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铃半剑》

第31章

作者:诸葛青云

公孙玉早听得目毗皆裂,大喝一声,一掌向杜灵珠击去!

他虽是坐在锦凳上不能行动,便功力未失,这一掌乃是含愤而发,运足十二成功力,杜灵珠得意之下,自未料到有人会突然施袭,只听一声娇呼,她的身躯被掌风震得直往凌云飞阁以外飞去!

在公孙玉出手的同时,也响起红衣少女和独臂豺人的惊呼。

但见红影一闪,那红衣少女却飞掠出阁,纤手一伸,接着了那即几坠落地下的杜灵珠。

她满面含杀,狠狠地瞪了独臂豺人一眼,说道:“姑娘暂且饶你一次,谅你也无能兴风作浪!”

说完,竞自抱着杜灵珠一闪而没。

远处,传来一声声焦的的娇呼:“兰妹妹……兰妹妹……”

这红衣少女是谁?她为何劫走了仕灵珠?她又能否追得上“兰妹妹”?这些只得容后慢慢交待了。

凌云飞阁内,也充满了一片焦急!

而焦急中又隐含了愤怒的气息。

独臂豺人怒吼一声,手指公孙王骂道:“都是你这小狗,坏了大爷好事!”但他突的面色一变,闷哼一声,汗如雨下,想是他挨了红衣少女一击,委实不轻!

公孙玉看到心上人突然出现,虽是又惊又喜,然而自己却因面容未复,不能表明身份,一叙别离后相思之情,无殊腿尺天涯,俨如陌路!

他心中的情绪,正自无以名状,但后来又听到杜灵珠提起守宫砂之事,不禁惊出一身冷汗,

暗忖:难道筠妹妹真已失身给他不成?

但思忖未了,卞灵筠已羞愤而去,他此时更是惊、疑、怒、怜交加,渐渐的,而另外的一种妒愤之火,却疾快地将所有的其他情绪烧化!

刹那间,星眸尽赤,两拳紧握,牙齿咬得格格作响,他不自禁地大呼出声道:“是可忍,孰不可忍!”

独臂豺人奇怪的瞥了他一眼,阴阴说道:“公孙小狗,本帮主的待妄被人劫走,今晚便要孤裳独宿,尚且可忍,你还有什么事忍不下?”

公孙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喝道:“狼崽子,快点放开我!”

他忽然想起下身虽不能行动,但双掌功力未失,一咬牙,双掌连挥,向所坐锦凳上拍去。

但那锦凳也不知何物制成,掌发之后,竟发出嗡嗡回响,并有一股反弹之力,弹震而回,他直觉得心神一震,气血微感翻腾!

独臂豺人嘿嘿一笑道:“你若想少受活罪,最好坐着别动!”

尽管公孙玉想起卞灵筠宫砂无影之事,直气得心头滴血,但却只好坐着,无可奈何,终于缓缓闭上眼睛。

独臂豺人也在运功疗伤,一言不发。

多手书生则如老僧人定一般,自受伤后枯坐地上始终未动。

于是这凌云飞阁以内,又恢复了无可奈何的静寂!

凉风习习,这偌大的凌云飞阁内,竞令人有些冷清之感。

蓦然间,只听“咦!”的一声,忽然响起一个稚嫩而微怒的呼喝,道:“喂!你们怎么搞的,大白天竟坐在屋子里睡觉!”

公孙玉、独臂豺人,甚至连多手书生,也都奇诧的睁开眼睛,举目看去,只见这阁内竞站着一个八、九岁的垂髫幼童!

那幼童一身黄衣裤挂,但却又破又脏,苹果似的脸上,被太阳晒得红红的,而皮肤则是又细又嫩。

突然之间,也不知那里来的这个幼童,光看独臂豺人和多手书生脸上的奇诧神情,公孙玉便知道他们也是不识。

只见那黄衣垂髦幼童明亮的大眼珠连贬,微怒说道:“你们瞪着眼看什么,我又不是女孩子!”

他举袖擦了擦脸上的汗珠,忽又一笑说道:“噢!你们大概刚睡醒,所以傻里傻气的,我妈常说午睡起来,用冷水洗个脸就清醒了。”

那幼童抬头扫了这凌云飞阁一眼,说道:“呀!这里真凉快!”他竟在一个锦凳上坐下。

刚坐下便扫了独臂豺人等三人一眼,嚷道:“喂!你们有没有茶,渴死我啦!”

