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马香车》

第15章 剑气冲牛斗 掌风拔山河

作者:诸葛青云

曹适存接着苦笑道:“小惠,你这只是如其一,不知其二,因为,为了使空气流通,两位老人家住处的窗子非常宽敞,我们虽然只能站在窗外,但一切行动,都难逃二位老人家的监视,如果给他们发觉我们有不轨的意图,只要一口唾沫,就能置我们于死地了。”

上官倩接道:“而且,即使我们侥幸得手,也仍然难逃他们的反击。”

曹适存也接道:“何况,以往请教武功,都是太上亲自前往,今宵,换上我们两个陌生人去,必然使他们因怀疑而提高警觉,因而危险性也更大。”

惠姑道:“那么,司介侯为什么不亲自出马呢?”

曹适存苦笑道:“这是他的一石二鸟之计,由于我与杜少恒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他怕我暗怀异心,才想借这机会将我除去。”

惠姑心中暗笑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你这么乖地,愿意跟我合作……”

但她口中却娇笑道:“司介侯这老贼,可真够阴险。”

上官倩接道:“现在,我们该谈正经的了,小惠,由于机缘凑巧,我们带你去,是不会有问题,但成问题的是:我们只能站在窗外,却没法将铁门打开。”

“那铁门的钥匙呢?”

“在太上身边。”

惠姑美目一转道:“不要紧,我有办法开门。”

话锋略为一顿,又接着说道:“为了争取时间,我们提早走吧!”

上官倩道:“小惠,我希望你先将你的办法说出来,也好叫我们安心,同时,我认为,去得太早了,反而会不太好。”

“为什么?”

“因为,太上命我们子时正下手,所以,必须于亥末时分之前出发才不致于引起有人怀疑。”

惠姑沉思着道:“话是不错,但石阿姨已决定天黑之后发动总攻,所以,我们必须尽快将两位老人家解救出来,至于是否会引起他们怀疑,已没法顾虑那些了。”

上官倩扭头向一旁的滴漏铜壶瞄了一眼道:“现在是酉时二刻,外面已经天黑了,我看我们再等一刻,于酉末出发,如何?”

惠姑点点头道:“好!就这么办吧!”

上官倩道:“小惠,有关如何打开那铁门的办法,也希望你先告诉我们,免得我们提心吊胆的。”

“好的。”惠姑说着,探怀取出一个约莫六七寸长的蛟皮刀鞘,拔出一枝银光夺目,寒气森森的匕首,娇笑着问道:“二位应该听说过这一枝宝刃的名称?”

那匕首虽然光彩夺目,不能逼视,但曹适存,上官倩二人都是武林高手,目力均异于常人,略一注视之下,已能看出匕首的侧面有着栩栩如生的龙形图案!

因此,曹适存首先惊“咦”一声道:“这,莫非就是武林中失踪已久的银龙匕?”

惠姑点点头道:“正是。”

上官倩轻轻一叹,道:“想不到这一枝多少人闻名而不曾见识过的宝刃,也在白云山庄中。”

小惠道:“这宝刃是我太公于五年前,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得到,这回,我自告奋勇先行混到这儿来,我太公才临时送给我,想不到待会就可以派用场了。”

曹适存笑道:“有着这一宝刃,再厚的铁门也难不住我们啦!”

上官倩道:“待会,免不了有一场惨烈的屠杀,我想,我们最好乘这机会,好好地调息一下。”

小惠点点头道:“对!对……”

她的话声末落,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疾奔而来,止于门外,并传出一个娇甜语声道:“启禀门主,有机密禀告!”

曹适存向惠姑打了一个回避的手式,目送惠姑隐入了黄绫垂幔之后,才沉声说道:“进来。”

一个女剑士应声启门而入,向曹适存夫妇施了一礼道:“参见门主和娘娘。”

曹适存点点头,说道:“有什么消息,说吧!”

那女剑士道:“太上方才获得飞鸽传书报告,集结于刘家集的‘乌女七煞’,已经率领乌衣帮的大批高手,将近一千人,开始发动强攻。”

“有没有看到石瑶姑?”

“据说没有看到石车主的行踪,但,方才已发现有强敌侵入宫中。”

“有这种事?那是什么人?”

