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铃半剑》

第03章

作者:诸葛青云

公孙上这一夜辗转反侧,那能人睡?好容易挨到天明,把一切琴书,柬诺高阁,带好元修道长血书,和那半剑一铃,与自己所用的一支长剑,飘然离却这久所居停的废宅后园,踏入了险恶无边的江湖之内,一面找寻自己两位师兄,报此凶讯,一面也想随缘巧遇,探探那部“柔经”所在。

离开祁门,茫然不知所措,转念一想两位师兄,任意行侠,飘游无定,均如闲云野鹤,可遇难寻!那“柔经”则恩师业已留意了好几十年,依然杏无痕迹,叫自己这初涉江湖之人,却向那里去找。

但奇珍异宝,多半均藏在名山大川的奥秘之区,赣北的郊阳湖,离此不远,周围五百里的彭蠡风光,久誉于古今文人騒客笔下!

向不前往一游,倘有机缘巧遇,大海捞针,也未可知?

主意打定之后,遂由祁门,奔向西南,但走到那以产瓷闻名天下的浮梁县属景德镇时,即已遇上了一桩奇事。

公孙玉因两位师兄飘萍不定,那部“柔经”、更是虚渺无凭,心中再急,也是无用!想开之后到处流连,这景德镇已离部阳不远,又为四大镇之一,颇称繁盛,遂准备略作勾留,找了一家店房住下,

店小二见公孙玉人品俊秀,腰悬长剑,含笑搭讪问道:“尊容不似本省人士,可是闻讯从远处赶来,要想得那宝剑美人,和万贯财富的么?”

公孙玉听得蹊跷,好奇问道:“什么人肯将宝剑美人,和万贯财富,平自送人?到真是一桩奇事,店家你知道详细情形么?”

店小二笑道:“这是轰动我们江西省内的一桩大事,尊容这等人材,倘若武功高强,真可以试试这段缘法呢!”

说完就桌旁椅上坐下,讲出一番话来:

原来这景德镇西有一座沈家庄,庄主姓沈,字雄飞,早岁是位江湖豪客,以一柄盘螭剑,名震川东!晚年洗手,带着万贯家财,在这景德镇西,建庄归隐。

膝前一位独生爱女,小字南施,今年二九劳华,一身软硬轻功,超群拔俗,人又生得美艳,择婿之目,自然太苛,以致迄今引风楼中,犹虚萧史。

沈庄主爱女心切,立意寻觅一个人材武艺双绝的如意东床,竟自生面别开,对外扬言以一月为期,只要二一卜五岁以下品貌端正的未婚少年,能有一身高超功力,通得过沈压主关于武学方面的三项考试,即将爱女许之,并以自己成名兵刃,一柄削金断玉的盘螭剑,及万贯家财,作为陪嫁。

黄金、名剑、美人三者均极具诱惑力,消息一传,通尔轰动,不知多少武林人物,不辞千里面来,但沈庄主所订三项考试的水准过高,迄已二十五日,竟然没有一个通得过两项以上的考试,只得对着黄金名剑,和美貌佳人,望而兴叹。

公孙玉听完,觉得此举确属武林中罕有之事,自己师仇在身,何况已与卞灵筠两心相印,当然不会企图人选,不过真想去瞻仰一下,那位沈庄主的三项考试,是怎样考法?居然能难任了四方远来的少年英俊。

遂向店小二打听去往沈家庄路径,店小二笑道:“沈家庄屋宇连云,甚为好找,出得镇西,约有三四里路,一片极大庄院便是,沈庄主所订之期只剩五日.今天听说来了几位特殊人物,下午之会,定然热闹,尊客用完午饭就可去了。”

公孙玉微微一笑,叫店小二送来酒饭,用毕以后、便照听说途径信步走去。

到了沈家庄外,果然争看热闹之人甚多,会场是在后园练武场上,搭了一座高台和两座看棚,公孙玉走人东西棚中,忽然眼前一亮,几乎脱口叫出一声:“筠妹!”

原来棚中靠东口处,坐着一个青衣少年,眉目脸庞竟与六沼神君的白衣女弟子卞灵筠,极其相似。

公孙玉心中暗诧,天下竞有这样美的男子?除却左盾稍头,多生一粒小小黑痣以外,真和卞灵筠换上男装,一般无二。

思索之间,不由自主的走到了青衣少年面前。青衣少年两道冷电似的眼神,往公孙玉的脸上一扫,微微含笑,侧身让出了身边一个座位。

人品相若,气味也就易于相投,公孙玉见青衣少年让座,拱手你谢笑道:“小弟公孙玉,敢问兄台尊姓?”

