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铃半剑》

第23章

作者:诸葛青云

她综合了心中所疑的蛛丝马迹,作了如此断定,沈南施突地一蹙黛眉,加以补充说道:“嗯!妹姊说得不错,而且他另外还有个名字,就是欧阳云飞,你不见在‘彭蠡水树’那自称他表妹的绿衣女子,便如此叫他么?”

她们两人下了这种结论,芳心却更感焦急苦恼,这是疑心所应得的惩罚,也正是好事多磨的例证。

顾灵琴和沈南施,自是仍然赶往衡山南麓孤鹤峰下的“翠庐”,但欧阳云飞的神秘失踪,究竟是否如二女所料,蓄意不辞而别呢,另还是有奇遇?却太以令人难测!

原来欧阳云飞住在客栈之中,虽是一日奔行,甚觉疲乏,但却因重重心事,搅得他翻来覆去,直到二鼓打罢,他才朦朦胧胧的合衣睡去。

就在他将要进入梦境之时,突的一股冷风,自窗隙透人,他虽拥被面卧,仍觉冷风侵体,禁不住机伶伶打了个寒颠、但奇怪的是他并未因这一缕冷风侵袭而消失睡意,却反而呼呼睡去。

但醒来之时,他发觉自己已非躺在客栈中的床上,而是在一片枝密叶浓,鬼气森森的柏树林中。校对摇动时,间或也洒漏下几点月影。

仍是同一个夜晚,远处正传来三更鼓晌。

欧阳云飞举目四望,四周是一片岑静,却无半点人迹!他禁不住惊噫了一声,自言自语道:“奇怪!我怎会躺在这里了?”

他一跃而起。略一运气,觉得周身并无异状,不由更觉奇疑,暗忖:这莫非是传说中的“梦游”不成?

欧阳云飞才待走出树林,实地,一声阴冷已极的低笑,起自身侧,他蓦然一惊,转头急看,只见身后三尺之处,不知何时已站着个身形瘦长穿一件绿色长衫,面蒙黑纱的怪人。

这怪人穿着那么宽大的长衫,落在他身后之时,欧阳云飞竟是浑然不觉,也就是丝毫未带衣挟破空乏声,这岂非太已神奇?

欧阳云飞以一介儒生,踏入江湖,为时虽不过数月!但他连遭奇事”经验阅历大增,而且自巧遇“上善若水老者”和“忘吾老人”后,武功亦已突飞猛进,何况他生具超人胆识,是以一见这蒙面怪人现身,竟是丝毫不感到恐惧,当下昂然说道:“以阁下方才露出的这手轻功,在当今武林中谅来也是一等一高手,但不知为何这般鬼鬼祟祟,丝毫不光明磊落?”

他不知这眼前之人,是何等身份,只因他行动诡异,心感不悦,是以说出这般没轻没重的话来。

那长衫蒙面的瘦长之人,身形屹立不动,却发出一声令人战栗的冷哼!

欧阳云飞是初生之犊不畏虎,他见那人冷哼不答,又复晒然一笑,说道:“你不要装腔作势,你将我公孙五带来此处,是何用意?”

那长衫蒙面的瘦长之人,又是一声阴沉已极的低笑,仍然默不作答,生像他除了阴笑冷哼外,再无其他表达意向,宣泄情感之法。

欧阳云飞剑眉双剔,怒道:“你以为如此,就能令人莫测高深么?”

他一顿语气突变和级,竟自喟然叹道:“看你这人面蒙黑纱,想是面容毁损,因而连性情也走人偏激,你虽无缘无故的把我带来这里,我也不以为意了。”

他想起当年在括苍山绿云谷初见公孙大哥之时的情景,便自然而然的对这眼前之人,产生无限同情。

那人又冷哼一声,双chún仍是紧闭不动,但欧阳口云飞耳畔却响起清晰的音语说道:“胆大的小辈,你连番出言不逊,真以为我‘惟我真人’不能将你置之死地么?”

他这一手炉火纯青的“凝气传音”功夫,却听得欧阳云飞暗暗一凛,他几乎不敢相信这话是由眼前的蒙面怪人发出,因为据他所知,即使“传音入密”一类功夫,施展时嘴chún也要微微嚅动,那有如此毫无迹象之理?

欧阳云飞心中虽是惊凛不已,但“惟我真人”的话,大已难听,也不禁激起他一腔怒火,喝道:“出口骂人,算不得什么英雄,即使你是什么‘半仙会’中的人物,我公孙玉也一样不放在心上!”

