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手书生》

第 九 章 神龙醉狗

作者:诸葛青云

黑衣怪叟闻言,忽然哇得一声,嚎陶大哭起来! 

司空奇被他哭得好不莫名其妙地,皱眉问道:“老人家,你为何突然痛哭?是我有甚话儿,说错了么?” 

黑衣怪叟举手拭泪,呜咽说道:“就是因为你没有说错话儿,才使我感憾生平,蓦然悲痛!” 

司空奇苦笑说道:“老人家,你所说之话,涵义太深,使在下无法领会!” 

黑衣怪叟问道:“你刚刚是不是夸我把‘金龙爪力’练得极好,颇可以称为当世武林中的一条神龙?” 

司空奇点头答道:“老人家既精‘金龙爪力’,又擅‘天龙身法’,我认为‘神龙’二字之誉,应该当之无愧!” 

黑衣怪叟颓然为叹说道:“这就对了,我请问老弟一声,若有一条神龙,在展眼之间变成癞狗,他会不会伤心流泪?” 

司空奇越听越有趣地,含笑说道:“由龙变狗,自然伤心,但好端端的一条神龙,却怎会变成癞狗?” 

黑衣怪叟蓦然打了一个寒颤,苦笑说道:“老弟,你若想亲自目睹由神龙变狗的精彩好戏,请随我来!” 

说完,便拉着司空奇的手儿,踉踉跄跄地,向前走去! 

司空奇见他适才追自己之际,来势何等凌厉,如今居然如此颓丧,仿佛连举步都没有力气了! 

尤其他拉着自己的那只手儿,抖颤得异常厉害,遂大吃一惊,诧声问道:“老人家,你怎么了?是不是有甚重病发作?” 

黑衣怪叟颤声答道:“我……我……” 

他只说出两个我字,便忽然仆倒在地,向峰壁脚下的一块巨石爬去! 

司空奇看得惊异慾绝,正慾动问,那黑衣怪叟业已爬到壁边,推开巨石,现出石下一个洞穴,穴中并有浓烈酒香腾起! 

黑衣怪叟狠狠嗅了几嗅那种浓烈的酒香,好似精神顿涨地,向司空奇抬头说道:“老弟!我方才虽像一条龙,如今却像不像一只狗?一只癞拘?一只臭狗?或一只醉狗?” 

“醉狗”两字方出,突然纵身入穴,只听“噗通”一声,溅出了不少美酒! 

司空奇闪身纵到穴边一看,方知这洞穴,这洞穴可以说是一个无坛酒窖,也可以说是一口酒井! 

黑衣怪叟大半截身躯,均浸在美酒以内,井一口一口,“咕嘟咕嘟”在拚命猛饮! 

司空奇大惊地叹道:“老人家,您原来是酒瘾太重!” 

黑衣怪叟一抬头,鬓发上都沾满淋漓酒渍,咧着嘴儿,怪笑说道:“甚么酒瘾太重?我根本是中了酒毒!” 

说到此处,身躯往下一蹲,把嘴部浸在酒中,又复牛饮鲸吞地,猛喝了几大口酒儿,方始站起身来,向穴外的司空奇摇头叹道:“老弟请坐,我喝了这几口酒之后,便有了精神,可以对你略恢片刻的了!” 

司空奇如言在穴口坐下,含笑问道:“老人家,你为何还要浸泡酒中,不肯出穴答话?”

黑衣怪叟答道:“出穴?如今积酒齐胸,我不把这窖中佳酿,喝到积酒齐腹之际,哪里能够解得了馋?过得了瘾?” 

司空奇骇然叫道:“老人家,你到底有多大酒量?这样狂饮起来,岂不要在窖中醉死?”

黑衣怪叟双眉一挑,神采飞扬地摇头笑道:“醉死倒是未必,因我在自觉酒力难支之际,便纵身出窖,晕睡穴边,让别人来替我料理一切!” 

司空奇“哦”了一声问道:“这替老人家收拾料理之人,又是谁呢?” 

黑衣怪叟哈哈大笑道:“是我昔年的老相好,她住在谷上‘九华绝顶’,名叫鲍玉容,江湖中有个‘万妙夫人’的外号!” 

司空奇心中一震,但脸上却神色未变地,含笑说道:“老人家既与‘万妙夫人’鲍玉容关系密切,却为何不去她的洞府之中,自在逍遥地,开怀畅饮……” 

话方至此,黑衣怪叟又复缩下头去,喝了几大口酒儿,狂笑说道:“多年以来,积习难改!我不仅非要采取这样喝法,才会过瘾!并连一身皮肉,也非要时常在酒中浸泡才会觉得爽快!” 

司空奇恍然笑道:“大概老人家每次酒醉以后,便由‘万妙夫人’鲍玉容,派人替你把害中美酒加满,并将你抬往舒适之处安睡!” 