青衣少年含笑答道:“小弟甄窖周,公孙兄是来应征的么?凭你这副潇洒丰神,只怕那沈南施姑娘一见之下,不必通过那三项考试,也可雀屏中选的呢!”

公孙玉虽然觉得这甄客局,萍水相逢,便出戏语,似乎有点轻挑,但仍笑道:“小弟志在观光,并无逐鹿之想,甄兄人才,胜我何止百倍!朗月秋萤,正自惭形秽,倘再谬赞,小弟便不敢高攀了!”

甄容周“哦”了一声笑道:“原来公孙兄不是为这黄金名剑和美人而来,真是高雅之士,令小弟这俗客放心不少!”

公孙玉见这甄客周语意之间,似谐非谐,似刺非刺,令人难以捉摸答对,正想不出甚话互相攀谈,那座高台之上,已有一个满面红光的壮健老人,和一个身着劲装,外披谈青披风,肩插长剑的美貌少女站在台口,老人抱拳发话说道:“老夫沈雄飞,设立此会用意,各位尊容,想已早知,不必再为赘叙,我这三项考试,并不甚难,第一项是与老夫过手,能接百招不败,便算合格;第二项是与小女比试剑法。每日上下午,以三位为限,会期只剩五日,时已不多用日位少年英雄。上台赐教?”

甄客周向公孙玉笑道:“公孙兄,你看那沈南施姑娘,姻娜刚健,英武大方,问不稍变初衷上台一试?”

公孙玉听他又来相戏,眉头方自一皱,西面看棚之中,响起一声暴吼道:“沈庄主,在下粉面金刚郑鼎,讨教高招!”

人随声起,一条灰影,从三四丈外直落台上,轻功确实不俗。

这“粉面金刚郑鼎”六字,江南武林道,均不陌生,是个神出鬼没的独脚大盗。

沈雄飞一听报名,眉头先已一皱,但自己有话在先,只要能通过三项考试。便即妻女赠剑,并赔嫁这万贯家财,人家既已上台,怎能不愿与之动手?

举眼打量这粉面金刚,虽然尚有几分人材,但双眼之中,满含凶婬之色,内行人一望而知,不是正经人物。

遂不多搭话,互相开式过手,老庄主在自己一套精研三十多年的“伏壳掌”法之上,暗含着加上了九成内劲,全力施为,打算不满一百招,就将这粉面金刚郑鼎,打下台去,淘汰了事。

那知这位粉面金钢,一套“燕青十八闪翻”,确已练到火候,老庄主沈雄飞的掌风招术,无论如何沉猛无涛,都被郑鼎的闪展腾挪,轻轻化解,转瞬之间,已是七八十招,明眼人并已看出,粉面金刚郑鼎,是故意留情,攻少守多,不然老庄主沈雄飞,早已落败,百招一满,郑鼎晃身退出圈外,双拳一抱笑道:“请老庄主考试郑某第二场内家掌力‘隔纸劈石’!”

沈雄飞双盾紧皱,知道今日要糟、一偏头看了女儿一眼,沈南施却满面英风,好似示意老父但放宽心,她自有把握。

沈雄飞虽知爱女剑术,得自名师,不致定会败在这粉面金刚郑鼎手下,心中仍是不免愁急,但众目睽瞪,说不上不算,正待命人准备第二场考试“隔纸劈石”用具,突然东看棚中,一声清朗高呼:“且慢!”

那位甄容周,慢慢站起身来,向公孙五含笑说了声:“小弟有僭!”

飘然举步、也未甲甚轻功,就从高台两侧,所设扶梯,慢慢走上,向着粉面金刚郑鼎,老气横秋,大迈迈的说道:“郑贤侄!记得二十‘年前,我与令师大湖一鹤,交厚之时,贤侄尚在牵衣学步,如今居然长成,大概下认识你这老师叔了吧?找远游塞北,对一般江南旧友,久听瞪违,令师近来可好?”

粉面金刚郑鼎,正在得意之时,突自台下走上这么一个年轻俊美chún生,硬充自己前辈!听那口气,二一卜年前,与师傅太湖一鹤交厚,这人至少也要有四五十岁才对,但看去顶多只有十八九岁,不由气往上撞,狠狠打量甄客周两眼,冷冷答道:“郑某八岁人太湖,二十年来旦夕侍师,不曾见过尊驾!萍水相逢。无端戏我,不还出一个公道,你休想再下此台!”

