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铃半剑》

第30章

作者:诸葛青云

公孙玉冷冷道:“生死之事,我公孙玉并未放在心上!”

独臂豺人怪笑道:“话虽如此说,但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尤其你一身恩怨情仇,且负有发扬光大天南门户之责,怎可轻言一死?”

公孙玉不耐他说道:“废话少说,我若不除下面具,又待如何?”

独臂豺人突地仰天狂笑道:“那你自然只有认输,但本帮主仍然免你一死,并照样给你解葯,不过却由本帮主指定你送给我一件礼物!”

公孙玉闻言,不禁当场愕住,不知独臂豺人心胸之中,包藏什么阴谋,对这太以简单的条件,他到迟疑不敢接受。

他实在想不出独臂豺人要指定他送什么“礼物”?若是独臂豺人想要他身上的任何东西,自可予取予求,勿须经过自己同意,那么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东西使得这凶残的魔头大感兴趣……”

公孙玉正感迟疑不决,只听独臂豺人哂然一笑道:“男子汉、大丈夫,怎地作起事来,婆婆妈妈的毫无一点果决……”

独臂豺人话尚未完,公孙玉已自银牙一咬,大叫一声,道:“住口!答应就答应,我公孙珏若是当春天下群豪,不敢露出本来面目,并说出被你这厮所毒害的经过,你要什么,我就送你什么?”

他一时激怒,未曾详加考虑,便贸然允诺,却不知这人世之上,即使顶上人头,不可赠送,但独臂豺人所要的礼物,万万不能相让。出一阵桀桀怪笑,一双怪目斜睨公孙玉,诡异而神秘他说道:“你既答应了,到时可别后悔?”

公孙玉双目一睁,微怒吨道:“什么话?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我公孙玉岂是出尔反尔之人,何况我落在你们手中……”

他说至此处,突地倏然、住口,因为越想越觉得这件事大以可疑,终于忍不住大喝一声道:“独臂豺人!你弄的什么鬼?为何不就此说出,我既已答应了你,难道还会耍赖不成!”

独臂豺人看公孙玉急成那个样子,越发显出得意莫名的怪像,阴阴一笑道:“天机不可泄漏,本帮主若事先让你得知,便失去此举的意义了,就委曲你纳闷一些时吧!”

说完,竟慢施施的向阁外步出。

公孙玉又急又疑,既恨且怒,一股怨毒之所,倏然冲上心头,咬牙切齿地大骂道:“狼崽子,你休要得意,当着天下群雄,我公孙玉定要揭穿你独霸武林的阴谋!”

岂知独臂豺人仍是慢吞吞的向外走,却不理他。

公孙玉没法,只得恨声道:“见怪不怪,其怪自败,狼崽子,不管你弄什么鬼,本少爷以不变应万变……”

果然,公孙玉觉得心胸中的奇疑之念大减,心口遂自一片祥和。须知,定静安虑得五字法诀是对任何事的思考准则,公孙玉刚才因奇疑怒恨并集,灵明早已闭塞,是以虽经苦思良久,仍然莫名所以。

他本是聪明绝伦之人,此刻灵明一复,微一思忖之下,已然想出一些端倪,不禁大吃一惊,振声叫道:“独臂豺人!狼崽子!快回来,我有话问你!”

但独臂豺人的瘦长身影,早已消失在凌云飞阁以外,却不闻他的回声。

公孙玉暗自银牙一咬,恨恨地自言自语道:“若这厮真是打的这种卑鄙念头,到时杀剐听便,我也不能表明原来身份,不过……事情可会真的这么巧?”

多手书生郑经却听得面色微变,说道:“你说什么……?…

公孙玉狠狠地瞪他了一眼,说道:“你们挖空心思,要想使我难堪,哼!公孙玉又岂是容易上当之人!我已猜……”

多手书生一飘身,掠到公孙玉身前:“你猜到什么了?快说!”

公孙玉突地纵声狂笑道:“你们不说,我也不说,大家斗斗狠,看谁的牛脾气大,到时再定分晓。”

多手书生狠狠地瞪了公孙玉一眼,飞身向凌云飞阁外掠去。他空为独臂豺人智囊团中的主要人物,一见公孙玉发起狠来,他却无计可施。

偌大的凌云飞阁内,此时只剩下公孙五一人。

凉风习习,这凌云飞阁内全无夏意,但公孙玉想到那一种可能之后,内心之中,却感到无比的焦急灼热,尤胜在烈日烤炙之下!

