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铃半剑》

第26章

作者:诸葛青云

惟我真人也是诧然一怔,双眉微蹙之下,却又哈哈笑道:“小娃儿,你休要在老夫面前耍乖卖巧,老夫活了百余岁,难道还会受你的作弄不成?”

辣手神魔申一醉偏头微思片刻,便也哈哈大笑道:“这位小兄弟说得不错,武林八仙见面不如闻言,老夫在左近暗听这久,他都不曾发觉,还谈什么十丈以内,能辨飞花落叶?”

惟我真人哂然一笑,冷冷说道:“十丈以内能辨飞花落叶,乃一般武林高手应有的修为,何足称奇?申一醉,你也不要跟着这娃儿的话头,蛇随棍上,说这自欺欺人之言,我且问你,你是不是在盏茶工夫之前,以‘潜龙升天’的身法,跃上东南方十丈以外一株翠柏之上的一根宛如五指伸张般横技?”

辣手神魔申一醉见他看得这般清楚,连自己所坐,隐在浓叶密技中一根状如五指的树伎也看得清清楚楚,不禁心生微凛,暗自折服,但他尚有不解之处,刚要发问,却听公孙玉又在笑一声,说道:“你既是早已发现他隐身材上,却为何直到一盏茶后的片刻,却才喝问,明明是人家离树下跃之时方才发觉,不然又岂容他人听得这等武林秘密?你这不是自欺欺人而何!”

惟我真人阴冷一笑,说道:“小娃儿,你且暂莫狡辩,我问你,难道老夫和你交谈这久,用的是‘蚁语传音’功夫,你都毫未听出?”

他极为自负地扫了申一醉一眼,又复说道:“不信你就问问这醉鬼,他可曾听到了你我交谈的只语片字?”

公孙玉听他说和自己交谈之时,是用的“蚁语传音”,竟然毫未听出,不禁蒙面黑巾以内的脸上,感到一阵灼热,暗忖:“蚊语传音”

能练得如此深具火候,使对方听得自自然然,如同普通交谈一般,确非易事,但他也是聪明绝顶之人,早发觉惟我真人话中亦有漏洞,剑眉微蹙以下,又复不服他说道:“惟我真人,你也不要把话说得太满,你我交谈,你虽用的‘蚁语传音’,他无法听到,但我说的话,却是……”

公孙玉的未完之言,突被惟我真人一阵纵声大笑所打断,接道:“你这娃儿习艺于天南三剑,也算是艺出名门,怎地见识如此之浅?你说出的话,老夫只要微凝真力,便可以‘凝气化力神功’的‘吸’‘压’二字诀,压成语丝,不使走泄分毫地吸入我的耳际,他又岂能听见?”

辣手神魔申一醉,一听惟我真人说这眼前的蒙面之人,是习艺于天南三剑,不禁心中一动,同时觉得这声音太以熟悉,脱口说道:“你说这位小兄弟是习艺于天南三剑?那他可是……”

忽听惟我真人不耐烦的说道:“申一醉,你且慢打岔,老夫之言,这娃儿尚未深信,其实就是我等三人的言笑,也被老夫控制,只限我三人听到,人处三尺以外,便不会听到。”

公孙玉冷哼一声,表示不信。

辣手神魔申一醉却豪声大笑道:“这个……老醉鬼有点不信邪,你们说话,我就到三尺以外听听。”说罢大步向前走去。

惟我真人冷笑一声说道:“你何必亲自去听?你既向前走,就多走几步,到一丈外的一块大石之后,找一个人问问便了。”

辣手神魔申一醉和公孙玉同感一怔,申一醉霍地驻足转身,诧然说道:“什么……?”

突见数尺外的一块大石之后,一条人影,冲天而起,向前跃去!

只听惟我真入发出阴冷已极的一声怪笑,说道:“小娃儿,既然躲躲藏藏地听了半天,都没听出半语只字,就心干情愿的走了么?”

他身形未动,也未见他如伺作势,那冲天飞起的人影,离地仅及八尺,便又拍地一声,摔落地上!

辣手神魔急走几步,到达那人面前,只听他“啊呀!”一声,叫道:“原来还是个女娃儿,快来!快来!”

公孙玉一听是个女子,不禁心中一惊,大步走了过去。

惟我真人却是后发先至,冷冷说道:“你们不妨问问这女娃儿,她虽仅在一文以外,可曾听到我等三人对话?”

