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铃半剑》

第22章

作者:诸葛青云

六诏神君万俟午当然到眼便认出那枚“摄魂铃”,确是自己所用暗器,再等卞灵筠把元修道长所遗半截剑尖取来,往公孙玉的后半截断剑上一合,果然毫无差错。

当下遂由六诏神君万埃午,收回自己那校“摄魂金铃”,公孙玉收回思师元修流长的一柄断剑。

六诏神君万挨午真被这位辣手神魔申一醉诙谐得无言可对,寒铁金枝“叮”然一响,身形忽由座上,飞到场中,高声叫道:“老醉鬼,谁和你逞这些口舌之利?来来来,是不是我们先斗一场?”

辣手神魔申一醉仰首望天,一阵怪声狂笑,取下身边的酒葫芦来,“咕嘟嘟”地喝了几大口,方待下场,但那位天南三剑的二弟子,一鹤流人,业已抢先纵出,向六诏神君万俟午稽首说流:“天南门下孽徒一鹤,敬请万俟神君赐教!”

六诏神君万侯午打量这位一鹤流人,只见他从容不迫,脸上一片湛然神光,不由点头说道:“我们虽然门派不同,但论起武林行辈,万俟午托大稍高,由你决定动手方式便了!”

一鹤道人因自己完全袍着牺牲决心而来,对手又是盖代无双高手,遂不再谦让,合掌低眉答流:“一鹤敬领万饺神君几招绝世掌力!”

六诏神君万俟午点头笑流:“天南一派的‘无极气功’,为当世阴柔武学之最,真能练到家时,恰好是我这‘纯阳真解’克星!不过只怕你功力未必能到那等境界而已!”

一鹤道人惨然一笑说流:“为了师门重根,螳臂犹敢挡车!

万侯神君,你怎的还不放下你手中的寒铁宝杖?”

六诏神君万侯午真有点为这天南门下师兄弟二人的英风豪气,暗暗心折。

右手寒铁宝杖,微运真力,便拄人石地之中三寸,单以左手一根宝杖,支持身躯,抬头一看一鹤道人,示意叫他进手!

一鹤道人在与师门强仇互拼生死之下,礼节仍然不肯稍亏,合掌一拜说流:“万俟神君留神,一鹤为报师思,要放肆了!”

借着发话之间,内家真力已凝,一掌当胸缓缓推出,掌风柔中带劲,潜力极强,用的果是他本门本派“无极气功”的刚柔相济打法。

六诏神君万俟午猜不出这两个天南门下,身上到底有多高功力?遂以右掌微翻,用了五成劲的“纯阳真解”,凌空一接掌风,便把个一鹤道人震得倒退两步,心中越发诧异,何以对方所练无极气功最多仅及自己功力的三成火候,却抢先出阵送死则甚?

一鹤道人再度进身,用了一招“莲台拜佛”,双掌齐推,出手之初,施展的仍是本门“无极气功”,但掌风才到中途,陡然气发丹田,暴声一喝,宛如雷霆震怒,起自当头,业已换成了新自北海真如岛心澄大师之处所学来的“天雷掌”。

六诏神君万侯午一来想不到对方练有这种几乎与自己异曲同功的阳刚掌力,二来以阳刚对阳刚,功力悬殊之下,更不应这般徒自我死的硬打硬接,所以犹自略存疑念的,用了七成真力,翻掌一接!

两股劲急无情的阳刚真气互接以下,六诏神君微觉一震,一鹤道人却往后接连退了三四步,嘴角之间,徽见血渍。

这种情形,分明内脏已伤,但一鹤道人心切师仇,那里还顾这些,硬把全身真气,一起提聚丹田,贯于双掌,凄然长笑地纵起空中,连人向六诏神君万侯午扑去!

六诏神君万侯午用了七成真力,已把一鹤道人震伤,以为对方必然知难而退!但念犹未己,当空风雷急响,一鹤道人居然又复连人飞扑?

万俟午双脚皆无,全靠一根寒铁宝杖校地,支持身形,所以对于一瞩道人这种连身飞扑,是既不易避,又不愿避,眉梢往上一扬,右掌翻处,也发出了十成功力的“纯阳真解”!

“天雷掌”对“纯阳真解”,自然又是阳刚之气互激,造成霹雷当空,震人心魄!

这次因一鹤道人是拼竭全力施为,六诏神君万俟午虽然功力深厚,稳占上风,但左手中的一根寒铁宝杖,却难再定稳身形,也自往后飘退六尺。

一鹤道人则闷哼一声,被震飞去一丈有馀,五脏皆裂,自七窍之中,狂喷鲜血而死。

伏魔神尼青莲大师合掌低眉,宣了一声佛号,戴天仇以及卞灵筠,秦灵萼等,一齐掩面回头,公孙玉却眼看着师兄惨死,英雄泪不住泉流,双目觑定六诏神君万俟午,在炯炯精光之中,又复加上了熊熊仇火!

