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铃半剑》

第13章

作者:诸葛青云

一鹤道人暗中揣测,这位狠心秀士若非故意藏姦蓄力,便定有什么特殊毒技,适才师弟公孙玉说是他右手小指有异,倒要仔细观察一下。

留神细看,果然看出狠心秀士右手小指,始终伸而不屈,并与其他四指肤色似有略异?

一鹤道人未悉对方深浅,并怯于对方盛名,所以一招一式,极其稳重地不图有功,先图无过,在狠心秀士掌风人影包围之内,用无极气功暨天南剑法,相辅相成。守得严丝合缝,无懈可击。

但公孙玉那边,却打得有声有色,石破天慷的热闹无比。

在一鹤道人向狼心秀士递剑之时,那位独臂豺人,身形一飘,匣飘到公孙玉身前三尺,落地冷冷问道:“金七冯九的左右双臂。可是你这小狗所断?”

公孙玉看不惯他那副狂态,傲然答道:“一见面时,我不是便对你们说过,金七冯九满身血腥,各断一臂示做,难道还算重么?”

独臂豺人狞笑说道:“是你就好,今天我也砍断你们师兄弟的左右两手,替金七冯九索债,然后再加四条大腿利息!”

公孙玉怒发心头,嗔目上步,右手剑一领独臂豺人眼神,身躯恢然右旋一圈,左掌倒甩而出,击向对方左腰,甲的是辣手神魔申一醉所传“天星掌”法中的一招绝学“旋风摇岳!”

独臂豺人真未想到公孙玉手中持剑,却会用掌进攻,但觉这一掌不仅奇诡绝伦,并似极其熟悉,像在何处见过?

身形往外一飘,闪过来势,刚想发问,公孙玉长剑闪光,跟手又是一招师门剑法中的“密网天罗”,化成二片剑幕,迎头罩下。

天南剑法,威力极强,任凭独臂豺人怎样狂傲?也不敢轻樱其锋,横步转身,又复退出五尺。

公孙玉抢占先机,雄心顿长,遂一记“天星掌”法。一招天南绝学的连攻七剑八掌,招招宛如天风海雨,急骤无情,真把个凶名赫赫的独臂豺人,攻得暴怒如狂,但又不得不躲避对方极其精妙的剑招掌式。

公孙玉最后一掌“浪拍涛翻”,把独臂豺人逼退七八尺外,便即收势仰天狂笑说道:“独臂豺人,我不懂你与狠心秀士,怎会列名当今武林十大高人之户,就凭你这点功夫,今日一战,不定谁要谁的四只手臂四条大腿?……”

言犹未了,独臂豺人黄衫飘动,人从三四文高处,猛扑当头,半空中厉声叫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贼、接我一掌!”

公孙玉那知师道剑术,本来天下无双,申一醉的“天星掌”法,更属当时独步!自己无意中把这一掌一剑,两套绝学,配合得巧妙无伦,才在独臂豺人轻敌大意之下,略为占了上风,如今见对方凌空扑来,一时心骄,竟把独臂豺人,当作寻常对手,左掌一翻,也和他师兄一鹤道人同样的凝聚本门无极气功,硬加反击。

但公孙玉其他奇遇虽多,在本门无极气功方面,却不如一鹤道人深厚,而独臂豺人又高过狠心秀士,所以掌风一接,立觉胸头巨震,人也立足不滓地,腾腾往后退出五步。

独臂豺人身形落地,狞笑连连,肩头轻轻一晃,便欺进公孙玉身前,独臂潜聚真力,当胸义是一掌。

公孙玉此时方知对方名非幸致,那里还敢硬接,右手长剑一抡,朵朵青莲,飞洒而出!

独臂豺人又是一惊,因为自己知道这种剑法来历,赶紧收掌换式,心中未免生疑,这天南门下的年轻敌人,从那里学来的这多武林绝学。

他这收掌一退,竟又触发公孙玉灵机,再度将本门剑术与“天星掌”法配合,右剑左掌,攻向独臂豺人,在校对方觅隙枪进身前之际,即以“青莲剑法”,防身却敌。

三种武林绝学,攻守兼施,展眼间便是七八十招,不但独臂豺人无计可施,公孙玉也越来越自把这几种手法,用得比较熟练。

一鹤道人以本门武功,严密防御,公孙玉则用所得三般绝学配合,有守有攻,师兄弟二人,居然面对两个有名魔头,缠斗到百合以上,仍无丝毫败象。

独臂豺人打得有点火起,沉猛无倚的劈空一掌,把公孙玉逼退数尺,向狠心秀士叫道:“二弟!不必与小狗们多费精神,给他们尝尝‘阴阳二煞掌力’的厉害。”

狼心秀士赤手空拳,也真攻不进一鹤道人绵密精妙的剑圈以内,听独臂豺人一叫,遂双双并肩而立,目注一鹤道人公孙玉师兄弟,各把一臂缓缓搐起!

