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铃半剑》

第12章

作者:诸葛青云

两个壮汉,应声自竹林以内走出,一个较矮铰瘦,面目凶狞的手中,提着一具圆形红布包裹,目注一鹤道人,厉声叱道:“一鹤贼道体狂,这是你师兄一尘贼道的六阳魁首,你且拿去看看!”

红布包裹随着话声脱手飞出,直向一鹤道人飞来?

一鹤道人师兄弟情深,以为师兄一尘真受了恶贼暗算,不由眉头深蹙,似倍似疑的恩伸手接任,一看究竟。

但公孙玉把酒肆所闻,及目前事实,互相印证之下,恍然顿悟,急声叫道:“二师兄,这包裹之中,暗藏毒技,决非人头,我们快用无极气功挡它一下,千万不能容它近身!”

一鹤道人江湖经验,原本极丰,被公孙王这一提醒,又见花花尊者智通眼殊乱转,满脑得意狞厉笑容,越发了然,冷笑一声,与公孙玉把师门绝学无极气功,双双出手,照准那具飞来的红布包裹,轻轻一挡,往外一震,自己却手技师弟,倒纵出两文三四。

果然那具红布包裹之中,藏的是猛烈火葯,触物即爆!半空中被无极气功的阴柔暗劲阻住以后,楼然当空火光一亮,惊天动地的霹田起处,花花尊者智通师徒,发出几声掺嚎厉吼,便即倒地。

连一鹤道人公孙玉师兄弟,远在两丈以外,都觉得有一股极强劲气,排空涌来,威势之强,无法相抗,逼得又复往后退了一丈五六。

这一声雷霆巨震过后,公孙玉等先前立足之处,树折土翻,血肉狼藉!凶僧花花尊者智通定计自受,整个人被炸成四五块之多,他那两个徒弟,则因距离稍远,一个被炸掉半个脑壳,尸横就地,一个却双腿齐断,身上也有不少零碎伤痕,不过人尚未死,还在血泊以内惨哼抽搐。

一鹤道个见凶僧毒计,竟有如此厉害,不禁摇头惊心,暗想若不是师弟事前细挑,此时任凭身负多高的绝世武功,也必骨碎肉飞,化作南柯一梦。

知道另一牡汉,失血大多,也难再活,不忍见他在血泊之中那种抽搐哀号惨状,索性上前补了一掌。

公孙玉见黔中双煞断臂逸去,凶僧师徒也恶贯满盈,一齐服诛,忍积已久的伤心痛泪,方自如线狂流,湿透衣襟,放声恸哭!

一鹤道人何尝不在一见面时,便看出师弟神情,凄苦有异!如今见公孙玉热泪泉流,知道这位小师弟别无亲人,不禁惊魂惧颤,急急问道:“师弟快说真话,思师师叔都安好么?”

公孙玉悲生心底,热泪难收,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以后,才把括苍山绿云谷赌命,思师师叔齐归道山之事,向二师兄细述一遍。

一鹤道人听得也是满面泪痕,肝肠寸断,猛然挥掌拍折身旁一颗大树,嗅目叫道:“怪不得师弟方才说是要斗六诏神君,来来来,我们以一身骨肉,报答恩师,六诏山纯阳宫内走走!”

公孙玉见平震沉稳机智的二师兄,也在聚闻噩耗之下,冲动得仇火狂腾,赶紧忍泪苦笑说道:“二帅兄,纯阳宫寻仇,有十年之约,不必忙在一时,恩师还有遗命呢!”

遂又自卞灵筠月夜传书开始,接着往下叙述,一直把自己所有经过,细细讲究,并取出那张上画奇形山路的白色羊皮,递给一鹤道人观看。

一鹤道人听完公孙玉长长一段叙述,悲愤稍定,回复了冷静神色,轻抚公孙玉肩头说道:“师弟,我们从今以后寸步不商,联抉踏遍天下所有这土丰下饶奇形山锋。我就不倍扔这‘柔经’不出!”

说到此处,微叹又道:“可借大师兄萍踪无定,不然他足迹遍历字内,也许可以认出这座奇形山烽,究在何处?”

公孙玉接口说道:“那位追遥先生孟野鹤告诉我他所见过的五座这种奇形山峰之中,有一座是在苗岭,此地离苗岭最近,二师兄与小弟是不是先奔苗岭?”

一鹤道人点头说道:“师弟你的打算不错,在苗岭若找不到,再奔穴诏,及高黎贡山,那北天山及长白山,离此不远,我们既然身在西南,当然先踏遍蛮荒瘴雨以后再说!”

