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铃半剑》

第14章

作者:诸葛青云

白衣少女自报姓名叫秦灵萼,娇笑俏语之中,展开轻灵巧快身法,娇躯儿煞似穿花蝴蝶,在公孙玉飒飒剑风以内翩迁飞舞。

眨眼便是二十余合,公孙玉虽仅以人成功力进招,凭空剑气,匝地寒芒,威势仍非小可。

白衣少女秦灵萼手持长柄葯锄,挑、点、按、架、闪、隔、遮、搁,娇躯果然未出方丈之外,也未趁隙回攻半招,面含微笑,琼裾飘飘,居然真使公孙玉攻势难逞。

公孙玉越打越觉皱眉,暗想自己若连六诏神君万挨午门下这样一个女弟子,都打发不了,将来还怎么能够拼斗那位绝世魔头,报复恩师师叔的深仇大恨?

一念至此,能不肠断心酸?俊目隐含泪光,双颊飞红,钢牙微挫,尽出师门剑术“隐、狠”两字真诀,长剑震出一片龙吟,“龙门三击”金鸡夺粟“急雷暴雨”,三绝招回环并发,刹那间剑影蔽空,风雷并作。

白衣少女秦灵萼骇然变色。再想从容闪让,已不可能,娇躯儿似惊鱼口游,全力施展小巧灵活的身法,躲招避剑,虽然险煞人的把对方这三招应付过去,也不免吓出了一身涔涔香汗。

公孙玉见状窃喜,剑聚精芒,划空生啸,一招天南绝学“紫气东来”,在秦灵萼身前,布出一面剑网。

天南剑法,不傀号称天下第一,这一招“紫气东来”,势如风卷残云,雷奔电闪,使白衣少女秦灵萼虚买莫测,不知对方攻势所指何处?无奈之下,急挥长柄葯锄,化成一片漩光,但忽觉对方讽讽剑风,已如掠地寒飚,电卷双足……

惶急中顾不得其他,提气一跃两文,落地后不由脸上一红,一怔。

公孙玉长剑立收,哈哈一笑道:“姑娘,你方才夸口,方丈之间,百招以内,轻视我难胜一剑半招,如今才不过三十左右……”

白衣少女秦灵萼粉面候地一红,公孙玉得意狂笑道:“万俟午的纯阳宫内弟子不过如此,现在由我在方丈之地,让你攻一百招试试。

言罢待剑卓立,面上故意现出一片骄傲之色!公孙玉所以如此,是想激怒这位秦灵萼,尽展所能,来试试自己一身所学,及仇人一派武功虚实。

白衣少女秦灵萼闻言粉面娇红,银牙暗咬,不出半声,俏目微嗅,挥动长柄葯锄欺身猛扑。

公孙玉沉心静气,稳立如山,极其美妙从容地,一招一式拆架,更不时注意秦灵尊进招时有何特别诡异的身法手法?

白衣少女连攻十余招,丝毫不曾占得半点上风,惊怒之下,长柄葯锄锐啸生凤,奋足全身功力,化作千重锄影,往对方身前卷去!

公孙玉看到白衣少女秦灵萼招术渐见凌厉,蓦地引亢长啸,改用伏魔神尼青莲大师所授的“青莲剑法”掌中剑颤得两颤,候即洒出朵朵莲花,恰好把白衣少女漫天锄影,化解无形,欣然之下,不免哈哈狂笑道:“夜郎自大,语不虚传就惩这点平凡武学,也敢把太好山林,列为禁地!”

白衣少女秦灵萼羞怒交并,粉面凝霜,柳眉含煞,葯锄急挥,不顾一切地狂骤进攻,每一招均如地裂天崩,澜翻涛卷!

公孙玉任凭对方锄招瞬息百变,只自剑尖之上,飞洒出朵朵莲花,见招拆招,见式破式,把所得的一套武林绝学青莲剑法,展尽精

微。

眨眼间百招已过,白衣少女秦灵粤仍猛攻不休,公孙玉剑眉双挑,怫然喝道:“贱婢不知进退,还不替我把兵刃撒手?”

长剑招术忽变,易守为攻,蓦然施展师门旷世绝学,招名“三跃龙门”,“锵锵锵”脆声连响,长柄葯锄锄影。飞起半空,白衣少女花容失色收招急退!

公孙玉一剑震飞白衣少女长柄葯锄,不由横剑当胸,轩眉朗笑。

笑声犹在飘荡之中,白衣少女秦灵萼陡然娇叱说道:“你再试试六门诏门下的掌法滋味!”

声出掌到,一招“灵猿参掸”中,暗藏着巧打连环,分筋错骨,的手法。

公孙玉目光一瞥,傲然狂笑道:“互相对掌,我若让你走出十招,便愧为天南门下!”