这黄衣幼童也不知是从何处而来,他到此之后,不但毫不惧怕,而口中却只管自说自话,滔滔不绝。

他说完之后,见阁中三人,仍无一人应应,遂又一跳而起,大嚷道:“你们都是聋子么?我要喝茶!”

公孙玉见这孩子端的有趣,嘴chún微启,刚要说话,却听那黄衣幼童又道:“谁是这里的主人呀?客人来了,连茶也不招待,若再不出来,我可要骂他是大王八啦!”

那幼童见无人理会,一急之下,竟要开口大骂,

独臂豺人有气无力的哼了一声,骂道:“你是那里来的小野种,敢到这里来撒野!”

黄衣幼童突地大眼一翻,怒道:“好哇!我还没骂你,你居然敢骂起我来了,看我不打你耳括?”

公孙玉看得高兴,叫道:“打得好!小弟弟,多打他两下!”

独臂豺人虽挨了一掌,但却不敢发作,只是强忍疼痛,大呼道:“来人呀!”

谁知凌云飞阁内,空自发出一阵嗡嗡回响,阁外却无人回答,他怎知那些明桩暗卡,尽被好红衣少女制住穴道!

黄衣幼童突地展颜一笑道:“你这丑八怪到蛮听话,只挨一掌,就学乖了,你可是叫人给我倒茶?”

公孙玉觉得这孩子天真的可爱,遂微微一笑道:“小弟弟,你是从那里来的呀?”

黄衣幼童一蹙眉头,不答反问道:“你也是这里的客人么?他们难道也没给你喝茶?”

但他还没等公孙玉回答,又启说道:“是啦!不然我打他,你也不会叫好了,可是你又从那里来的呢?”

这黄衣幼童却是永远不给人以回答的机会,续道:“我愉偷离家一年多了,想去找一个人,但却一直都找不着,喂!你可愿帮着我去找他?”

公孙玉微微一笑,正常说话,那幼童突地连连摇头,说道:“就是你愿意帮我找,恐怕也是无法?……”

他一脸失望的神情,仰脸皇着天花板怔证出神。

公孙玉像是已看出幼童的毛病,是以不再发问,也不说话。

片刻之后,果然那幼童大声叫道:“嗨!你怎么不说话,你倒是愿不愿帮我去找嘛?”

公孙玉看他那着急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说道:“你要找什么人呀?若不知他在什么地方,天下这么大,何异于海底捞针!”

黄衣幼童小嘴一撇,说道:“你这不是废活,我若知道他在什么地方,还要你帮忙么?”

公孙玉不以为件,颔首说道:“不错,那你就告诉我,他的姓名,相貌,我若能离开这里,一定帮着你找就是了。”

他面色却又夹转黯然,说道:“可是我不知他的名字,连长得什么样子也忘了,那可怎么办哪?”

公孙玉听得又好气,又好笑,说道:“你这孩子真是调皮得紧,我还以为你真要找什么人,原来骗我,我差点上当了!”

黄衣幼童嘟着小嘴,顿足说道:“我不骗你嘛,我不骗你嘛!是真的要找——”

他话尚未说完,竟自倏然、住口,大喝一声道:“什么人,躲在外面偷听虹儿说话!”

只听一声轻蔑的冷哼,凌云飞阁外,已缓缓定进来一个瘦小的人影。

那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孩,头梳双辫,虽穿了一身破烂的衣服,但浑身上下却甚是干净,尤其皮肤白皙异常,只是微现病容。

这女孩满脸冷漠的神情,她走进阁内以后,仍是仰着小脸,似乎对在座之人都不屑一看,然后一直走到黄衣幼童面前,冷冷说道:“你说谁偷听,难道还用得偷听?我又岂屑于偷听?我不故意弄出声音,你又怎能知道有人偷听?”

她一句话,便连问了四个问题,直听得在座之人,齐地一怔!

黄衣幼童仰脸看了那女孩一眼,突地哈哈笑道:“原来是个小女叫化,你干麻要这么凶?”

那女孩的脸,生像是大理石雕成,人家骂她小叫化,她也毫无怒容,仍是冷冷地说道:“看人家百只眼,看自己瞎了眼,我是叫化子,可是却不看看你自己那身打扮!”

