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马香车》

第01章 难分真假敌 勇赴生死约

作者:诸葛青云

女人是祸水吗?

答对了的有奖,而且奖品非常珍贵,尤其是对武林人物而言,更是无比的珍贵。

这问题是由慾望香车的主人提出来的。

由表面上看来,这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问题,其所以特别引人注意的,倒是那慾望香车的主人。

它的出现江湖,还是最近一年以来的事。

那是一辆非常华丽,也非常宽敞的马车,其车厢之大,至少可容纳下十个人,由四匹骏马牵引着,车把式是一个身裁伟岸的斑发老者,而且是在北六省中大大有名的风云人物——千里独行侠周桐。

周桐是一个侠盗,由于他武功高强,性情怪僻,他自己从不服人,别人也不愿惹麻烦而跟他订交,因而不论黑白两道的江湖人物,都对他采取敬鬼神而远之的态度,形成了他独来独往的奇行,也获得一个千里独行侠的绰号。

像这样一个从不服人的硬汉,居然会替人家当车把式,能说不是怪事吗?

而更怪的是:那位慾望香车的主人,不但没人知道他姓名来历,甚至于他是男是女,也没人知道。

一般人所见到的,只是周桐平常对待车厢中主人的应对之间,显得特别恭敬有礼而已。

当然,对于慾望香车主人的来历,也曾有人私下问过周桐,但却问不出什么名堂来,运气好的,只碰一个软钉子,运气坏一点的,却会受到一顿疾言厉色的申斥。

一年以来,慾望香车的行踪没离开过北六省,而更多的时间是在河洛地区。

没有人知道这位慾望香车的主人的目的何在,而这位香车主人,除了出这么一个“女人是祸水吗”的有奖征答题目之外,也从来不过问江湖中的任何恩怨,当然也没人自找麻烦地去惹他。

至于他那个有奖征答的问题,一年以来,也从来没有人得过奖。

这,倒并不是一年以来,没有人去应征,而是从来没有人答对过。

说来,这也是一个谜。

试想:任何一个问题,不外“是”与“否”的正反两面,要不然我给他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不一定”。

江湖上好奇的人多的是,上述的三个答案,应该是都有人试过。

但事实上,一年以来,竟然没任何人得过奖,足以证明上述的三个答案都不对。

那么,那标准答案,究竟是怎样的呢?

是不是香车主人故意摆乌龙,根本没有什么珍贵的奖品,因而人家答对了,也故意不承认?

由于那些应征解答的人,都直接跟周桐打交道,失望之下,上述的问题,当然也向周桐提出过。

但周桐的解释,也合情合理,他说:不可怀疑他主人的诚意,答案是刻在香车内的车顶木板上,是不会更改的,只要应征的人,回答得意境近似,就算是合格了。

由于这一年以来,从来没有人答对过,也由于经过一年的时间,一般人的好奇心逐渐减低,因而尽管那慾望香车仍然在河洛地区游荡着,已很少有人去谈论它了……

     ★        ★        ★

这是战国著名的六大古都之一,从周公经营洛邑,一直到惰、唐,共达九百三十四年,堪称为历史最久的第一号古都——洛阳。

时间是数九寒天的一个阴沉的午后,约莫是未初光景。

天气实在太冷,北风怒号,着肤如刺,天空中并已开始飞舞着疏落的雪花。

像这样的天气,街头上的行人,自然是少之又少,但酒楼中的生意,却特别的兴隆,因此,尽管午餐时间已过,但位于夹马营旁,东大寺对面的太白酒楼中,却还有二十位以上的酒客,在浅酌低斟着哩!