辣手神魔申一醉一看那女子一身绿衣,面目娇美,沉沉夜色中虽看不十分真切,到也觉得颇为眼熟,像是在那里见过?他略一思忖,便即恍然说道:“原来是你这女娃儿,怎么离开鄱阳湖的‘彭蠡水榭’,也来到这武功山中了?”

公孙玉听得心中一震,膘眼看去,却不是他所想见而又怕见的沈南施或顾灵琴,不禁暗自奇诧辣手神魔申一醉怎会和她相识?

只见惟我真人右手微抬,那女子跌坐地上娇躯一颤,便即站了起来,娇嗔他说道:“你们要干什么?你们在那里运功调息,难道我就不能!”这分明表示她未听到他们三人的谈话。

辣手神魔申一醉突地拂髯大叫道:“怪!怪!难道我醉鬼今晚是当真喝醉了?怎么变成了瞎子聋子啦?……”

惟我真人十分得意地说道:“你们在老夫面前,何异盲聋,这女娃儿的一举一动,全被老夫所吸取,尔等自是难以察觉。”

公孙玉乃是心高气做之人,他本来对惟我真人这种出神人化的功力,还自暗暗折服,但听到他处处别出心裁的卖弄两手。

惟我真人眼中候地显现出一股怨毒的光芒,扫了公孙玉一眼,冷哼一声道:“小娃儿,别不知好歹,就是你师父天南三剑在世,也不敢对老夫如此无礼!”

辣手神魔申一醉再次听到惟我真人提到天南三剑,再看到这蒙面少年也是如此狂傲,早认定他定是自己的忘年之交,公孙玉小侠,但却不解他为何面蒙黑巾,而且在见面之后,只脱口说出:“是你……”两个字,却不和自己说话,亦不认这个醉哥哥?

但他也是聪明绝顶之人,略一思忖。便知就里,微喟一声,遂以无限关切的口吻说道:“公孙老弟,你脸上可是在‘彭蠡水榭’被那把火烧伤了么?唉!你老哥哥在被那‘武林圣君’小娃儿一掌击伤后,幸而被一个身穿古铜长衫的瘦小老人救走,不然也早葬身火窟了!”

公孙玉心中一阵激动;但却强自压抑下去,因为他曾发誓面容不复,便今生今世不再以本名出现于旧日相识面前。于是故作冷淡的说道:“在下欧阳云飞虽受业于天南门下,却非你的什么公孙老弟——”

他尚未说完,突听那绿衣女子一声娇呼,说道:“什么?你是欧阳云飞!是我的表哥?……”

她又神情黯然地微摇蹙首,喃喃说道:“你不是欧阳云飞……

你不是我的表哥……”

公孙玉心中蓦然惊觉,原来这绿衣女子,便是欧阳云飞要走遍天涯海角,但却寻访未获的表妹,于是他故作黯然的说道:“表妹,当真连我也不认了么?唉!我找得你好苦!”

绿衣少女黛眉双挑,冷笑一声说道:“你这人面蒙黑巾,故作神秘,怎会是我的表哥欧阳云飞?不知你冒名顶替是什么意思!”

公孙玉喟叹一声说道:“小兄自离家之后,连遭奇变,我就是取下蒙面黑巾,你也无从认出你以前的表哥欧阳云飞了。”

绿衣少女又复冷冷说道:“我表哥向来不谤武功,看你双睁中神光湛湛,内力极是充沛,他离家只不过数月时间,不论什么奇遇,也练不到你这般火候,只此一点,便见你是假货!”

惟我真人两抹鬼眉微蹙,阴阴说道:“老夫不管你们什么表兄表妹,女娃儿,你叫什么名字?”

绿衣少女瞥了公孙玉一眼冷冷答道:“他既自认是我的表哥,那你就问他好了!”

公孙玉闻言,不禁暗暗叫苦,原来欧阳云飞在浙东括苍山绿云谷之时,虽也提起过他自己的身世,但公孙玉却因万念俱灰,早以抱定一死,未打算会再履江湖,更未想到会阴错阳差地同时碰到辣手神魔申一醉和欧阳云飞的表妹?他正觉尴尬之间,忽听那绿衣少女娇笑一声,栅栅走到公孙玉身前,纤手疾抬,竞向他的蒙面黑巾以上揭去,口中说道:“不管你是谁,先叫我看看长像再说。”

公孙玉自不知如何是好,微一错愕间,那幅蒙面黑纱,居然被那绿衣少女扯下!

他惊怒交进以下,陡地大喝一声:“你是找死!”飘身夺回蒙面黑中,又复疾快蒙好,然后拳脚齐出,眨眼间向绿衣少女踢出三腿,攻了四掌!