黑衣怪叟摇头笑道:“酒儿自然要加,但睡觉所在,却是这穴边最好,我绝不许他们我把移动,要让我自自然然地,酣睡而醒!” 

司空奇颇觉这黑衣怪叟,怪得有趣,剑眉微挑,又复问道:“老人家尽醉沉睡之下,这一觉定然睡得相当长呢!” 

黑衣怪叟伸出三个指头笑道:“三天,我这一觉,足足要睡三天!等睡足以后,只有半天清醒,然后再醉饱酣睡,周而复始!” 

司空奇听得摇了摇头,正待发话,那黑衣怪叟又自狂笑说道:“故而我四日之中,只有半日清醒,俨如神龙,其余三日半的光阴,却俨如醉狗!”

语音至此微顿,双目一张,精芒四射地,继续狂笑说道:“在我清醒之时,确实自命不凡,以当世神龙自居,对于甚么‘雪山有魔女,南海有书生、江心有毒妇,地下有妖魂’等‘武林四绝’,都一齐不会看在眼内!” 

司空奇双眉微蹙,正待驳他几句,却因黑衣怪叟的目光,已含醉意,觉得他有点可怜,遂默然住口,不慾与他分辩! 

黑衣怪叟缩下头去,喝了两口酒儿,又复说道:“但烂醉之时,却像条死狗一般,可以任人宰割,任人摆布!由于我一身既兼‘龙狗’二字,所以适才听得你和那‘玉手书生’公孙昌,不住谈些甚么是龙是狗之语,自然认为是对我故意讽刺,遂出面加以责训!” 

司空奇静静听完,含笑问道:“老人家尊姓大名,能够告诉我么?” 

黑衣怪叟答道:“我姓袁,名天刚,自己替自己起了个‘神龙醉狗’的外号!” 

司空奇悯然说道:“袁老,常言道:‘自古英雄多嗜酒’!可见得喝酒并不是甚么坏事!但若过度成贪,便败德伤身,老人家能不能想个法儿,略加节制?”

袁天刚苦笑说道:“我何尝不慾加以节制?但如何节制之法?却想不出来!因为我腹中可能已有酒店,一到瘾发之际,若不能像这样浸身酒中,鲸吞牛饮,便宛如万箭钻心,难过得不知如何是好!” 

司空奇蹙眉说道:“这种情形,确实是中了极深酒毒,我有位朋友,医道甚精,等我与他商议一下,或许会对老人家,有所助益?” 

袁天刚狂笑说道:“多谢老弟,但我却要乘你尚未请来神医,把我所中酒毒,治愈之前,先喝它一个痛快!” 

说完,遂又缩头入酒,“咕嘟嘟”地不住牛饮! 

司空奇皱眉注目,眼看袁天刚慾把窖中齐胸美酒,喝到齐腹光景,便知这位武林奇客,业已接近了沉醉地步! 

果然袁天刚大喝一声“我要醉了!”便带着一身酒渍,纵出窖来,仆卧在窖边地上! 

司空奇幸亏闪避得快,才不会溅上一身酒渍!他纵出六七尺远,皱眉叫道:“老人家,你这……” 

话才出口,袁天刚一个翻身,业已顺着口边,狂流酒沫地,醉得不省人事! 

司空奇看得连连摇头地,微叹说道:“英雄病酒,神龙如狗……” 

这时,前面谷径转折处,忽然传来了妙龄少女的笑语之声! 

司空奇想起袁天刚所说之语,知道来人定是“万妙夫人”鲍玉容的近身侍女! 

他自被“玉手书生”公孙昌愚弄以后,对于淳于琬是追踪“铁笔黄巢”鲍玉书,前往“九华绝顶”之事,业已不大深信,颇表怀疑! 

但如今“万妙夫人”鲍玉容的随身侍女既来,司空奇却仍望能在她们口中听得些有关讯息! 

因为鲍玉容毕竟是鲍玉书的胞姊,鲍玉书倘若真被淳于琬追得亡命飞逃,则他以“九华绝顶”作为靠山的可能成分,仍不在少! 

司空奇有了这种想法,遂在闻得人语之下,赶紧提气飞纵,悄然无声地,藏入大堆藤蔓之后。 

他人才藏好,果从谷径折处,走来了两名青衣少女。 

她们走得不快,因每人肩上均挑着一副重担! 

这副重担均是一前一后的两只巨形酒瓮的分量,看来均是百斤左右! 

两名青衣少女,对于那位“神龙醉狗”袁天刚似均不太尊敬,其中一名,竟在走过袁天刚的身旁之际,向他重重踢了一脚! 

另一名青衣少女见状之下,娇笑说道:“小瑶,你踢他一脚则甚?”

