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马香车》

第16章 正邪拼生死 强弱定存亡

作者:诸葛青云

杜少恒的语声怒叱接道:“老虔婆,你放屁!”

这情形,很显然,杜少恒已支持上了,而且是在且战且退中,但退却的速度非常缓慢。

正准备支持剑儿的冬梅,不由心念电转着:“少恒是知道这儿情况的人,为何不招呼石车主,快点退到这边来,集中全力,以图良策呢?”

念转未毕,忽然目光一亮地,脱口欢呼道:“二娘娘,来得正好!”

是的,是公冶十二娘赶来了,文真真、小精灵二人也赶了来,连不久之前,悄然离去的石家庆也同时回来了。

小精灵人未到,已先扬声欢呼道:“师傅,小精灵来帮您……”

百里轩扬声笑道:“你算老几,我这儿没你的事……”

公冶十二娘精目环扫,首先扬声喝道:“升老,月老,请住手!”

有着“少主”的招呼,公冶兄弟连忙各自虚幌一招,退出战圈。

剑儿、白小云二人都未追击,她们两人都已额头见汗。

公冶升注目沉声问道:“少主,您的意思是——?”

公冶十二娘沉声说道:“我们不能一错再错,二位请站到我身边来。”

“是!”

这一来,群侠方面声威大振,那批与琴儿僵持着的女剑士们,更不敢轻举妄动了。

琴儿打铁趁热地,沉声喝道:“丢下兵刃,咱们仍然是好姊妹!”

司大成也扬声说道:“孩子们,贾太君马上就要出来了,该听谁的话,你们自己多想想吧……”

这是一个非常混乱的局面,使得那些女剑士们既未听琴儿的话,放下兵刃,也没听司大成的话立即参战,都是不约而同地,一齐徐徐向后退走。

冬梅一见目前局面已暂时稳定下来,才向文真真悄声问:“文姑娘,令堂情形如何?”

文真真道:“我已点了他老人家的‘黑甜穴’暂时藏在一个很秘密的地方。”

原来方才石家庆的悄然溜走,也是冬梅的主意。

她虽然对外间的情况不太了解,却断定此时的文素文房间中不会设防,也断定在惠姑的安排之下,文真真与小精灵必然已混入文素文的住处。

也因为如此,她才由琴儿口中问明文素文住处的路径之后,暗中将石家庆支走,她这一招可收到了预期的效果,使得文真真等人能及时赶来,而扭转了劣势。

冬梅点点头,目注十二娘道:“二娘娘……”

公冶十二娘连忙截断她的话道:“冬梅,咱们称呼,须要更正了,叫我一声大姊吧!”

“是!大姊。”冬梅表现得落落大方,“目前我们该怎办,你得负起指挥的责任来。”

公冶十二娘美目环扫,苦笑道:“可是,我刚到这儿,一切情况都不了解。”

冬梅道:“目前,情况很复杂,也很简单,我们的人,大部份都在这儿……”

这时,信道深处的激烈杀伐声,仍然在缓慢地,逐渐向外逼近。

冬梅接着说道:“大姊请听,那就是石车主,汤夫人,少恒等三人,在拦阻那个什么贾太君。”

公冶十二娘蹙眉接道:“听这情形,他们已有拦阻不住之势。”

“是的。”

“惠姑呢?”

“据说,惠姑和无双大侠等人,都已被四道千斤闸封阻在甬道中。”

公冶十二娘美目再度环扫,一面说道:“这老甲鱼暂时让他负隅顽抗,这儿由你领导文姑娘和石公子等人掠阵,我和升老月老前往支持石车主。”

公冶十二娘不愧是雪山派的领导人物,简单的几句话,却显得有条不紊。

但她这种分配已经是多余的了,因为,甬道中已有了急剧的变化——那激烈的杀伐声,忽然迅速地向外移动,只听贾素芬的语声怒叱道:“三个小辈,留下命来!”

杜少恒的话声笑道:“老虔婆,我们不会跑,也没人怕你……”

“不怕,就不要退!”

