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铃半剑》

第19章

作者:诸葛青云

卞灵筠眼看戴天仇宛如凌空虚渡般的飞登峭壁绝峰,才知道这位与自己貌相,几乎完全相似的男装快女,不但极其活泼天真,武功竟也与公孙玉在伯仲之间,甚至略强一二。

尤其自己起自心灵深处,对这戴天仇发生一种亲切之感,丝毫不因她与公孙五称呼那等亲密,略生妒意,而且恨不能将来三人共命,彼此永不分离才好。

不提卞灵筠心生玄想,且说戴天仇飞登绝峰以后,回头向谷中微一挥手,便往卞灵筠适才所告,位居六沼山极北端的仙猿峰方面,疾驰而去。

可怜她到了仙猿峰,几乎把这座峰头的寸石尺上,全都找遍,但那里能发现公孙玉的半丝踪迹?

戴天仇失望之余,自然未免有点伤心,她因也对那座半身石塑揉像,蛮有兴趣,故而倚着像下青石,心中暗想:“玉哥哥呀,你难道遇见了重大拂逆之事,不然怎的这等糊涂?明明知道我剑一练成,就来找你,为什么不把行踪何往?留下些痕迹暗记,以致害得我老远跑来,海角天涯的无法寻找!”

想到此处,偶然触到自己的盘螭剑,忽又想起这剑柄中所藏那张黑色羊皮上的“空外之空,色中之色”隐语,被思师依照画理参详,猜透机关,变成一张上画奇形山峰,暨“柔在柔中,高明柔克”另两句隐语的白色羊皮!适才自己援登这仙猿峰以前,曾经看出周围形势,确实与那白色羊皮以上所画相似,在这种情形之下,玉哥哥究竟是找到“柔经”,觅地苦练神功?还是在此毫无所获,业已北上天山,或远赴长白?

戴天仇童心颇甚,想来想去,竟决定自己按照所知隐语,在这仙猿峰上。找找“柔经”,或可因而判断出公孙玉是得经他往。还是他往求经?

主意虽然打定,但参详起那“柔在柔中,高明柔克”两句隐语来,却又把个聪明绝顶的侠女戴夭仇,参详得头昏脑胀。

一赌气之下,索性把任何问题,均自脑中撇开,转身赏鉴这雕得颇为精细的半身猿猴塑像。

戴天仇是无聊之下,仔细赏鉴,不是像公孙玉,一鹤道人。初见这塑像般的匆匆一瞥,所以等她看出这猴像脑发,雕得摄长以后,便自辨出这是一只罕见灵兽金发神猱,并非普通猿猴之类。

金发神嗓的一个“探”字,也突然启发戴天仇灵机,但她不知道灵猱舍身杀蟒、造福山民的那段故事,竟自拔出“盘螭剑’来,把座半身揉像砍得粉碎。

揉像通体实心,戴天仇毫无所获之下,才又注意到像下青石。

当时伏巨神尼青莲大师以“一指禅功”,裂石取出‘柔经’,虽在经毁以后,归本还原,井用泥土填没隙缝,但细心观察以下、总有痕迹可以看出。

戴天仇看出业已有人动过这块青石,不由心中狂跳,但想出除了公孙玉握有白色羊皮,可能猜透隐语,裂石取经以外、任何人均不会凭空对这青石下手。

所以她不管石中有否有经?及已否取走?仍用“盘螭剑’照着隙缝,挖开青石,伸手人穴一摸,又把那只宽约四寸,长约七八寸的扁平透明晶匣取出。

匣中因密不透气,那层烟雾仍在,“柔经”则确已成灰;但未经震荡,原形犹存,连面上那:“至柔克刚,无终无极!”八个铁线篆字,也依稀可辨!

戴天仇起先不知经已成灰,微一摇晃晶匣之间,才见“柔经”散了一小半,但从灰烬以内,仿佛又看出一点纸角!

既知“柔经”已毁,则公孙玉之心情沮丧,可想而知,戴天仇急于海角天涯的去找寻,并安慰自己的玉哥哥,遂把晶匣放在青石以上,想用盘螭剑劈开晶匣,看看灰烬之中的那点纸角,究是何物?

但那等足以斩金切玉的“盘螭剑”,一剑劈下,戴天仇又是蓄足真力,晶匣居然依旧毫无所损,只是震起老高,剑锋所及,却把那块藏经青石,劈成两半!

青石一裂,奇事又生,戴天仇看出石中空穴暗处,尚有一件圆形之物,取出看时,却是柄卷成三寸大小,一团的带鞘软剑!

