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铃半剑》

第10章

作者:诸葛青云

武林圣君竟是毫不动怒,一笑说道:“连我自己也不知那老醉鬼是死是活,公孙朋友此问,本圣君歉难答复!”

顾灵琴冷哼一声,说道:“你休要自欺欺人,本姑娘到要斗斗你,看你究有多高艺业?”

她早在六调山便把那柄“盘螭剑”归还给沉思施,此时遂掣出身边三尺膏锋,蓄势待动。

武林圣君俊面上倏然又浮现了一片冷峻,戟指顾灵琴和沈南施说道:“就是你们两人联手齐攻,只怕也难在本圣君一双肉掌之下走过百招!”

欧阳云飞冷限旁观,他发觉这武林圣君似是光找颐员琴和沈南施的麻烦,自己既不能辜负公孙大哥这两位红粉知已,岂能袖手旁观。遂怒声说道:“你好大的口气,公孙玉不才。愿以一铃半剑,单独斗你百合,鹿死谁手,还说不定呢?”

武林圣君哈哈笑道:“公孙朋友要以身葬花,以死殉情,最好也等我和你两位红粉知已比斗以后,哈哈,看你这般面情,我倒真是恨不生为女儿身了!”

欧阳云飞、顾灵琴、沈南施三人惧被说的脸上一红,齐地喝叱一声,挥剑攻上。

只听一声朗喝自远处传来,遥见四条人影疾如陨星,一闪即至。

当先一人身着黄色长衫,生得玉面剑眉,俊中带俏,只是缺少英秀之气,和武林圣君一般,不似欧阳云飞的刚健、英挺,典雅中带着潇洒。

其余三人,正是呈献“芝参雪霜灵果”的老者和两个小童!

四人一到武林圣君面前,同时躬身行礼,状至恭谨,黄衣少年然后转向欧阳云飞等三说道:“武林圣君以千金之躯。岂能和你们这般人动手,就让你们三人联手,不论掌功、剑术、暗器,尽情施展,若能在我‘九命公子’助‘只蜂戏蕊,折扇下走过百招,我便禀明圣君,放你们离开此地!”

看透九命公子宫行气度,像是武林圣君以下,坐第一把交椅的人物。

欧阳云飞傲然一笑道:“以我公孙王看,你们西域边远之人,不识圣贤经书,却只认得一个‘狂’字,我不问你有多少‘命’,只问你有多少真才实学,且施展出来让我见识见识!”

九命公子,闻言格格一笑,俏目中隐现杀机,右手一伸一缩,旱从袖口内取出一把洒金折扇,黄衣飘飘,踏中宫,走洪门,欺身直上,振腕迳点欧阳云飞胸前“玄机”要穴!

欧阳云飞的那半截断剑,早握手中,历声喝道:“你这真叫‘夜郎自大’我若不以中原上邦之人的身分,教训你一顿,谅你也不知天高地厚!”

“厚”字才出口,早已错步旋身,重施对付独臀豺人的故智,并凝聚“忘吾哲人”所授“意指神功”,猛叫一声:“打!”把头略摆,便将甩头金铃打出!”

他这甩头金铃体积小、重量轻,摆头甩出之势,既疾如电,又颇别致,当初欧阳云飞在‘彭蠡水榭”施展之时,九命公子又没在场,发难既出意外,想封遮躲闪已是无及,但他毕竟武功超绝,机智绝伦,匆忙中,一口真气呼地喷出,那枚多刺的小小金铃去势一阻,向上飘起三寸,竟粘在九命公子的发髻之上,欧阳云飞头再一摆,将铃儿收回,几根育丝,也从“九命公子”头上飘飘而落。

欧阳云飞一面缠着甩头金铃,暗忖:“怎么这‘忘吾哲人’的‘意指神功、毫无作用?我在‘彭蠢水榭,之时,光以‘无极气功’贯注头上传出金铃,便可将独臂豺人打得当场出彩,而现在怎会只带下几根头发?”

他正自大感不满之间,却听武林圣君冷笑一声,道:“恃强轻敌,急攻燥进,受挫取辱,早已注定,父王虽对你这个弟子最为钟爱,但若知此事,也不会轻易饶恕!”

欧阳云飞江湖阅历毫无,也未听公孙玉说过关于“半仙会”中之人的情形,那里知道“昆庐王子”亲传弟子的超绝武功,他见武林圣君叱责九命公子,不由大感奇诧,说道:“我没把他打得皮破血流,像独臂豺人一样,还有些不大甘心呢,他只不过掉下几根头发,也值得你这般大惊小怪?”

