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马香车》

第11章 双肩膺重任 携手闯龙潭

作者:诸葛青云

覃得功道:“但我的小铁儿如果伤了她,最多只造成针头大的伤口,一服解葯,就可以完整无损……”

沉思了少顷的石瑶姑,冷笑一声道:“鼠辈们,你们三个一齐上吧!”

覃得功笑道:“我们不是‘雪山四老’,没这个规矩,而且,请恕我不客气的说,你石车主也还没这一份荣幸。”

“那么,你认为,要谁才有这一份要你们三人联手的荣幸呢?”

“这个么,你知我知,咱们心照不宣。”一顿话锋,又立即沉声接道:“石车主,在下可要得罪你啦!”

话出招随,随手一挥,那条铁线蛇,笔直地向石瑶姑前胸射来。

石瑶姑沉稳如泰山地,纹风不动,只是手中长剑朝着铁线蛇的七寸处横剑一撩。

打蛇打在七寸上,这是最正确的打法。

铁线蛇虽然是皮质坚韧,即使是一般宝刃,也伤害不了它,但七寸也还是它的最脆弱之处。

以石瑶姑功力之深,这凝足真力的一剑横撩,是何等威势,如经击中即使是一条钢炼,也难免受损伤。

但覃得功手中的铁线蛇,是通灵异种,深明利害,兼以平常受过它主人的特别调教,几乎已能与覃得功的心意相通。

因此,不等覃得功有什么指示,它的身子猛然一个折转,不但避过石瑶姑的一击之势,反而就着折转之势,向石瑶姑持剑的手腕上咬来。

像这情形,如非是石瑶姑身法灵敏,闪避及时,几乎在第一招上,就着了对方的道儿。

饶是如此,那条铁线蛇儿,仍然是如影随形地,“呼”地一声“跟踪”进击。

石瑶姑连回头的机会都没有,凭着听风辨位的功夫,反手一撩,身形也向右闪避。

这一闪避,可真是绝透了!

因为,那身形一折的铁线蛇的头部,正好迎着她的前胸疾射过来。

石瑶姑没有思考的余地,她左手凌空一点,以险煞人的距离,将铁线蛇点得“吱”地一声,荡了开去。……

这是一场别开生面的奇特恶斗。

由于铁线蛇是通灵异种,具有灵性,在覃得功那特殊身法和手法配合之下,它不但能自己趋吉避凶,也能自己找机会攻击敌人。

因此,石瑶姑面对此等对手,一切的奇招异式,都失了效用,而不得不凭着她超人的机智,和灵活的身手去应付。

尤其是那铁线蛇长达丈二以上,加上覃得功手臂的长度,几乎比她的长剑长过了三倍以上,因而迫得她,只好在外团团圈地打转,而失去了主动。

当然,石瑶姑是落了下风。

覃得功得意地邪笑道:“瑶姑,沉住气,慢慢就会进入佳境了……”

石瑶姑显然是在筹思破敌良策,对对方那语意双关的下流话,根本不予理会。

覃得功又得寸进尺地,邪笑道:“瑶姑,在下这玩艺儿,开始时有点格格不入,但却有如倒啖甘蔗,越吃越甜,你且慢慢享用吧!”

覃得功的话是越来越不象话了,但石瑶姑仍然是充耳未闻似地,只是在腾挪闪避着。

覃得功得意忘形之下,禁不住邪笑道:“腰肢儿扭得真灵活,这一套功夫,要是换到床上去,那才是够人消受哩!”

司介侯旁观者清,他已看出石瑶姑必然会有杀手施出,因而扬声喝道:“覃供奉不可轻敌!”

覃得功哈哈大笑道:“太上请放宽心,煮熟了的鸭子,绝对飞不走……”

真是说时迟,那时快,覃得功的话没说完,双方都已不约而同地,同时施出杀手。

那铁线蛇向石瑶姑迎面喷出一股淡绿色的毒气,石瑶姑却向那铁线蛇喷出一股橘红色的火焰。

毒气是那铁线蛇集数百年修为的剧毒。

那火焰却是石瑶姑性命交修的本身三昧真火。

在覃得功的本意,是想利用铁线蛇的剧毒,先将对方喷倒,就大功告成了。

在石瑶姑的想法,那铁线蛇刀枪不入,拳掌难伤,但却敌不过她本身性命交修成的三昧真火,只要毁去这条铁线蛇,覃得功的威力,至少可减去一半,她就可以从容收拾了。

双方打的都是如意算盘。

双方的杀手,也是同时发动。

当然!双方也都深深地明白对方的厉害。

因此,双方的杀手一经施展,却又不约而同地,同时暴退五丈之外。

覃得功检查了一下他的宝贝蛇儿并未受伤之后,才目注着石瑶姑淡然一笑道:“瑶姑,我低估了你的功力。”