足下星躔暗跺,单掌轻挥,以黑衣无影辣手神魔申一醉所授的“天星掌法”,打出一招“星罗棋布”并暗蕴本门无极气功,立把白衣少女震退两步!

公孙玉哈哈一笑,顺势欺身,准备跟踪追击,但白衣少女秦灵萼突然停身摇手说道:“别打啦,我有话问你。”

公孙玉傲然笑道:“门诏门下,到真是软硬兼备,逞凶吓不住人,又来弄口!秦姑娘有话快些交代,否则在下讨教以后,也准备把两条腿不要,乘兴到你们纯阳宫中瞻仰瞻仰!”

秦灵萼秀眉器挑,一悦地冷哼一声说道:“你身上这点武学,虽然还过得去,但想闯纯阳宫,却无非螳臂挡车,飞蛾投火!名震天下的黑衣无影辣手神魔申一醉,比你如何?前些日乘兴而来,还不是照样的锑羽而去!我与你风萍云水,陌不相识,本不必如此多言,因听你适才自称天南天下,突然想起一段因缘,告诉我,你是不是叫公孙玉?”

这“公孙玉”三字,问得公孙玉悚然一惊,他心性本极聪明,立时联想到那位使自己魂牵萝索的意中人卞灵筠身上,赶紧傲气全收,含笑说道:“在下正是公孙玉,请问秦姑娘怎会……”

话犹未了,秦灵萼那双俏锐秋波,狠狠在公孙玉脸上,扫了几个来回,突然问道:“天南三剑与六诏神君定约十年,你怎么这快就来?难道方才和我动手的那点功夫,就是得自所谓‘柔经’的么?”

这几句话,问得公孙玉越发惊诧无已,因为当年括苍山绿云谷睹命,或许这秦灵萼曾恃六诏神君前去,知道定约十年一事,但,“柔经”二字,却除非看过思师遗书之人,怎会知晓?

秦灵萼看见公孙玉那副莫明其妙的茫然发怔的神色,不由微笑说道:“六诏八女以内,有一个身负血海沉冤,有一个心怀如山重恨,这两人结成了生死之交,一个叫卞灵筠,另一个便是我秦灵萼!”

公孙玉这才恍然顿悟,想起自己对人家的那种傲慢神态,不由双颊通红,嗫嗫嚅嚅地,叫了一所:“秦……姊……姊……”

秦灵萼“嗯”了一声,银牙微咬下chún,娇靥上掠过一片说不出来的淡淡愁容,点头说道:“论年龄我足可以作你的姊姊。”

公孙玉不等秦灵萼话完,便抢着问道:“秦姊姊,我那筠妹可在峰下?小弟想……想见她一面!”

秦灵萼又盯了公孙玉两眼答道:“看你这副神色,可能还没有辜负她那一片痴心!不过你来得不巧,想见她一面太难……”

公孙玉大惑不解,急急抢着问道:“秦姊姊,为什么?”

秦灵萼缓缓而沉重地说道:“她病了,病得还不算太轻!”

公孙玉听秦灵萼这样说法,不知卞灵筠病到什么程度,急得俊目以内,泪光闪闪,也忘了避忌男女之嫌,伸手摇着秦灵萼香肩问道:“秦姊姊,快告诉我,她得的是什么病,我囊内颇有几种灵丹……”

秦灵萼任凭公孙玉摇撼着自己的香肩,双眼仰望云空,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道:“长年在最不愿意住的地方居留,侍奉着不共戴天之仇,还要强装欢笑,悲愤、抑郁烦闷,久而久之,不生病的,简直叫做没有心肝!”

公孙玉听得没头没脑,不知道秦灵萼这几句话的用意何在?

秦灵萼的眼光,慢慢自云空之中收回,看着公孙玉说道:“这些话,尚未到告诉你的时候,你自然听不模!不过,傻兄弟、你那位筠妹妹得的是心病,心病还须心葯医,草木灵丹,有什么用?”

公孙玉双目茫然,内心只有一种念头,就是卞灵筠虽在病中,自己也要设法潜入纯阳宫,与她见上一面!

秦灵萼好厉害的目光,似乎看透公孙玉心中所想,微笑说道:“我这次与你巧遇,可能对卞灵筠的病体,大有功益!但我看你神情,似乎必会冒险一闯纯阳宫,劝也未必劝得住,便索性告诉你两点应该特别注意的事!”

公孙玉闻言大喜说道:“秦姊姊请讲,小弟恭聆训海!”

秦灵萼抿嘴一笑说道:“张口姊姊,闭口姊姊的叫得到是蛮甜,不过你还是留着多叫几声你那筠妹妹好啦!”