他不知独臂豺人在自己身上做了什么手脚,周身真气畅达,却是枯坐倚上无法行动,这滋昧当真是如坐针毡。

盏茶时间之后,他身上已是汗流如雨,人皮面具以后的脸上,却如蚊走虫爬,他方要举手将那捞什子人皮面具揭下——

蓦然间,一阵微风,吹自凌云飞阁以外,并觉眼前一亮,他座前七尺之处,一前一后站着两个袅袅娜娜人影!

前面一个女子,一身红竣衣裙,直似一团烈火,尽管这凌云飞阁内毫无夏意,充满秋凉,光她这身穿着却也能使人顿感一阵燥热。

岂知那红衣少女看到他后,也是微微一怔,她方自面色陡变,却突又回身淡然笑道:“兰妹妹,你躲在后面做什么呀?你看这里确是十分凉爽,我们就在此小憩一会,拉着她身后的少女,在凳上坐下。

那少女却是一身白纱,体态娇柔,坐下之后,仍然是羞人答答,低垂臻首。

但光凭她那体态,和行走的模样,公孙玉便觉得太以熟悉,他身形一震之下,不禁惶声惊呼道:“你是……”

只听那红衣少女冷冷的哼了一声,截断他的话道:“没规矩!见我们妹妹走进来,也不起身迎接!”

她一顿之后,薄怨中带着微诧的神情,又复说道:“我是谁,你管不着,我到要问问你是谁?”

她说话的语气,显露出乎日的颐指气使,娇靥上更接着冷漠傲然的神情。公孙玉也是心高气傲之人,闻言不禁大是愤然,暗忖道:“这女子明明自己不识礼数,却口口声声说别人没规矩,不知她们是这帮中的什么人物?”

他方自暗付之间,那红衣女子冷冷说道:“莫非你是哑巴,我问你话为何不答?”

公孙玉脸色一变,怒道:“我问你话,你又为何不答!”

他话声方落,左颊上已“啪”的挨了脆生生一掌,那掌势虽不重,却也打得他火辣辣的一阵疼痛,灼热!

但这一掌却打得公孙玉大吃一惊,凌云傲气,和中天怒焰尽行消散。原来他只觉得身影一闪,那红衣少女已气定神闲地坐在锦凳之上。

他不由痴呆呆的暗忖:“想不到这小小的一个金龙帮,确是不之人才,无怪独臂豺人敢如此狂傲?”

只听那红衣少女哂然一笑,却向那白衣少女说道:“兰妹,天下男子俱不是好东西,你切莫以为他长得相貌英俊,又是一本正经,便是好人,其实那只是戴了假面具,内里却十分丑恶!”

她居然如此大骂男人,也不知她在什么地方吃了男人的亏?

那叫做“兰妹”的少女仍是低垂臻首,不发一言,如此一个羞人答答的女子,却和这桀做不驯的野丫头在一起。

公孙玉方自惊愕得暗暗思忖,对那红衣少女面前说的话,根本曾听见,但恰巧听到她说“那只是戴了假面具,内里却十分丑恶!”这句话,似是专门骂他,不由怒火大起,挺腰喝道:“丑恶就丑恶,你要骂我为何不指明说,却要拐弯抹角!”伸手便要向脸上抓去。

他只以为独臂豺入既已知道他戴有人皮面具,则这两个女子,亦必知道,是以索性便要以真面目示人。

那知他突然间,发出的那声震天大喝,却将两个少女吓了一跳,而那白衣少女竟在惊呼出声后,低垂了半晌的螓首,倏然、抬将起来。

公孙玉举起的右手,刚触及到脸上,却突然看到那猛然抬起头来的白衣少女,又不禁惊呼一声,颓然地垂下手,也颓然地垂下头去,心中狂呼道:“这厮果然狠毒,原来她竟在这里,他是算定我不敢把人皮面具揭下,但……但她怎会在这里……”

白衣少女微感一愕,红衣女子却晒然笑道:“这男子莫非疯癫……”

她诧然“咦”了一声,续道:“我们来了半天,怎地除了这一个疯疯癫癫的男子外,再无别人,莫非人都死光了么?”

突地,一阵脚步声响,自凌云飞阉外响起,施施然走进两条身影。

公孙玉不用抬头看,光听脚步声,便已知来人必是独臂豺人和多手书生郑经。

独臂豺人甫一进门,便发出一阵桀桀怪笑,说道:“本帮主虽知道必有武林同道,闻讯赶来,却不料来得如此之快……!”

