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马香车》

第03章 剑气侵肤冷 刀光映室寒

作者:诸葛青云

杜少恒道:“如此说来,我可的确该好好感谢你才对。”

公冶十二娘忽然幽幽地一叹道:“其实,我不须要你感谢,只要你以后不要以怨报德,跟我过不去,我就心满意足了。”

“你以为,我是那样的人吗?”

“人心隔肚皮,那可难说得很。”她又幽幽地叹了一声。

门外,传来侍女的话声道:“娘娘,点心已弄好了。”

“好,送进来。”公冶十二娘拍拍杜少恒的额角,柔声说道:“已经快天亮了,吃过点心后,好好歇息,明天午后再谈。”

说完,立即起身,姗姗地离去。

送点心来的侍女,也就是当杜少恒醒转时,守候一旁的那一位,当她将一盅银耳羹送到杜少恒面前时,特别将左手掌心向杜少恒扬了扬,那上面,有一行清晰而潦草小字:“要想脱困,必须对娘娘逆来顺受,尽力敷衍她。”

杜少恒禁不住心头一震,注目低声道:“你……”

那侍女连忙以左手食指向樱chún边一竖,娇笑一声道:“我叫冬梅,是专门伺候娘娘的侍女。”

杜少恒含笑一“哦”道:“原来是冬梅姑娘……”

他,口中漫应着,一双精目深深地盯着对方,心中并电转着:“这小妞儿究竟是什么来路?如果真是公冶十二娘的贴身侍女,那应该是心腹人物,外人不可能打进去,因而也决不曾向着我,那么,她如此对待我,莫非是事先受到她主人的指示,特地故意装成这样子,以诱使我堕入他们的圈套中……?”

冬梅似已看透他的心事,立即以真气传音说道:“杜大侠,请相信我,我绝对是一片好意……”

紧接着,又以普通语声说道:“杜大侠,快趁热将点心吃下去。”

“谢谢你……”杜少恒端起那碗银耳羹,一面吃着,一面心念电转:“一个侍女,居然能够以真气传音说话,而且还说得那么清晰,自然,这似乎和她对我的态度,同样的莫测高深……?”

冬悔没再接腔,只是悄立一旁,以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注视着他,一直等他吃完点心之后,才嫣然一笑,说道:“杜大侠请好好安歇……”

说话之间,已扬指向他的“黑甜穴”点了过来。

这情形很明显,她是恐怕杜少恒在此情此景之下,没法入睡,才准备点上他的睡穴,强制他睡上半天。

杜少恒虽然真力被封,但对于身手的灵活,却并无太多的影响。

因此,他本能地身形一侧,避开对方的一指,同时沉声喝道:“且慢!”

冬梅还是一副扬指待点的姿态,一面笑问道:“杜大侠有什么吩咐?”

杜少恒道:“只请教两件事。……”

“请教不敢当,请吩咐?”

“请问,我到这儿有多久了?”

“约莫个把时辰。”

杜少恒道:“我那两位同伴的情形,姑娘你知道吗?”

冬梅歉笑道:“这问题,恐怕即使是娘娘,也未必能回答得出……”

“此话怎讲?”

“因为,姦细一直没抓着,杜大侠那两位同伴,也好象是突然之间消失了似的……”

“这是说,他们可能还躲藏在这古墓之中,也可能已经由某一秘密信道脱险了?”

“是的,婢子也是这么猜想。”冬梅连连点头,笑问道:“杜大侠还有什么吩咐吗?”

杜少恒苦笑了一下,道:“暂时没有了,请替我点上睡穴吧……”

一个练武的人失去了真力,等于鱼失去了水。

失去了水的鱼一定会死,但失去真力的人却不一定会死,不过,那种虽生犹死的滋味,却不是局外人所能体会得到的。

杜少恒的话是含笑说的,尽管他的笑是苦笑,总不失豁达与乐天知命,但谁又能体会他心田深处的那一份凄楚哩?

