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铃半剑》

第24章

作者:诸葛青云

他方讶然从地上跃起,便听惟我真人发出一声阴冷已极的低笑,说道:“老夫以半个时辰传了公孙小娃儿一招‘惟我无人’此招可用之拳掌、剑术,比上善若水老鬼传你的那‘无为忘我保命救敌三式’更见神妙,你这小娃儿先不要披嘴,灵不灵当场见效!”

当他说到这一招式名称,“椎我无人”之时,欧阳云飞便即剑眉微蹙,暗忖:先看他这招名称,便可见其为人,与上善苦水老者大相逢庭,再听他说比“无为忘我保命救敌三式”更见神妙,禁不住嘴角一掖,露出晒然之色,等他说完,遂用手一指惟我真人,不屑说道:“欧阳云飞对你这一招的威力如何,姑且不论,正如你自己所说‘灵不灵当场试验’,但听那招式名称,带着如此浓厚的自私惟我色彩,便觉颇不顺耳,须知人生在世,谁不为己?但像你这般处处以此标榜,即是过分,在我未和公孙大哥比斗以前,你能否先姻这招式名称改改,像上善苦水老前辈那种无为忘我既保己命,且救敌人的立意,岂不比你这‘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的态度,高明得多么?”

惟我真人听他把自己的一句“灵不灵当场见效”之中的“见效”二字,改为“试验”,便巧妙的对他那招“惟我无人”的威力,表示出怀疑之意,不禁冷哼一声,甚感不悦,现又听他把,‘惟我无人”这一招式名称任意批评嘲弄,早感不耐,那里还把“改改”二字听到耳中?遂冷哼一声,怒道:“欧阳小辈,你那来这多话?俗语说,‘人不为已,天诛地灭’,老夫即使以此标傍,又有何不妥?余岁,生平阅人无算,而对世事体认也自认极为深刻,哼!难道还要你这个rǔ臭未干的孩子教训……”

他说到“教训”二字,亦觉不要,便即倏然、住口,但因此却更引得公孙玉和欧阳云飞哈哈大笑!欧阳云飞接着又道:“世人因是良莠不齐,好坏参半,但正大高洁之士,仍然极多,那能像你这般以偏概全,以己废人之见,否定世间全无好人?”

他这一句“以已度人”未免把惟我真人骂得大惨!惟我真人武功超绝,高踞武林八仙之位备受专祟,何曾被人这般骂过,只气得他冷哼一声,蒙面黑中以内的脸色大变,转首向公孙玉说道:“你即刻用老夫传授的那招‘惟我无人’,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打发!”

公孙玉知道此战难免,略一迟疑,便即朗声说道:“时光不早,欧阳贤弟我们动手吧!”

欧阳云飞豪声一笑,说道:“大哥说得不错,我们早点动手,也可早些离开这烦恼尘世,你看我们是先斗拳掌,还是先较量剑法?”

公孙玉苦笑一声,道:“我们若不斗得两败俱伤,也不能罢手,以愚兄之见,还是不管拳掌、剑术、暗器、内力、各自尽展所能,全力施为吧!”

欧阳云飞朗声说了个“好”字,便即翻腕拔出半截断剑,凝神肃立。

公孙玉也被欧阳云飞视死如归的神情,引得豪兴大发,长啸一声,尽吐胸中积郁,说道:“贤弟不妨将你所学,尽行施出,也好让愚兄看看你的功力进境。”

说完也将青钢剑掣在手中,又道:“欧阳贤弟,愚兄既是痴长你两岁,就让你先出手吧!”

欧阳云飞也不客气,朗喝一声:“小弟有僭了!”右手半截断剑划起一圈耀眼银虹,挟着丝丝锐风,一招天南剑法中的“笑指天南”已向公孙五斜肩劈到!

他学武时间虽短,但对这天南剑法,却已练具相当火候,而内力又因得食芝参雪霜灵果大增,是以他这全力出手一招,倒确是极见功力。

但比起公孙玉来,仍然是相形见细,不过公孙玉却诚心想看看他的武功进境,并不全力口攻,只用优魔神尼传授的一套“青莲剑法”防守,这一来,惟我真人却看得盾头一蹙,冷然说道:“老夫是何等身分之人,那有闲情逸致,看你们两个娃娃逗耍、你若不立展绝学,老夫可要亲自出手了!”

他把话说罢,恰是欧阳云飞将一套天南剑法施完之时,公孙玉冷笑一声,道:“你急什么?既传了我一招武功,若不能使其发挥威力,岂不是功亏一篑了!”

