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马香车》

第14章 智挽生死劫 巧继燃眉生

作者:诸葛青云

躺在手术台上的七位,有如七头待宰的羔羊,在绝望与无助的情况之下,他们的思想都全部停止了。

一见四个女剑士向他们走来,一齐发出一声长叹,闭上了双目,只有司马元忽然沉声说道:“诸位不要怕,一定有人前来搭救的。”

女剑士之一娇笑道:“别作梦了,你们已经一网打尽,还有谁来救你们。”

司马元道:“我说有,就一定有。”

杜少恒苦笑道:“别存什么希望了,咱们认命了吧!”

司马元道:“不!我说的是有根据的。”

四个女剑士似乎引起了好奇心,居然没有立即下手点他们的哑穴,并由最先问话的一个笑问道:“你且说说看,是什么根据?”

司马元道:“告诉你也不要紧,方才,就是当白姑娘被制之前,我和百里兄已经密商好了,准备不顾一切后果,迫使公冶兄弟,与我们采取行动的。”

“那你们为何并未采取行动呢?”

“因为,就当此时,有人以真气传音向我说,不可轻举妄动,她自有安排,一切后果,也由她负责。”

杜少恒苦笑道:“所以,当时,你们才按兵不动?”

“是的。”

“那位以真气传音,阻止你们采取行动的,是什么人呢?”

“是一个语声娇稚的女孩,而且有点似曾相识,不过,一直到现在还不曾想起来,究竟是在哪儿听过她的话声。”

“一位语声娇稚的女孩,能以真气传音说话,并能混到这虎穴中来……莫非是——”司马元忽然一“哦”,说道:“我想起来了。”

“是谁?”

“就是在北邙山曾经闻声不见人的,李太公的那位重孙女惠姑……”

那四个女剑士迟迟不曾下手点穴,显然是想获得这个意外的消息,以便邀功。

因此,司马元的话声才落,其中一个女剑士立即笑问道:“这消息是真的吗?”

“绝对真实……”答话的,竟然就是那娇稚语声的人。

四个女剑士心头“不好”的念头还没转完,眼前人影一晃,已全部被制住了。

只见一道快逾鬼魅的人影,绕着七张手术床,飞快地一转,并发出一连串银铃似的娇笑道:“诸位受惊了,现在请起来吧!”

敢情她这么飞快地一转,已替杜少恒等人解开了被制住的穴道。

杜少恒等人,起初还有点不相信,但暗中试一伸展四肢,果然已能活动,不由心中大喜地,一个个挺身坐了起来。

呈现在他们眼前的,除了张神医,两个小厮,四个女剑士一齐呆立当场之外,另外还多出一个穿着一身玫瑰红袄裤的女孩,正向着他们扮鬼脸。

看外表,红衣女孩最多只有十二三岁,一张稚气未脱的俏脸上,嵌着两颗灵活而黑白分明的眸子,滴溜溜地,在群侠们的脸上直转。

那一副淘气的模样儿,真可以说得上是人见人爱。

群侠们楞了一下之后,由杜少恒首先笑问道:“这位小妹就是惠姑……”

惠姑截口娇笑道:“是的,哦!不!杜伯伯,您别叫我小妹,就叫我小惠好了。我太公说,对年纪比我大的人,要叫姊姊或大哥,再大一点的,就叫阿姨和伯伯,杜伯伯,我没有叫错吧?”

她的语声既清脆,又快速,就像一只百灵鸟儿。

“天地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如非是亲眼目睹,谁会相信这么一个稚气未脱的女娃儿,会具有如此高明的身手哩……”杜少恒心中感叹着,口中却笑道:“没有叫错,没有叫错,小惠,你怎会认识我的?”

惠姑淘气地一笑道:“这儿的伯伯大姊,我都已在暗中认识啦!”

“啊!你混到这里面有多久了?”

“总有半个时辰以上啦!方才,当杜伯伯被制时,我本来想出手解救的,我太公说,那老太婆,厉害得不得了,我就是不服气,也正想借这个机会斗斗她,可是……”

她忽然一笑住口。

杜少恒笑问道:“怎么又改变主意了?”

