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铃半剑》

第27章

作者:诸葛青云

我真人那般武林八仙相较,却还是相差极远,我想暂时离开这‘遗忘天堂’中的‘水佩小筑’,去找一点使你增加内力的异果灵葯,三十日内必返,你看可好?”

欧阳云飞听得双眉微蹙,神情黯然地方要说话,却听红衣少女朗笑一声,又复继续说道:“云哥哥,你我只是一月小别,你又何必儿女情长地如此黯然神伤?我这次出去,不仅为你的事,抑且对我自己的今后,也要向一个人商讨交代,等我回来之后,我们即联挟再履中原,报却你的父仇和代为了断你公孙大哥之事,然后就长居这被世人遗忘了的天堂之中,再不问人间俗事,故而我此行乃是一劳永逸之计。”

欧阳云飞被她说得英雄气奋,儿女情收。握住红衣少女的柔黄玉手,大笑说道:“玲妹,我记得有一句诗词说‘自古多情伤别离’,我们今天却来个反其道而行,咱们大笑而别好么?”

红衣少女听得拊掌大笑道:“云哥哥,你这大笑而别的创举,不仅新鲜,亦颇有趣,但愿一月以后,我们也可以大笑而见!”

说完,两人齐地纵声大笑,笑声未落,一点红影,却早在湖光山色树影花香中渐渐消失!

岂料她这一走,到真的应验了一句“自古情天多铸恨”的名言,一月之后,两人不仅禾能如愿重聚,而且弄得有如深仇大敌,而那红衣少女也真的做到如她对欧阳云飞所说:“若是一旦失去了你,我不仅要对整个武林报复,抑且要向天下之人寻求补偿!”

这以后许多故事发展,不仅精彩,而尤为新鲜离奇,不过因为事情发生有先后之分,故笔者在此先补叙一页关于昆庐王子所请天下武林豪雄的第二次彭蠡大宴的经过情事。

就在那红衣少女带着欧阳云飞轻车走千里,悄悄地离开武汉以后的数日,中原武林道上却闹得人人如坠入五里雾中,好像发生了什么重大之事!

原来昆庐王子的彭蠡之宴,比武林圣君所举行的更具规模,天下武林豪雄聚齐,何止以千万计?但他们却都已大快朵颐,并且得到了无上的礼遇。

群豪在受宠若惊以下,却大有些微微失望,因为直吃到八成酒意,身为宴会主人的昆庐王子仍然未见现身?

直到酒足饭饱以后,这绵延数里的彭蠡水树上空,竞传来声如游丝,飘忽不定,但却人人人耳清晰的话语说道:“本主人方才因被要事所羁,未克茨席奉陪,今特于滨湖小筑亲自延客并有要事嘱托!”

在座群豪本都在纳闷无聊之中,喝得微有醉意,此时闻声不禁齐都霍然惊醒,虽尚未见其人,但光就这先闻其声一点,便足见三十年前即身居武林八仙之首的昆庐王子,委实不凡,刚才这几句话,济济群豪,竞无一人听得出是什么神奇功力?

语音一了,鸦雀无声凝神倾听的群豪,才如梦初醒般,各以全力施展无上轻功,往彭蠡水榭北端数十丈外的滨溯小筑奔去!

但等他们各按到达次序,列队静候昆庐王子延见之时,事情发展,不禁又大出众人意料之外。

因为凡是进到滨湖小筑以内之人竟无一人见到昆庐王子,但奇怪的是当他们从滨湖小筑另一端走出时,面上却毫无失望神色,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兴奋,奇疑,又复加上些微惊恐!

这轰动武林数月之久的第二次彭蠡之宴,就在与会群豪的兴奋,奇疑,和惊恐中结束。

一种神秘的色彩笼罩了整个武林!

一种空前未有的灾难也在当今武林中酿酿!

但这究竟还是以后的事,现在这第二次彭蠡之宴的谜底,既未到揭晓之时,还是让笔者笔尖略转,指向武林山中陷身红粉劫里的公孙玉身上……

公孙玉一愕之下,连辣手神魔申一醉也黑衣飘飘地飞跃出十余丈,而七贤酒丐则早在三十丈外!

他虽然看那两条身形纤细的人影,必定是两个女子,而这两人,又很可能是自己三位红粉知已中的顾灵琴和沉南施两人,但在这种再事耽延便即将失去七贤酒丐踪影的情况下,却也只得拔慧剑斩情丝飞身而起,展开师门浮云飘絮上乘轻功,隋着辣手神魔申一醉之后奔!