公孙玉此时又想试试欧阳云飞把一套“青莲剑法”练得如何,是以便施展出天南绝学,像是依照惟我真人所嘱般,一路向欧阳云飞抢攻。

欧阳云飞本是冰雪聪明,怎不明了公孙玉的心意,但他一想及这不到两败俱伤,不会停止的一战,便自喟叹一声,说道:“公孙大哥,一个时辰了后,你我两人,或许即要撒手尘寰,就是身负绝世武学,死时还不是与尸骨同朽,我所学的这一掌一剑之微,又算得什么?你何必这般昔心孤诣……”

那知他说话之时,虽早已施出那套在防守上极具神妙的青莲剑法,但因心神一时疏忽,意志略微分散,立被公孙玉迫得手忙脚乱,险象环生,话尚未完,便听他公孙大哥大喝一声:“贤弟小心!”

随之“吓啦!”裂帛声响起处,欧阳云飞那件雪白长衫以上的有袖口左近,已被公孙玉青钢剑姚破一条长达半尺裂口。

欧阳云飞虽不畏死,但眼看方才一时疏忽,便几遭断臂之危,也不禁心神一凛,立刻聚精会神,把一套青莲剑法展尽精微地,舞起朵朵青莲,将那凌厉攻势封住。

惟我真人看得微蹙浓眉,但见两人确已尽展所能,以死相博,也只得耐性观战,此时眼见公孙玉一套天南剑法即将使完,便阴冷一笑,说道:“公孙小娃儿,你是否还要把你们天南一脉的压箱底功夫,“玄门智珠”施出?当年天南三剑和六诏神君万俟午在括苍山绿云谷比斗时,老夫亦曾在暗中目睹,他们所用的“乱点鸳鸯”手法,各将十二粒玄门智珠,六六齐发的打出,在一般武林高手贡来,确属一绝,不知你这娃儿火候功力如何?”

欧阳云飞暗忖:“我在鄱阳湖畔随口编的一个谎言,不料竟有其人,而且听那武林圣君说,五十年前,惟我真人的潜修之所,便是在浙东括苍山,原来果是不假。”

岂知惟我真人一提起天南三剑,深谷赌命一事,公孙玉的心情便即十分激动,他想起三位思师死得何等伟大壮烈,而今日自己却任人指使,并和身外化身的欧阳云飞即将极不愿意地作生死一拼。但他当初在括苍山绿云谷传授欧阳云飞武功时,因时间短促,并未将师门暗器“玄门智珠”转授,是以一听惟我真人一言,又不禁犹豫起来,不知自己若防效先师昔年所为,也以“乱点鸳鸯”手法施为,欧阳云飞能否躲过?但若用普通手法,单粒打出,则又不能发挥此种暗器威力,有辱师门。

那知欧阳云飞却听得大感兴趣,不知以“乱点鸳鸯”手法打出玄门智珠,是何精彩奇妙情景,是以急不及待他说道:“公孙大哥,你就施展出那‘乱点鸳鸯,的暗器手法,也好让小弟瞧瞧。在离开大哥之后,我也别出心裁的练了一种暗器,虽是在鄱阳湖畔和九命公子一战后,发誓不用,但等你打完了,小弟也要献献丑。”离你们比斗之处大远,未看清楚,今晚正好仔细观赏一番!”

惟我真人阴阴一笑道:“如此最好,别尽说废话了,公孙小娃儿就先出手吧!”

公孙玉再不多言。青钢剑归鞘,探手袋内,抓出十二粒玄门智珠,左右手各六,朗喝了声:“贤弟小心!”便自振腕打出。

那十二粒玄门智珠自公孙玉两手飞出后,齐奔欧阳云飞身前五尺之处,自动凌空互撞,然后便即看似毫无规则的漫天乱飞,但却丝毫不乱的迳袭对方周身各大要穴。

但岂料那十二粒玄门智珠方一互撞,将飞未飞之际,却见一点黄影,也向那互撞的一点飞去,只听当当连响,十二粒玄门智珠齐被荡开,擦着欧阳云飞的衣衫飞过,而那粒黄影竟是方向不变,直扑公孙玉的蒙面黑中!