六诏神君万俟午却若无其事的,拔出自己技人石中的另一根寒铁宝杖,向辣手神魔申一醉叫道:“老醉鬼、你们假如要想先消耗万俟午几分真力,何不由你出手?让这些后生下辈,平自送死,使我连杀人都杀得不大过瘾!”

公孙玉闻言,厉啸一声,拔剑慾出,但辣手神魔申一醉却把他拉住,向六诏神君万俟午,怪笑连声说流:“老残废果然聪明,我老醉鬼确有此意,不过不好意思先行出口而已!如今你既向我挑战。

可知一年小别,我老醉鬼旦夕苦炼,大非先前,你那两很寒铁宝杖,不见得接的住我这双肉巴掌了么?”

六诏神君万侯午傲然叫道:“老醉鬼,我套用曹孟德与刘先主青梅煮酒之时的一句话,纵目当世武林的真正英雄人物,委实只有‘使君与操’!申一醉死在万俊午杖下,或是万挨午死在申一醉掌中,全都心安理得!我知道你不会虚言,既然这一年以内,大有进境,我也不再谦虚,就以一对寒铁室杖,接接你威震江湖的‘天星拳法’!”

辣手神魔申一醉微微一笑,黑衣飘处,业已高拔四丈有徐,一招“天河倒泻”,隐挟着从来未见的奇幻手法,化作漫天掌影,齐向六诏神君万侯午,飞罩而落!

在场诸人,全是武学名家,看出辣手神魔申一醉,这出手第一掌,便凌空变幻,妙围无方,不但惊得六诏神君万挨午双杖点地,闪出两丈六七,连伏魔神尼青莲大师也好生奇诧,暗想这位辣手神魔申一醉的“天星掌法”之中,怎的含有极其高深的佛门招术。

原来辣手神魔申一醉,在九疑山摘星峰顶的一年之间,很大师把恩师百慧大师所遗秘菠以内,一套自己因双手皆失,无法锻炼,戴天仇又因火候不够,不能锻炼的佛门绝学“不坏金刚大降魔手”,转赠申一醉参详,以申一醉那等武学,自然触款旁通,一载光阴,不但他本身的“先天混元气”,练得极其精纯,连这套佛门绝学“不坏金刚大降魔手”,也参透精微,熟而又熟!

如今面对生平唯一强敌六诏神君万侯午,申一醉遂把“先天混元气”,功凝百穴,施展“天星掌法”,揉杂“不坏金刚大降魔手”,以圆克敌制胜!

这名列武林十太高人之中,南北双魔的一场恶战,无疑是今日之会的主力搏斗,并有关于整个江湖的正邪与兴衰!所以场中诸人,一齐屏息静声,除了魏灵莎,许灵芬,史灵河,褚灵珊四女以外,包括秦灵萼卞灵筠在内,全部提心吊胆的,希望胜利属于辣手神魔申一醉一面。佛门绝艺“不坏金刚大降魔手”,与“天星掌法”配合之后,却威力大增,足以弥补“先天混元气”,略弱于“纯阳真解”的些微缺陷!六诏神君万俟午也知道这一战是自己成败关头,遂以盖世无敌的“纯阳真解”绝世轻功“节节登高凌虚步法”,配合手中两根寒铁室仗,尽力施为,一条黑烟,一团彩影的互相纠缠之下的五十合胜负未分,一百合雌雄难判,直到二百合左右,谁弱谁强,依然无从认定。

伏魔神尼青莲大师、公孙玉、戴天仇、秦灵萼、卞灵筠等人的脸上神色,直到将近三百合时,才略见缓和,但瞩目场中,仍不过是辣手神魔申一醉的攻势较多面已,六诏神君万挨午依然气定神阉,未露丝毫败意!

申一醉动手这久,找不出六诏神君万俟午的丝毫破绽,不由略兴与做性,龙吟长笑起处,施展“不坏金刚大降魔手”中的连环三绝,“法雨慈云“兜罗万象“天女拈花”,并配合自己威震江湖“天星掌法”之中一招绝学“鸿钩万化”,回环并发,掌影蔽空,根本令人分不出怎样进攻,及攻的何种部位?

六诏神君万俟午心内一惊,寒铁双杖左杖点地,双杖一式“排荡风云”,明面似慾硬接申一醉四式强攻,其实他因看不透对方奇妙手法,心头略怯,以进为退地,倏然、横飞八尺!