事实上,公孙玉猜测的不错,那两条纤细的人影,果是顾灵琴和沈南施。

原来她两人黯然而深带惊骇地,离开衡山南麓孤鹤峰下的翠庐之后,想去探寻顾灵琴留词出走之谜,但莽莽江湖,茫茫尘寰,又到何处去找一个弱女子的下落?是以两人都觉得毫无主意。

但在潜意识中,两人又都像是有了主意,是以虽未经商讨,却是不约而同的,直奔江西鄱阳湖方向而去。

因为她们深知公孙玉对顾灵篱的感情,似较对她两人都深,而顾灵篱也确是把此生的一切希望,寄托于玉哥哥一人身上。

是以她可能见玉哥哥和琴妹未能及时赶来孤鹤峰,猜疑出了事故,极可能独自前往鄱阳湖一看究竟?

然而令她两人不解的,却是那几句充满悔恨伤感的似词非词之语,若就词意观之,则她很可能发生了一件绝大不幸,含恨离去,而决不是赶往鄱阳湖。

不过两人不约而同的往来路走去,则是另有企图,她们的玉哥哥在江西萍乡附近失踪,这件事在两人的心目中,似是比顾灵琴的失踪感到还要焦急,还要关心。

她两人连夜急赶,故而在公孙玉甫行离去之时,也来到这武功山中。

但只因一步来迟,便与她们的真正玉哥失之交臂,这也算是好事多磨的一个例证。

顾灵琴和沈南施二人此去鄱阳湖自然是毫无收获,而公孙玉却是把握住了这千载难逢的良机,随着七贤酒丐苦练神功。

中原武林平静无事,即使有重大的事故将要发生,但至少仍在酿酿阶段。

因此笔者还是再掉转笔尖指向沉醉在“天堂梦”中的欧阳云飞身上。

原来那叫做“玲妹”的红衣少女,与欧阳云飞在“遗忘天雪”中的,‘水佩小筑”之前分别以后,她原已约定三十日内必返,但勿匆两月,却仍未见她玲妹芳踪。

是以欧阳云飞等得颇为焦急,他伤势早痉,功力也已增进不少,心念满身恩怨情仇,一件未了,而在这“遗忘天雪”中竟真是“此间乐,不思蜀”的住了下来,不由暗暗自责道:“欧阳云飞呀,欧阳云飞!你年纪轻轻,怎能如此好逸恶劳!天生我才必有用,更怎能存这出世的消极之想?”

他想到这里,不由豪气大振,当即离座而起,便想即刻遗返中原。

直到黄昏时分,他才决定留简向玲妹陈简理由,然后悄然离去。

初更时分,一切整备妥当,正待离开“水佩小筑”之时,竟然怪事突生。

只听一阵萧声,自沙尔湖上传来,这还是他到此数月来第一次听见。

那萧声悠扬已极,但也幽怨已极,直如巫峡猿啼,婺妇夜波、听得欧阳云飞心中一阵酸楚,他想:“这萧声大凄凉了,在这世外桃源之中,难道还有什么伤心之事?”

他想压抑心中的好奇,毅然离开此处。

但却无法抗拒那萧声的吸引之力、不自觉的缓步向湖边走去。

月光如银。

湖光似镜。

阵阵花香,随着阵阵微风飘到他的鼻端。

那凄姊的箫声,是从湖心中一时轻舟上发出。

欧阳云飞也自踏上他和玲妹时常掉桨湖中的那只小艇,直向湖心划去。

此时,那萧声益转凄切,他竞如看到那叶轻舟上,坐着一个涕泪滂沱的慈母,在悲叹爱子的死去。

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的母亲,也在依间盼望他的归去。

只觉得一阵真清激荡,几乎脱口呼出。他竟然不顾世俗礼数,两船还相距数丈,便飘身而起,向那船上跃去,那竟是一只颇大的画舫!

欧阳云飞甫落船上,那萧声便也虽然而止!

随听“噗嗤”一声娇笑响起,一个宛如黄莺出谷的柔美声音接着说道:“哟!你可是玲姑娘的闺中密友欧阳公子,怎么才两月小别,你便静极思动?看来男人都不老实!”

欧阳云飞落在船上之后,萧声一止,他也恢复了理智,凝神看去,那轻舟上竟坐着一个薄纱蒙面,一身粉红罗儒的女子。

那女子虽是薄纱蒙面,但仍可看清她脸部柔美的轮廓,罗儒裹身,依旧能看到她玲斑的娇躯。

他只觉这女子在柔美中,隐含着一种媚荡之气,于是不由心神一震的退后两步,愕然呆立。

那蒙面女子又是“噗嗤”一笑道:“别后退啦,再退就要落到水里去了,此处正是‘湖心天泉’,湖水奇寒无比,冻坏了身体,可不是闹着玩的,何况玲姑娘知道了会生我的气呢?”

