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马香车》

第09章 剑摇星斗动 掌发鬼神愁

作者:诸葛青云

杜少恒苦笑道:“不错。”

冬梅娇笑道:“但这些因素,却正是促成你的功力,于不自觉中突飞猛进的主因。”

“听来虽然荒唐,但由于事实的证明,我却不能不相信。”

“车主说,如果换一个方式,或者换一个环境,那除非是大罗金仙,才能于短短四个月的时间内,有目前这种成就。”

接着,又抿chún媚笑道:“别人练功,动辄就面壁多少年,受尽千辛万苦,两你却是在女人的怀抱中!成就一身绝代神功,所以我说你呀,是武林中最最幸运的人。”

杜少恒笑问道:“冬梅,这一项不可思议的神功,究竟叫什么名称?”

冬梅娇笑道:“我也是方才才由车主口中获悉,这神功名为‘混元和合神罡’。”

杜少恒“唔”了一声道:“混元和合,顾名思议,似乎不是一项正宗的武学。”

冬梅白了他一眼道:“武功之于武林中人,犹如手中的刀剑,用之于正则正,用之于邪则邪,它的本身有什么正邪之分哩!”

“有道理,但你误解我的意思了。”杜少恒苦笑了一下,说道:“我指的是这种练功的方式。”

“这种练功的方式,也不能算罪恶呀!”

“好!我不跟你抬杠,现在说正经的,瑶姑娘跟你说过些什么?”

“车主说过很多,但你别高兴,她目前还没有打算见你。”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呢?”他的脸上,充满了失望的神情。

“这个,车主可没说过,但她有很重要的任务要我转告你。”

“啊!那我可以离开这儿了。”

“唔!”她点点头,贴着他的耳朵,叽咕了好一阵子之后,才正容问道:“你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他的脸上,洋溢着一片兴奋的光彩。

“好好记住我的话,我要走了。”

“不多待一会儿?”

“我的行藏已泄,再不走,就来不及啦!”她拥住他深深一吻,道:“为你,也为我,你要多多珍重!”

说完,她有点依依不舍地,悄然离去。

冬梅一走,杜少恒却陷入沉思之中。

今天,是他生命史上一个大大的转折点,而且,情况之佳,远超出他平日所希望的成就之外。

也可以说,平常,他只有在幻想之中自我陶醉的梦境,居然就要实现了。

多少辛酸!多少屈辱!

这片刻,前尘旧梦,齐涌心头。

回忆既往,甘苦参半,但严格说来,是苦多于甘的。

但憧憬未来,那光明灿烂的远景,似乎在向他含笑招手。

他,含着兴奋的热泪,一下子挺身站起,几乎想要仰天长啸一番。

“表弟,干吗掉眼泪?”像幽灵似地,那位天一门主曹适存,已悄然出现门口。

此刻的曹适存,完全是本来面目,他那张马脸,那双充血的眼睛,加上那一副伪装的笑容,在杜少恒的眼中更显得格外的面目可憎。

因此,他只冷冷地回答了三个字:“我高兴。”

曹适存一面缓步而入,一面笑道:“表弟!冬梅那丫头呢?”

“我怎么知道!”

“大概是溜掉了,这吃里扒外的贱婢!去了也好。”

“门主大人有何见教?”

曹适存径自拉过一张椅子,在一旁坐了下来,道:“表弟,坐下来,咱们表兄弟俩好好谈谈。”

杜少恒微微一晒,斜倚着床栏坐了下来。

“表弟,这几个月来,我公私都很忙,所以,一直没空来看看你。”曹适存似乎是没话找话说。

“你现在跑来,就是为了要说这一些废话么?”

“不不……当然有正经事。”

“那就干脆一点!”

“是是……”曹适存讪然一笑道:“表弟,最近一段时间中的变化,冬梅那丫头想必已经告诉过你了?”

“唔……”

“你那不长进的表兄我,现在成了独霸武林的盟主,而你的旧情人,又成了反对我的主要力量,由表面上看来,倒是表弟你,似乎差劲了一点。”

杜少恒心中微震,道:“听你这话意,好象我实际上还并不差劲?”

“一点都不错。”

“此话怎讲?”