“这儿地势太窄,不便施展,退到外头去,咱们可以放手施为……”

就这几句话的工夫,石瑶姑、汤紫云、杜少恒等三人已且战且退地,到了丈远之外。

那些退走的女剑士们,纷纷让道,退向两旁。

群侠这边闲着的人,也在公冶十二娘的示意之下,集中在一起,一面凝功应变,一面打量着……

贾素芬使的是一根蛇头钢拐,此人不愧是顶尖高手中的高手,独斗石瑶姑,汤紫云,杜少恒等三大高手,仍然钢拐翻飞,节节进逼,一点也不含糊,在她后面跟着的司介侯,詹恨天二人,倒像是成了局外人似地,显得悠闲已极。

群侠这边,石瑶姑等三人虽然节节后退,却神态从容,防守也很严谨。

但石瑶姑,汤紫云二人,却都是血染“征袍”,算得上是全身浴血。

当然,她们身上溅的都是敌人身上的血,也不难想见,在贾素芬出手之前,她们两人已杀了不少人。

正在负隅顽抗,作殊死战的司大成,一见己方大援已到,不由精神大振地,又暂时扭回劣势,而打成了平手。

石瑶姑于激战中,目光匆匆一扫,已看清了外间的一切情况。

她忽然奋力攻出三招,使得贾素芬的凌厉攻势之一滞!同声扬声说道:“少恒,汤姊姊辛苦一点,截住这老虔婆……”

语声中,她人已抽身一个倒翻,向司马元等的斗场疾射,并扬声喝道:“司马大侠,要活的!”

话声未落,人已射到斗场,左手发出一道白影,只听“当”地一声,司大成手中长剑,已应声碎成片片。

一个剑客失去了剑,等于是一条毒蛇失去了毒牙。

如非是石瑶姑招呼在先,司大成在被石瑶姑毁去长剑之后,势将被司马元、百里轩、汤人杰等三人所乱剑分尸。

但此刻,司马元等人三枝长剑,却只是抵着司大成的要害,由汤人杰首先喝道:“老杂种,认命了吧!”

这时,石瑶姑又回到原处,协同杜少恒,汤紫云二人将贾素芬截住。

其实,石瑶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出人意外地,毁去司大成的长剑之后,连看都没看一眼,就已纵回原处。

在旁观的人看来,就像是织布的梭子一般,那么飞快地一个来回而已。

而且,再度联手将贾素芬截住之后,已不再后退,杜少恒并朗声笑道:“老虔婆,现在你该已明白,我们并不是怕你……”

一旁的司介侯怒声叱道:“石瑶姑,你好卑鄙的手段!”

石瑶姑冷哼一声:“比起你的手段来,我这点权宜措施,算得了什么!”

紧接着,又冷笑道:“司介侯,你敢妄动一下!”

本来作势慾扑的司介侯,由于自己的父亲被对方劫持,闻言之下,不得不强行忍耐着。

由此,已不难看出石瑶姑的机智与应变的才能。

因为,在预期中的无双大侠夫妇未能及时解救出来,前来支持的情况之下,如不先行生擒司大成作为人质,则司介侯与詹恨天两人,群侠方面已无人可敌,其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也由于这一意外的变化,使得司介侯,詹恨天二人都因投鼠忌器而未便出手。

司马元并也以最快速的动作,连点司大成五处大穴,并向汤人杰说道:“人杰,好好看住这老魔头!”

石瑶姑也扬声说道:“人杰,不管是谁,只要妄图接近,就先宰了这老魔头!”

汤人杰恭声应道:“徒儿记下了。”

司马元,百里宣二人缓步向石瑶姑等人激战处逼近,石瑶姑连忙喝道:“二位暂时不必上来。”

贾素芬也同时大喝一声:“停!”

随着这一声“停”,她自己已首先倒纵丈外。

以石瑶姑为首的社少恒,汤紫云等三人也未追击,只各自横剑卓立当场。

这时,正邪双方,高手云集,壁垒分明。

恶斗虽然暂时中止,但紧张紧张的气氛,却是一点也没减低,炽烈的战火,随时都会重新燃起。

而且也不难想见,当战火重燃时,必然是一场无比惨烈的混战。

好在目前这场地地势开阔,即使是百十个高手同时出手,也不致施展不开。

沉寂了少顷之后,贾素芬才目注石瑶姑沉声问道:“石瑶姑,你劫持本“太上的尊翁,意慾何为?”

这一阵子,石瑶姑,汤素云二人已消耗掉不少真力,因此,她不得不借这个机会以求略予恢复,而故作沉思状,含笑反问道:“你那么聪明的人,会想不到?”