说完,竟自掩口轻笑,双睁中麟辉四射地向欧阳云飞微脱。

欧阳云飞觉得自己一时鲁莽,竟自冒然登上一只仅有一个女子的画舫,未免太以失礼,遂在俊面微红以下,讷讷说道:“在下一时好奇,打扰姑娘清兴,实在冒昧之至,在下这就告退了。”

蒙面女子突地格格一笑道:“你好奇什么呀!可是觉得我吹奏的萧声,太以哀凄,那我就吹一曲轻松愉快的绘你听好啦!”

欧阳云飞摇手说道:“在下不敢相扰,这就告辞了。”

蒙面女子“噗嗤”一笑说道:“你怕什么呀,玲姑娘又不一定今夜就赶回来,再说,你们两人在一起厮守数月,虽说‘小别胜新婚’,但却也有‘家花哪有野花香’的动人辞句,你何不乘此机会与我盘桓些时?”

欧阳云飞听她越说越不像话,深知这必是一个浮荡女子,不禁立起戒心地冷哼一声说道:“姑娘以一个女流之辈,怎他说出这等于耻之言,恕在下打扰了!”

也不见他身体如何作势,便轻飘飘地跃回自己的船上。

那蒙面女子突地发出一阵格格荡笑,说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现在要吹箫给你听你不要,等会可别后悔哟!,”

欧阳云飞回到船上,不禁大感懊丧,他方自气愤地正慾离去,那知小船上的乐音又起。

但这一次,不是洞箫却换了琵琶。

只听一阵争琼之声,在湖面上飘荡,犹如燕飞蝶舞,确是轻松偷悦之至!

欧阳云飞的心情也立刻由激动复平静,自愤怒转欣喜。

渐渐,那琵琶声又复由轻快转入柔媚,直似一双青春爱侣,独处深闺调情。

欧阳云飞不禁霍然一惊,暗忖:这女子弹奏的乐声,怎地如此动人,莫非她大有来历?

他正想即刻离去,但又心念候转,要稍待片刻,以观究竟。

此时,那琵琶的争综之音又变,竞渐入微妙撩人之境!好像有万千个美女,衣舞霓裳,媚笑盈盈,听得欧阳云飞心族摇摇,把持不定。

片刻之后,突然音回韵转,若柳暗花明,春风和畅,碧水泛波,那许多美女,一个个脱衣解带,展露出肤色晶莹的娇躯,嬉戏波中!

欧阳云飞再度为那乐曲,志迷神摇,冥冥中,只觉得眼前有一条平整的通道,直向那躶浴的美女伸展而去。

他被这琵琶乐曲,撩拨得春情早动,此时更是慾念狂炽,不知下觉间,举步沿着那条平整的通道走去。

只见一个棵浴的美女,排众而出,rǔ颤臀摇,娇媚横生!

欧阳云飞似是再也忍受不住这般诱惑,两臂一张,便向那躶女扑抱而去!

蓦然间,琵琶乐声陡停,遂闻一阵格格娇笑,说道:“欧阳公子,你这是干什么呀!难道你不怕玲姑娘回来看见么?”

欧阳云飞虽因琵琶音止而眼前纫像成空,但却发觉自己真的拥抱着一个躶体绝色女子。

她浑身上下,虽是一丝未挂,而蒙面薄纱亦除,但只听她口音,却正是方才吹萧之人。

欧阳云飞此时头脑已转清醒,然而被琵琶音韵所引起慾念仍盛,何况他正搂抱着一个眼波情态横生,樱口吹气如兰的柔媚女子,是以毫无羞窘之态。

那躶女又是格格一笑,突地推开欧阳云飞搂抱着的双手,竟自纤腰款摆地向舱内走去。

欧阳云飞毕竟是个血气方刚少年男子,那能禁得了如此诱惑?头脑被慾念所冲,脚下遂不自主地大步跟去。

舱门启处,舱内俨然是一问女子闺房!

幽香阵阵,使人闻之如饮醉酒,神驰意醉。

罗帐低垂,樟慢紧闭。

那躶女款摆腰胶,直向帐内走去。

欧阳云飞虽非好色之徒,但这种情景之下,即使是柳下惠在世,亦复无能矜持,他只觉难抑冲动地随后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铃半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