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马香车》

第04章 香车藏艳色 璞玉显神功

作者:诸葛青云

杜少恒“唔”了一声,说道:“可以这么说”。

“这就行了。”黑衣人向拾得儿问道:“娃儿,你自己怎么说?”

拾得儿含着满口的肥肉。他,使劲咽下之后,才含笑反问道:“这位伯伯,要我说什么呀?”

也不知他是真的装傻,还是别有原因?

他,一直是在大盅喝酒,大块吃肉,对于其它人的谈话,似乎漠不关心,但事实上,方才不关他的事时,他居然能插上咀,而此刻,当问到有关他切身的问题时,他却又茫无所知了。

黑衣人只好苦笑了一下道:“娃儿,方才那位青衣大婶跟你说的话,还记得吗?”

拾得儿点点头,道:“记得。”

黑衣人道:“我就是那位青衣大婶派来接你的,现在就跟我走,好吗?”

拾得儿道:“我义母跟我说过,跟着杜伯伯后,就一切听杜伯伯的,杜伯伯叫我走,我就走,如果杜伯伯不同意,那我就……”

黑衣人连忙截口道:“你杜伯伯已经同意了。”

拾得儿目光移注杜少恒,道:“杜伯伯,你真的同意我走吗?”

“是的,”杜少恒正容接道:“你是具有武林中百年难得一见的,最佳资秉的人,也许我心中不愿意你走,但为了你的前途,却不能不让你走。”

拾得儿傻笑着,没接腔。

黑衣人却含笑说道:“杜大侠,事情就这样决定,吃完这顿饭,我就带他走。”

杜少恒道:“用不着这么急,我要先跟他义母见过面后再说;因为,阁下的来历是那么讳莫如深,以后如果他义母找我要人时,不但我脱不了干系,连司马大侠也会惹上麻烦。”

黑衣人点点头道:“这是实情,在下自不便勉强,只是,如果一时之间,找不到娃儿的义母呢?”

杜少恒道:“那就只好暂时拦下了。”

“拦下是不要紧,”黑衣人苦笑道:“杜大侠,我不妨坦白跟你说,敞上此举,完全是为武林苍生着想,古墓中的情形你我都已亲自体验过了,天一门气候已成,平静已将近一个甲子的江湖,眼看即将掀起一场腥风血雨,杜大侠请想想看,放眼当今武林,谁具有这一份挽狂澜于既倒的力量呢?”

“那自然是贵上责无旁贷呀!”

黑衣人道:“不错,敝上是有此宏愿,但要想消弭一场江湖大劫,光凭一二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何况,敞上还有某些原因,暂时不便公开出面……”

“所以,贵上才将希望,寄托在这娃儿身上?”

“不错。”

“在下可以跟贵上面谈谈这问题吗?”

“抱歉,敞上暂时不想跟任何人见面。”

“我也抱歉!在贵上与娃儿义母二人之间,我必须跟其中一人见上一面,才能让你将娃儿带走。”

黑衣人苦笑道:“好,就暂时这么决定,等我向敞上报告之后,再与社大侠联络。”

接着,一举酒杯,道:“咱们喝酒……”

正事一经谈妥,话题又转入较轻松的一面。不过,杜少恒满怀心事,却是怎么也轻松不起来。

所以,谈话最多的,还是那黑衣人,其次才是司马元,至于吃得最多的,那自然是拾得儿了。

四个人用的酒菜,拾得儿至少吃了三分之二,似乎意犹未尽。

身为东道主的黑衣人,只好吩咐堂倌再添酒菜,一面却向杜少恒笑道:“杜大侠,你年轻时候,不论文事武功,风流韵事,都冠绝一时,如今正值英年,却为何忽然变得沉默寡言起来?”

杜少恒笑了笑道:“阁下希望我说些什么呢?”

黑衣人道:“只要你肯开口说话就行,不过,最好是谈谈你突然归隐,以及贵府合第失踪的事……”

司马元也附和着说道:“是啊……与其把苦闷埋在心中——不如将它倾吐出来,也会感到轻松一点。”

杜少恒苦笑一下,道:“只要二位不嫌繁琐,我倒是愿意谈谈,不过,这儿不适合,还是回到司马元兄的住处再说吧!”

“也好,”司马元目注黑衣人笑问道:“这位兄台,愿意光临寒舍吗?”