“属下不知道,太上已下令全宫特别戒备,并加紧搜索中。”

上官倩娇笑道:“外敌怎么会侵入到宫中来,可能就是百里轩那个漏网的徒弟,小精灵吧?”

那女剑士道:“娘娘,那不可能,小精灵只有一个人,但本宫中却是同时有数处发现敌踪。”

曹适存“哦”了一声道:“这倒真有点奇怪了。”

他外表上故作震惊神态,但内心中却在为他自己庆幸不已。

因为,由目前的情况看来,由石瑶姑所率领的大批高手显然已顺利地进入魔宫。

尽管他平常对天一门的实力极具信心,但目前却完全改变了。

其所以有这种改变,一方面固然是由于司介侯施出一石二鸟之计,想置他于死地,另一方面也是由于目前的情况所造成。

因为,姑且撇开其它的一切因素不谈,仅由这有如铜墙铁壁似地魔宫,石瑶姑方面的人居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混进来,就足以想见一般的了。

本来,他目前被迫不得不与惠姑合作,暗中还存有观望的心理,也就是所谓走着瞧的打算。

但目前,他却不能不死心塌地地,跟惠姑合作了。

所以使他暗中庆幸的,是目前这消息来得正是时候,使他不至于一错再错。

心念电转间,又接着问道:“太上还有什么指示?”

那女剑士道:“太上说,关于原定子时正进行的任务,请门主提前执行。”

“提前?是不是现在就执行?”

“是的。”

“可是,那通行令牌还没送来。”

那女剑士讪然一笑道:“属下该死,门主不提起,几乎把它忘记啦!”

说着,探怀取出一面金质令牌,双手捧着,恭敬地递了过去。

那金质令牌,与惠姑所怀有的银牌,形式大小,都大同小异,只不过质地不同而已。

曹适存接过令牌道:“好!请上覆太上,本座马上前往执行!”

那女剑士一走,惠姑也不请而自动由黄绫垂幔后面走了出来。

曹适存笑道:“小惠,现在,我们可以走了。”

此时,外面警铃大作,甬道中,杂沓而快速的脚步声往来不绝。

惠姑没作声,只点了点头。

上官倩却娇笑道:“小惠,本来你跟着我们还不太方便,但现在乘着这混乱的机会,就方便得多了。”

惠姑仍然没吭气,只是默默地跟在两人的背后,走了出去,快速地折入通往无双大侠软禁处的支道中。

那一条支道,长达百丈以上,每隔十丈,就有两个女剑士警戒着。

惠姑的打扮虽然有点惹眼,但由于是由门主和娘娘率领着,同时又有太上的特别令牌,所以,尽管那些警戒的女剑士都对她投以诧讶的目光,一路上却并未受到什么留难。

其实,即使有人留难她也没用。

因为,由于情况急进,她已暗中决定,遇到留难,就实行硬闯了。

到达甬道尽头,视界豁然开朗。

原来,角道尽头,居然是一个四周绝壁插天的死谷。

上弦月斜挂林梢,清辉遍地。

但俯身下望,却是黑黝黝地,深不见底。

惠姑目光一扫之下,扭头问道:“门主,没有路了啊!”

曹适存笑道:“洞口外有栈道。”

经过曹适存的提醒,惠姑才注意到洞口外的确是有一道用铁条架在峭壁间的栈道。

由于架栈道的铁条很小,而栈道又宽仅尺许,在不注意的情况之下,匆匆一瞥,是不易发现的。

惠姑苦笑了一下,用脚尖试了试,那栈道非常稳固,但由于宽仅尺许,又是下海深不见底的绝壑,胆子小一点的人,别说是走上去,光是瞧瞧也够他心底生寒,双腿瘫软的。

惠姑笑问道:“门主,还有多远?”

由于角道日就有两个女剑士,所以在称呼上,惠姑才不得不暂时保持他是“女剑士”的身份。

曹适存道:“本座以前也不曾来过,但太上说过,只要通过了这十来丈长的栈道就到达了。”

“为什么要这么费事呢?”

“这是为了安全,你不知道那两个老怪物的功力有多高,咱们太上为了防备万一,才将他们关在这么一个绝境中,即使他们设法将铁门弄开了,只要将栈道毁掉,他们仍然是没法脱困的。”

“真要有那种情况,还来得急毁掉这栈道吗?”