当他看清那两个女子的面孔时,不禁愕然怔住,下面的话,竟然说不下去。

原来他只觉得这两位少女,似是都在那里见过,侗却一时想他不起。

多手书生郑经跨前一步,沉声说道:“两位姑娘怎么来的?”

红衣少女看到独臂豺人进来之后,不禁面寒如冰,眉笼杀气,一听多手书生喝间,冷哼一声,说道:“姑奶奶怎么来的,最好问你们派在四周的明桩暗卡!”

独臂豺人怔怔的思索了片刻之后,却突地桀桀纵声狂笑,用手一指那白衣少女,说道:“本帮主想起来了,你这女娃儿,可是万俟午那老残废的六招八女之一,只是记不清你的名字了。”

他却忘了自己也是断去一臂的残废,于是得意的干笑两声,又复手指那红衣少女说道:“你也极为面善,大概同样的是六诏八女之一?”

那红衣少女娇靥上满现杀机,而白衣少女星眸中也充满怒火,但她们却都没说话。

独臂豺人也是色迷心窍,恍如未觉,却嘻嘻一笑,伸手向白衣少女身上摸去!

那白衣少女的俊目中满含怨毒,但她樱chún紧咬,身形却不动弹,竟一任独臂豺人的魔掌抓去。

眼看独臂豺人乌爪似的手,就要触及自衣少女的薄薄罗衫,摸到罗衫下丰盈嫩滑的肌肤,却响起一声春雷似的大喝,道:“住手!”

这一声大喝,直震得借大的凌云飞阉内,起了一阵嗡嗡轻响,也惊骇得色迷心窃的独臂豺人愕然缩手。

独臂豺人发觉这声大喝,是假冒武林圣君的公孙玉所发,遂狞笑一声,说道:“小狗,敢情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胆敢管本帮主的闲事!”

他突又嘿嘿干笑两声,续道:“癫蛤螟想吃天鹅肉,你也不想想自己那付尊容!”

果然,公孙玉被他恶毒挖苦得低下头,便瞬即又自抬起。

那两位少女似是此时方知,那一直坐在锦凳上的俊美少年,不是这帮中之人,本来,她们还想责怪他多管闲事,但现在却不禁齐都以同情的目光看他一眼。

公孙玉和她们的目光方一接触,立刻转过头去。

他方才受了独臂豺人的一股恶气,只因想起自己面容未复,一时间起了良晰形秽的心理,是以低头不语。

此时却突然觉得脸上奇痒难耐,便知道是脸上汗水浸蚀所致,同时也意识到戴着武林圣君的人皮面具未曾除去,遂冷哼一声,说道:“虎落平阳被犬欺,独臂豺人,你要把我武林圣君怎样!”

他此言一出,只见那红衣少女,倏然离座而起,掩不住奇诧他说道:“你……你真是武林圣君?……”

独臂豺人却嘿嘿一笑道:“你这小狗到是有颇深的心机,你以为这两个女娃儿就能将你劫走么?”

那红衣少女突地格格一阵娇笑道:“无怪本姑娘觉得此人颇为面熟,原来他竟是曾有数面之缘的武林圣君!”莲步姗姗地向公孙玉走去。

独臂豺人狞笑一声,屹立原地不动,却瞟了多手书生郑经一眼。

多手书生郑经会意顿首,身形一跃,一招“推波逐流”,向红衣少女背后拍去!

岂知那红衣少女不闪不避,纤手微抬,却抓向公孙玉的左手,微笑说道:“你既是武林圣君,就随本姑娘走!”

但在同一时间内,却响起多手书生一声惨呼,他两手抱着小腹,竟然跌地不起,身形不住抖颤!

原来红衣少女在伸手去抓公孙玉之时,手肘趁势往后一引,不仅化解了多手书生拍来一掌的力道。却也内劲暗送,虚空点了他“气海”重穴。

这红衣少女到此恁久,却还是第一次显露武功,看得独臂豺人心神一震,大喝一声,一拳直撞过去!

红衣少女刚触到公孙玉的手,独臂豺人发出的暗劲已至,她只得娇躯向旁侧一跨,反手一掌迎上来势。

掌风拳劲甫一接触,两人身形微幌,竟是个半斤八两之局。

表面上两人胜负未分,但独臂豺人一拳是蓄势击出,用足十成功力,而红衣少女则在仓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铃半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