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马香车》

第13章 催眠知真象 开刀改心灵

作者:诸葛青云

“是的。”冬梅苦笑着一叹道:“不过,这事情说起来可真话长。”

琴儿道:“不要紧时间很充分很可以慢慢说。”

“好的……”

当冬梅殷殷地将她与时百川的渊源,详细地说明之后,琴儿才一扬秀眉道:“我早就看出这老家伙不是东西。”

剑儿也接着说道:“原来那厮来就是一头老色狼,怪不得见了我们的姊妹们,总是色迷迷的,毛手毛脚。”

冬梅讶问道:“那厮竟然胆敢对二位使者不敬?”

剑儿道:“在我们面前,那厮还不敢放肆,但在我们手下那批女剑士前可就不同了。”

琴儿停了一声道:“下次遇上时,可得给他点颜色瞧瞧。”

剑儿附和着道:“对!对付那种老不死,大可不必客气。”

就当这两个小妞在说话之间,白小云却乘机以真气传音向冬梅道:“冬梅阿姨,司马叔叔已经混了进来,雪山四老中的老么公冶恒就是。”

原来司马元已经和白小云取得了联络。

这消息,对冬梅而言,等于是服下了一颗定心丸,因为,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四个人混入了魔宫,这股力量,已经是相当强大了。

但她未便答话,只是向白小云使了一个会心的眼色,表示她已听到了。

琴儿叹了一声道:“问题是怕那后台,可谁也惹不起。”

剑儿娇哼一声:“后台再厉害,也不能不讲理。”

冬梅这才插口问道:“二位使者,我可以请教一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琴儿娇笑道:“但有一点,我要先行说明,使者这个称呼,只在公家场合中使用,私下,最好是叫我们为琴儿、剑儿妹妹。”

能够跟琴儿、剑儿拉上交情,在工作上会有很多方便。

难得这两位姊妹都热情而又纯真,对冬梅、白小云又很投缘。

因此,这一要求,对冬梅来说,不但是正中下怀,更是求之不得之事,因而显得无比兴奋地说道:“难得二位姊妹如此抬爱,只是太高攀了……”

“不许这么说!”剑儿接着说道:“我们跟白姊姊,也已经姊妹称呼啦!”

“对了,我们结为异姓姊妹可好?”琴儿兴奋地说。

“好啊!”剑儿鼓掌赞成。

冬梅暗暗感叹道:“两个小丫头热情可感,这牛鬼蛇神的魔巢中,居然会有如此纯真而又热情的可人儿,可真是天助我也……”

经过互叙年庚,冬梅二十岁为大姊,白小云十八岁为二姊,十五岁的琴儿、剑儿分别为三姊、四妹。

江湖儿女,不拘形迹,这异姓金兰,就这么决定了。

妙的是,这四姊妹中,除了白小云之外,其余三人都是不明身世,没有姓氏的孤儿。

此外,白小云与冬梅之间,由于冬梅已是杜少恒事实上的夫人,因此,在私下里,白小云叫冬梅为阿姨的,目前,也只好暂时以姊妹称呼了。

剑儿显得很兴奋地,向琴儿问道:“三姊,我们要不要报告太上?”

“此等大事,当然要报告太上。”琴儿显得一本正经。

白小云笑问道:“三妹,四妹,这事情事先没有请准,太上会不会责怪你们?”

剑儿娇笑着道:“不会的,太上最宠我们了。”

琴儿沉思着说道:“大姊、二姊,我们既然已成了姊妹,大家就应该推心置腹,休戚相关,祸福与共,是吗?”

“那是当然!”冬梅、白小云同时点首。

“二位姊姊都是新人!”琴儿正容接道:“目前又是与石车主决战之前的紧要关头,我想,太上对二位姊姊未必会完全信任,所以,二位姊姊的一言一行,都必须特别小心。”

“多谢三妹指点!”冬梅抢先回答。

“还有,如果二位姊姊有什么困难,不妨先跟我们说明,共同设法解决,可千万别擅自行动。”

“三妹放心,目前,我们没有什么困难,也不会给二位妹妹增加麻烦,不过。”冬梅含笑接道:“现在,我可要提出问题来了。”

“好!大姊请说。”

冬梅注目接问道:“三妹,方才,我们所说的那个时老头,他的后台是什么人?”