公孙玉知道对方定然准备下甚煞手,他与师兄并立一处,长剑横护当胸,默观动静。

独臂豺人,狠心秀士,脸上各是一片狞厉之容,两只手掌掌心,也逐渐变色。

狠心秀士的掌心,渐渐发红,独臂豺人的掌心,则渐渐发黑,最后居然一个乌黑如漆,一个赤红如火。

一鹤道人忽然明白所谓“阴阳双煞掌力”,就是以“太阳神掌”,及“五阴黑煞手”,同时施为!这两种掌力,刚柔互济,合运之下,确实难当,不能用本门“无极气功”硬抗。

因为“无极气功”的阴柔劲力,虽然专克各种阳刚掌法,却禁不住这类双管齐下的毒辣手段!双方劲力一合,狠心秀士的“太阳神掌”,虽然可被自己师兄弟合运的“无极气功”卸解,但独臂豺人“五阴黑煞手”乘虚而人、以阴柔克阴柔,天南威名,便极可能断送在一掌之下。

正在一鹤道人仓惶无计,公孙玉不知厉害,独臂豺人狠心秀士功力业已聚足待发的千钧一发之间,崖壁上适才狼心秀士搜索过的草树丛中,响起一阵龙吟长笑,有一个豪放口音说道:“我真以为‘阴阳双煞掌力’,是你们新练成的什么武林绝学?原来不过是‘太阳掌’,和‘五阴黑煞手’并用,加上一个颇好听的名目而已!两个年纪人如不知深浅,一味以‘无极气功,硬抗,自然会中你们鬼计,倘若他们知机,拼着挨上一记狼崽子练得尚未十分到家的‘太阳掌’,却合全力反击‘五阴黑煞手’,则因目前武林的阴柔掌力,仍以他们天南一派的‘无极气功’称最,老残废的仅存一臂,岂非又要震断了么?”

这语间一发,独臂豺人与狠心秀士面上立现惊容,静静明完,由狠心秀士问道:“壁上何人?莫非是那成年泡在酒缸之中的老醉鬼么?”

崖壁上又是哈哈一笑,自草丛中伸出来辣手神魔申一醉的那颗乱发蓬松的脑袋,满面通红,醉眼也斜地咧嘴笑道:“狼崽子多年不见,到还听得出我的口音,老酒鬼吃了一顿好酒,在山洞中一醉八年,如今又出江湖,你要不要吃我一杯剩酒!”

独臂豺人狠心秀士见果是这位人人头痛的黑衣无影辣手神魔,双双互使眼色,肩头略晃,便已退出数文,仍由狠心秀士发话说道:“老酒鬼喝得如此醉法?谁耐烦和你纠缠,两个小辈看在你的份上,也暂饶一次,我们前途再会!”

话完,又是一退,身形便已隐去不见!

独臂豺人与狠心秀士一走,申一醉也自壁上飞落,公孙玉自武功山一别以后,确实颇为思念这位武林怪杰,含笑为一鹤道人引见道:“二师兄,这位便是你所说的武林十太高人之中,出类拔草的黑衣无影辣手神魔申一醉!”

说完,转向申一醉笑道:“醉哥哥,这是小弟的二师兄一鹤!”

一鹤道人听公孙玉提过与申一醉那段因缘,恭恭敬敬的上前深施一礼说道:“天南门下弟子一鹤,拜见申老前辈!”

申一醉哈哈笑道:“好好好,我们各交各的,我作你的老前辈,却作你师弟的醉哥哥!但老前辈三字已足,其他的一切礼节全免!”

一鹤道人诺诺连声,公孙玉却向申一醉笑道:“醉哥哥,小弟听说独臂豺人狠心秀士,在十太高人之中,行为最坏,心肠最凶,今日难得相逢,不合力除去,容他们逃走作甚?”

申一醉目注公孙玉笑道:“若换到八年以前,这两个东西撞到我的手中,焉有命在?但如今却有两层原因,不能杀他,你颇聪明,试试可能猜着?”

公孙玉眉梢一动,接口笑道:“第一层原因好猜,武功山幽洞之中,第三根渺锣神木未断,醉哥哥不能杀人,我们目前武功,又非其敌,只好放这两个凶星逃走!”

申一醉微哂说道:“这只猜对一半,我不能杀人,难道不能把独臂豺人,和狠心秀士打伤,让你们去杀?关键完全在第二层原因,再猜猜看!”