“来得急,因为,栈道旁的峭壁上装有强烈炸葯,两个老家伙的铁门对面,不分日夜,有人监视,一发现情况不对,只要点燃引信,栈道就会炸毁掉。”

“咱们太上,可真够厉害。”

“所以,他老人家才能领导群雄,独霸武林。”

惠姑娇笑道:“门主,有一个问题,我就是想不通。”

“什么问题?”

“那两个老怪物,武功那么高,当年太上是如何把他们弄到这儿来的?”

“据太上说,是出其不意,制住他们的穴道,由于要他们交出武功,才双方协议,不废除他们的功力,将他们关到这儿之后,才让他们自行冲开穴道的。”

“哦!这些绝招,也只有咱们太上才想得出……”

上官倩娇笑道:“小丫头,别废话了,咱们执行任务要紧。”

“是!娘娘……”惠姑恭应着当先走上栈道,一面以真气传音问道:“曹叔叔,我们的行动,恐怕也难逃对面的人的监视?”

曹适存传音答道:“那是必然的……”

“那么,待会他们炸毁栈道时……”

“我已筹思过了,你故意装成害怕的样子,慢慢地走,以便找到那炸葯的引信,将它毁掉。”

“好的……”

其实,惠姑冰雪聪明,曹适存想到的办法,她不但也已经想到,而且,还已经开始实行了。

曹适存以普通语声说道:“丫头,你是怎么啦?快点走啊!”

惠姑苦笑道:“门主,我的腿直打哆嗦,不听我指挥哩!”

“没用的东西,方才,在太上面前,却为何要自己充英雄?”

“当时,我是不知要走这么危险的栈道呀!”

她口中虽然说得那么窝囊,但行动上却是眼明手快。

话声中,她已找到一根引信,并以最快速度的动作,一挥手中的银龙匕,将其割掉。

“还有一根。”曹适存传音说过之后,又以普通语声说道:“其实,这栈道一点也不危险,你只要像平常走路一样,眼睛不向下面看就不会害怕了。”

惠姑娇笑着说道:“门主,我……我可以试试看。……”

“试试看”中,她又割断了一根引信。

“行了。”曹适存传音说着:“阿倩,你守在栈道上,不许有人过来。”

“好的。”

惠姑已经以最快的步伐,到达无双大侠住处的门口。

那是于峭壁上开辟出来的一个石室,厚厚的铁门,宽敞的铁窗,不但可以使空气流通,也能接受阳光的照射。

铁窗外的岩壁上还有一道雨檐,设想可说是颇为周全。

但此刻,却用一层蓝色布幔遮住,除了透射出微弱的灯光之外,可什么也看不到。

当然,此刻的惠姑,心中的激动,是不难想见的。

她迫不及待地,以手指在铁窗叩了三下,以急促的语声低声说道:“江爷爷,江奶奶,我是小惠,特地来帮助两位老人家的……”

室内没人答话,但那遮窗布幔却立即被拉开了。室内的一切,也随之一目了然。

石室相当宽敞,隔成了一明一暗两个房间,陈设也颇为讲究,室顶还嵌着照明用的夜明珠。

一位童颜鹤发,中等身裁的青衫老人正卓立窗前,两道柔和的目光,向惠姑和曹适存二人打量着。

这位青衫老人,就是被武林中尊为泰山北斗的“无双大侠”江自强。但是他的夫人戈敏芝,却并未见到,显然是在里间行功调息中。

惠姑目光一触之下,立即脱口叫道:“江爷爷。”

江自强的两道霜眉微微一扬,道:“你是谁?”

惠姑道:“我叫惠姑,是我太公叫我来,替江爷爷江奶奶帮忙的。”

江自强蹙眉问道:“你太公是谁?”

曹适存抢先代答道:“江前辈,她的太公就是李哲元老前辈……”

“啊!那么,你又是谁?”

“晚辈曹适存……”

接着,曹适存并将他们此行来意和已经发生的情况,以最简捷的说话说了一遍。

多年的幽居,使得江自强的涵养功夫,已到达泰山崩于前而目不瞬的境界。

因此,尽管目前这消息,是多么值得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剑气冲牛斗 掌风拔山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怒马香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