顾灵琴一向豪爽任性,也不知天高地厚,接着一笑说道:“玉哥哥,说不定那九命公子因为既受惊又挨骂,而舍寻短见呢,你快准备好玄门智珠等着,救他一命!”

她无心之言,却说得沈南施娇靥一红。欧阳云飞愕然片刻,才想起公孙大哥在沈南施比武择亲之时,因顾灵琴那时假称甄客之名,骗取“盘螭剑”后,便自飞身而去,沈南施当着台下那多豪雄,一时羞愤得横剑自刎,幸而公孙玉以一颗师门暗器玄门智珠,弹落她的宝剑。因免这绝世红粉香消玉殒!

欧阳云飞想至此,不禁哈哈一笑,转向娇靥飞红的沈南施道:“南妹不必介意,你琴姊姊只是无心之罪!”幸亏这件事在山洞中,公孙玉已先告诉他。

顾灵琴这才知道自己信口开河惹祸,连忙拉着沈南施的罗袖赔笑道:“南妹,你琴姊姊一向口快心直,难道你还真的生气么?”

沈南施嫣然一笑道:“我怎会生姊姊的气……”

他们三人说说笑笑,竞好以忘记了危机四伏,强敌在例,只听一阵格格大笑,刺耳已极,原来九命公子被武林圣君责叱了一顿。

半购默然无语,此时见武林圣君侵步走开,于是便一步步向欧阳云飞站立之处逼去!

顾灵琴见状,黛眉双剔,上前两步,道:“玉哥哥,你和南妹在一旁掠阵,让我斗斗这个‘昆庐玉子’高足,若是他不知好歹就是有九条命,我也都把他一起留下!”

突然,两声稚嫩的叱喝,飞纵出两条人影,顾灵琴一看,正是中秋之夜在翻阳溯上所遇那两个采取血莲的幼童,“追风燕子”谭小麒,和“穿云燕子”谭小麟,便即微微一笑道:“你们两个孩子可是要和姊姊打架?”

穿云燕子谭小麟双眼一瞪,冷冷道:“不是打架,难道还是来陪你玩的么?你们两个大丫头,先要能打败我兄弟俩,才能和我师傅与九命公于前辈一斗!”

沈南施早娇笑一声,姗姗走来,说道:“小兄弟,谁是你们的师傅呀?怎会教出你们这般不懂礼貌的徒弟?”

那向武林圣君呈献“芝参雪霜果”的老者,重重咳嗽了一声,却未说话。

顾灵琴笑道:“南妹,你看人家已经不好意思了,我们暂时不要向他们的师傅问罪,且代他教训一下两个无知的徒弟!”

追风燕子潭小麒,穿云燕子潭小麟早都把小肠蛋绷得紧紧的,一声不响,从腰间摘下一个儿臂粗细,尺余长的圆筒,然后用手一拉,只听拍拍连响,竞成了一个长约七尺,通体金黄,宛如钓杯般的奇形兵刃。两个孩子拿在手中,那钓杆的尖端仍自不停抖动颤!

追风燕子谭小麒大喝一声道:“大丫头,你且尝尝我兄弟的‘七节屠龙杖’!”

一招“神龙抖甲”迳向顾灵琴右肩井穴点去。

穿云燕子谭小麟却在同一时间,以一招“推波逐浪”挥杖向沈南施拦腰横扫!

这两个孩子的“七节屠龙杖”施展开来,威办果然不见,招式自成一家,以顾灵琴所学武功之博,也看不出是何门派?

眨眼之间,四人已斗了二十回合,那两个小童武功虽是高明,但在对敌经验上吃了不少亏,加以顾灵琴、沈南施每攻一招,皆是诡异无伦,两小童所用的“七节屠龙杖”,在防守上运用欠灵,故三十招一过,已隐隐出现败像!

顾灵琴因为两小童在中秋之夜,出言太以狂妄,故此一上手,便施展她所学七种创法中的精华,存心考量一下他们的功力,此时眼看自己胜利在握,便又放缓攻势,娇笑说道:“小兄弟;你们在翻阳湖中欺负我,姊姊也不和你们一般见识,小孩子千万不能太狂,所谓‘满招损,谦受益’,而且更不能没大没小,老气横秋,知道么?”

她在这边教训追风燕子谭小以,那边沈南施也和缓了对“穿云燕子”谭小麟的攻势,笑道:“你听到没有?小孩子不知天高地厚,眼睛长在头顶上,多半都要吃亏。”

岂知那两个孩子,仍是一声不响,他们像是早有默契一般,“七节屠龙杖”同施一招“怪蟒摇身”,化出漫天杖影,把一时疏忽的顾灵琴和沈南施各自逼退两步!