剑鞘是龟皮所裂,柔韧异常。戴天仇慢馒把剑展开,由尖至柄,尚不到二尺,出鞘一看只有一面开刃,似剑非剑,似刀非刀,剑身黯淡无光,却满布龙鳞,剑柄镌作龙头,一边雕着‘灵龙”,一边雕着“柔刀”,四个古朴篆字。

戴天仇心头不禁狂喜,暗想自己曾经踏破铁鞋无觅处的“灵龙匕”,原来竟与“柔经”,同藏在这青石之内!

此剑既然又名“柔刀”则颇与最后一句隐语“高明柔克”相合,何不就拿那贮剑晶匣,试试此剑锋利!

边想边以真力凝注执剑右手,“灵龙匕”立即坚挺,戴天仇先向青石略微一划,剑锋所及,石如粉落,果比自己从沈南施手内用巧计暂借的“盘螭剑”,更胜一筹!

既然试出“灵龙匕”威力,戴天仇遂照准那只内藏“柔经”扁平透明晶匣以上,绕匣一匝的中腰黑线,轻轻一划。

天生万物的互相克制之理,委实奇妙得不可思议!“灵龙巴锋芒虽比“盘螭剑”稍利,却也强胜不多,但如今这只曾经戴天执蓄足魔,以“盘螭剑”狠劈而毫无所损的透明晶匣,被“灵龙匕”轻轻一划,行迎刃中分,裂成上下二块!

戴天仇内劲一收“灵龙巴”柔软如绵,她把两柄希世室刃,一卷一插,全数人鞘以后,再极其小心地,开启扁平晶匣。

匣内“柔经”,确已成灰,一触即散!但灰中现出的纸角,却并非纸质,既韧且柔,不知何物所制?上面密布蝇头小字。

戴天仇细读一遍,才知道那册被毁的“柔经”,与这两柄稀世宝刃的相互关联,暨留藏在这青石以内的一段经过:

原来百年以前,武林中出了一位盖世奇人,名为“百柔道长”,精研“先天无极气功”及“无极剑法,”

百柔道长仅收弟子一人,把全身绝艺悉数相传以后,即令弟子仗剑江湖,诛恶行道!

但就在他弟子下山不久,百柔道长独自面壁苦参之下,竟又悟出不少足以增益“先天无极气功”威力的“至柔克刚”心法,遂也下山寻找心爱弟子,慾对其再加传授。

天下事因缘前定,无法勉强,百柔道长的一双云鞋足迹,几乎踏遍天下名山,却偏偏寻不到他那位衣钵传人的丝毫综迹!

不过百柔道长登山涉水,却未徒劳,他在穷极各处奥区之下,居然得到两柄稀世神物利器,一柄是“盘螭剑”,一柄是“灵龙匕”,并收服了一只罕见异兽,“金发神猱”。

但在寻到六调山时,金发神猱为除巨蟒,勇而须身,连百柔道长也中了解毒。

虽仗内功精纯,暂时无碍,也因解毒特烈,自知不久人世,遂将所悟“至柔克刚’心法,选精择要,着成一册“柔经”。连同“灵龙”盘螭”双剑,一并埋藏在自己亲手塑造的猱像石内,以待质世有缘!

就在此时,突通隐居川东的一位道友,慾向百柔道长借剑斩蛟!百柔道长遂概借“盘螭剑”,并暗在螭首睛珠以内,藏放了一张秘图隐语,并告知那位道友,不遇自己门下传人,暂时不必归还,但须在江湖中传播“慾得柔经,先取盘螭”之语。

那位道友去后,百柔道长便将“柔经”及“灵龙匕”秘藏石内,又因恐为歹人无意所得,济恶家世,更在晶匣中加了一层防护,使除非心思极细之人,纵得“盘螭剑”秘图,亦将空劳心力,镜花水月!

戴天仇看完以后,知道公孙玉之师天南三剑,既擅“无极剑法”

暨“先天无极气功”,必是百柔道长的再传弟子,连沈南施的那柄“盘螭剑”,居然也是五哥哥的师门故物。

如今“柔经”虽毁,“灵龙匕”却得,自己偏不相信,凭自己所炼“七绝剑法”,及两柄神物仙兵,就杀不了一个六沼神君万埃午?

何况玉哥哥不知石中尚有藏剑,见“柔经”一毁,定然肝肠痛断,以他那种外和内做性情,不是愧对师恩,横剑自绝,就是埋首深山,不有大成,永不出世!