“因为,只有你才是掌握所谓正邪双方实力消长的关键人物。”

“我还是不懂。”

曹适存道:“表弟,你是真的不懂,还是故意装迷糊?”

“我为什么要故意装迷糊!”

“那么,请想想看,你所掌握住的那半份藏宝图……”

“哦!原来你说的是这个。”

“是呀——你只要交出那半份藏宝图,不但你我的武功可以更上一层楼,而且还能青春永驻,纵然不能长生不老,至少可以多享受一甲子的美妙人生,”由于曹适存方才说过他掌握着正邪实力消长的关键,他正担心以为是自己练就“混元和合神罡”的秘密,已被对方察觉。

当他听完对方的话后,才暗中宽心略放地,长长地吁了一声。

曹适存以为他自己的说词发生了效力,因而又加强语气道:“表弟,人生苦短,青春有限,为什么不好好利用机会,而让那等稀世奇珍,长埋荒山古洞之中哩!”

杜少恒笑问道:“你有诚意和我共享那批稀世奇珍吗?”

“当然有诚意。”

“可是,你教我怎能相信呢?”

“这个……我想,当我告诉你另一项秘密之后,你就会相信的了。”

“唔……我且姑妄听之。”

“恒弟,你我并非中表,实际上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

“你真是越说越玄……”

“一点也不玄,你想想看,父亲生前,对我是怎样的态度?还有,像藏宝图和武功秘籍等稀世奇珍,为什么要交一份给我?”

“这理由倒是有点道理,不过,仅凭这一点理由,就要我相信你是我的兄长,似乎还不够充分。”

“那你要怎样才肯相信?”

“我要有人证。”

曹适存苦笑道:“兄弟,你这是强人所难了,像这种事情,本就是极端秘密的,除了当事人之外,不可能有第三者知道,如今,两位当事人,都是墓木已拱,你教我到哪儿去找人证。”

“我娘知道吗?”

“这很难说。”

杜少恒沉思着说道:“你我的母亲,是亲姊妹,如果真如你所说,我父亲生前曾与你母亲有过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那么,我娘一定会在平常瞧出一点蛛丝马迹来,你说是吗?”

“我承认你的话,也有道理,但如今令堂神智不清,决不可能会记得那些往事。”

“我看……还是这样吧!表哥,啊!对了,在你我的兄弟关系不曾证实之前,你我还是以表兄弟相称。”

“这一点,我同意。”

“那么,你先还我的母亲和妻子,让我亲自向母亲口中查证过往事之后,咱们再作进一步的商量!”

曹适存毅然点首,说道:“为了表示我的诚意,五天之内,我就将令堂和弟妹,送到这儿来……”

杜少恒截口冷笑道:“送到这儿来,和我一起软禁着?”

“不!”曹适存连忙接道:“从现在起,你已完全自由了,这一座分宫,暂时送给你,而且,对于十二娘,只要你还有胃口,我也可以继续让贤。”

“为什么忽然对我这样好起来?”

“因为,咱们是亲兄弟呀!俗语说得好:打架还是亲兄弟……”

“我要听真正的原因。”

“我说的就是真正的原因呀!”

“别作违心之论,我认为,你必然是遭遇了某种困难,否则,以往为什么不和我好好商量,而要等到现在。”

“你够精明,”曹适存苦笑道:“是的,不过,那不是困难,而是困扰,是石瑶姑,汤紫云所给我的困扰,说来,那两位都是自己人,当我的事业基础还未稳固时,就自相残杀,是非常不智之举……”

“所以,你才找我商量?”

“是的,只有你跟她们两人的关系,才便于疏通,只要咱们这两股势力一经联合,再加上那藏宝图中的神功绝艺,则江湖上的任何阻碍,都不足道了!”

“打得好如意算盘,可是,你忽略了她们对我,是怀着恨之慾其死的心情而来……”

“错了,表弟,所谓爱之深,恨之切,男女间的爱与恨,有时侯是难以划分的,我敢保证,只要你肯委屈一点,向她们赔点小心,是不难化干戈为玉帛,变冤家为亲家的,你说是吗?”