小瑶怒视袁天刚一眼,恨恨说道:“这只老醉狗,怎么还不早点醉死?我们每隔四天,便要为他挑着这样重的酒瓮,上下绝峰一次,真的苦透了呢!” 

说到此处,放下肩上酒瓮,一百把酒瓮中的美酒,倾入窖内,一面又复皱眉问道:“小瑶姊姊,我真弄不懂,我家夫人既已与袁老醉狗,恩情早绝,却为何还不厌其烦地,这样供应他呢?” 

小瑶娇笑问道:“对于其中缘故,我曾听夫人说道,这袁天刚功力极商,醉时虽像一条狗,醒时却是一条龙!长期供他醉饱,纵稍烦疲,但一旦遇上扎手强敌,便可利用他卖命!即所谓养兵千日,用在一朝之理!” 

司空奇听了这些话儿,不禁颇替袁天刚好生不平,暗想“君子不轻受人恩”之语,确含至理! 

小璃把所挑的两瓮美酒,倾入窖中,小琼也随后倾倒,并向小瑶笑道:“小瑶,这几天我们夫人,大为气怒,幸而‘碧目魔女’淳于琬,得意忘形,重投罗网,才使她转怒为喜!”

这两句话儿,听在耳内,不禁使司空奇震惊慾绝! 

他虽想听听对方的背后之言,但却万料不到淳于琬果然到了此处,并失陷在“九华绝顶”! 

尤其根据小琼所说的“得意忘形,重投罗网”之语,竟似淳于琬已然来过一次光景? 

司空奇正自听得有些莫名其妙,小琼又复笑道:“那‘碧目魔女’淳于琬,大概也真该倒霉,不然怎会去而复返,连在‘庐山双龙峡’,所得的灵葯宝剑,都一齐带来,等于贡献给我们夫人呢!” 

司空奇闻言方知,淳于琬果然业已来过一次,并又前去“庐山双龙峡”寻得甚么灵葯宝剑以后,再到“九华绝顶”,才中了“万妙夫人”鲍玉容的圈套! 

这时,小瑶也把两瓮美酒,倾在窖中,一面收拾用具,一面娇笑说道:“这就叫万事有定,淳于琬还想帮助我们,创立‘回春教’为名,要夫人施展妙技,替她恢复容光,又谁知在她一去一回之间,恰好来了位‘铁笔黄巢’鲍玉书,面我们夫人只以为她是新交妹妹陆昭昭,否则怎会揭穿她‘碧目魔女’的身份?” 

司空奇听到此处,方听出一些端倪,但淳于琬在“九华绝顶”,“万妙夫人”鲍玉容的洞府之中,却已千钧一发! 

原来淳于琬自见“铁笔黄巢”鲍玉书狞笑出现以后,便知自己落入极恶劣的环境之内!

因为,自己在“太行山”碧城道观西厢殿之中,曾把鲍玉书的眼睛挖去一只,耳朵撕掉一个,更把他的鼻子打扁!如今,身落此人手下,将会遭受到一种甚么样的报复? 

倘若自己行动如常?则自信足可与鲍玉容、鲍玉书姊弟一拚!偏偏如今中人圈套,坐上特制石椅,双手双足,甚至连头颈都不能转动分毫地,岂非只有乖乖待戮,宛如砧上之肉般,听人宰割而已? 

鲍玉书若是一刀把自己杀死?倒也毫无所惧,最怕他万一乘自己无法抗拒之下,动了邪心,慾加婬辱?则…… 

淳于琬想得正自胆战心寒,“铁笔黄巢”鲍玉书业已走到石椅之间,向她扬眉狞笑说道:“淳于姑娘,‘碧目魔女’四字,名列‘武林四绝’,是当代第一流高人,想不到居然还会落入我鲍玉书的手中?” 

说到此处,摸摸自己脸上的眇目,塌鼻,缺耳,发出一阵阵慑人心魂的“嘿嘿”阴笑,继续说道:“昔日你在‘太行山碧城道观’的西厢配殿之中,对我鲍玉书相当恩厚,只挖掉我一只眼睛,撕掉我一只耳朵,并打塌我的鼻子,却未伤我性命,我如今报恩有望,却应该怎样伺候你呢?” 

淳于琬对这“伺候”二字,听得心惊!但知道答话也属徒然,道咬紧牙关,索性给鲍玉书来个像是未曾听见! 

鲍玉容一旁狞笑说道:“兄弟,你也照样挖她一只眼,撕她一只耳朵,井打塌她的鼻子!” 

鲍玉书听得连连摇头地,狞笑说道:“姊姊,你外号叫做‘万妙夫人’,怎么替我想的报仇方法,竟是这样俗而不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神龙醉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手书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