辣手神魔申一醉早就猜透万俟午心意,暗想自己是否能除却这盖世魔头?全在此跟踪一击,奏不奏效?

所以万埃午身形刚刚往横里飘起,申一醉业已比他飘得略略远地应起空中,一式“神龙摆尾”,转化“佛指点元”,无坚不摧的“大金刚指力”,加上“先天混元气”的暗劲,快得宛如石火电光般的,点到六诏神君万俟午的“天池”死穴之上!

六诏神君万佼午自知双方功力相差无几,一招为敌所乘,既难换回,所以在警觉申一醉以“大金刚指力”,施展“佛门点元”

绝招,直袭自己“天池”死穴之时,根本不再,也无法躲避、索性寒铁双杖疾扬,照准辣手神魔斜肩一砸!

两人这种打法,无疑两败俱伤,因辣手神魔申一醉居于主动,出手略快分毫,六诏神君万俟午“天池”死穴以上,中了“大金刚指力”,必然应指身亡!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这凌空翻杖,申一醉照样难逃,威震武林的南北双魔,势必一齐了结!

在场的伏魔神尼青莲大师、公孙玉、戴天仇、以及六诏神君万俟午门下弟子,见情势如此危殆,纷纷失声起立!

但申一醉“大金刚指力”,已将到达六诏神君万俟中胸前,忽然想起公孙玉在雷岭古洞。相救之时,不曾把那第三根渺锣神木振断,自己誓言未解,从此不得杀人,当然对这强敌六诏神君,一样不能例外!。

失意之余,居然长叹收手!这种干钩一发的生死关头,那里能容丝毫缓慢?申一醉“大金刚指力”方收,六诏神君万俟午的寒铁宝杖,却实胚胚砸在他的左肩头上,立时肩骨尽碎,狂吼一声。落地晕死。

这还是六诏神君万侯午,自分必死以下,见申一醉突然收手,遂也尽力把寒铁双杖的疾落之势减轻,不然这位辣手神魔,定必应杖毕命!

伏魔神尼青莲大师、公孙玉、戴天仇等人,自然纷纷探视申一醉伤势,但就在此时奇事又生。突然一蓬银线,宛如雨先流失,自六诏神君的女弟子群中飞出,把他全身罩住!

原来那位以身事敌,忍辱含羞,静待六诏神君万俟午覆败之矾的秦灵萼姑娘,早知公孙玉决非六诏神君敌手,全副希望,均委托在黑衣无影辣手神魔申一醉的身上。

如今辣手神魔居然也中了寒铁双杖落地,生死未知,秦灵曹芳心尽碎,不忍再见那意料得到的公孙玉拼斗不敌,身遭惨死,卞灵筠戴天仇二女,横剑殉情的令人酸鼻惨状,银牙一咬,取出身藏多年,始终无机冒险一试的“散花毒针”,乘着六诏神君想不透辣手神魔申一醉何故手下留情,不点自己“天池”死穴,心有徐惭,凝神微愕之际,倏然、按动崩簧,散花毒针,遂如银雨蔽空,向万侯午攒射而至!

秦灵萼这是明知在场人物,均非六诏神君敌手以下的无奈施为,情急拼命。其实一蓬“散花毒针”任凭如何霸流?也伤不了这名震天下的第一魔头,崩簧才响,万俟午的“纯阳真解”,便已自然而然地,凝聚阂身,细如牛毛的银雨飞光,到了他身前三尺左右,如遇无形屏障,纷纷自行坠落!

六诏神君万侯午见下手暗算自己的,居然是乎素极为宠爱的六诏人女之首秦灵萼?不由冷笑一声,寒铁宝杖微技,宛如一朵彩云般,飘起数丈,半空中双杖并交左手,右手倏然、一挥,金光略闪,脆响叮当,可怜秦灵萼连躲都不及地,心窝里便嵌了一枚“摄魂金铃”,凄然毕命!秦灵萼死后,六诏神君万俟午蕴含盛怒的闪闪精光,又复移注到与秦灵萼一直并肩而立的卞灵筠身上,沉声问道:“筠儿,秦灵萼贱姊下手叛上弑师,你在旁为何不加防范阻止?”

卞灵筠无言可对,加上目睹秦姊姊惨死之下,芳心慾碎,正待也自舍死一拼,突然场内响起公孙玉凄厉慑人的纵声狂笑!

公孙玉笑声一起,六诏神君万俟午遂暂时不向卞灵筠责问,寒铁宝杖点处,飞回场内,阴沉沉地问道:“公孙玉,你笑些什么?”

公孙玉哂然不屑地反向六诏神君问流:“万俟午,你这一阵胜得光不光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铃半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