公孙玉也觉自己猜得幼稚,不禁哑然失笑,又复与一鹤道人,揣测片刻,师兄弟双双向申一醉摇头示意。

申一醉指着自己脸上的满面红光问道:“我脸上为什么这样红法?”

一鹤道人笑道:“老前辈饮酒过量……”

申一醉不等他话完,狂笑说道:“一斤美酒,能增我一分功力,过量何妨?可借这满面红光,不是酒意,是受了内伤,我中了六诏神君万俟午的‘纯阳真解’!”

公孙玉想起中一醉与自己分别之时,果然是说要往六诏山纯阳宫,试试六诏神君万俟午的实力究竟如何?如今以他这等功力,居然身受内伤,不由急急皱眉问道:“醉哥哥,中了‘纯阳真解’,可有大碍?你与万俟午,‘南北双魔’齐名,怎会……”

申一醉依眉倒剔,眼中神光暴射,狂笑说道:“我到纯阳宫登门索酒,先饮尽他五坛好酒以后,又复较艺,‘天星掌’换‘寒铁宝杖’,彼此平平,最后在双方互较内家真力之下,才略为小挫!但我虽然真气太损,以致今日放这独臂豺人与狠心秀士逃去,万侯午何尝不也要在纯阳宫中诏养上十天半月!”

说到此处,目光一瞬一鹤道人及公孙玉二人忽然笑道:“你们元极气功,对我伤势有益,且帮上一点小忙,我要寻个僻静所在,锻炼一件丢了颇久的功夫,再找万俟午那个残废魔头,一较长短!”

说完就地跌坐,双掌分伸,公孙玉及一鹤道人,也自一边一个,与申一醉掌心相贴,缓缓将本门无极气功,传人这位武林奇侠体内。

这样足有半个时辰以后,申一醉脸上红色半褪,双目一睁,缩掌笑道:“你们师兄弟能有这好造诣,实在难得,如今我被‘纯阳真解’的震伤,已痊大半,彼此可图一日之聚!公孙老弟先告诉我,你们怎会也跑到这云贵边区?与狼心秀士独臂豺人,结上梁子!”

公孙玉遂将别后经过,详细叙述,并将那张白色羊皮,交给中一醉观看。申一醉听说很大师双手俱失,浓眉略蹙,似在思索这位空门奇人,是伺来历?

但想了一会,毫无所得,又仔细看了看那白色羊皮上所画的山水图形,点头说道:“我上了伏魔老尼恶当,幽居八年,对这些山形久疏,但好像在六诏山中,看见过这样一座怪峰,你们可以试试……”

话犹未了,转对公孙玉笑道:“小兄弟方才斗那独臂豺人之时,把新得‘天星掌’青莲剑法,与你本门剑术,配合得颇为巧妙,照此勤加锻炼,再能在内家真力方面,有所长进,便不得‘柔经’,也可与当今武林的一麟名手,互相颌颃了!”

公孙玉恭身受教,向申一醉笑道:“醉哥哥,你抛那只死鸟之故,是不久因为狠心秀士的右手小指,有甚蹊跷么?”

申一醉点头笑道:“我还未曾说到此点,那狼息子的右手小指,歹毒异常,他因早年遇见厉害对头,被削去半截小指,遂独出心裁的,用精钢打造半个指头,装在手上,添以肉色,其中并藏有两枚见血封喉的剧毒缅铁倒钧,合并制成指甲模样!适才你若伸千接他所斟的那杯酒之时、他只要微运真力,倒钩一卷,岂非难逃毒手?”

公孙玉听得一身冷汗,一鹤道人也觉得自己在自闯荡江湖颇久,对狠心秀士的这种鬼蜮伎俩,却闻所未闻,暗暗深加警惕。

申一醉见二人惊憎之状,不由笑道:“狠心秀士与独臂豺人,虽然凶狡狠辣,武功仅比你们略略稍胜一筹,公孙老弟着能把那三般绝学,好好配合纯熟,足可与其一战,以后遇上他们,只要小心,不必怯惧!我生平还是第一次败在人手,对万俟午这残废魔头,实在不眼,急于觅地练功,和他再决输赢!临别之前,我再给老兄弟喂喂招,你仍以青莲剑法防身,发挥天南剑法稳狠二诀,再配合天星掌,向我全力进击!”

公孙王知道这位醉哥哥对自己蓄意成全,难得有此良机,遂不再谦辞,撤出青钢长剑,也未开甚门户,一招天南绝学“麟星飞雨”,便自疾攻而出!

招发一半,剑势忽收,在对方无法意料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铃半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