他,话是说了,却似乎是不忍看到对方的纤指落到自己的身上,因而话没说完,已自动闭上了双目。

也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忽然传来冬梅的急促语声道:“杜大侠,请赶快起来……”

由于他是被点上了睡穴入睡的,因而尽管己身吉凶未定,却是睡得颇为香甜。

在好梦方酣的情况之下,破人叫醒,他几乎是以一种人类本能的反应,挺身而起。

他,刚刚坐起,一双火热而柔软的手掌,已将他咀chún捂住,并在他耳边悄声说道:“运气试试看,真气恢复没有?”

也直到此时,杜少恒才算是完全清醒,领会到自己是处易于吉凶未卜的魔窟之中。

不,他这一运气一试之下,却禁不住感到无限惊喜地一“哦”道:“冬梅,是你替我解开气海穴的?”

由于咀chún被冬梅捂住,语声又低,因而他的问话,显得含含糊糊。

但冬梅却还是听懂了,放开捂住他咀chún的手掌,点点头,说道:“快将这些衣衫换上,快!”

顺着冬梅手指处,目光一扫之下,他发觉那是魔宫武士们所著的红色号衣,也直到这时他才发觉到,冬梅也穿着一身红色号衣,除了和他说话时还是原来的娇甜语声外,整个人已变成纠纠武夫。

尽管明知事出有因,但杜少恒却还是不由地低声问道:“你准备带我走?”

冬梅点头道:“现在,没时间解说,快换衣衫。”

杜少恒是老江湖了,尽管由于目前这一变化太过意外,而使他心中有着太多的疑惑,但有一点,他是可以绝对放心的。

那就是冬梅已解开他的气海穴,使他恢复了武功,而他所使的长剑也放在衣服旁边。

这些,足以证明冬梅对他不会有恶意,即使不幸有什么变化,作最坏的打算,他自信最低限制他可以捞回本钱来。

因此,他不再问话,也毫不犹豫地,以最快的动作,改装起自己来。

这当儿,冬梅却以一个陌生男人的语声说道:“现在,我是红衣一号,你是二号,红衣武士是本宫武士中等级最高的武士,我和你就是正副领队,你没听过原先那红衣二号的嗓音而没法模仿,必须尽量的逼成沙哑,以使蒙混过去。”

杜少恒将衣服换好了,冬梅又立即掏出她随身的道具,在他面部改装了一番,然后,退后三步,向他端详了一下,道:“唔……差不多了。”

杜少恒苦笑了一下,道:“身裁方面,没甚破绽吧?”

冬梅道:“也差不多,你瞧瞧身上的衣服合不合身就知道啦!”

“这衣服就是原先那两位的?”

“唔……”

“原先那两位,现在在哪儿?”

“躺在他们自己的床下,别问了,走!放自然一点。”

冬梅年纪虽轻,但办起事来,却非常老练,临走时,还将杜少恒换下的衣服打成一个小包,带在手中,并低声说道:“一切由我应付,非万不得已,不要开口……”

杜少恒默默地跟在冬梅的后面,亦步亦趋着。

沿途所经甬道,有些亮着灯光,有些则黑黝黝地,必须借着那灯光的余光的分润,才能勉强地看得清路面。

不过,不管有没有灯光,凡是甬道的拐角处,或交叉处,都有跨刀武士警戒着。

对于这古墓中的建筑宏伟,不是身历其境的,实在难以相信。

但有一点,却可以帮助不曾身历其境者去想象一番,那就是:“陵高三十余丈,周围达三里,远望有如一座小山”,想想看,这“小山”下面,有多宽敞哩!

冬梅说得不错,他们这红衣一号和二号,在魔宫武士中,是很有权威的人物,这,只要略为注意一下,他们沿途所经,那些警戒中的武士,他们那毕恭毕敬的神情,也就可以想见一般了。

不过,有一点,使得杜少恒深感纳闷,却又不便发问。

原来他们转弯抹角所经的甬道,少说点,也在一百丈以上了,但沿途所经,除了那些警戒的武士外,却并未发现一个其它的人,也没有一点其它的声响。

有的只是那一股无形的肃杀气氛,即使像杜少恒这等见过多少大风大浪的老江湖,也感到有一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他们两人所发出的“沙沙”脚步声,在甬道中回响着,显得很单调,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恐布味道。

杜少恒实在忍不住了,终于以真气传音问道:“冬梅,怎么不见一个行人?”

冬梅也传音答道:“目前,所有的人都有任务。”

“那位娘娘和少主呢?”