“啊!提起时老头的后台,可真是大得不得了。”

“谁?”

“贾素芬。”

“这个人,好象没听说过。”冬梅故意装迷糊。

“那是跟白云山庄的无双大侠同时代的人物……”

接着,她将贾素芬的来历,作了一个较为详尽的说明。

有关贾素芬在暗中替天一门撑腰的事,到目前为止,群侠方面,还只有杜少恒和冬梅二人于百里轩口中听到过,却没法将这消息传出去。

此刻,她却故装震惊地,“啊”了一声道:“这可的确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物。”

“可不是,连太上和两位老爷子也对她优体有加哩!”

“怪不得时老头胆敢如此放肆。”

“人家说,大官家中的狗,也比一般百姓要高三级,武林中的情形也一样。”

“时老头在这儿是什么职位?”

“供奉,和苗岭三邪一样的地位,也都是贾太君常来的人。”

“贾太君是——?”

琴儿道:“就是贾素芬,我们都奉命尊她为真太君。”

冬梅心中暗忖道:“想不到时百川居然走上了贾素芬的门路,这是着大可利用的闲棋,我必须想法子加以运用才行……”

琴儿问道:“大姊,你还恨那时老头?”

“是的。”冬梅轻叹一声道:“但冷静地想想,我也该感谢他才对,因为我毕竟是他抚养成人的,没有他,我可能不会活到现在。”

剑儿点点头道:“对!大姊毕竟是性情中人,才有此等开豁胸襟。”

“妹妹,年纪轻轻的,说话怎么这样老气横秋的。”琴儿娇笑着说道:“但我却不同意你们这种想法。”

“为什么?”剑儿偏着头问。

“因为,抚育之恩,固然是深重,但女儿家的贞操,也是无比珍贵的,所以,我认为,对于时老头,大姊固然不必再恨他,也毋须感恩,算是恩怨相抵,一切都扯平,谁也不欠谁的了。”

“对,对,我也赞成。”剑儿连连地点着头。

琴儿向一旁的滴漏铜壶瞄了一眼,道:“时间快到了,大姊,我们走吧!”

这一阵子,冬梅几乎已忘记自己是置身魔巢之中,琴儿这一说,才又将她拉回到现实中来。

由琴儿等人的住处再往里走,那森严的戒备,已由无形而转为有形,在不过是十来丈的甬道之中,竟然经过了由女剑士守卫的三道双岗。

在通过第三道警卫之时,眼前景色突然变换。

地下铺的是整洁的兽皮,洞顶与信道两旁,也都以雕花木板装饰,并髹漆成鹅黄色,在柔和的珠光照映之下,显得美仑美奂,富丽堂皇,不但看不出是置身山洞之中,简直有置身于皇宫中之感。

同时,也间或看到有人走动,不过,那全是女的。

从进入山洞中起,到目前为止,冬梅还只看到一个男人,那就是时百川。

冬梅在心中暗笑着:“这,好象是进入了女儿国。”

琴儿轻轻碰了她一下:“到了,大姊。”

她们已到达一个宽敞而华丽的花厅前。

琴儿将她安顿在花厅中的一张座椅中后才轻声说:“大姊,请等一等,我先向太上禀报一声。”

通往里间的黄绫垂幔忽然挑起,出现一个女剑士娇声说:“领队,太上已传下谕旨,不必通报,二位可以径行入内。”

“好的。”

琴儿转向冬梅含笑说道:“大姊,我们走吧!”

两人手挽着手,进入里间,也就是进入了司介候的起居室中。

那起居室中的华丽,自不在话下。

冬梅目光所及,只见司介侯斜躺在一张宽大的软椅上,两个半躶的妙龄女郎,分侍在软椅两旁,以粉拳在他的周身上下,轻轻的搥打着。

距软椅的五尺外,一张雕花大床上,还躺着一个女的。

由于山洞内温暖如春,那女的身上的薄薄的锦被,已被掀落一旁。

此刻,冬梅所看到的,是一个只穿着一袭薄如蝉翼的丝质睡褛,胴体半躶着的女人,那半躶的胴体,真是美妙极了,凭冬梅这个女儿家,入目之下,内心中也有一种想要前去抚摩一番的冲动。

可惜的是,那女的是背外面里而睡,没法看到她的面孔,美到什么程度。

就当冬梅目光溜转之间,琴儿却向司介侯娇声说道:“太上,冬梅姑娘到了。”

冬梅也裣衽施体,道:“婢子冬梅,参见太上。”

“唔……”司介侯挥挥手,正替他搥身的两个妙龄女郎,立即垂手侍立一旁,然后,他坐直身子,两道冷电似的目光,在冬梅周身上下一阵扫视之后,才点点头道:“不错,的确是可人儿!可人儿!”