往酒楼买醉的,当然都是男人,他们的话题,也是一些风花雪月和江湖上的各种传说。

所以,尽管这偌大的酒楼中只点缀着一二十位客人,未免显得单调了一点,却还并不冷场。

就当这些人酒酣耳热,谈笑风生之间——大门口那厚重的门帘一掀,一阵冷风,卷进一位中年文士来。

此人身着一袭褪了色的青色长衫,束发不冠,胸前三绺长须飘拂,面相清瘦,五官安排得恰到好处,可以想见他年轻时,必然是一个对女人极具吸引力的美男子。

不!即使以目前的情形来说,如果他好好地打扮一下,还是够得上称为美男子的。

可惜的是,可能由于境况不佳,也可能是基于名士派不修边幅的原理,他,至少已有三天以上不曾梳洗和整饰仪容了。

满面风尘,加上鬓际的星星白发,和双目中那隐含着无限忧郁的眼神,以及那一袭褪得几乎已成了灰白色的单薄青衫,越发衬托出他的寒酸,潦倒。

不过,潦倒归潦倒,但他在这数九寒天之中,穿着一袭单衫,却并无一丝禁不住寒意的瑟缩神态。

也许是由于他太过寒酸了,那位正围坐火炉旁取暖的堂倌,明明看到了他,却只是以一副爱理不理的神态,瞟了他一眼,才懒洋洋地站了起来,皮笑肉不笑的问道:“客官,要喝酒?”

对于堂倌的势利眼,青衫文士一点也不在乎。

他,慢条斯理地,抖了抖黏在身上的雪花,随手将手中的一口破书箱向就近的座位上一放,才向堂倌笑了笑道:“你们这儿卖什么我就买什么。”

不等对方接腔,立即探怀取出一个十两重的银锭子,向堂倌面前一拋,道:“我一个人的份量,一切都要上等的,够了吗?”

在这些场所,金钱的力量是不可思议的。

接过银锭子的堂倌,马上就换了一副咀脸,眉开眼笑地哈腰谄笑道:“够了,够了,太多啦……”

“多的给我存在柜台上,以后我还要来吃的”。

“是是……”

“快去将吃的弄来,我还有话要问你。”

“好的,小的马上就来。”

不消多久,热腾腾的佳肴,香喷喷的美酒都送上来了。

堂倌殷劝地替青衫文士斟上酒,一面谄笑道:“大爷,这是本店窖藏已五年的竹叶青,你且尝尝看……”

“不用尝,我闻闻就知道你的话不假。”青衫文士淡淡一笑道:“请教高寿几何?”

“不敢,小的虚度四十二春。”

“说话蛮文雅的,你还念过书?”

“……”堂倌不自然地笑了笑,没接腔。

“请坐下来,我有话请教。”

“大爷有话请尽管问,小的还是站着说的好。”

青衫文士并没坚持,举杯浅浅地饮了一口,才徐徐地问道:“你是本地人吧?”

“是的,小的是本地土生土长。”

“那么,对于二十年前,本地一些比较有名气的人物,应该还记得?”

堂倌连连点首道:“是的,只要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差不多都还记得。”

青衫文士扭头注目问道:“东门外五里处有一个杜家庄……”

那堂倌连忙截口接道:“大爷说的就是那曾经威震北六省的‘中州大侠’杜恒杜老英雄的社家庄?”

“正是,正是。”

“当然记得,当然记得,杜老英雄的公子杜少恒少侠大婚时,小的还在帮忙打杂哩!啊呀!那场面,可真是热闹极了。”

青衫文士饮干了杯中余酒,才接道:“当时,我也在场,那场面,的确是热闹极了,可是,现在,现在的社家庄,怎会变成一片荒芜,空无一人了呢?”

“这个……”堂倌苦笑了一下道:“小的可没法回答。”

“是不敢,还是不知道?”

“小的是不知道。”

“是不是遭了灭门惨祸?”

“不是的,官府也去勘查过,没有发现一具尸体,也没发现什么可疑之处。据说,好象举家迁走了似的。”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那堂倌沉思了一下道:“总有一二十年了吧!”

“也没有听到什么传说?”

堂倌道:“传说是有,但都是一些无稽之谈,比较合理的推测,应该是为了逃避什么极厉害的仇家,才举家迁到一个很远,很秘密的地方去了。”

“唔!有这可能。”青衫文士苦笑了一下道:“我是杜家的远亲,由于多年不通音讯,才千里迢迢地,由南方跑来探亲,想不到却扑了一个空”。

探怀取出一小块碎银,向堂倌手中一塞,道:“这个拿去买酒喝吧!”