石瑶姑徐抬左腕一掠鬓边散乱的青丝,娇笑一声道:“现在重新评估,还不算迟。”

覃得功邪笑:“不迟,不迟,咱们可以重整旗鼓,再拚上五百回合。”

一顿话锋,紧接着沉声喝道:“老二,老三,别闲着,咱们一齐活动活动。”

“遵命……”

狂笑声中,刁振、哈雷二人,已采犄角之势,向石瑶姑徐徐逼近。

这所谓“苗岭三邪”,本来还算不上当代武林中的顶尖儿人物,但由于他们身任天一门客卿地位的供奉之职,所使兵刃又颇为邪门。

同时,由于他们自告奋勇,强行出头时,司介侯还说过他们还不到出场的时候的话。

面对侠义道方面,目前的领袖人物石瑶姑,居然还说不到出场的时候,则这三邪的任务不难想见,那必然是用以对付可能仍然健在的,白云山庄中的老一辈人物的主要助手之一。

也不难想见,这并不算是顶尖儿人物的“苗岭三邪”,必然有过什么不为外人所知的奇遇,各自练成了什么惊人的绝艺。

而事实上也已经证明,方才那一场恶斗中,覃得功所表现的功力,绝不在石瑶姑之下。

三邪中的一个,已经和石瑶姑打成平手了,如今三邪要联手对付石瑶姑,则其后果之严重,已不难想见。

因此,这一情况的变化,使得远在十丈之外观战的杜少恒与冬梅二人,也为之心头一震地,蹙紧了眉头。

这真是应了一句俗话——皇帝不急急了太监。

因为,当事人的石瑶姑,却表现得一派安详地,淡然一笑道:“早点儿三个联手,那不是省事得多吗!”

一声“哗啦”和“呛”地一声震响,哈雷、刁振二人已击打着他们自己的邪门兵刃在示威。

同时,覃得功也在以一粒什么葯丸喂内他那铁线蛇的口中,一面笑道:“小铁儿,多卖点气力,待会还有更好的奖赏。”

三个人以鼎足之势,取八尺距离,将石瑶姑围在核心,覃得功并含笑说道:“石车主,准备好了吧?”

石瑶姑冷哼一声道:“有什么伎俩,尽管施展!”

覃得功邪笑道:“好!咱们兄弟,一定伺候得你舒舒服服的……”

几乎是在覃得功说话的同时,一缕清越的箫音,也随之遥遥地传来。

不!其实,现场中的每一个人,都觉得那箫音,就在自己的耳畔发出。却谁也不知其所自来。

箫音于清越之中,有着无限的凄凉意味,像是巫峡猿啼,也像是孀妇夜泣,令人忍不住地,鼻酸心碎,想要为之一掬同情之泪。

因此,这奇异的箫音一起,首先脸色大变的是司介侯和“苗岭三邪”等四人。

而最先受到影响的,是覃得功手中的通灵异种铁线蛇儿,像喝醉了酒一样,懒洋洋地,缠回它主人的手臂上,一动也不动了。

司介侯脸色一变之下,目注石瑶姑沉声问道:“石车主,那是谁?”

“不知道!”石瑶姑仰首遥注那灰暗的夜空,对环伺在她周围的三个强敌,视若无睹。

“其实,你不说,老夫也知道是谁。”司介侯冷笑着。

“那又何必明知故问!”

覃得功扭头问道:“太上,您以为那人是谁?”

“自然是白云山庄中的老不死。”

“白云山庄漏网的老不死,一共是四个,太上以为目前这一个是——?”

“总在古绍裘夫妇与李哲元夫妇这四个人的范围之内。”

石瑶姑插口冷笑道:“你真够聪明!”

这时,那奇异的箫音,戛然而止。

现场中,那剑拔弩张的局势,早已无形中松弛下来!

