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马香车》

第08章 两度玄功斗 一段武林秘

作者:诸葛青云

石瑶姑的幛面纱巾一揭,所有在场的人,都觉得眼前突然一亮。

呈现各人眼前的石瑶姑,实在太美了。

照时间推算,她至少也该是三十七八的人了,但由她的那张宜嗔宜喜的俏脸看来,至少比她的实际年龄要年轻十岁。

一个备受摧残,历尽沧桑的美人,到了中年,仍能如此美艳动人,不能不算是上天对她的特别嘉惠。

本来,一旁的汤紫云也是一个美人胚子,但与石瑶姑一比,就难免显得黯然失色了。

现场中沉寂了半响之后,曹适存才首先发出一声惊叹,说道:“瑶姑,想不到你还是那么美……”

石瑶姑冷笑一声道:“曹适存,我严重警告你,不许叫我的名字?”

“是是……”曹适存咽下一口口水,苦笑道:“那……我该怎么称呼……”

石瑶姑截口接道:“叫我车主!”

曹适存连声恭诺:“定是……车主。”

石瑶姑这才停了一声,转向杜家庆柔声问道:“孩子,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杜家庆苦笑道:“疑问太多,一时之间,不知该由何处问起才好。”

“那不要紧,回去之后,咱们娘儿俩慢慢谈,至少有一半以上的疑问,我可以解答。”

“您……真是我母亲?”

“孩子,你还不相信?”她苦笑着。

“不是我不相信,但你看起来,是那么年青,就像是我的姊姊。”

凡是到了中年以上年纪的人,谁不喜欢人家恭维她还年轻。

不管那是虚伪的恭维,还是衷诚的赞美,听起来都是很受用的。

目前的石瑶姑,不论她的成就有多大,毕竟还是一个凡人,跟一般人一样,有血有肉,也具有七情六慾。

也因为如此,她对于杜家庆所说的话,同样的未能免俗,而觉得非常受用。

何况,她也非常明白,杜家庆的话绝对是出自由衷,而不是故意奉承她。

于是,她笑了,笑得那么美,那么娇,也那么自然。

对旁观的人而言,她这一笑,有如春临大地,具有使百花齐放,草木欣欣向荣的力量。

可是,也许她是突然感怀于她自己的飘零身世吧,那种溶汇人间一切美好于一炉的甜美笑容,竟然是那么短暂,一下子就消失了。

代之的,是一声蕴涵着无限感的幽幽长叹。

杜家庆生长于天一门那乌烟瘴气的环境中,他本身又有着乃父杜少恒的风流天性,因而平常对于男女关系是很随便的。

但目前,他却是显得非常老实,这,也许是由于母子天性关系吧!

尽管他心中还不相信石瑶姑是他的母亲,但对于这位外表像他姊姊的绝代佳人,他却不曾有过一丝邪念。

而且,他还显得很惶恐地,注目问道:“我……我说错了什么吗?”

石瑶姑苦笑了一下,说道:“你没有说错什么。”

“那你为什么忽然叹气?”

“这些,你不会理解的,孩子,先让我解开你心中的所谓年龄的问题!”

一顿话锋,又轻叹一声道:“我是于十八岁时生下你的,我已经三十七岁了,你,是不是今年刚好十九岁?”

“是的。”

“年龄很同吻合,那么,这个结,算是解开了。”

“可是,你看起来,是那么年轻?”

“是我另有奇遇的原因,以后,你会明白的……”

说到这,忽有所忆地“哦”了一声道:“对了,如果我能说出你身上的特征时,你该不再有什么怀疑了吧?”

“唔……”他苦涩笑了一下。

“孩子,你小腹下方,接近大腿的腿弯处,是否有一块约莫鸡蛋大小的椭圆形的黑色胎记?”

此等部位的特征,如非是最亲近的人,和自幼抚养他的亲人,是没法见到的。

因此,石瑶姑的话没说完,杜家庆已是身躯一震地,朝着她跪了下去,悲声道:“娘!孩儿该死……”

石瑶姑强忍心中酸楚,但她的美目中已孕育着晶莹的泪珠,语声也略显哽咽地道:“孩子,你没错,是你的爹娘对不起你……”

右掌凌空一托,便将杜家庆的身躯托了起来。

曹适存呵呵一笑道:“车主,你们母子劫后重逢,可喜可贺。”

石瑶姑冷哼一声道:“你少说风凉话!”