那堂倌连连哈腰谄笑道:“多谢大爷!多谢大爷!大爷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青衫文士苦笑了一下道:“暂时没有了,请便吧……”

堂倌一走,青衫文士也就慢条理地,自斟自饮起来。

也许他是有太多的心事,才借酒浇愁,因而酒到杯干,不消多久,一壶上佳的竹叶青,已喝了个涓滴无存。

他,扬了扬手中的空壶,打了一个酒呃,道:“伙计,再来一壶。”

“是是……马上就送来。”堂倌偌连声恭着。

“独乐乐不若与人同乐,先生,你同意这说法吗?”

说话的也是位中年文士,不过,与目前这位青衫文士的寒酸相一比,这位后来的中年文士,可就阔气得不可以道里计了。

撇开他手指上那价值不赀的巨型宝石戒指不论,光是他身上那一袭团花缎面,全新的白狐裘长袍,就够人刮目相看啦!

此人本来坐在与青衫文士隔着两副座头的座位上,也是独自一人在自斟自饮的,此刻,他却端着酒杯,满脸含笑,站在青衫文士的对面。

青衫文士头也不曾抬一下,只是轻轻一叹,说道:“酒入愁肠,化作伤心泪,有何乐趣可言?”

狐袍文士笑道:“兄台既然觉得喝酒是一宗苦事,那又何必花钱找罪受呢?”

青衫文士苦笑了一下道:“李后主说得好: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所以,我明知道借酒浇愁愁更愁,都还是乐此不疲……”

堂倌送酒来了,狐袍文士自行在青衫文士对面生了下来,并吩咐堂倌将他座上的酒菜移将过来,还另外点了四个菜,然后才向青衫文士微笑问道:“阁下当不致讨厌我这位不速之客吧?”

青衫文士这才向对方打量了一眼,淡淡地一笑道:“哪里哪里,客地无聊,能承不弃,共同驱此永昼,在下是求之不得啦!”

“请教尊姓大名?”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一身如寄,四海为家,我不请教你尊姓大名,你也毋须问我姓甚名谁,为了双方称呼方便,你可以叫我青衫客,我暂时称你为狐袍人,行吗?”

“行行……青衫客,狐袍人这称呼倒是够洒脱的。”一举酒杯,含笑接道:“狐袍人先敬青衫客一杯。”

“谢谢!”

两人对饮了一杯之后,青衫文士才注目问道:“阁下不揣冒昧,移樽就教,当不致于没有目的吧?”

狐袍人笑了笑,道:“兄台不愧是快人快语,来,我再敬一杯,然后谈我的目的,可好吗?”

“好好……”青衫文士举杯一饮而尽,才含笑接道:“区区洗耳恭聆!”

狐袍人一面斟酒,一面说道:“我是真菩萨面前不烧假香,我看得出来,朋友你是武林中人……”

“何以见得?”

“这个,兄台不必问,咱们彼此心照不宣就是。”

“好,请说下去。”

“过去,在下也是道上人……”

“现在呢?”

“十年前,已经金盆洗手,现在在本城经营一家利民当铺。”

“当铺,可的确是利人而又利己的好生意。”青衫文士一举酒杯道:“大老板,我敬你一杯。”

“不敢当,兄台还是依照咱们的君子协定,叫我狐袍人吧!”

“是是……是我不对,自罚一杯。”

“言重,言重,在下奉陪一杯。”

两人对饮了一杯之后,狐袍人才神色一整道:“不瞒兄台说,我是听到你和堂倌的谈话之后,才自告奋勇移樽就教的。”

青衫文士“啊”了一声道:“莫非阁下也认识那位杜老英雄?”

“岂仅是认识而已,说起来,杜老英雄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哩!”话锋略为一顿,又轻叹一声道:“而且,在下之所以改邪归正,金盆洗手,也是受了杜老英雄的德威所感召。”

“这可真是难能可贵。”

“十年前,我到洛阳来,本就打算托杜老英雄的福荫,在这儿定居的,却没想到,杜老英雄早已举家神秘失踪了。”

“这十年来,阁下没有离开过洛阳?”

“没有。”

“也曾打听过,仕老英雄举家失踪的原因吗?”

狐袍人苦笑了一下,道:“打听是打听过,只是,却打听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不过,就我最近这几年来的暗中观察所得,有一条线索倒是可以一试的。”

青衫文士禁不住目光一亮,道:“那是一条怎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难分真假敌 勇赴生死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怒马香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