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铃半剑》

第16章

作者:诸葛青云

秦灵萼柳眉微蹩,急声叫道:“众师妹随我快追,这小贼伤了杜师妹,必须擒回纯阳宫中问罪!”

话完,向卞灵筠微施眼色,当先横剑疾追,卞灵筠与其他四女,也紧随在后。

公孙玉接连几个起落,纵到那块有半身猿猴塑像的青石附近,想起做作已够,遂回身发出一阵仰天狂笑说道:“六诏贱婢,你们那点萤火之光,再敢妄肆张狂,便全在公孙玉的剑下作鬼!”

秦灵萼距他不过两丈,一声冷笑,玉腕倏扬,空中突起“滴铃铃”地清脆铃声,七枚一寸来大的金色小铃,旋转飘飞,齐向公孙玉袭到。

公孙玉知道时机已至,故意把青钢长剑,交在左手,右手发出十来粒玄门智珠,硬把那七枚摄魂金铃,一齐凌空击落。

但秦灵萼人随铃后,飞身追扑,公孙玉玄门智珠甫行出手,对方冷森森的剑锋,业已点到咽喉。

匆促之间,只得左手横剑一挡,秦灵萼侠身贯力,往外轻轻一引,荡开公孙王门户,骈指如风,疾点胁下要穴。

公孙玉一声“不好”,弃剑飘身,但秦灵颧动作如电,长剑诏转剑柄,一下便撞中对方晕穴以上。

卞灵筠遥见秦姊姊玉哥哥的这出戏,唱得严丝合缝,心中不由暗觉好笑,索性越过群女,一跃而前,长剑疾落如风,便向晕倒在地的公孙玉头上劈去。

秦灵萼见状横剑接剑,拦住卞灵筠,微作温色叱道:“卞师妹怎的这等莽撞?此人不擒回纯阳宫内,呈缴神君,你我谁敢私自发落?”

卞灵筠娇靥微红,低头收剑,秦灵萼眼珠一转,故意庄容说道:“卞师妹举动冒失,不能不罚,我命你将这晕倒小贼,抱回纯阳宫内!”

卞灵筠知道秦妹妹暗施促狭,脸上又是一红,秦灵萼星目凝光,厉声说道:“本门家法至严,卞师妹难道还敢违令?”

说到此处,转面对其余四女中的魏灵莎说道:“魏师妹,烦你将杜灵芳师妹遗体,带回宫内!”

魏灵莎虽见秦灵萼派卞灵筠去抱活人,自己去抱死人,有点不大高兴,但因她搬出“本门家法”四字,却又不敢不遵,只得奔回原处,把血污狼藉的杖灵芳遗尸,捧在手内!

卞灵筠也娇羞不胜地,把公孙玉半捧半抱的托在胸前,随同秦灵萼一齐回转。

肌肤相亲,兰香细细,公孙玉真不禁有点暗暗魂消;心中自然感谢这位秦灵萼姊姊的巧妙安排,使自己刻骨相思,略有所偿。

卞灵筠起初委实羞窘不堪,但慢慢想通公孙玉对自己如此深情,少时一别以后,尚不知再见何期?秦妹妹这等安排,分明一片好心,自己又何必故作矫情,黔持过甚?

心中这样想法,手内也自然越抱越紧,公孙玉领略玉人情意,蚀骨索心,简直舍不得中途脱身,最好一直就由卞灵筠抱到天涯海角。

一路之间,史灵河向诸灵珊问道:“诸师姊,你对这六诏山中的掌故极熟,可知道适才秦姊姊擒这小贼之处,为何有一座半身猿猴塑像?”

褚灵珊“噗嗤”一声笑道:“史师妹,那座半身塑像,是猴子么?”

史灵可闻言一愕,秦灵萼接口笑道:“当时只顾施展‘七煞金铃’,及‘截穴手法’,擒这小贼,连我也不曾看清,但仿佛见那猴型石像,脑发颇长,并作黄色,是不是难逢罕见的‘金发神揉’?褚师妹博闻强记,不妨说说这塑像典故!”

公孙玉听说那塑像不是猿猴,竟是一只“金发神猱”,心中不由似有所感。

褚灵珊点头笑道:“秦师姊讲得不错,那塑像确是一只‘金发神猛’,只因约在百年之前,这座峰头,并不叫‘仙猿峰’,而叫‘毒蟒峰’,峰上盘据着一条赤鳞毒蟒,不时四出客人,远近山民,死者无算!后来有一道人,带着一只金发神揉,冒险抢上峰头,人兽合力除解!经过一日一夜苦斗,虽将那条长几十丈的赤鳞毒蟒除去,但金发神揉也因中了蟒毒,并挨了蟒尾的垂死一击,亦告不救!道人悲伦不已,填平蟒穴,埋葬金揉,并在金猛坟畔,植了一株古松,亲手雕了那座半身揉像,才黯然离去!”