贾素芬阴笑道:“我想过了,你是因为江自强夫妇没救出来,而不得不藉人质以求全身而退。”

“错了,”石瑶姑笑道:“石瑶姑此行,就是为了犁庭扫穴,消灭你们这些武林败类而来,现在任务还未完成,怎会作撤退打算。”

贾素芬道:“石瑶姑,别作违心之论,我看透了你的用心,也给你算好了命,我想,你自己也该明白,即使江自强夫妇能够脱困,也未必能替你帮上忙,何况,事实上,他们绝对没法脱困,所以,我老婆子借箸代筹,你只有一条路可走。”

石瑶姑笑问道:“那是一条怎样的路?说出来试试看?”

贾素芬一个字一个字地,沉声说道:“弃械投降,老身保证不杀你!”

“盛意心领了,贾老前辈,”石瑶姑神色一整道:“也看在你这一番盛意上,我要进几句逆耳良言,希望老前辈能够平心静气地听下去。”

贾素芬“唔”了一声道:“你说。”

石瑶姑声容俱庄地说道:“老前辈是当代武林中,有数几位硕果仅存的元老之一,除了白云山庄中几位已经不过问江湖琐事的老人家之外,也只有无双大侠伉俪能与老前辈相提并论,这地位是何等崇高!”

高帽子人人都很受用,贾素芬自然也不例外。

尽管石瑶姑等人,方才于恶斗中,曾经骂她为“老虔婆”,但此刻的一番恭维,却使她非常受用。

不过,她表面上却故意紧绷着老脸,冷然接道:“别跟我玩王二麻子,有话就痛痛快快的说!”

“是!”石瑶姑正容如故地道:“现在,我郑重表明我的立场,石瑶姑根本无意与前辈为敌……”

“那你此行所为何来?”

“奉命清理门户,老前辈该知道,司家父子,过去是白云山庄的仆人,逆伦犯上,已是罪不容诛,再加上倒行逆施,危害江湖,更是天理难容!”

“石瑶姑,你想想看,如所周知,白云山庄,是武林人物心中的圣地,凭司家父子一个仆人的身份,怎敢作下如你所说的‘逆伦犯上’的事来?”

石瑶姑一怔道:“这是说,还有人在幕后支持?”

贾素芬点点头道:“不错!”

石瑶姑蹙眉问道:“那在幕后支持司家父子的人,是谁呢?”

贾素芬道:“石瑶姑,如果你不是明知故问,就不够聪明了。”

“这是说,就是老前辈你?”

“唔……”

“老前辈为什么要这么作?”

“为了湔雪七十年前,江自强夫妇所加诸我身上的屈辱。”

石瑶姑正容说道:“老前辈,瑶姑生的晚,对七十年前的往事,未能躬逢其盛,但据传闻所说,当时的江老前辈伉俪……”

贾素芬截口接道:“慢着,我有话问你,你,是白云山庄的嫡系传人?”

“是的!”

“那你为何称江自强夫妇为老前辈?”

“因为,瑶姑与白云山庄,虽有传艺之实,却并无一般师门关系的名份。”

“你的武功,由谁所传授?”

“是李老太公……”

“李哲元?”

“是的!”

“李哲元为何没来?”

石瑶姑正容说道:“瑶姑方才已说过,几位老人家都已不过问江湖琐事。”

贾素芬冷笑一声:“说得真好听!”

“瑶姑说的都是实情。”

“好!现在,继续你方才未完的话题。”

石瑶姑沉思着道:“据传闻所说,当时的江老前辈伉俪,并未对老前辈有什么屈辱的行动。”

“对未曾目睹的事,最好少下评论!”

“退一步来说,即使老前辈受过某种屈辱,白云山庄早已化成一片劫灰,江老前辈伉俪更是被幽囚五十年,老前辈的闷气,也应该可以消掉了。”

“站在你的立场,自然乐得说风凉话,现在,我问你,”贾素芬注目沉声说道:“你口口声声是无意与我为敌,但你方才曾杀过我多少手下人,你还记得吗?”

“瑶姑既奉命清理门户,那是迫不得已之事。”

“可是,你见到我时,并未说明无意与我为敌。”

“老前辈,方才那情形,瑶姑能有说话的机会吗!何况,我也不认识前辈你的大驾!”

“现在,你怎么认识的?”

“是杜大侠赶到之后,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正邪拼生死 强弱定存亡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