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马香车》

第12章 骄娃投虎口 勇将入龙潭

作者:诸葛青云

只见一道寒芒,有如电掣星飞似地,一闪而前——公冶日的身躯,随着一声惨号泻落墙外。

百里轩跟踪飞上墙头,看到公冶日确已毙命之后,才扭头向杜少恒笑道:“杜老弟,二位请稍待,这两具尸体,必须就天色尚未全明之前,移到较远的官道上去,以免有人会怀疑到我们。”

杜少恒含笑说道:“百里兄请便。”

百里轩向乃徒沉声说道:“小精灵,将牟平的尸体带着,咱们走。”

“是……”

杜少恒也接着说道:“这儿善后工作,由我来……”

说着,立即抓过一把倚在墙角的锄头,开始清除地上的血渍。

目送百里轩师徒带着两具尸体离去的背影冬梅轻叹一声道:“真想不到,百里轩会有如此高明的身手。”

杜少恒道:“这倒不足为奇,江湖上多的是身怀绝技,而不为人所知的异人,我却是觉得他的意图令人可怕。”

“你是说,他那想接管天一门的意图?”

“唔……”

“其实,如果他真能将天一门整顿成一个主持正义的组织,倒也是一宗好事。”

“可是,问题却在于,他根本不是这样的人。”

“那么,我们是否要——?”

“他想利用我,我也要利用他,目前,只好双方携手合作——”杜少恒忽然顿住了话锋向冬梅打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并含笑说道:“这叫作人上有人,天外有天呀!”

百里轩已携着乃徒的手,飘落当场笑问道:“老弟台,什么天外有天呀?”

杜少恒道:“我们正在说你,真不愧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人。”

冬梅附和着笑道:“看情形,百里大侠的身手!比石车主还要高明哩!”

“我这点微未道行,怎么能跟石车主比。”百里轩谦笑着接道:“老弟,辛苦你了,我们到屋里去……”

回到室内之后,杜少恒首先说道:“百里兄,现场痕迹虽已消除但邻居们必已听到方才的凄厉叫声……”

百里轩截口接道:“那不要紧,这儿都是善良良民,最是怕事,待会,我去向他们的村长警告一番就行了。”

接着,又笑问道:“老弟,现在,算是已经有事实证明我的诚意了吧?”

杜少恒笑道:“我本就已经相信了呀!”

百里轩道:“为了更坚定你的信心,我再告诉你两个大秘密。”

“请说?”

“第一个秘密,是有关令正的,说来也许你不相信,令正事实上也就是咱们门主的王宫娘娘。”

对这意外的消息,杜少恒除了险色一变之外,它的答话却颇为镇静:“我相信,曹适存狼子野心,他是什么事都能作出来的。”

冬梅接问道:“既然杜夫人业已琵琶别抱,现在为何又回来?”

百里轩道:“那是奉太上之命,要她回到杜老弟身边,乘机刺探石车主的动静的。”

杜少恒苦笑道:“现在我已决定重回魔宫,对这贱女人如何安排呢?”

“这问题,待会从长计议,现在先说第二宗秘密。”百里轩接着说道:“老弟,昨宵在北邙山顶,当苗岭三邪出场之前,我曾经向司介侯以真气传音说过一个建议,还记得吗?”

“记得,但不知你那建议的内容?”

“那是建议他动用一批杀手。”

“杀手?那是些什么人?”

“那是一批只知道服从命令,武功很高,却是知觉麻木的人,即使是砍下他的一条手臂也不会感到痛苦,仍然能疯狂冲杀的年轻高手。”

“会有这种事?”

“一点都不会假。”

“那是怎么调教出来的?一共有多少人,那些人的武功高到什么程度?”

“那是司介侯和张神医的杰作。”

“张神医?就是汉代神医张忠邈的那位后代?”