公孙玉听到此处,心头灵光突现,连与卞灵筠这等偎抱温存,也宁甘舍弃地,长啸一声,蓦然纵起。

为求装得极像,兔弃前功,公孙玉咬牙狠心,用六成力一掌突拍,把卞灵筠拍得跄踉出丈许远近,并就势抢了她肩头长剑!

秦灵萼急声叫道:“我想不到这小贼竟会运气过宫,自行解穴,众位师妹快快拦截!”

公孙玉长剑打闪,擒贼擒王,飞身直扑这发号施令的秦灵萼,一招天南绝学“流光飞雨”,一招天星掌法“醉打山门”,剑是虚招,掌是实式,并暗含“无极气功”,秦灵萼半真半假的,硬被震得飞出五步!

六诏众女,莺嗔燕叱地往上一圈,公孙玉突展辣手神魔申一醉临别所授的“神魔无影”身法,自众女的漫天剑影之中,凌空直起,掉头一扑,屈足猛登,便如条天矫神龙般的落向三四丈外。

秦灵萼装模作样的率众再追,公孙玉也学师兄的退身之术,洒出一把玄门智珠,珠光敛处,飘飘儒影,带着爽朗笑声,业已隐入林木深处。

秦灵萼见一出好戏,完全依照预计的圆满达成,自然相率卞灵筠等回转纯阳宫内。

她们回宫以后的风波,暂时不谈,且说那满怀高兴的公孙玉,藏在林中凝目遥送卞灵筠等去后,便即发狂似的奔向与一鹤道人约定的相会之处,碧云庵内。

一鹤道人多日辛劳,柔经难觅,正自心情颇为沉重地,在庵中闷坐,突然墙头人影一晃,公孙玉带着满面掩饰不住的狂喜之色,凌空飞落。

一鹤道人见状诧然问道:“师弟怎的回来这快,你不是只识卞灵筠一人,为何……”

公孙玉脸上微红,截断一鹤道人话头,略说自己巧遇秦灵萼,因闻悉卞灵筠抑郁生病,相思难禁,私探纯阳宫等情,便欢然叫道:“二师兄,请暂且宽恕小弟隐瞒师兄之罪,我先报告你一个天大喜讯!”

一鹤道人早从公孙玉的神色之上,看出他狂喜难禁,正在暗付,是什么天大喜讯之际,公孙玉已等不及的说道:“二师兄,小弟已经猜出‘柔经’何在?”

这句话,真使一鹤道人听得一惊,不敢十分相信地,皱眉问道:“师弟方从六诏众女之间脱身,怎会突然猜出‘柔经’所在?”

公孙玉喝了一口师兄烧好的热茶,微定心神;含笑问道:“二师兄,那白色羊皮画图之上的两句隐语……”

一鹤道人不等公孙玉话完,便即答道:“那怎会不记得?是‘柔在柔中,高明柔克’!”

公孙玉点头笑道:“仙猿峰古松之旁,青石以上的那座半身塑像,不是猿猴,是只罕见异兽‘金发神揉’!”

一鹤道人堂目茫然,不解其意,公孙玉遂将途中所闻,猪灵珊对史灵坷讲的那桩故事,详细说明,并对一鹤道人笑道:“半身‘猱’像,是不是可以解释成‘猱’去半身?正好合于隐语之内,‘柔在柔中’的第二个‘柔’字!”

一鹤道入恍然顿悟,伸手轻拍公孙玉肩头叹道:“师弟天赋神聪,真亏你想得出来,我们且到仙猿蜂头,那座半身猛像之中,去找找关系师门荣辱,邪正兴衰的‘柔经’宝籍!”

师兄弟全是‘样极其兴奋地,奔往仙猿峰,但尚未抵达峰前,便听得道旁林内,一声“阿弥陀佛”佛号,有个清朗苍老的口音说道:“公孙小施主,别来无恙!”

公孙玉听出是传授自己“青莲剑法”的伏魔神尼青莲大师口音,慌忙告知师兄,一同纵过。

果然在林内闪身走出那位伏魔神尼青莲大师,与公孙玉师兄弟礼见以后,含笑说道:“我自离开武功雷岭,便到处追寻申一醉踪迹,但始终不曾发现这个难惹难缠的魔头下落,却在这六诏山中,又与小施主相遇!”

说到此处,突地“咦”了一声,向公孙玉诧然问道:“你们师兄弟,到这六诏山来,是不是要往纯阳宫去斗六诏神君万俟午?难道这样短短时间以内,公孙小施主便机缘巧合,寻得‘柔经’,增益你师门的‘无极气功’,练成无敌绝艺?”