曹适存笑道:“在下说的,可是由衷之言呀!”

石瑶姑冷笑道:“咱们之间的这笔账,是有得算的。”

紧接着,扭头向汤紫云说道:“汤姊姊,请即将庆儿的禁制解除,今宵,势将难免一场血战……”

曹适存截口笑道:“车主,别紧张,没那么严重。”

“你以为我怕你?”

“我不曾这么说,也不敢这么想呀!”

石瑶姑黛眉一扬,冷笑一声,道:“谅你也不敢!”

曹适存苦笑了一下道:“车主,借用你方才说的话,咱们之间的这笔账,是有得算的,但不是今宵。”

“那你就趁早给我滚!”

“我会走的,只是,你那位亲爱的人儿,你打算如何解救他呢?”

“这世界上,我没有任何亲爱的人。”

“你否认与杜少恒的关系?”

“不是否认,那已经过去了。”石瑶姑一挫银牙道:“即使是过去,也没有任何名份的约束,所以,对于杜家上上下下,我只有恨!”

“也包括杜家庆孩子吗?”

“孩子是我自己的骨肉,当然例外,而且从现在起,孩子姓石!”

接着,扭头向杜家庆沉声问道:“庆儿,你记下了吗?”

杜家庆茫然点点头,道:“孩儿记下了……”(以后,杜家庆即改称石家庆。)曹适存呵呵大笑道:“一个人于不到半个时辰之内,接连改了两次姓氏,传开来,倒真是一段武林佳话……”

石瑶姑截口怒叱道:“给我滚!”

“行!在美丽的女人面前,我是最好说话的!”曹适存邪笑者扬声说道:“本门中人,立即撤退……”

紧接着,向石瑶姑和汤紫云遥遥地抱拳一揖道:“车主表妹,在下告辞!”

目送对方那纷纷离去的幢幢魔影,汤紫云禁不住长叹一声道:“真想不到,以前那个仰人鼻息,没有出息的曹适存,现在居然抖起来了,而声威宣赫的杜家,却没落到目前这般惨景。”

石瑶姑淡然一笑道:“这叫作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呀!”

微顿话锋,又幽幽地一叹道:“祸福无门,惟人自招,这话是一点也不错的,杜家没落到目前般情景,追究起来,实为杜家二老所一手造成。”

汤紫云也长叹一声道:“瑶妹,这倒是持平之论,我姨妈偏激,固执,我姨父则刚愎自用,如果两人之中,能有一个比较理智一点,也许不会演变成今天这种局面。”

也许两位事先有过什么协议,在彼此的称呼方面,形成某些程度的差异。

尽管石瑶姑对汤紫云一直称之为姊姊,但汤紫云对石瑶姑却有人前人后之不同,人前,她有如一属下恭恭敬敬地叫车主,但人后却以姊姊的身份叫瑶妹……

石瑶姑幽幽地一叹道:“过去的事,不谈也罢!”

接着,扭头向呆立一旁的石家庆说道:“孩子,咱们走吧……”

     ★        ★        ★

杜少恒虽然身处“禁宫”之中,但对于外间的情况,却并不隔膜,因为,一切都有俏丫头冬梅会转告他。

他,可能是神经麻木了,也可能是石瑶姑透过冬梅之口,对他有过什么特别指示?或者是他自知对目前的局面无能为力?因而对于目前正邪双方首脑人物的突然明朗化,不但根本无动于衷,反而更以醇酒妇人去*醉自己。

至于那位天一门主,也就是他的表兄曹适存,也没再去找过他。

经常与他接触的,是这儿的分宫二娘娘公冶十二娘和俏丫头冬梅。

他,似乎是喧宾夺主,俨然成为这儿的主人翁啦!