师兄弟二人计议既定,遂把凶僧花花尊者智通师徒的几具残尸,草草掩埋以后,往苗岭进发。

苗岭山脉,冈峦重矗,万笏千鬟,为贵州最大主山,各族苗蛮聚居其间,不独瘴病时作,蛇虫多毒,连那些未经开化的吃人生苗,也极为可怖!

所以、般行旅,除有特殊急事之外,大都视若畏途,相率裹足!

但一鹤道人与公孙玉师兄弟二人,身怀绝艺,自然另当别论,备足干粮食水,信步游山,也不知穿越了多少密莽丛林,走到了极幽极深,从来人迹罕到之处。

公劲玉巧遇师兄,大为高兴,对各种江湖过节,及苗蛮风俗,殷殷求教,一鹤道人当然有问必答,他这一路之上,不但又增加不少经验阅历,也见识了好生种生长在这直古无人,洪荒未辟,深山森林之中的奇禽怪兽。

这日师兄弟二人,又穿越一座密林,等到将近出林之际,公孙玉忽然想起一事,向一鹤道人问道:“二师兄,那被我砍掉一左一右双手,逃走的黔中双煞金七冯九,身后还有什么靠出?怎的好像颇有所恃?”

一鹤道人霍然说道:“那日我骤闻恩师师叔噩耗,急怒伤心之下,竟忘了告诉你!方今武林之中,正邪两派,一共有十大高人,思师师叔等天南三剑,万挨午申一醉南北二魔,伏魔神尼青莲大归,北海真如岛心疆大师,及巫山神姥,一共八人,还有两人就是黔中双煞之师独臂豺人,与狼心秀士!”‘公孙玉眉头赂皱问道:“我义妹戴天仇的师傅恨大师,武功访佛极高,就是双手俱断,难道他不算一个?”

一鹤道入摇头说道:“这位老人家,大概是有什么绝顶伤心之事,才以‘恨’自名?所以‘很大师’三字,决不会是他的本来面目!

以江湖之大,字内之广,知名的有这十大商人,不知名的武林健者,何计其数?”

说到此处,略顿又道:“我方才所说的十大高人之中,天南三刨不谈,伏魔神尼,心澄大师,均是佛门长者,巫山神姥性情怪僻,行径不邪!黑衣无影辣手神魔申一醉,虚被凶名,其实是条血性汉于,就拿我们的不共戴天仇人,六诏神君万俟午来说,虽然凶狠绝伦,但极讲信义,一诺千金,够得上是武林中一派宗师身份!只有那黜中双煞金七冯九之师,独臂豺人和狼心秀土,是名副其实的豺狼成性!心肠又毒,手下文黑,而且极其记仇,稍有微隙,便不借用尽各种手段,必把仇家去而后快!这两人纵横天下,隐现无常,武功在十大高人以内,虽算最低,但因太已狡猾,见强即躲,见弱即欺,所以十余年间,居然极少挫折,凶名也就越来越大!师弟宽仁厚德,刨下留情。放那金七冯九一走,万一这两个老鬼:现在西南,被黔中双煞搬请出来,却可能对我们寻觅‘柔经’之事,妨害颇大呢!”

公孙玉剑眉双剔说道:“师兄虑得虽对,但我们不是立誓要斗比独臂豺人,狠心秀士高出多多的六诏神君,就拿这两个老恶贼考验考验本身动力,不也好么?”

一鹤道人大笑说道:“师弟既然如此意气凌云,我们就准备双剑斗双凶,叫独臂豺人,狠心秀士两个老鬼,尝尝天南剑术是什么滋味?”

师兄弟边谈边笑,意气飞扬之下,业已走出这片密林,一鹤道人脸上神色突然做悟,手指左前方,向公孙玉笑道:“师弟你看,俗语说得真对,蹭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座山烽,上丰下锐,不是与那白色羊皮所画,有点相像么?”

公孙玉倾着一鹤道人手指看去,果见一两座山蜂,上丰下锐,但因尚隔着一两座小峰,全形难见,也不知是否在那奇蜂右侧,有一座与画图相似的略低峰头。

不管是与不是,好容易看见这样一座奇烽,公孙玉那得不热血沸腾,心头狂跳!尼下加功,当先一纵便是三四丈远!

一田道人虽知公孙玉剑术攀法方面,得过优魔神尼,及辣手神魔申一醉真传,但轻功也是这般俊极,却是天生姿裹,暗想将来光大天南门户,雪耻复仇,定在这位小师弟的身上!一面高兴,一面随在公孙玉身畔,但等把那奇峰之前的两座小峰,翻越以后,公孙玉不禁大失所望!