惠姑讪然一笑道:“不怕各位伯伯姊姊见笑,我虽然对那老太婆不服气,但心中还是有点害怕……”

听到这,年纪比惠姑大不了多少的琴儿,剑儿,禁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惠姑娇笑道:“两位姊姊莫笑我,方才,怕是有点儿怕,但我还是想斗她的,只是,我太公说过,不许我随便淘气的,如果不听话,他老人家就不会疼我了。”

杜少恒点点头道:“对,乖孩子是要听老人家的话的!”

“还有,”惠姑接道:“我知道杜伯伯不会有什么危险,也知道他们一定会将各位伯伯姊姊送到这儿来,所以我当时才没有出手。”

白小云忽然走向门口,一面说:“暂时由我担任警戒。”

惠姑娇笑道:“白姊姊放心,在手术进行当中,他们是不会有人探望的,外围的警卫,也在十五丈以外……”

杜少恒正容道:“话是不错,但为防万一,还是谨慎一点为妙。”

这时,一直静听着的百里轩,忽然插口问道:“小惠,你是由地底阴河中进来的?”

“是啊!”惠姑含笑反问道:“里轩伯伯,您是怎么知道的?”

百里轩道:“因为,我注意到你的头发,还没完全干。”

不错,惠姑的披肩秀发,还没完全干,不过,如非是特别细心的人,可不易察觉。

因此,杜少恒苦笑道:“百里兄可真够细心。”

百里轩道:“那是因为诸位都因过于兴奋,而没注意这些,而我却一直在想着这问题,只有那地底阴河,才可能混进来。”

惠姑笑了笑道:“那地底阴河的出口,是一个大瀑布,地势奇险,普通人根本就没法接近,而且,在进入这儿的水程中,还装有三道刀轮……”

杜少恒接口问道:“那三道刀轮也是你破坏的?”

“不!我还没这个本事,是我太公亲自出手的。”

“他老人家也到这儿来了?”

“没有,我太公说,他老人只能帮这点忙,其它的一切,就要各位自己去应付了。”

“……”杜少恒似乎有点失望。

“不过,我想,其它的人,都应该已经进来了……”

“其它的人,那是——?”

“是石阿姨率领的大批人马。”

“啊……”群侠们都浮现兴奋的神彩。

“我是和文真真姊姊一道进来的。……”

“啊!文真真也进来了?”

“是的,我跟真姊姊是先锋,当我到这手术室来时,她正和小精灵在一起……”

百里轩一直在暗中担心他的爱徒安全,听到这,不由如释重负地,长吁一声道:“真是谢天谢地……”

杜少恒接问道:“小惠,是不是你石阿姨决定提前决战?”

小惠点点头道:“是的,约期半月,旨在稳住天一门的军心,实际上,决战日期,就在今宵。”

一听这消息,群侠们一个个显得无比兴奋地,站了起来,全是跃跃慾试的姿态。

不过,也有例外。那就是琴儿和剑儿。

这两个小姑娘,一直就是愁眉苦脸的,此刻,更时禁不住长叹出声。

冬梅很关切地问道:“三妹,四妹,你们怎么反而叹起气来?”

琴儿哭丧着脸道:“大姊,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呢?”

冬梅笑道:“那还有什么为难的,自然是弃暗投明,对司老贼反戈相向。”

剑儿接口道:“可是,他毕竟是我们的师傅……”

琴儿也插口说道:“何况,他还对我们有过抚育之恩,而且……”

“不用而且了。”冬梅截口接道:“傻妹妹,你们想想看,凭司老贼寝宫中所说的那些混账话,以及目前对你们的安排,他还有一点师徒之情吗?”

琴儿道:“话是不错,但那是他对我们发生误解,认为我们背叛了他。”

冬梅道:“傻妹妹,你忘了你自己说过的话了。”

“什么话啊?大姊。”

“你说,到了你们满十六岁之后,那老色狼就要……”

冬梅没继续说下去,因为,仅这半句话,已经够了。

这是攻心战术的最佳运用,使得琴儿剑儿两人,只好垂首同声一叹。

为了坚定对方的意志,冬梅更是接着加以说明:“傻妹妹,为了说得明白一点,我要作一个通俗而又不太好听的比喻,希望二位莫介意。”

琴儿苦笑道:“大姊有话请尽管说。”

冬梅道:“我说,司介侯对你们,就像一般人养着一只小鸡或一头小猪,他平常对你们的照料与关怀,无非是希望你们长大之后,供他大快朵颐,所以,我认为,他对你们,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养育之恩。”

琴儿凄然一笑道:“大姊,我想通了,但我还是不便跟他动手。”

“毋须你跟他动手,只要能适当地发挥你们的影响力就行了。”

“我们又有什么影响力可发挥的?”