原来欧阳云飞见公孙玉摸出玄门智珠时,也将半截断剑归鞘,同时把那枚小小金铃取出捏在手中,他一时童心大发,竟运起忘吾哲人所授的“意指神功”,将铃打出。

公孙玉自是不曾料到欧阳云飞会有此一招,就是惟我真人也大感意外,方自微叹一声,见公孙王侧头再想闪让,已是无及,他那蒙面黑纱,已被铃上针刺,接破一块!欧阳云飞尚不知道,自己闯下大祸,竟是十分天真地,哈哈一笑道:“公孙大哥、你看小弟这别出心裁的暗器,比你那玄门智珠……”

他“如何”两字,尚未说出,便被公孙玉一声凄厉长啸打断,并发出震人心弦的话语道:“好!好!我公孙玉的玄门智珠,那能比得上你别出心裁的‘忘本金铃’?我天南武学既不放在你的眼里,就只好让你见识见识武林八仙的‘惟我无人,一招了!”

说完,形如疯狂般,身躯疾旋猛转,欧阳云飞只觉眼前一花,便见漫天掌影洒照而来,惊慌中疾施上善若水老人所授的“无为忘我保命救敌三式”中一招“死中求生”,但他发觉略迟,如何还能完全闪过,闷哼一声,左肩以上,已着着实实地挨了一掌!

幸而他运起的意指神功未散,左肩虽是疼痛慾裂,却未受丝毫内伤。

此时,他也发觉打出金铃之举颇为莽撞,光听公孙玉加诸他的“忘本金铃”四字,便知他公孙大哥心起误会,已动真怒,尽管挨了一掌,但仍然极为惶恐地,颤声向公孙玉说道:“公孙大哥,你可是生气了么?小弟再愚蠢无知,也不敢在大哥面前存下卖弄焰耀之心,只是一时鲁莽,随手而出,尚望大哥不要责怪?”

但公孙玉仍是怒势难遏,欧阳云飞这番话,那里听得进他耳里去?冷笑一声道:“欧阳云飞,你何必逞能于前,而又假惺惺的道歉于后?公孙玉事前早已说好,可以尽展所能,我又岂敢责怪于你?你我既是难免一战,那就废话少说,还是手下见真章吧!”

他此时已动真怒,出手再不留情,惟我真人那一招“惟我无人”,确是诡异已极,迅辣兼具,一经施展,真是犹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欧阳云飞尽管练就上善若水老者的“无为忘我保命救敌三式”,但因那三招若是分开施展,仅在防守上极见灵敏,却无还击进攻之能,况且他既对公孙王感歉疚惶然,在功力与斗志上便大打折扣,是以这二回合一交上手,欧阳云飞便被迈得连连后退!

而公孙玉却因欧阳云飞以单铃破珠雨,不仅他个人觉得汗颜无地,且以为自己有辱师门,是以仍然毫不留情地杀手频施。

欧阳云飞此时也已发觉,若再解释也只是徒费chún舌,于是精神一振,全力应战,但即使把那“无为忘我保命救敌”三式展尽精微,也只是自保之局,仍然被逼得缓缓后退。

但退了七八步后,他暗想反正总须一拼,若这样退法,究竟退到何处,才算了结?

心念既动,足下遂停,他这里刚一停步不退,公孙玉漫天掌影又至!

欧阳云飞情急之下,突地念转慧生,发觉这三式拳掌功夫的不足之处,随心一横,大喝一声:“你这般苦苦相逼,可怪不得我……”

他假的不退反进,身前空门大开,全身要害,尽行暴露于公孙玉漫天掌影以下,但他自己也凝聚无极气功,一招“天星掌”中的“力士推山”,猛向公孙五当胸袭去。

欧阳云飞这种两败俱伤的一式硬拼,又大出公孙玉意料之外,微愕之间,两下掌力已然拍实。

公孙玉毕竟对敌经验较为丰富,他眼见欧阳云飞一掌当胸袭来,身形急向右侧,左肩之上硬受一掌,直打得他骨痛慾裂,身形跟跪后退数步,卟通一声,跌坐地上。

而欧阳云飞却是硬碰硬,毫未躲闪地,胸前也中一掌,幸而公孙玉在侧身闪让时,真力自然而然地微收二成,但纵然如此,欧阳云飞也是惨呼一声,往后仰倒,砰然坠地,一动不动。

公孙玉受伤似不太重,他以两手支地,突地爆发出一阵凄厉狂笑,大叫道:“好个两败俱伤,你这惟我真人可觉满意了吧?”

说完,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又复晕倒。

惟我真人瞥了僵卧地上的公孙玉和欧阳云飞一眼,然后走到公孙玉身前。

他身形屹立不动,两手十指虚空疾弹,竟以凝气化力神功,为晕倒的公孙王推活穴道,接通经脉,一阵挣动后,便即霍然坐起。

公孙玉方才虽因欧阳云飞以单铃破珠雨,激起他无名怒火,以致存心相拼,但一看到这种结果,心中却感到万分追悔,无限悲痛,他连忙跃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铃半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