原来那座奇烽,确是上丰下锐,但右侧并无较低烽头,左侧到有一座山峰,不过似乎还要比那奇形山峰,商出十一二丈。

公孙玉正在懊丧之时,一鹤道人笑道:“师弟不要懊丧,我们还是上去看看,这座山峰,虽在奇形山峰之左,但若换一个相反方向去看,不是就在有面了么?”

公孙玉虽觉师兄讲得有理,但暗想左右固然可以随方向变易,高低却是一定,白色羊皮上所画有圆形红点,及“柔在柔中,高明柔克!”隐语的蜂头,分明要比旁边那座上丰下锐奇形山峰,低出不少!眼前所见,恰恰相反,那里会有什么希望?

想虽然如此想法,仍然与师兄援上高峰,细加搜索!

那座峰头既极高峻,范围自不在小,一鹤道人与公孙玉,找了半天,除草茂树密,怪石搓峨以外,毫无所见!慢说是峰形与羊皮所画不同,就算是找到地头,对那“柔在柔中”的第二个“柔”字,也是茫无头绪!

无可奈何之下,师兄弟只得死心塌地的颓然下烽,要想扑奔殖遥先生孟野鹤所告诉公孙玉的另一有这奇形山峰之处,云南六诏山中,再碰运气。

公孙玉边行边向一,鹤道人问道:“二师兄,我们既到六诏山,要不要先往纯阳宫,斗那万侯午一下?”

一鹤道人略为沉思以后答道:“照师弟所说,恩师及两位师叔联手,合运三元剑阵,尚在整整第一百招上,败给万俟午,可见得这魔头实在厉害,凭我们目前功力,绝非其敌!何况纯阳宫之行,关系天南一派荣辱,及思师师叔深仇,只能暂时忍耐,不可冒失,依我想法,我们还是着重先觅‘柔经’.再找大师兄,一同参究,使本门无极气功,臻于至善,然后师兄弟三剑同捣纯阳宫,恩师师叔以三元剑阵,饮恨括苍,我们卸失志仍以三元剑阵,扬威六诏!”

公孙玉听得剑眉轩动,连声赞好,师兄弟双双足下加工,横穿苗岭,直奔六诏。

当地群峰森列,路分三条,一鹤道人知道这一带最多穷山恶水,往往还有绝路死谷,万一走错,必然多费不少心力,要想找个熟苗间路以后再走,但放眼四瞩,不见人踪,却听见在半山坡一大片密树以后,似有裂木之声传出。”

师兄弟循声以往,飞登山坡,绕过那片密树,却见树后是一闯茅屋,茅屋门口,坐着一个五十来岁儒生打扮之人,身前放着七八段树桩,有两段业已四分五裂。

儒生明明听得有人,却连眼皮拍都不抬,又复取过一段树桩,横放石上,举掌轻轻一击,便自裂成四块!

一鹤道人见状,心中不由一惊,因为树校长仅三尺,粗却尺许,又是亩岭待产的一种铁木,本质极坚,儒生轻轻一掌,便能粑树桩震裂四块,这份内劲掌力,高出自己不少,蛮山茅屋以内,那里来得这等武林高人?

行至近前,举掌当胸问道:“贫道一鹤与师弟公孙玉,有事慾往云南,有烦施主,指点一条近路!”

儒生听得一鹤道人问话,这才慢慢抬头,彼此眼光互对之下,一鹤道人又是一惊,因为这儒生不但鹰鼻鹞眼,薄片嘴chún,相貌颇为阴鸷,连那目光以内,也掩饰不住地,流露出一种凶毒之色!”

正在自然而然地,心内加以警惕之际,儒生已用一种狼嗥似的声音答道:“问路容易,你们无论是谁,先照我这样理裂一段树桩再说!”

随手搬过一段树桩,又是轻轻一掌,依旧裂成四块。

一鹤道人估量自己功力,虽能震裂树桩,但最多应掌中分,却无法裂成四块!不由眉头略皱,一面寻思怎佯化解目前窘局?一面忖度这位五十来岁,相貌颇为阴恶的儒生装束之人,竟有这高武功,到底是何来历?

公孙玉看出师兄为难神色,念头一转,向儒生崖然发话笑道:“老人家!震裂几段树,并算不了是什么了不得的功夫,用不着我师兄出手,公孙玉献丑就是!”

一鹤道人听公孙玉出语甚狂,心中暗托这位小师弟向来温厚,怎的今天对这陌生儒生,笑话异常?而且剑术掌法,虽有奇遇,真力内功方面,却必需勤练不田,才能与日俱进,难道小师弟真个得天独厚?不然岂非不自量力?

儒生阴恻恻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铃半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