这三腿四掌俱是指向人身各大要穴,那绿衣少女一时之间被他迫得手忙脚乱连连闪跃。

公孙玉连攻了几招之后,竟自长叹一声,退了回来。

他这一失常行动,连惟我真人和辣手神魔申一醉也看得大感奇怪!

原来公孙玉被那绿衣少女扯掉蒙面黑巾,正是触动了他心头隐痛之处,是以不自主地施展出一轮疯狂猛攻,以泄胸中羞愤之情,但当他一相到对方是个女子之时,已是深自后悔,暗村:我公孙玉今生今世既是有负于女子,便当爱屋及乌,岂可对她如此?

他正自深深追悔,惟我真人和申一醉也在一旁静观其变之际,谁知怪事突生!

那绿衣少女被公孙玉攻了数招之后,居然并不还手反击,也未动怒,反面格格一笑,又复走到公孙玉身侧,声音极其柔媚他说道:“表哥,你为什么蒙着那幅极其难看的黑中,以遮住庐山面目?若是我出其不意地将它揭开,到真要失之交臂了呢?”

她这种神态言行,又大大出了在场三人意料之外。

但最为困惑不解的还是公孙玉,他不知道为何她仍把自己曾受毒伤的面孔,认作欧阳云飞。

尽管他心中疑云重重,百思不解,但他因此时已恢复冷静,是以便将计就计缓缓说道:“表妹,我刚才告诉你自离家之后,连遭奇变,唉!白云苍狗,世事多变,何况我又是蒙着黑巾,光是空口说白话的说我是你表哥,无怪你不会相信了。”

绿衣少女一双屋睁中神光略闪,娇靥上媚态横生地微笑说道:“表哥,我们既已名正言顺地订下百年自首之盟,还叫我什么表妹?

现在你既让步,就该叫我丹琪,不过从姓杜改为欧阳而已,所以今后我也该叫你云飞了,这样不是亲热一些么?”

公孙玉听得眉峰微蹙,觉得这个叫杜丹琪的女子既嫌幼稚肤浅,又觉俗不可耐,但他却因此知道了这个女子的姓名,于是勉强一笑地遂口说道:“丹琪,光叫名字,总觉不太顺口,叫你表妹,不是更亲切自然么?表妹,你怎么也到了这武功山中,你我在此相遇,岂非极为凑巧?”

杖丹琪又是格格一笑,情彼荡漾他说道:“表哥,你虽是踏遍海角天涯地找我,我又何尝不是时时留心寻你?在九九重阳的彭蠡水谢之宴上,还误认了一个长得与你酷似之人,谁知那人却是公孙玉,他也是天南门下,不知你认不认识?”

公孙玉听得心中一震,而他面蒙黑中,别人无法看到他脸上神色,只是故作谈谈一笑,说道:“我虽是习的天南一派武功,但却非天南门下弟子,只是极缘凑巧,一个道人临终之时所传,是以并不认得公孙玉其人。”

辣手神魔申一醉急急插口问道:“那道人法号可叫一尘么?”

公孙玉还未及作答,却听惟我真人阴阴一笑道:“小娃儿,你在搅得什么鬼?且莫想瞒过老夫!”

杖丹琪一脸诧然之色地瞥了惟我真人一眼,又转向公孙玉说道:“表哥,你脸上蒙着黑巾,可是受那人指使么?看他的武功像是极高,你一定要听他的话是吧?”

她一顿,又复接着说道:“其实你脸上蒙着黑巾也好,免得招惹麻烦,这样你就是在江湖上走动,也不怕策别的狐狸精抢去,所以我也可放心了。”

公孙珏暗暗忖道:“我脸上自中毒腐烂以后,伤势虽愈,但已是奇丑无比,就是不蒙面巾,人家看了也会作呕,不知你还有什么不放心?

忽见杜丹琪又向公孙玉身前走了两步,两人之间几无距离,她缓缓伸出两只柔夷般的玉手,将公孙玉的两手握住,嫣然一向说道:“你还站着发的什么呆?走吧,我还有很重要的事告诉你!

公孙玉暗叫了一声:“糟糕!我跟她到那里去呢?”他回首瞥了惟我真人一眼,满以为他一定不准自己离去,但却万分出乎他意料之外地,惟我真人竟是一言不发,任他被杜丹琪拉着手儿离去。

他皆因听了惟我真人谈过武林八仙的生死之谜,虽感兴味盎然地急慾听下去,却被辣手神魔申一醉的出现所打断,此时他满腹疑云,一头迷雾,怎舍得就此离去?

在他们两人刚走出十余丈以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铃半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