黑衣人冷笑点首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好!就这么决定。”司马元扭头向正在狼吞虎咽着的拾得儿笑道:“娃儿快点吃,吃完好回去听你杜伯伯讲故事。”

“好的……”拾得儿含着满咀菜肴,含含糊糊地答应着。

就当此时,楼下忽然起了一阵騒动,隐约地听到有人叫着:“慾望香车……”

“慾望香车就在门外……”

“快去看慾望香车呀!”

司马元向杜少恒笑道:“杜大侠不是还不曾见过那慾望香车吗?”

杜少恒点点头道:“是的,一直是闻名而缘悭一面。”

黑衣人也立即接道:“慾望香车已很久未到洛阳来了,杜大侠既然不曾见过,可别放过这一个好机会。”

司马元笑道:“咱们这雅座是临窗的,打开窗子就可看到了……”

说着,他已打开窗门,俯身向街心瞧去,一面低声说道:“不错,是慾望香车。”

杜少恒,黑衣人也挤向窗口,只有拾得儿一个人还在据案大嚼着。

虽然已经是夜晚,但由于地面积雪之故,街心中的一切,却仍然看得清楚。

不错,停在太白酒楼门口的,就是传说中那辆硕大无朋的慾望香车。

车厢顶上有着厚厚的积尘,车轮上溅满了黄泥,显然是经过长途跋涉而来。

也由于刚刚停下来,那拉车的四匹神骏健马,还急促地喷着浓浓的白雾。

车厢的门窗,都是密闭者的,没法看到里面,究竟是一些什么人。

唯一与传说不同的,是车辕上的车把式,已不是“千里独行侠”周桐,而是一个女的。

那位女车把式,年约十五六,一身青色劲装,肩插长剑,显得英气勃勃,不让须眉。

不过,小妞毕竟是小妞,别瞧她煞有介事地,装成一副成人的模样,但那张稚气未脱的苹果脸儿,却充分地显示她还是一个小妞儿。

少顷,车厢内传出一个娇滴滴的磁性语声道:“雪儿,为何不下去买吃的?”

那女车把式苦笑道:“小姐,那酒楼门口,围着好多人,我进不去呀……”

车厢中的娇甜语声道:“笨丫头,你不会叫他们让让路吗!”

“是……!”

女车把式恭应者,柳腰一扭,已飘落酒楼门前,嫣然一笑道:“诸位,借光,借光……”

酒楼门口虽然围着不少看热闹的闲人,但却立即纷纷退向两旁,让出一条甬道来。

“多谢,多谢!”女车把式娇笑着,一溜烟似地,钻进了酒楼。

那黑衣人向杜少恒悄声说道:“那慾望香车所提出的问题,一直不曾有人答对过,杜大侠是否有意去碰碰运气呢?”

杜少恒轻轻一叹道:“也许我可以答对,可惜我提不起兴趣来。”

司马元插口笑道:“既然自信可以答对,那咱们就下去试试着。”

黑衣人拉者杜少恒的胳臂,道:“杜大侠,咱们说干就干,走……”

于是,在黑衣人,司马元二人的簇拥之下,杜少恒有点不由自主地,向楼下走去。

拾得儿也刚好将加添酒菜,风卷残云似地,一扫而光,起身跟在后面,一面拍拍自己的肚皮,咧咀笑道:“这一餐饭,真吃得非常过瘾……”

当这四位会过账,下得楼来,由大门口的人群中挤出时,那位买食物的女车把式,也捧着一大包香喷喷的卤菜,馋头之类的食品,抢先登上车辕,敲了敲车门道:“素月,快将食物接过去。”

一声娇应,车厢门随之而启,一只赛雪欺霜的皓腕,伸了出来。

就当女车把式将一包食物递给由车厢中伸出来的那只皓腕土时,真是说时迟,那时快,“忽”地一声,一条灵蛇,快速无比地,向那只接食物的皓腕,疾卷而来。

不!那不是灵蛇,是一条长达七八尺的长鞭。变出意外,自然使得旁观人群发出一片惊呼!

但他们算白担心。惊呼声中,发出一声清叱:“鼠辈我死!”