“……”杜少恒披chún一晒,未接腔。

“表弟,你冷静地,客观地,多想想,就会觉得我的话是不错的。”曹适存站起身来说道:“我不打扰你了,五天之内,我一定将令堂和弟妹送到这儿,也许弟妹还会提前到达。”

“谢谢你!”

“这儿的负责人,我已交代过,从现在起,你就是这儿的主人,啊!对了……”他探怀取出一个纸卷,递了过去,道:“这是这儿的秘道详图,有了它,这分宫中,你可以自行通行无阻……”

“也可以自由出入?”

“当然!”

“那么,我要求你送佛送到西天,不再找冬梅的麻烦,也让她可以自由来去。”

“行,行。”曹适存连连点首道:“自己兄弟嘛!还有什么话说……”

     ★        ★        ★

曹适存显得很兴奋地,由杜少恒的房间中走出,才拐过一条信道,他那满脸的兴奋神色立即冻结住了。

就在他前面丈远处,俏立着一个绮年玉貌的青衣女郎。

由外表来看,那青衣女郎最多只有十六七岁,尽管那身青色劲装衬托之下,显得她的身裁发育得很完美,但她那张俏脸上,却仍然有着五分以上的稚气。

她的服饰也颇为别致,就在那对男人仍非常具有吸引力的丰满的胸脯上,居然绣着一个骼髅头和两根白骨,黑底白图,非常显目,也非常的不调和。

对了,她的手中还持着一面黑色的三角小旗,小旗上也是绣着白色的骼髅头,和两根交叉的白骨。

只见曹适存脸色一整,向那青衣女郎躬身施礼,道:“曹适存见过使者。”

自封为五绝神君的天一门主曹适存,居然对一个稚气未脱的黄毛丫头如此恭驯,如非亲眼看到,说出来,恐怕没人会相信。

那青衣女郎只是微微点首,嫣然一笑道:“门主请跟我来。”

“且慢,我有话向使者请教。”

“好,说吧!”

“请问,太上是几时来的?”

“半个时辰之前……”

“啊……”

“对了,方才,门主和杜大侠两人的谈话,太上已经知道,你要小心一点。”

曹适存身躯为之一震,脸色也变成一片苍白,沉思少顷,才苦笑道:“多谢使者提醒,只是,太上是怎么知道的呢?”

青衣女郎笑道:“门主忘了太上的‘天视地转’功夫,已臻化境,一经施展,周围一里之内,即使是飞花落叶,也能了如指掌。”

“奇怪?”曹适存蹙眉接道:“太上怎会想到要窃听我和杜大侠的谈话的?”

青衣女郎走近两步,悄声说道:“太上暗中注意你的行动,已有一个月以上的时间了,所以,方才,听说你进入杜大侠的房间,他就立即行功窃听。”

“谢谢你!”曹适存顺手塞给她手心中一粒明珠,谄笑道:“以后请多多照应。”

“走吧!”青衣女郎含笑接道:“太上的神色很不好,你在心理上要有个准备。”

曹适存轻轻叹了一声,跟在青衣女郎的背后,亦步亦趋着,显得有点可怜兮兮的。

当他们拐弯抹角地,到达一间密室门口时,青衣女郎才低声说道:“门主请稍候。”

接着,向室内扬声说道:“启禀太上,门主到。”

室内传出一个清朗语声道:“进来!”

“是!”曹适存恭应声中,房门自动开启,室内人物,已一目了然。

这是一间陈设非常考究,也很宽敞的寝室,在柔和的珠光照映之下,一个年约二十七八的白衫文士,端坐一张虎皮交椅上,怀中还搂着一个半躶的美人儿——公冶十二娘。

如果这白衫文士就是天一门的太上门主,可实在有点令人难以相信。

因为,他不但那么英俊,也那么年轻,算得上是风流倜傥,一表人才,一点也不像是一个黑道中大魔头。

但目前的事实,却不由你不相信。

别的姑且不谈,只要瞧瞧曹适存对他的那一份诚惶诚恐的劲儿,就够了。

曹适存已行完了礼,垂手侍立一旁。

白衫文士显得有气无力地说道:“曹适存,你现在算是抖起来了。”

“不敢!这都是太上的栽培。”

“真亏你还记得这一点,门主,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剑摇星斗动 掌发鬼神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怒马香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