“惟我真人”听了欧阳云飞提到他是半仙会中之人,仍自嘴皮不动地,暴发出一阵桀桀怪笑,状至得意地说道:“你毕竟不妄生了一对眼睛,已然知道老夫的身分了。”

他声音一顿,又道:“可是你无端造谣,泄漏老夫行踪,仍然难免一死!”

欧阳云飞惊恐疑怒交集说道:“我公孙玉一向是非礼勿言,从不造谣生事,不知你说此话是何用心!”

他自己竟把在鄱阳湖畔,向顾灵琴和沈南施编的一个谎话忘记,但却恰在那时被武林圣君和在暗中的惟我真人听到。

惟我真入晒然笑道:“什么非礼匆言,非礼勿听,老夫不管是有意无意,你也一样难免一死!”

欧阳云飞夷然不俱道:“像你这种阴狠毒辣狂傲无礼之人,也配称什么半仙,真不知人间还有羞耻之事!”

惟我真人阴阴一笑,道:“你想速死谢罪,那还不是容易之事?”

他略一犹疑,竟自喃喃说道:“老夫既身别半仙会中一员,又岂肯先自破坏此互约的规章?”

欧阳云飞傲然一笑道:“瘦鬼,你休要以半仙会吓人,我虽知不是你的敌手,但你这般对人滥加罪名,就是拼着一死也要和你斗上一斗!”

惟我真人又自蒙面黑纱以后,发出一声冷哼,说道:“苦老夫将你这小辈亲手处死,那你是虽死犹荣,老夫岂肯作这等傻事!”

欧阳云飞天生傲骨,加上这数月来连遭奇遇,尤其在牛刀小试之时,一战击败号称武林十大高人之一的独臂豺人,再战而挫九命公子,对自己武学,信心大增,他虽知眼前这人武功奇高,但却引发之他好奇之心,跃跃慾试!随即朗声一笑说道:“你不愿作这种傻事,我就偏要你作!”

他身形一飘,翻手拍出一掌。

只听一声阴阴低笑,已然响自欧阳云飞身后,原来他手掌拍出之时,面前早消失了惟我真人的身影。

如此一来,任他欧阳云飞做骨天生不知天高地厚,也不由心中微凛,疾忙收掌转身,蓄势戒备!

惟我真人那冰冷得毫无人气的语音又起,说道:“你这小娃儿到颇有胆识,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态度,也实在对老天的胃口

他说至此处,突然住口不言,只是以两道宛如利刃的目光,在欧阳云飞俊面以上来回闪动。

欧阳云飞一愕,暗忖:“这半仙会之人,怎么一个个都喜欢挨骂?此人虽怪得可以,但眼下对我也像改变了主意?”心中不由暗暗高兴。

那知就在他一愕之间,惟我真人又复说道:“老夫虽对你这娃儿颇有好感,但你泄漏老夫的秘密,仍是在数难逃,必须一死,你且莫先自高兴!”

年轻人毕竟脸皮嫩薄,欧阳云飞心事一旦被人看穿,不由又羞又怒,大喝道:“瘦鬼,休要故弄促狭,你今夜把少爷带来此处,若不还我个公道,我也决不与你善罢甘休!”

他忽然觉得这惟我真人与上善若水老者为人,迎非同一类型,看来像武林人仙那种世外高人,也是良莠不齐。他既然一再声言,要把自己处死,心想自己就是逃也逃不了,不如改守为攻,全力一拼!

惟我真人本是自待身分,不肯亲自出手将欧阳云飞处死,但他生具怪僻,一见欧阳云飞这般出言顶撞,不由杀机顿起,冷哼一声,说道:“五十年前老夫杀人,向为‘莫须有’之罪,你在鄱阳湖畔,无端造谣,泄漏老夫行踪,已是死有余辜,近五十年来,既是半仙会已散,看来也顾不得亲自杀人的规章了,今晚首开杀戒,老夫索性亲自成全了你!”

他屹立原地不动,蓦然张口疾吐,只听一阵嘘嘘声响,一缕劲风,适向欧阳云飞腹下“气海穴”撞去!

这正是惟我真人在这树林内出现以来,第一次张口。欧阳云飞怎知他这“凝气化力”神功的厉害?在他张口之间、便觉寒气侵入,方自运起无极气功护体,紧接着便觉一股如实体般的气往,直向腹下“气海穴”袭到。

欧阳云飞本就对敌经验不足,一惊之下,本能的飘身向后疾退八尺!

但那股气梭,生像可以无限延长一般,随着欧阳云飞后退的身形继续追击,仍然指向“气海”重穴。

欧阳云飞不禁大骇,情急之下,左手蓄力,一掌迎向那气柱推出!