那突施偷袭的长鞭梢,已被女车把式抓住,车厢门又重行关闭,当然,那包食物也已经送到车厢中去了。

所有旁观的人,于眼花缭乱中,没人看到那突施偷袭的是什么人,也没人看清楚,那女车把式,是如何抓住那鞭梢的。

当然,现在都已看清楚了,那以长鞭偷袭的,是一个身着黑色劲装,黑布包硕,中等身裁的中年汉子。

由于他的鞭梢被对方抓住,正以全力往回抽,但却有如蜻蜒撼石柱,一点作用也没有。

这情形,不但使那动装汉子挣得面红耳赤,下不了台,连旁观的杜少恒,也不由地暗中震惊不已。

至于那些旁观的闲人,更是“轰”然叫好,甚至鼓掌欢呼。

女车把式毕竟是稚气未脱,本来由于劲装汉子的偷袭,而脸罩寒霜的她,却因了旁观人的欢呼,而为之嫣然娇笑起来。

车厢中那娇甜语声又起:“雪儿,你发什么呆?”

雪儿这才俏脸儿一整道:“小姐,这个人如何发落?”

那娇甜语声道:“先问问那厮来历,及有何企图。”

“是!”雪儿左手仍然抓住对方的鞭梢,右手握着她自己的长鞭,目注那劲装汉子,沉声喝道:“说!你是什么来历?”

“你不配问!”劲装汉子口中冷笑着,手上却冷不防地使劲一抽。

但他那冷不防的一抽,仍然没发生一点作用,而眼前鞭影一闪,脸上已出现一道血痕。

雪儿更是得理不饶人地,冷笑一声道:“再不说,当心我宰了你!”

“人小,语气倒是够大的!”

随着这话声,一个年约弱冠,身着白色长衫的年轻书生,缓步走向车前,向着雪儿况声喝道:“丫头,放开鞭梢,叫你主人答话。”

这位白衫书生,年纪和古墓中那位“少主”差不多,面目端正,皮肤白晰,也显得没戴人皮面具,但他脸上和目光中的阴沉,和语气的冷漠,却比目前这着肤如刺的寒风还要冷。

雪儿微微一怔之下,随即冷笑道:“凭什么?”

“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白衫书生的脚下,像装有滑轮似地,忽然一幌而前,一把抓住那相持不下的长鞭中段,沉喝一声,道:“撒手!”

如响斯应,长鞭到了白衫书生手中,如非是雪儿放手得快,连她的娇躯,也几乎要飞了出去。

白衫书生拨弄着夺过来的长鞭,冷冷地一笑道:“就凭这一手,叫你主人说话行吗?”

“不行。”

“唰”地一鞭,向白衫书生疾卷而来。

她手中的软鞭,长达八尺以上,这使劲一挥,不但势疾劲猛,而且极尽奇诡之能事,使得白衫书生精目中异彩连闪,道:“好!够劲儿!”

话声中,凌空一个倒翻,居然、毫发之差,避过了雪儿那凌厉的一击。

但雪儿的长鞭攻势是连环性的,一鞭落空,她己身随鞭进,清叱一声:“狂徒躺下!”

鞭梢如灵蛇飞舞,成圈套状向白衫书生的颈项间套来,显得既准且狠而又绝到了家,因为,她的鞭式已将对力的退路封锁住,迫得那白衫书生除了硬接之外,轨只有束手就擒,遵命躺下的份了。

尽管双方交手这只能算是第二招,但在行家眼中,却也不难看出双方武功的深浅。

雪儿的身手之高,似乎与她的年纪不相称,很显然地,方才她手中相持着的长鞭被夺出手,那是由于最初那个劲装汉子容易对付,以为这个白衫书生也强不了多少,而心存轻视所致,上过一次当后,此刻,她算是使出真功夫来了。

至于那白衫书生,更是高明得令人莫测高深,在眼看那长鞭构成的圆圈即将套中他的颈项的间不容发之间,他竟然突施高明无比的缩骨神功,一下子矮了一尺有奇,不但避过了对方那要命的一击,而且边顺手抓住对方的鞭梢,朗笑一声道:“丫头,要躺下,必须上床才有意思呀!”

雪儿俏脸一片铁青,使劲一挣之下,不但不曾将抓住对方手中的鞭梢挣脱,反而使得她的娇躯,向对方飞了过去。

白衫书生更是呵呵大笑道:“妙啊!俏佳人,投怀送抱,真是善解人意呀……”

话没说完,车厢中忽然传出一声清叱:“狂徒撒手!”

一把铁莲子,以满天花雨手法,超越雪儿娇躯之前,向白衫书生疾射而来。

白衫书生虽然身手高深莫测,也很够狂,但面对这一阵高明无比的暗器手法,却也不能不遵命撒手。

他,虽然已放开手中的鞭梢,全力应付那一阵铁莲子,但长衫下摆上,却还是被洞穿两个孔儿。

至于雪儿,也在对方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香车藏艳色 璞玉显神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怒马香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