但追风燕子谭小麒和穿云燕子谭小麟,也同时飘身后跃,两只小手微扬,喝了声“打”,夜空中,只见两蓬闪闪飞芒,分向顾灵琴和沈南施娇躯洒落!

蓦然,一声苍劲大喝,犹如平地焦雷,接着呼地一掌,从转侧里将那两蓬“银雨星芒”震散,说道:“无知孽徒,事先未曾言明各自尽展所能,竟然突下杀手,这岂是光明磊落的行径,还不速与我退下。”

原来出手田飞“银雨星芒”之人,竟是两小的师傅,那银髯飘飘,面貌清癯的老者。

听得顾灵琴和沈南施暗暗佩服,也同时暗暗惊凛,若不是老者出手,恐怕在匆忙无备中,也极难安全躲过。

但听在欧阳云飞耳中,却如被针刺,玉面微红,暗自责道:“这施用暗器袭人,不管言明与否,均不是大丈夫座有的光明磊落行径,方才自己以甩头金铃带下九命公子几根头发,也不算是光彩之事?”

他思忖至此,探手将甩头金铃取下,揣入怀中,朗声说道:“这位老前辈说得极是,暗器伤人,不足为雄,我公孙五方才以甩头金铃,暗占上风,自觉不公,自今而后,决不再将这枚金铃当作暗器使用,现在敢请与九命公子公中一战!”

须知欧阳云飞原是一个儒生,对武林规矩本不太熟悉。经这白髯老人一说,顿时激起他万丈豪气。

他语音方落,只听一人柑掌大笑道:“练武之人,首重气度见识,气度宏方可店重任,见识高则尼服群伦、这位公孙朋友之言,本圣君无任佩服!”

只见红农飘飘,那武林圣君又复缓步走来,继续说道:“方才我师兄已盲明在先,不论拳掌剑术暗器,可以尽展所能,公孙小侠胜得光明磊落,何需自责,不过本圣君到极历欣赏士战!

九命公子当即格格一笑,转身向欧阳云飞走去。

欧阳云飞早已仗剑卓立,抱元守一蓄势以待小

九命公子在走到欧阳云飞身前七尺之处,用手中招扇一指,故作大方地说道:“方才一招,是本公子先行出手,这次轮到你了。”

欧阳云飞淡淡一笑道:“公孙玉方才以甩头金铃惊扰公子,已觉不安,怎敢再先行出手?”

九命公子又是格格一笑道:“动手过招,胜者为尊,你怎么还没动手,就对本公子这般尊敬,难道心怯服输了么?”

欧阳云飞剑眉双挑,傲然说道:“尊驾且慢逞口舌之利,还是手上见真章吧!”

九命公子笑容一敛,俊面上如罩寒霜,手中摺扇一抖,洒出漫天扇影人,直向欧阳云飞上罩落,他这二次进攻,比第一招出手时更见凌厉!

欧阳云飞虽是对敌经验不足,所学武功博而不精,但也看出九命公子这一招“蝶翩蜂舞”的厉害,当即展用辣手神魔申一醉“神魔三式”中的“神魔无影身法”,长啸一声,白衫急旋猛飘,冲天飞起;落在两丈以外!

九命公子格格一笑,道:“你怎么不还手,就是想跑也跑不了!”

欧阳云飞冷笑一声,道:“公孙玉这第一招不还手,也不过是弥补方才甩头金铃之失,你就是再狠,也不过伏尸一具,流血五步!”

九命公子笑吟吟地膘了顾灵琴和沈南施一眼,诡异他说道:“伏尸一具,流血五步,倒不大紧,只是可怜鄱阳湖畔骨,是谁春闺梦里人呀?”

负手站立一旁的武林圣君也是哈哈一笑道:“由来红颜多……”他“薄命”两字倘未说出,便修然住口不言,面现黯然之色。

顾灵琴和沈南施娇靥上齐现羞愤神情,方要出盲喝叱,却听欧阳云飞转首笑道:“琴妹,南妹,别和这般化外之人一般见识,让玉哥哥先把这‘九命公子’教训一顿,为你们出气就是!”

说完,用手中半截断剑一指九命公子,哂然说道:“你还不快点出手,这第二招公孙玉不再谦让就是。”

武林圣君一旁也是玉面含煞,阴晴变化不定,实地插口说道:“师兄,人家既是不再谦让,你也就用不着再客气,我颇愿看看你那套‘浮云飘絮嘶月吟风’身扇合一的功夫,近来是否又有精进?”

九命公子格格一笑道:“既是圣君要看,小兄当遵命一试!”

他身形不动,只见黄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铃半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