公孙玉知道青莲大师是因申一醉受她赌约限制,从此不得杀人,而江湖中的仇家又多,要想暗地加以维护。不由深敬这位神尼为人,遂把自己与申一醉订盟结交等事,细述一遍。

青莲大师闻言叹道:“这个魔头,实是性情中人,但生平未遇知音,所以颇为孤僻!公孙小施主竟能得他垂青,福缘不小,须知他那‘天星掌法’,已极自珍,‘神魔三式’,尤其是不传之秘呢!”

说话到此略顿,长眉侠义深锁问道:“连申一醉那等绝世功力,依然在六诏神君万俟午的‘纯阳真解’之卞受伤,这残废魔头的厉害可想?举世武林高人,若论单打独斗,恐怕全非其敌!公孙小施主纵获‘柔经’,短期以内,劲气难纯,还是不要操切的好!”

一鹤道人公孙玉师兄弟,深深感激这位伏魔神尼,对自己的关垂情意,遂将正慾寻经之事相告,并请指教。

青莲大师看完白色羊皮的图形隐语,也认为公孙玉所猜甚对,含笑说道:“申一醉既隐居练功,贫尼目前无事,且随你们到仙猿峰头走走,就便见识见识这本武林秘籍!”

公孙玉师兄弟又添这样一位前辈高人空门奇侠相助,自然高兴,一同施展轻功,往仙猿峰驰去。

青莲大师遥见那座上丰下锐高峰,也颇叹造物奇巧,但等到了那座半身猱像之旁,几经细细审察,却寻不出丝毫藏宝迹象。

公孙玉废然叹道:“这只神揉,舍身除蟒,颇对远近山民有功‘前贤才费尽心血,刻石塑像留念!我们当然不便将它毁去,却是怎处!”

青莲大师要过公孙玉长剑,用剑柄细敲揉像,听出全系实石,毫无中空之处,不由也觉皱眉,弃剑沉吟片刻,突对公孙玉问道:“柔在柔中隐语的第二个‘柔’字,似乎应该是这猱像的下半身!石上所塑,只是上半身,不知另外有无下半身……”

公孙玉也觉青莲大师讲得有理,接口答道:“昔日那位道人,听说只塑了上半身,但像在石上,下半身会不会就是这块青石?”

一鹤道人目中突射神光,闪身近前,抽剑击石。

这次果然听出石有空声,师兄弟正慾商讨怎样裂石之际?青莲大师笑道:“贫尼的‘一指禅功’,尚可洞石穿金,且让我试上一试!”

说完,微凝真力,在那青石中空之处,划了一目,再行屈指微钩,七八寸大的一块青石,便整齐得宛如宝刃所削一般,随手而出。

石上果然玖一洞穴,公孙玉喜得心头乱跳的伸手人穴,突然一声欢呼,颤抖抖地取出一只宽约四寸,长约七八寸的扁平透明晶匣!

一鹤道人也向空稽首,默谢恩师在天之灵,然后走过一看,只见那透明晶匣以内,合著一本长约五寸,宽仅三寸的薄薄小书,封面八个铁线篆字,“至柔克刚,无终无极!”

公孙玉喜道:“二师兄你看,‘无终无极’四字,正是我们‘无极气功’真连,可见得这册‘柔经’,与天南一派,大有渊源……”

一鹤道人打断他话头说道:“师弟且慢高兴,‘柔经’虽得,晶匣未开,开匣之法,恐怕还得请教青莲大师老前辈呢?”

青莲大师细看这只晶匣,高不逾寸,状呈扁平,但有条极细黑线,自中腰绕匣一匝!

以为晶匣是上下两层,遂微用真力一推,晶匣却如整体生成,毫不为动!

一鹤道人皱眉说道:“好容易种种机缘凑巧,才得到这册‘柔经’,总得设法取出,不能与它隔匣相对!”

略为思索,向青莲大师笑道:“晚辈想请大师把‘一指禅功’运往指甲以上,照这围匣黑线,划它一下试试?如再无功,恐怕只有极度小心的用炉火之力,练软晶匣!”

青莲大师摇头说道:“用炉火炼软晶匣,自然可能,但也极易毁却这册世间独一无二的武学宝籍,围匣黑线,决非无意而设,还是照你所说,以一指掸功凝注指甲,划它一下试试!”

说完便在石上,端坐凝功,然后一伸食指,用坚挺尖锐如刀的指甲,向那围匣黑线划去。

一圈划毕,怪事突生,不但把一鹤道人公孙玉师兄弟,惊得目瞪口呆,魂飞魄散!连那名列武林十太商人之中的伏魔神尼青莲大师,也弄得满脸飞红,莫知所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铃半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