“不错,他们先挑选一批资秉特佳的年轻人,施以特殊葯物和特殊手法,可以于短时期内训练成只知道杀人的疯狂手,这批人的详细数目,我不知道,但至少在十名以上,至于其个别功夫,决不会低于司介侯身边的琴儿剑儿。”

杜少恒长叹一声道:“如此说来,这批人可比琴儿剑儿更难缠了。”

百里轩点点头道:“是的,因为他们是没有感觉的杀手。”

“但他们昨宵并未出场。”

“那是因为‘苗岭三邪’赶来,才临时改变计划的。……还有,据我最近所获消息,咱们门主的公子曹子畏也加入了那个行列。”

“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杜少恒长叹一声道:“像这情形不知道多少无辜生命要牺牲在他们手中。”

百里轩道:“所以。我们要好好合作,先行设法消除那批杀手。”

“百里兄想必已有万全妙计?”

“妙计是谈不上,办法却是有的,老弟请跟我来。”

百里轩携着杜少恒的手,走向密室门前,又扭头说道:“小精灵,你和冬梅阿姨多注意一点。”

“是……”小精灵扮了一个鬼脸。

     ★        ★        ★

黄昏时分,杜太夫人的灵柩和杜少恒的元配上官倩都已到达。

对于上官倩早已与曹适存妍居的事,以往,杜少恒也曾于公冶十二娘的口中获得一些隐约的暗示,加上百里轩的告密之后,自然有着八成以上的相信程度。

因此,尽管劫后重逢的上官倩,于不胜幽怨中显得颇为热情,但杜少恒的反应却是颇为冷淡。

当然,由表面上看来,由于悲痛老母的人天永隔,他对娇妻的冷淡,是有正当理由的,因而尽管上官情心有所疑,却也未便诘究。

料理杜太夫人的丧事,整整忙了一夜一天,草草地告一段落之后,已是第二天的上灯时分。

也直到这时,杜少恒才正式和上官倩作重逢后的单独恳谈,也才仔细地注意到,他这位昔日的娇妻,似乎比年轻时更为娇艳动人。

但他目前,已无心情去欣赏她的娇艳,只是开门见山地说明他自己要重回魔宫的决定。

这一说明,自然使上官倩深感诧讶地注目问道:“少恒,放着海阔天空的天地不去闯,却要自投罗网,你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天地虽大,却已没有我的容身之地。”

“我不懂。”

“你应该比谁都更为懂得的,你想想看,现在的侠义道方面,是以石瑶姑,汤紫云二人为首,这两人对我的怨恨之深,你应该比谁都明白,她们不找我清算陈账,已经是够仁慈宽大的了,还会欢迎我回去吗?退一步说,即使她们能欢迎我回去,我能有脸去见她们吗?”

“这是似是而非的理由,少恒,你虽然一直在脂粉堆中打转,但对女人的心理,却还不够了解,你要知道女人心中,爱与恨是难以划分的,所以,我敢保证,只要你回到她们身边去,多赔小心,多赔不是,她们一定比以前更为爱你。”

“就算如你所说吧!以我目前的武功,还赶不上她的一个车夫,那种仰承女人的鼻息生活,你想我受得了吗!何况,她们根本不欢迎我回去。”

“那是她们故作姿态……”

“不要说了,我决定重回天一门去,曹适存既然是我同父异母的兄弟,凭这一点渊源,只要我能诚心替他效力,还有熬出头来的希望。”

“你,确已下了决心?”

“不错。”

上官倩幽幽地一叹道:“既然你已下定决心,那我就没得话说啦!”

紧接着,一整神色道:“但我不能不提醒你,少恒,天一门中,现在是太上当家,曹适存可没有力量呵护你。”

“哦?还有吗?”

“有,你回去之后,太上一定是非常欢迎,并且将于最短期间之内使你功力速增,成为个超级杀手……”

“那正是我所希望的。”

“但我却不希望我的丈夫成为一个失去本性,只知道杀人的活死人。”

“会有这种事?”

“信不信由你。”

上官倩这几句话,与百里轩所说的互一印证,已证明天一门中,确有那种失去本性,只知道杀人的超级杀手,但上官倩愈是不愿意他回到天一门去,也愈使他相信百里轩所说的一切。

因此,杜少恒坚决地说道:“不管怎么样,也比我目前这种窝囊相要好得多,所以,我的决心决不更改,至于你的行动,我也决不勉强。”

“不必为我担心。”上官倩凄然一笑道:“我们虽然是夫妻,但我知道,你压根儿我没喜欢过我,否则二十年之前,你也不会弃我而出走了。”

杜少恒脸色一沉道:“过去的事,不必再提!”