“你忘了,你们二位是女剑士的头儿,必要时,现身说法,登高一呼,纵然不能使那些女剑士反戈相向,也可以瓦解她们的斗志。”

“对,对……”琴儿连连点着头。

冬梅却将目光移向惠姑问道:“小惠,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惠姑娇笑着道:“不怎么办,诸位都暂时呆在这儿,我可要走啦!”

“你要走?”

“是的,我还要去看看石阿姨她们,是否全都进来了。”

“如果这儿出了事情,怎么办?”

“不会的,他们认为你们正在接受手术,不会有人前来打扰,即使万一有什么意外,凭诸位目前的实力,也可以撑持一段时间。”

“那么,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随时都可以来……”

说完,她向群侠们扮了一个俏皮的鬼脸,就一溜烟似地走了。

杜少恒苦笑了一下,说道:“娃儿毕竟是娃儿。”

百里轩接道:“老弟台,小惠的话是不错,他们暂时不会有人来,但我们还是该作万全的准备才是。”

“百里兄之意,是——?”

“我想,暂时请白姑娘,冬梅姑娘二位换下女剑士的衣衫,担任守门的工作。”

“对!有道理。”

“还有,请琴儿、剑儿两位姑娘,说服四剑士,能够弃暗投明固然是好,否则,也该将她们移到一旁的角落去,至于这位张神医,也必须说服他,以备万一有人前来巡察时,可以搪塞一番,因为,在石车主正式发动攻击之前,这儿最好不要出事。”

“对对。”杜少恒含笑接道:“百里兄不愧是当军师的人才,顾虑得面面俱到……”

“老弟别损我……”

“我是言出由衷啊!”

“够了,老弟。”百里轩正容接道:“我们还是立即开始部署吧……”

     ★        ★        ★

惠姑这一方面虽然进行得很顺利,但文真真与小精灵两人,却已陷入困境之中。

本来,惠姑和文真真都并不认识小精灵,他们之所以相识,还是由于百里轩被贾素芬所制,小精灵乘机开溜时,被惠姑追踪告以真相,才互相认识的。

文真真之所以不惜冒险打先锋,目的就是要混到乃母文素文的身边去。

小精灵对这儿的环境颇为熟悉,因此,一见面,文真真即要小精灵带她到乃母身边去。

另一方面,由于杜少恒等群侠已被送入手术室中,情况至为危殆,必须立即加以解救。

因此,惠姑才不得不离开文真真小精灵二人,自己单独行动。

他们三人,本来是隐身于一个偏僻而昏暗的支洞中,自惠姑独自行动之后,魔宫中的情况,也忽然变得非常紧张起来。

因为,尽管司介侯等老魔们还不知道已另有外敌潜入,但仅为了一个失踪的小精灵,以及他们想象中可能潜伏的姦细,也不得不认真地加以清查。

文真真与小精灵,虽然都已尽获乃师石瑶姑与百里轩的真传,但与惠姑比起来,却还差了一段距离。

论身手,不及惠姑,而情况又突然转紧,因此,文真真与小精灵二人,不但不能轻易行动,即使那藏身之处,也随时有被发觉的危险。

文真真虽然陷于困境中,但她无暇为她自己担忧,仍然一心想要急于混到乃母身边去,因此,她以真气传音向小精灵道:“小精灵,想想法子嘛!”

小精灵传音苦笑道:“我的姑奶奶,目前这情况,我能想什么法子呢!”

“我想,只要混到我娘那儿去,我们就安全了。”

“这道理我懂,可是,目前,我们是寸步难行啊!”

“但躲在这儿,很可能给人家来个瓮中捉鳖……”

说到这里,已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向他们藏身的支道中走来。

由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智挽生死劫 巧继燃眉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怒马香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