公孙玉不大习惯与女孩儿家,嘲笑诏情,脸上红扑扑地,低下头来,静待秦灵萼告诉自己潜人纯阳宫内,应该注意何事?

秦灵萼见他这般窘状,遂收笑正色说道:“六诏神君万侯午,性极多疑,连纯阳宫内,八大女弟子的居所,均由他亲自安排,时时变换!所以你想找卞灵筠,连我目前也无法预知她究竟住在宫内何处?只好到时自试机缘,不过这八大女弟子之中,除我与卞灵筠,别有伤心恨事,彼此知交以外,其余均极互相猜忌,争宠倾轧!所以你第一件应该特别注意之事,便是入宫以后,千万不要露出你是为了卞灵筠而去,否则爱之适足害之;”

公孙玉听完又惊又喜,喜的是纯阳宫徒有如此倾轧猜忌现像,他年必足为万俟午败因,惊的是目前自己确尚无力复仇,真需特别小心,不要为卞灵筠惹祸!

秦灵萼略停又道:“第二件应该特别注意之事,便是纯阳宫中,房舍多半白色,但有一鼎形奇屋色作朱红,千万不可靠近!”

公孙玉点头受教,秦灵萼仿佛又想起一事说道:“万一你身处危境,最好一直向西突围,南方却决走不得!”

公孙玉听她指点甚详,极为感激地向秦灵萼说道:“姊姊如此关垂,叫小弟日后,怎样答报?”

秦灵萼俏目之中,忽然泪光晶荤,并一滴滴地沾湿了他胸前的雪白罗裳,凄声长喟说道:“秦灵萼心比天高,命如纸薄,此生业已注定永沦恨海,何报之有?你将来只要能够除去六诏神君,好好的对待那卞灵筠小妹,秦灵萼纵然骨化形消,亦无所恨!”

公孙玉不知秦灵萼神情,为何这等凄楚?并出语不详,愕然叫了声“秦姊姊……”

秦灵萼泪珠儿自眼角涌出,簌簌直落,透湿罗裳,香肩起伏,越发抽噎不已。

公孙玉最无法应付这种娇柔阵仗,心中又急,偏又想不出话来安慰这位哭得宛如带雨梨花般的秦姊姊!

无可如何之下,只得走近秦灵萼身旁,双手扶住这位秦妹妹的香肩,和声说道:“秦姊姊;你不要哭,哭得人心里好不难过。倘不嫌彼此萍水相逢,有什么伤心恨事,尽管告我,公孙玉力所能及,纵然赴汤蹈火,剑树刀山,也必为姊姊效劳……”话犹未了,秦灵萼娇躯突然微震,退后半步,目注公孙玉,流露一片感激之情说道:“秦灵萼娇躯微震,退后半步,目注公孙玉,流露一片感激之情说道:“玉弟弟如此深情,无怪我那极其高洁孤芳的卞灵筠小妹,一见之下,便以身相许……”

玉弟弟如此深情,无怪我那极其高洁孤芳的卞灵筠小妹,一见

之下,便以终身相许!方才你这几句话,已够秦灵萼刻骨铭心,但来日太难,苍天是否有眼?……”

方说到此处,峰下纯阳宫内,突然传来几声金钟,秦灵萼闻声脸色一变,向公孙玉说道:“六诏神君呜钟集众,我出来采葯已久,必须立即归宫!玉弟若能强忍相思,不来最好,万一来时,切莫忘了我方才谆谆相告之语!”

话完,向公孙玉凝眸一笑,罗袖轻扬,白衣人影带着一阵谈谈香风,便往峰下纵落!

公孙玉目送秦灵萼的翩翩身形,心中说不出来的一片根悯,直等那一条窃宛自影,隐人草树丛中,才下峰与二师兄一鹤约会的碧云庵疾赶。

一面翻山越岭,一面心中暗想好容易误打误撞的发现了纯阳宫,又巧遇秦灵萼,得到卞灵筠的消息,却偏偏玉人抱恙,益增相思!自己虽已拿定主意,无论如何也要一晤心上人,并探探纯阳宫虚实,但究竟应不应该把这番遇合,暨自己心意,禀告师兄,一同前往?

想到后来,想出以六诏神君万侯午武学之高,慢说师兄弟合力,便再加上两个,也非其敌!到不如独自遵照秦灵萼的指示,俏俏一探,或许能够不露形迹!

主意打定,赶到碧云庵,一鹤道人业已等了约有半日之久!

问起奇形山峰,师兄弟均无所见,一鹤道人微一沉吟,向公孙玉说道:“我们连日搜索,已把这六诏山搜过大半,这次不如略延会面之期,你搜东南,我搜西北,费上五至七日光阴,搜遍全山,决不会找它不出。

公孙玉职师兄这待说法,当然正中下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铃半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