,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飞起一脚,便把如今的金老爷,那时的金少爷,踹下深谷绝涧! 

谁知吉人天相,祸福无门,这位金少爷不仅未曾摔死,反而从那深谷绝涧中,奇缘凑巧,发现了无尽的宝藏,成了足堪敌国的“乾坤第一首富”! 

如今,金少爷两须已皤,已成了金老爷子,却于嗣无继,膝前只有一位妙龄爱女! 

金老爷子为了选择他爱女终身归宿,高不成低不就,费尽神思,到了最后,竟异想天开地,决心替爱女匹配一位绿林快婿! 

他准备了“探花金印”、“榜眼珠衫”及“状元金像”等三件无价异宝,在“黄山始信峰”下,昔年被劫之处,搭了一座“竞技高台”,井分出了南七省,北六省各处绿林人物,举行这场“南北绿林大会”! 

此会宗旨,一来是为了纪念当初遇祸得福,成为“乾坤首富”之事,二来倘在夺得“绿林状元”、“绿林榜眼”或“绿林探花”的人物中,有年貌相当之士,便选为快婿,赠予无法估计价值的丰厚妆奁! 

“金印”、“珠衫”,“金像”等三件价值连城的罕世异宝,够吸引得一般绿林人物垂涎慾漓,何况还有一项令人艳羡的“绿林三鼎甲”头衔,再加上一位如花似玉,美艳天人,待字闺中的金大小姐,自然更吸引“南北绿林同道”中的出类拔萃的人物,一起赶赴“黄山”,准备一显身手! 

除了这些明面因素,还有一种潜在原因,就是南北绿林两道之中,平素也有点名头高下,利益难均的嫉妒存在,如今乘着金老爷子所发起的这场破天荒壮举,恰好厮拼一番!倒看看究竟是“不坏金刚神力活佛”达空大师所领导下的南七省牛鬼蛇神厉害,还是‘天香公主’杨白萍所领导下的北六省魑魅魍魑高明? 

时属二月十五清晨,南北两道的绿林人物,业已云集在“黄山始信峰”下! 

他们为了保持南七省及北六省绿林人物的威望,自然经“不坏金刚神力活佛”达空大师,及“天香公主”杨白萍,千挑万选而来,全是些顶尖儿够份儿的江湖巨寇!北六省绿林道人物,包括总瓢把子“天香公主”杨白萍在内,共来了一十三位! 

南七省绿林道人物,包括总瓢把子“不坏金刚神力活佛”达空大师在内,共来了一十四位! 

金老爷子富有资财,在这“始信峰”下,共搭盖了三座金碧辉煌的高台! 

南北两座高台,是客台,也就是南北绿林两道人物落座之处。 

中央一座最高的高台,则是主台,放着三只上覆虎皮的黄金坐椅! 

达空大师与杨白萍等,都是凌晨便到,来得绝早,那位金老爷子大概还在姬妾成群的肉屏风中酣睡未醒,主台上尚自毫无人影! 

但常言道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金老爷子富足敌国,虽在这荒山旷野的绝早凌晨,仍然把各事准备用全,南北绿林两道的群豪才到,便已由彻夜守候的侍应人员,供应香茗美酒,精致菜肴,妥为招待! 

曙光大透,初日微升,数十名精壮家丁,把三具锦囊巨匣,抬到主台之上! 

群豪见状,无不注目,等家丁把巨匣的外囊锦袱揭去,直看得他们呆呆出神,无不啧啧赞羡! 

这三具巨匣之中,所陈列的就是作为“绿林三鼎甲”奖品的“探花金印”、“榜暇珠衫”及“状元金像”! 

南北绿林群豪的目力,何等厉害?一看便知道这三件奖品件件均是异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绿林大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手书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