接着,又低声说:“看座!”

两个妙龄女郎娇应一声,立即很熟练地搬过两个锦墩,安置在琴儿和冬梅二人的身旁。

“谢太上!”琴儿首先入座。

冬梅也依样画葫芦,谢了一声之后,坐了下来。

由于此行被召见,祸福未卜,冬梅的心中,难免有点紧张,但她一看目前这情形,司介侯似乎对她印象不坏,居然还肯“赐坐”,因此,她提着的一颗心,也暂时放了下来。

琴儿首先开口:“太上,有一件事,琴儿要先向您告罪。”

“啊!是什么事?”司介侯似乎有点儿迷惘。

“方才,琴儿、剑儿已和冬梅、白小云两位姊姊,结为异姓姊妹。”

“哦!”司介侯禁不住哑然失笑:“这是喜事嘛!何罪之有!”

“因为……琴儿没有事先报备。”

“不要紧,恕你无罪。”

“谢太上!”

司介侯目注冬梅笑问道:“冬梅,你知道本座召见你的原因吗?”

冬梅娇应道:“婢子不知道,敬请太上明示。”

“方才,你已见到本门的一位供奉时百川了?”

“是的。”

“你们曾经要好过?”

“是的,那是很久以前的事。”

司介侯道:“时供奉希望和你重续旧欢,你同意吗?”

“这个……”冬梅实在没想到司介侯召见她,竟然是这么回事,因此,她“这个”了半天,却没法接下去。

司介侯笑了笑道:“本座和时供奉,都知道你目前正和杜少恒打得火热,尽管本门中的男女关系很自由,也尽管本座可以命令你就范,但对这种事,本座却不愿勉强,所以才以情商的方式,希望你能卖本座一个面子。”

冬梅注目问道:“这事情,对太上很重要吗?”

“不错,因为,时供奉是贾太君身边的红人,也是本座的得力助手,不论从哪一方面来说,本座都必须要设法拢络他。”

冬梅道:“这么说来,婢子已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话是不错,但本座还是希望你自己心甘情愿,不愿对你施用压力。”

“那是为什么呢?太上!”冬梅已逐渐恢复她的豁达,含笑接道:“其实,像对婢子这样的人,不论什么事,太上都可以命令我去作的。”

“这原因很简单,因为,对于不能获得一个女人的心,而只得到一个躯壳的滋味,我已经受够了。”

“啊!太上,要想占有一个女人的心灵,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所以,本座对于杜少恒,私下里却有着太多的嫉妒,因为,任何女人见了他,都是那么死心塌地的。”

“那也不尽然,太上,您忘了石瑶姑也曾经是杜少恒的老情人?”

“你是说,石瑶姑现在不爱他了?”

“是啊!”

“这事情,目前还很难下定论!”司介侯苦笑了一下,道:“冬梅,咱们还是说自己的事吧。对本座的要求,你怎么说?”

冬梅娇笑道:“太上所说的话,就是命令,婢子还能不答应吗!不过……”

“还有条件?”

“谈不上条件,但愿太上能体谅婢子的苦衷。”

“只要你能痛痛快快地接受本座的要求,一切都好商量,说吧。”

“第一,希望太上能善待杜少恒……”

“没问题,本座不但要善待他,而且还准备对他加以特别补偿。”

“啊!太上打算如何补偿他?”

“只要是本门中的女人,不论他看中谁,本座都可以成全他的心愿。”司介侯抬手一指床上的半躶的美女,含笑接道:“连她也不例外。”

“她?她是谁呢?”

冬梅闷在心中,却不便发问,只向床上瞄了一眼。

“你不认识她吧?”司介侯似已看透冬梅的心事。

“唔……”冬梅讪然一笑。。

“她就是石瑶姑徒弟文真真的生母,无双大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催眠知真象 开刀改心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怒马香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