目前,那本来占有绝对优势的天一门群魔,已经是斗志尽消地,显得没精打采。

同时,杜少恒,冬梅二人也忽然神秘失踪了。

由于那神秘箫音的吸引力太大,杜少恒,冬梅二人的失踪,使那跟他们站在一起,近在咫尺的百里轩,居然也不曾察觉到。

等到百里轩发觉时,禁不住骇然惊呼道:“太上,不好啦……”

司介侯怒声叱问:“何事大惊小怪的!”

百里轩讷讷地道:“启禀太上,杜少恒,冬梅二人,忽然不见了!”

司介侯一怔道:“忽然不见,难道他们会使五行遁法不成!”

百里轩苦笑道:“太上,事实是这样,属下但觉眼前一花,两个人就不见了。”

百里轩为了避免受到申斥,不得不信口胡言。

但司介侯并不胡涂,沉叱一声,道:“少废话!”

“是是……”

“好在那两位,都已是自由之身,走了也就算了。”

“多谢太上……”

“方才,你的建议,安排好了吗?”

“启禀太上,已经安排好了。”

司介侯却忽然挥手说道:“现在不用了,叫他们先行撤退!”

百里轩殊感失望地,讶问道:“太上,那是为什么?”

“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

“是!”

百里轩碰了一个软钉子,躬身退走后,一直在冷眼旁观的石瑶姑这才娇笑一声道:“太上,好戏才开始,怎么首先打起退堂鼓来?”

司介侯冷笑道:“你少得意……”

石瑶姑截口接道:“到目前为止,我还不曾有过一件得意的事,这些,且不去说他,咱们言归正传。”

“说吧!”

“第一,你手下那些女娃儿,一个时辰之后,会自行苏醒,可千万别自作聪明,去拨弄她们。”

“老夫知道!”

“第二,半个月之后,本车主必然赴贵门总舵,作一了断,谨此先行奉闻!”

“老夫届时在总舵恭候。”

“本车主言尽于此,告辞。”

忽然,一个洪烈语声沉声喝道:“慢着,老夫有话说……”

语声起自百丈之外,但最后那个“说”字,却显然是在十丈之外说出。

石瑶姑心中一凛,但外表上却是泰然自若地问道:“你是谁?”

“你不配问!”仍然是闻声不见人。

“本车主恕不奉陪……”话声中,人已长身而起,向山下飞身疾射——“那你可莫怪老夫以大欺小……”一道人影,有如长虹经天似地,向石瑶姑截击。

但当两道人影将要接近之际,只见一点寒星,有如电掣星飞似地,向那道横里截击的人影,疾射而来。

“打!”

这一声“打”,是那一点寒星出手之后才发出。

而且话声娇稚,想必是出自一位最多只有十来岁的女孩之口。

可是,可别瞧是一个小女孩所发出的暗器,那个向石瑶姑横里截击的人,却显得很忌惮地,不敢轻攫锐锋而被迫得凌空一个筋斗,倒飞丈外。

也就是这剎那间的缓冲,石瑶姑的身形,已消失于沉沉夜色之中。

那个横里截击的人,也已经飘落司介侯身旁。

只见司介侯一面向那人施体,一面讶问道:“老爷子怎么启关了?”

那是一个红光满面,须发如银,眉长盈寸的葛衫老人。

他,神情冷肃,轻轻一叹道:“我们这些老不死不启关,你撑得住吗!”

这时,“苗岭三邪”、“雪山四老”等人,也围了上来,一齐躬身施体道:“参见老爷子。”

“罢了!”葛衫老人挥手喝道:“这是什么时候,还来这一套俗礼!”

司介侯接问道:“那么,家父也已经启关了?”

“唔……”

“他老人家怎么没来?”

“他还有些事情,要准备一下。”葛衫老人显得有点心神不定地漫应着。

覃得功注目问道:“老爷子,方才,那个女娃使的是——”葛衫老人道:“那是武林中失传已久的‘冰魄神珠’……”

只听“叽”地一声娇笑道:“不……现在,它暂时叫作打狗石。”

对这种足够气炸肚皮的话,葛衫老人居然毫不以为忤地,反而笑问道:“小娃儿,你是不是姓李?”

“咦!你很聪明啊……”

“你是李哲元的重孙女…”

“我太公说,叫我不要告诉你……”

这可真是孩子话!

因此,那些老魔头们,一个个禁不住“噗哧”出声。

那娇稚语声怨声叱道:“你们有什么好笑的!”

葛衫老人扬声说道:“李哲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双肩膺重任 携手闯龙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怒马香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