黄衣幼童果然低头看了自己身上一眼,尴尬一笑,说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到谢谢你提醒我了。”

公孙玉见这两个孩子俱是开口不俗,知道决非常童,一时间百口齐开,只想从他们言谈中,他们的来历背景。

独臂豺人刚才挨了那黄衣幼童一掌,尚且哑巴吃黄连,苦在心头,此时又多了一个行径更是怪异的女孩,光以她走路时落足无声一点看来,想也身具上乘武功。

那女孩虽听黄衣幼童向她道谢,也不见她显露一丝欣喜愉悦的表情,却突地转身向独臂豺人走去。

独臂豺人看着她那冷冰冰的面孔,不禁身形微颤,强自苦笑一声,搭汕着说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孩冷冷截断他的话道:“我叫欧阳云卿,不过现在不是你问我的时候,我却是特地前来找你!”独臂豺人一怔。

公孙玉也是一怔,暗忖:“天下之间复姓‘欧阳’之人不多,这女孩又叫‘欧阳云卿’,莫非与欧阳贤弟还是同辈同宗?”

那叫虹儿的幼童,小脸上却似突现兴奋之容,叫道:“你叫欧阳云卿,那你也姓欧阳了?”

欧阳云卿回首望了他一眼,冷冷说道:“你是真的其笨如牛,还是存心打岔!”

公孙玉忍不住一笑出声。此刻,他突然觉得心中充满了愉悦之情,暗忖道:“多年不与孩子们相处,早已失去了赤子之心,无怪要渐渐苍老了。

却听虹儿一笑说道:“只因我要我的一个人,是复姓欧阳。……”

欧阳云卿截断他的话道:“但我却不是你要找之人,因为你我索不相识!”

她说完又转向独臂豺人道:“你可是号称中原武林十大高人之一的独臂豺人?”

独臂豺人听她提起自己最喜爱听的“中原武林十大高人”头衔,心中一阵高兴,丑恶的脸上也跟着现出笑容,暗忖:英名震孺子,我真是不虚此生了!

方要开口说话,欧阳云卿又复冷冷说道:“你先不要高兴,我没有夸奖你的意思,只是找你打听几个人?”

独臂豺人嘿嘿一笑,说道:“本帮主是什么人,容得你这黄毛丫头如此洁询!”

欧阳云卿突地趋前几步,直逼到独臂豺人身前三尺之处,冷冷说道:“我不管什么帮主,还是武林十大高人,但你且莫忘记,只要我一举手,即可遍及你全身各大要穴!”

独臂豺人再狠,此刻却也是无计可施,心中暗叫道:倒霉,半天之间,这凌云飞阁内竟出现了如许多奇奇怪怪的人物?

当下又转怒为笑道:“小妹妹,你要打听什么人,我独臂神君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欧阳云卿道:“六诏神君万俟午已死,你可知道他还有什么亲人?”

独臂豺人一怔道:“你这第一句话,便把我问住了,他有没有亲人,我怎会知道?”

欧阳云卿点点头,接着又道:“这个你不知道,我也不怪你,可是和他有关之人,你总得知道几个!”她说起话来,生硬冰冷,好像独臂豺人不知道也不行。

独臂豺人当真气得心底冒火,但却发作不得,此时,虹儿也走了过来凑趣他说道:“对啦!不知道也不行,你若不说,连我也不依!”

欧阳云卿冷冷地瞪了虹儿一眼,星目中如罩寒霜,说道:“不懂规矩的野孩子,要你多管闪事!”

虹儿吓得一伸舌头,连忙退后两步,仍是喜皮笑脸他说道:“狗夜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真是好心不得好报!”

公孙玉也觉得这叫欧阳云卿的女孩子,性情行径都大人怪异,但虹儿却是一片天真,此时见他受了喝吨,连忙报以同情的一笑。

欧阳云卿却又转向独臀豺人,急燥他说道:“我问你的话听到没有,快说!

独臂豺人虽受重伤,但他忍耐也有限度,自经过这个多时辰的调息后,只是左肩仍痛,内伤已愈,何况他又欺负孩子年纪幼小,一脸病容。这一代凶人当真狠毒,他表面上不动声色,竟自俏无声息地一掌向欧阳云卿拍去!

两人距离本近,又在稗不及防之下。欧阳云卿武功再高,也是无能躲闪,只听“啊呀!”一声,一个瘦小的身影,便被摔出丈余以外,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

公孙玉见独臂豺人竟然暗施辣手,突地袭去一个瘦弱女孩,不禁怒火狂炽,大喝一声,遥空向独臂豺人一掌劈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铃半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