上官倩还是自顾自地唠叨下去,“现在,我已经人老珠黄,你随便抓一个女人都比我强得多,我有自知之明,我不会赖在你身边,让你讨厌。”

“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

“我说的也等于是你说的一样,你大可不必为我的未来而操心,我会知道如何安排我自己。”

“那我就放心了……”

“早在二十年前,你就放心的了,是吗?”她站起身来,正容说道:“少恒,看在你我曾经夫妻一场的情份上,我最后进一次忠言,希望你对重回天一门的决定,多加考虑。”

“不必,我已经详加考虑过了。”

“那么,我不说再见了,希望你多多珍重。”说完,她扭头就走。

杜少恒扬声说道:“谢谢你,阿倩,但我还是要说再见的,再见!”

上官倩回答他的是一声冷笑,和一声幽幽长叹。

杜少恒凝注案头摇曳不定的烛光,默然无语。

百里轩缓步走近他身边,含笑说道:“老弟台,现在,你对我的信心,该是更增进一层了吧?”

“唔……”

“那么,我们决定二鼓起程。”

杜少恒笑了笑,说道:“一切但凭百里兄安排……”

     ★        ★        ★

刘家集,是通往伏牛山笔架峰的必经之地,距笔架峰只有二十里,能通马车的官道,到此为止,再向里走就只能乘马或步行了。

由于刘家集地处交通要冲,市面上本来就是相当热闹的,自从天一门将总舵建在笔架峰之后,更无形中成为天一门总舵的外寨,不但市面上更为繁华,居民也由原有百多户人家,增加了一倍以上。

黄昏时分,十辆双套马车,和数十骑长程健马,整队进入了刘家集。

尽管刘家集地处交通要冲,并非是一个没见过大场面的村镇,但像目前这种鲜衣怒马,浩浩荡荡的壮观行列,却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第一次大队人马,就是由洛阳撤回来的天一门分舵人员。

当然,也包括了以司介侯为首的魔头们在内。

这一个壮观的行列,虽然吸引了民众们惊讶的眼光,但他们却像一枝训练有素的军队,秩序井然地一齐止于同庆酒楼前,然后鱼贯地进入酒楼。

同庆酒楼是刘家集中首屈一指的豪华场所,也等于是天一门设在刘家集的宾馆和分舵,纵深五进,全是楼房,除了临街的酒楼之外,后面的客房,就有百来个房间。

主持同庆酒楼的,是一个人高马大的彪形大汉,此人约莫四旬开外年纪,块头之高大,连汤人杰——拾得儿也比他矮了半个脑袋,当然,名义上,他是这酒楼的掌柜。

当司介侯等高级头目进入酒楼中的特别宾馆后,这位大掌柜自然也殷勤地跟了进去,但他却在宾馆前被迎面走出来的琴儿挡驾了,“井掌柜,你来得正好。”

娇巧玲珑的琴儿,站在井掌柜面前,就像是小娃儿站在大人跟前一样。

但这位井掌柜却是毕恭毕敬地,哈腰谄笑道:“使者有何吩咐?”

“太上说,他老人家须要沐浴更衣之后,再进晚餐。”

“是!”

“还有,如果这儿有什么情况,叫你直接向门主报告。”

“是是……情况是谈不上,但有些事情,必须向门主请示一下。”

“好,你自己去吧!”

“谢使者…”

井掌柜向琴儿恭敬一礼之后,缓步走向曹适存的房间前。

曹适存的房门没有关,公冶十二娘也在他的房间内。

井掌柜在门外就躬身施体,并含笑说道:“参见门主,和二娘娘。”

曹适存点点头道:“不必多礼,井铁牛,方才你跟琴儿的话,本座已听到了,有什么事情,说吧。”

“是!启禀门主,‘雪山四老’中的老大公冶老爷子师徒已被人狙杀……”

“这消息我已知道。”

“门主已查出凶手了吗?”

“没有,你呢?”

井铁牛道:“属下拙见,那必然是石瑶姑那边的人。”

“废话!”

“……”井掌柜尴尬地一笑,没接腔。

“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骄娃投虎口 勇将入龙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怒马香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