甄客周那样英俊风流一表人材,一上高台,便吸引得老庄主沈雄飞父女,立时瞩目!听粉面金刚郑鼎,竟敢在这台上语意凶横,老庄主刚把长眉一剔,甄客阂已自“卟哧”一声笑道:“你八岁从师,二十年旦夕侍奉,不闲说至少已有二十八岁!沈庄主此会订有规例,要在二十五岁以下的未婚少年,才有资格,登台献技!你虽然武艺不错,可惜晚来三年,规例不合,第二场自然不必考验!念你远来失意,藐视尊长之辈,我也不再责怪,你回转大湖去吧!”

沈老庄主听完不禁暗骂自己,真有些老悼糊涂,怎的忘了这届限制?倘非这青衣少年上台点破,看情形凭郑鼎武学,甚有可能,三场考试,一齐合格,那时难道把自己独生娇女,真就这样的配勺匪人不成?

沈南施姑娘更是芳心可可,一双秋波,已在暗向青衣少年甄客阂,脉脉偷送情意。

但那粉面金刚郑鼎,知道中了这青衣少年巧计,套出了自己的口中之言,黄金名剑,和美人之梦,一齐成虚!怎不气得目毗皆裂、狂吼一声,进步扬掌,照甄客周当头尽力击下。

沈家父女见郑鼎恼羞成怒,出手伤人,刚在同声怒喝!甄客周左袖微拂,轻轻化解了粉面金刚的当头一掌,笑声说道:“老庄主和沈姑娘不必生气,这狂徒在下自会打发!”

身躯一转,轻轻一掌拍出,粉面金刚牙关一咬挥掌相迎,突然惨叫一声,人被震得飞出七八尺远,差点掉到台下。

甄客同冷笑一声,面容如罩寒霜,把右手一扬,向郑鼎说道:“我说你是我晚生下辈,你还不信,回转大湖,问问你师傅太湖一鹤他可认识我这只右掌?我不念他三年前曾因一事与我有点渊源,你今日焉想活命,还不替我快滚!”

粉面金刚郑鼎,对武功一道,向颇自负,如今一掌交接,便被人家震伤,心中大已惊疑!听完之后,见青衣少年那只右掌,色分阴阳,半红半白,蓦然想起一人,不禁亡魂落魄,赶紧跳下高台,连头都不回的鼠窜而去。

甄客周见郑鼎一定,回身向老庄主笑道:“小使狡狯,贩笑大方!在下甄客周,愿在老庄主掌下讨教百招!”

他这种人材。武学,品貌,聪明,沈家父女二人,早就默默内定了是理想的东床之选,老庄主沈雄飞播须哈哈笑道:“长江后浪推前浪,自古英雄出少年!方才那位郑鼎,已然能接老夫百招,但在甄壮士手下,一掌即败!这第一场不试可免,老夫敬观你‘隔纸劈石’的内家掌力!”

随令四个家丁,展开一大张桑皮薄纸,纸下三四尺处,放着一块大石,甄客周笑吟吟的,走到纸边,向老庄主沈雄飞丈质彬彬的深施一礼笑道:“在下献丑,薄技不足当上乘法眼,老庄主请勿见笑!”

沈氏父女见他起先计诱粉面金刚自报年龄的那般机智,一掌挫敌的那般英勇,此时翩翩举止,却又这样文采风流!真是越看越爱,满心望他这场“隔纸劈石”的内家神功,能够勉强敷衍过去,第三场斗剑更是略为比划,便可当众宣布,合格人选,了却生平心愿。

一齐凝神注目,看他怎样发掌?

甄客周略微卷起杉袖,一双玉臂,欺霜赛雪,真比女孩儿家还要自嫩,双掌齐扬向那桑皮纸上,微徽虚空一按,纸石均未见动,甄客周却收掌退步,向沈氏父女笑道:“在下功力尚差,隔纸劈石,未能成粉,不知可否算是勉强合格?”

老庄主沈雄飞,听甄客周口气,大石已碎,心中有点不信,叫家丁拿开桑皮纸,果然纸下大石,看去似尚完整,但略一触碰,便全部裂成十数小块!

这一来不但沈氏父女,大力惊奇!连东看栅中的公孙玉,也觉得这位甄客周。内家掌力,已然练到化石熔金地步,高出自己不少。

老庄主沈雄飞惊佩之余,呵呵笑道:“甄壮士如此英年,武功练到这般地步,已足做视当世,老夫钦佩无已!快与小女较量最后一场剑术,彼此心愿,即可了却!”

甄客周听出老庄主语意,微微一笑,且不答言,转面向沈南施姑娘说道:“在下身无寸铁,请妨娘借柄剑用!”

沈南施妨娘一身功力,得自武林怪杰巫山神姥真传,商出乃父甚多,但此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铃半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