只听一声大喝:“不可!”遂见一条人影,自一株翠柏上飘飘落下。

惟我真人冷哼一声,道:“是你?老夫正等得处死了这小辈之后再找你算暗中偷听的!”

他说话之时,真气一散,自然而然的收回那自口中吐出先天真气,因而及时解除了欧阳云飞杀身之危。

欧阳云飞惊魂甫定之下,一看那人,却禁不住发出一声惊喜参半的高呼:“是你!公孙大哥!”

原来这现身之人,虽是长衫罩体,黑中蒙面,但欧阳云飞一看之下,便已认出此人正是他一别数月的公孙大哥。

欧阳云飞甫走到公孙玉身前五尺之处,便又倏然、驻足,他对这惟我真人居然也认得公孙玉之事,不由大感奇诡,错愕了一阵,便又向公孙玉说道:“公孙大哥,你也认得他么?”

公孙玉的炯炯星目中,闪射出激动的神情,颔首说道:“不错!我不但认识,而且……”

他瞥了惟我真人一眼,竞自修然、住口。

惟我真人阴阴一笑道:“小娃儿,莫忘记了你答允老夫的话,不得信口开河!”

欧阳云飞看得大是奇疑,说道:“公孙大哥,你怎会和这魔头相识?他虽是武林八仙之一,但作事为人,却显示出是一个十足的……”

他“邪魔外道”四字尚未说出,却被公孙玉一声“贤弟住口”所打断,然后说道:“欧阳贤弟,你这因一句谎言招来的杀身之祸,实是大出愚兄意外,唉!你两肩重任,一身情仇,岂能就此死去?”

欧阳云飞听得似解不解,但他一见公孙玉现身后,却是信心不问个明白,就是死了,也觉糊里糊涂。”

公孙玉慨然一叹道:“今生今世,愚兄的面容再也不打算恢复了。”

欧阳云飞此时只被公孙玉甘愿受惟我真人所役使的事,引起好奇之心,竟把他在“彭蠡水谢”弄到三粒血莲子之事,完全忘记,闻言又复诧然问道:“可是这惟我真人对大哥有什么大恩大惠,你自愿为他完成三件事情,以作报答的么?”

惟我真人阴阴一笑,插口说道:“不敢!不敢!老夫对他仇比天离,恨似海深!”

欧阳云飞越发如坠五里雾中,茫然说道:“公孙大哥!究竟因为什么事,而使你答应替他完成三件事情,你若不说出来,小弟死不瞑目!”

公孙王迟疑半晌,摇头叹息道:“请恕愚兄实在有难言之隐。”

惟我真人又是阴阴一笑,道:“小娃儿,你若要说出,老夫绝不阻拦。”

公孙玉双睛中突然闪射出两道厉芒,转首向惟我真人大喝道:“住口!我公孙玉只答应为你完成三件事情,却不许你胡说八道!”

欧阳云飞看得疑念丛生,闻言,故意冷冷一笑道:“看你吞吞吐吐的样子,那还像个男子汉大丈夫?我欧阳云飞交上了你这个朋友,真是铸成大错了!”

公孙五此时心情激动,痛苦万端,他一听欧阳云飞还要对他出言讥讽,不禁怒火狂炽,膛目大叫道:“胡说!你知道什么?”

欧阳云飞微一错愕,暗中叹道:“看他的性格是越发孤苦僻怪,即使他面容再复,也不是一个正常之人了,唉!他那三位红粉知己,难道真叫她们空闺独守,虚度此生么?”

他方才出言讥讽,本是想激公孙玉说出实情,此时一想到他的不幸遭遇,不禁大是懊悔。

于是柔声说道:“大哥既是有难言之隐,小弟自是不便强行追问,方才出言无状,还望大哥不要见怪才是。”

惟我真人看着两人交谈,竟自仰起脸来,似是在怔怔出神,抑或沉思,此时突地发出一阵狂笑,向欧阳云飞说道:“小娃儿,你若是想知道你公孙大哥承诺替老夫做完三件事情的隐秘,就也答应为老夫做三件事情,如此,你也可免去一死了!”

欧阳云飞微微一怔,但他听清了惟我真人所说的话之后,却冷哼一声说道:“我欧阳云飞岂是贪生怕死之人,甘心为你利用?”

他说者无心,但却正触着公孙玉的痛处,他冷哼一声说道:“你说话最好留点心,须知我公孙玉虽答应为他做三件事,但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铃半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