自己与玉哥哥一盟在地,义重情深,不管他是生是死?也应该一闯纯阳宫,会会六沼神君万挨午,若能仗精妙剑法,及两柄仙兵,除却这武林中人人侧目的极恶魔君,也总算在人情上、道义上,对玉哥哥有了交代。

主意既定,戴天仇遂寻恩怎样下手才比较容易如愿。

想来想去,竟想到那位容貌生得与自己一般无二的卞灵筠身上,不由面含得意微笑的一跃而起。

戴天仇根据自己所曾经注意卞灵筠的衣服式样,跪到六谣山外,左近的市镇之中,用白罗照样缝制了一身,便恢复女装,肩插“盘螭剑”,把“灵龙匕”藏在腰间,再度往六沼神君万侯午所民的纯阳谷方向驰去。

刚到上次与卞灵箔相互倾谈的幽谷谷口,便听得一声极难听的阴笑,自纯阳谷方面转出,一个五十来岁身着黄衫的儒生打扮之人。

戴天仇打量此人鹰鼻鸥眼,薄chún削腮,不但相貌极其阴骛。连目光也流露一种凶毒骄狂之色,知道决非善良!但心中忽又怀疑,因听说纯阳宫内,除六调神君万候午一个男子以外,全属女徒,这黄衫儒生怎会自由自在,毫无顾忌地由宫内转出?

她这里寻思未已,黄衫儒生却堆起一脸邪恶笑容叫道:“卞够娘,纯阳宫内,艳绝人间,怎的就是你一人不会享受?前日你对我大不客气,难道凭我狠心秀士这点名头,还辱没了你?”

戴天仇听对方报名“狠心秀士”,知道这就是当代武林十大高人中,有名凶魔之一!风闻他与“独臂豺人”形影不离。正待套问,独臂豺人是否也在此间?但转念一想,对方既误认自己是灵筠,如此一问,岂非自露马脚?

而且听他口风,似对卞灵筠垂涎,并曾受斥拒,自己反正打算要把这纯阳宫,搅它个天翻地覆,何不将机就计?

光除去这狠心秀士,也代卞灵箔婶婶,出却一口恶气!

戴天仇主意打定,秀眉双剔,杀意已生,故作不屑地瞪了狠心秀士一眼,突展轻功,柳腰微摆,自他身旁一闪而过!

并因料定对方可能追来,根本不动肩头的“盘螭剑”,只把“灵龙匕”准备停当,耳力专注后方,听取狠心秀士动静!

狠心秀士果然色迷心窍,他不但不以戴天仇眉蕴杀气,面罩严霜为意,反而觉得美人含嗅,风韵更绝,一面纵身赶过,一面笑道:“卞姑娘,何必如此避我?你师傅正在入定,宫中反正无事,旦陪我谈上几句,保证绝不轻薄如……”

一个“何”‘字,尚未出口,戴天仇娇躯候转,一柄毫无精光,极不起眼的短剑,业已隐挟劲风,当头劈下。

狠心秀士一来因为自己是六调神君贵客,绝料不到万候午门下弟子会翻脸伤人?二来戴天仇身怀双剑,一剑插在肩头,根本未动,居然会有另一剑劈下,太已出人意外!三来双方身在凌空,仓促之间,再好的身法,躲避亦难,所以狼心秀士只得功贯左臂,想从恻面格开剑锋,然后再喝问对方,何以哑口无声的便对师门尊长,下此毒手!

那知戴天仇所用这柄黯然无光的短短小剑,竟是武林中人人渴羡,但绝迹江湖已达百年,锋芒之利,盖世无双的“灵龙匕”!

所以戴天仇玉腕沉处,只听得狼心秀士一声惨曝,血雨飞洒半空,左手自肘以下,便已应剑而落!

戴天仇既然得手,怎肯容人?跟手洒出漫天刨花,飞罩狠心秀士。

一招之中,含有少林“达摩神剑”,点苍“回风舞柳”,以及公孙玉“天南无极剑法”的多种精奥。

狠心秀士功力虽高,但重伤之下,既需运气止血,义惊于戴天仇攻势之敏捷诡辣,精妙无俦,自然无法还攻,勉强偏头向右飘身,那条断了半截的左臂,却又吃戴天仇的“灵龙巴”,生生齐肩劈下!

二度惨曝又起,这位名列当今武林十太高人之一的狼心秀士,因骤然以下,连受重伤,一条左臂,分两次断落在地,居然不敢再与戴天仇纠缠,带着淋琳鲜血,便往纯阳宫中逃去。

戴天仇心想一不做二不休,无论如何先把这婬恶魔头,斩在剑下,也算不虚此行,为武林之中,除去一个大害。

但她哪知狠心秀士所发两声惨曝,是以真气传声、向独臂豺人求援,此时业已惊动纯阳宫中请人,六沼神君万候午瞬刻即至!

狠心秀士前逃,戴天仇后追,刚刚追到纯阳宫最西面一幢白色精舍之处,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铃半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