“他们在控制中心”

“是姦细还没找到?”

“不但没找到,也没发觉谁是姦细,”她笑了笑,又立即接道:“而且,根据方才情况显示,侵入本宫中姦细,绝对不止三五个。”

“这三五个,是否也包括我那两个同伴在内?”

“那两位和你我两人,都暂时不算。”

杜少恒禁不住讶问道:“那么多人,钻到古墓中来,究竟为了什么呢?”

冬梅所改装的这位红衣一号,装得非常自然,他,耸了耸肩,道:“谁知道哩!不过,我想,你杜大侠是应该知道一点的!”

杜少恒苦笑道:“如果我知道,又何必问你。”

一阵沉重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不过,那沉重的脚步声是来自前头横里的甬道,因而声音虽近,却是闻声而不见人。

冬梅传音说道:“是巡宫武士,咱们最好是避一避……”

说话间,已拉着杜少恒避入一条黑暗的小甬道中。

一直等那沉重的脚步声远去之后,杜少恒才传音说道:“冬梅,咱们还是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冬梅传音说道:“怎么,你怕了?”

杜少恒点点头道:“是的,尤其是因为有你在身边……”

“怕我连累你?”

“不是的,你的身手很高明,不至于成为我的累赘,只是,身处魔宫,敌众我寡,万一发生危机,而我又不能分身照应你时,那岂非等于是我害了你。”

冬梅笑道:“有着你这几句话,我这一次的冒险行动,总算已经获得补偿了……”

那甬道很暗,也很小,两个人本来就几乎是挤在一起的,这时,冬梅更是很自然地,将一个娇躯紧紧地偎入他的怀中。

虽然此刻的冬梅,是一身男装,而那身红色号衣上,还有着汗臭,但在目前这情况下,那号衣上的汗臭,却掩饰不住她娇躯上所散发出的淡淡幽香和处女气息。

这些,对杜少恒而言!本来是司空见惯的事。

不过,那还是他以年轻少侠,也就是以“玉面修罗”的姿态,行侠江湖时的事,已经是二十年以前的事了。

最近这二十年来,他是韬光隐晦,面壁潜修,对于男女间事,算是此调不弹久矣!

可是,目前这情景,却使他禁不住古井重波,而怦然心动。

但他这二十年的面壁工夫没有白费,自制力和定力都很强。此情此景之下,他居然强忍着,故意岔开话题,说道:“冬梅,我们还是走吧!”

“不!既入宝山,岂能空手而回。”

“你在这儿有多久了?”

“快一年啦!”

“你的目的何在?”

“跟今宵来的那些人一样。”

“可是,我不知道来的是一些什么人,也更不知道他们有什么目的。”

冬梅接道:“不管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就我所知的跟你谈谈也好,不过这么以真气传音交谈太费劲了,我们且深入一点,换一个谈话方式……”

说着,已拉着杜少恒向里面走去。

杜少恒边走边问道:“这里面安全吗?”

冬梅道:“其它的地方都在和姦细捉迷藏,这儿是本宫心藏地带,算是最安全了……”

一直又进入六七丈之后,冬梅才拉着杜少恒生了下来,悄声笑道:“现在,我们可以贴着耳朵交谈,不怕有人听到了。”

杜少恒低声问道:“这条甬道通往何处?还有多深?”

冬悔接道:“不知道,这面的甬道,密如蛛网,而且是一条套一条,四通八达的,只有这心脏地带部份,一些不须要的甬道,已经下令封闭。”

一顿话锋,才贴着他的面颊,吹气如兰地问道:“杜大侠,你知道这个什么五绝神君,要劫持你的家人,逼你出面的原因吗?”

“不知道,对了,你该见过那位五绝神君吧?”

“见过,那位神君,通常是一个月到这儿来一次……”

“他长得什么模样?”

“身裁跟你差不多,但面目却没见过,因为他经常罩着一块黑色面纱。”

“对自己人也是这样?”

“唔……据我所知,这分宫中,只有娘娘一人才见过他的真面目。”

“这一对父子,可实在是神秘得不可思议。”杜少恒苦笑着接道:“冬悔,你又是什么人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剑气侵肤冷 刀光映室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怒马香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