另一方面,慾望香车也突然失踪。

表面上看来,似乎是由于正邪双方首脑人物突然明朗,而使得双方剑拔弩张的局面,不了了之。

但骨子究竟是怎么回事,恐怕只有他们双方的首脑人物心中明白。

这种表面上一片详和的日子,维持了将近四个月,已是绿肥红瘦的初夏时光。

对洛阳城来说,将近四个月的时间,并无任何改变,只是由于季侯由隆冬转入初夏,因而街头上的行人,显得多了些而已。

当然,大相国寺前,那百技杂陈的广场上,也特别显得热闹起来。

今宵,广场上新添了一个说书的场子,不!说书的扬子是原先就有的只不过是说书的人儿换了新的而已。

原先那说书的,是一个老头子,打杂的是两个十四五岁的男孩。

新来的这个说书的,是一位年约三旬上下的文士,不但气质上显得文质彬彬的,面孔也长得非常清秀而俊美,算得上是一个美男子。

打杂的也换了,是一老一少。

老的是一位青衣老妪,满头白发,满脸皱纹,看情形,年纪至少在六旬以上。

少的是一位年约十八九岁的美姑娘,一身玫瑰红的袄裤,两条大辫子,配上了她那宜嗔宜喜的俏脸蛋儿,和婀娜多姿的身裁,不论是男人或是女人,都会忍不住地,要多看她几眼。

说书的青衫文士风流倜傥,打杂的红衣妞儿柳媚花娇,这已经是够吸引人的了。

但事实上,却还有更吸引人的哩!

那是棚柱上的一副对联,红纸黑字,龙飞凤舞地写着海碗大的草书:谁识得座前黑尺?

我说段武林秘辛!

横楣是“绝对新鲜”。

华灯初上,说书场中,已经是座无虚席,不但座无虚席,而且,那本来只能够坐三个人的条凳上,居然挤了四个人,却是谁也没有怨言。

两个打杂的刚刚将客人的茶冲好,说书的青衫文士也缓步由幕后出场,从容就坐。

青衫文士刚入座,人群中立即有人扬声问道:“嗨!说书先生,你那‘绝对新鲜’的‘新鲜’二字,作何解释?”

青衫文士笑了笑,说道:“这有两种解释,其一,是在下说书不落俗套,立论新鲜,其二,是……”

他扬了扬手中的黑尺,含笑接道:“如果有人能识得我手中这柄黑尺,在下所说的武林秘辛,也是绝对新鲜,此外……”

他忽然住口不言,端起面前的茶杯,慢条斯理地,喝起茶来。

人群中,那人又扬声说道:“嗨!说下去呀!”

青衫文士道:“我看,此外的这一点,还是不说也罢!”

“为什么话说一半又不说了?”

“因为,最近五年来,在下足迹,遍及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可从来不曾遇上一位能识得我这黑尺的人,所以,这附带的一项,也就毋须多说了。”

“这是说,这附带的一项,就是识得你手中黑尺之后的赠品?而且,也是新鲜的?”

“对了,阁下真聪明!”

“既然被我猜中了,何不索性将那赠品说明一下呢?”

“有道理。”青衫文士抬手一指俏立一旁的红衣女郎道:“这是在下劣徒小云,也是我方才所说的赠品,诸位不妨仔细瞧瞧,够不够新鲜……”

人群响起一阵狂呼怪叫:“够新鲜!够新鲜……”

青衫文士向红衣女郎笑了笑道:“乖徒儿,咱们虽然走南闯北,一直没遇上一个识货的人,但这回却有点儿不同啦!”

红衣女郎娇笑道:“徒儿回并未觉得这儿有什么不同之处。”

青衫文士道:“你不知道,洛阳城,是文人荟萃的古都,也是江湖人物的卧虎藏龙之所在,我想,这一枝黑尺,一定会遇上识货的行家的……”

这时,人群中最先问话的人又扬声问道:“嗨!说书先生,既然已备有如此美好而又珍贵的赠品,为何不事先用文字说明呢?”

青衫文士不答反问道:“阁下此问,想必还另有解释?”

“不错,据先生方才所说,业已走遍大江南北,历时五载没遇上一个能识得这枝黑尺的行家,是吗?”

“不错。”

“在下愚见,先生这枝黑尺的质料和来历,必然都是很奇特?”

“那是当然。”

“同时,也是由于先生那珍贵无比的赠品,事先未用文字说明,因而不能引起广泛的注意……”

青衫文士截口笑道:“不!这点,在下要特别加以补充。”

人群中语声道:“唔!小可正恭聆着。”

青衫文士含笑接道:“有关劣徒这项赠品,虽然不曾以文字写明,但在下每新到一地在第一场白中,必然以口头加以详细说明,但今宵,在下刚刚坐下来,阁下就开始发问……”

人群中语声截口苦笑道:“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两度玄功斗 一段武林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怒马香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