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铃半剑》

第34章

作者:诸葛青云

公孙玉由虹儿和忘吾哲人口中,已知道虹儿要找之人,是他身外化身的欧阳贤弟,不禁心中暗为欧阳云飞高兴,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想知道欧阳云飞的行踪,他更急于要问明白欧阳云飞与那女孩欧阳云聊的关系。

想到欧阳云飞的失踪,又想到卞灵筠的生死,和对顾灵琴与沈南施的悬念,此时虽然面对美酒佳看,也是吃不下去,但还是不忍违拂忘吾哲人之意地,举着夹了一片葱爆羊肉,送到口内。

七贤酒丐大吃大喝了一阵,精神更盛,突地大声嚷道:“忘吾哲人老儿,你还有什么屁快放,再搁着不说,就得听我的了!”

忘吾哲人一笑道:“酒疯子,我就知道你三杯酒下肚再也搁不住话儿,现在偏要你要憋一会。”

他一顿,却转向坐在身侧的神悟医婆微笑说道:“我有一件事,要先和夫人商量商量,就是和我同来的这个娃儿,遭人暗算,往日英俊的面容上,平添了无数紫黑疤痕,不知夫人可否代他医治?”

神悟医婆诧然说道:“你是说的那个小娃儿,可曾将他带来此处?”

忘吾哲人一笑说道:“那娃儿远在天边,近在跟前,我不说明,恐怕你们都投看出他是带了制作得极为精巧,连笑貌表情也可表达的人皮面具?”

神悟医婆“哦”了一声,目光向公孙玉股上投去。

七贤酒丐却突地右手一搐,逞向公孙玉肩头抓去!

公孙玉方自心神恍馏地,思忖着自身的一些难解难决之事,是以进忘吾哲人和神悟医婆之间的对话,也未听得,此时见七贤酒丐五指如钩,疾抓而来,一惊之下,一招“乐天知命昧无穷”中,威力最强的一招“成功永乐”,本能施出!

七贤酒丐掌至中途,疾收而回,纵声哈哈狂笑道:“果然是你这娃儿,无怪我要饭的方才听你说话的声音恁般熟悉?”

他们两人这各施的一招,本在电光石火之间,但尽管够快,却也瞒不过像忘吾哲人这般高手,遂听他讶然说道:“酒疯子,你可是在这桌子上卖弄武艺?不过那小娃儿的怪招,虽是功力火候不足,但也不弱呢,听你的口气,莫非你们还是故知?”

七贤酒丐狂笑一声,说道:“酒肉朋友,谈不上故知,忘吾哲人老儿,还是谈你的正事,请你的老婆子帮这娃儿治一治吧!”

神悟医婆慈眉微蹙,说道:“大见面容被毁,必是直接触及奇毒所致,若要除去脸上伤疤,不必妙手,但靠葯物,只要能找到一朵‘血莲’,捣烂敷上,不出旬日,伤疤必会尽去,问题是……”

七贤酒丐似是对此颇为关心,竟自停止饮酒,侧耳倾听,此时闻言,便急不及待的打断神悟医婆的话说道:“问题是到何处去找一朵血莲,是不是?”

神悟医婆微笑说道:“关于血莲的产地,旧日传说为在西北关外的贝加尔湖中,但据去年参加武林圣君九九重阳节彭蠡之宴的人说,他们曾有‘血莲羹’飨客,色作艳红香气招人,如此说来,血莲一物定产于中原的名山大泽之中,因为血莲采下后,若出一月,色泽香气尽失,更无灵效可言了。”

公孙玉听到忘吾哲人提及此事之时,还是满怀希望,但听到神悟医婆如此说法后,不禁大感沮丧擎杯的右手微一颤抖,杯中美酒竟然倾出几滴。血莲之事,我仍然给你留意,好在你毒伤已痊,面容美丑原无多大关系!”

公孙玉连连道谢恭身接过。

七贤酒丐已大声叫道:“你们这些鸡毛蒜皮的事说完,该老要饭的谈正事了。”

“不错!不错!人的美丑不在外表,全在心底!”

他语音一顿,又复黯然一叹,目注忘吾哲人,神情语声一反嬉戏之态,庄肃说道:“忘吾哲人兄,我看你我这般自命不凡的老朽,都该进棺材休息,什么武林八仙,也照样被几个名不见经传的人,作弄一番,然后他们又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去!”

忘吾哲人霍然一惊,连神悟医婆的平静面容上,也是一变,但却是公孙玉好奇心最大,枪着问道:“七贤老前辈,你休要再卖关于,快点说出来绘我们听听,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士?晚辈不信,在武学方面,还有人超越过百余年来,一直领袖武林的武林八仙?”

七贤酒丐见问,神情仿佛十分悲愤地,肃容又道:“老要饭的此次远上漠北,个是来找你这忘吾哲人前辈,转告他昆庐王子相约峨嵋金顶之事,却不料在昨夜抵达此间之时,尚未进镇,便听到一阵策、笛、筝、琶和奏的悠扬乐声,与柔媚已极的少女歌唱,我因连日跋涉,旅途甚是劳顿,闻到那般美妙的乐声,便觉一身苏软无比,当即坐在一株大树之下,准备略事小憩,顺便也欣赏那种: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闻,的绝妙好音!”

他一顿之后长长的叹了口气,又自咕咕嘟嘟的喝了一人口酒,竟然闭目沉思起来。

约莫过了盏茶时间,仍不见他说下去,那两眼睁得圆圆,一直在凝神倾听的虹儿突然插口说道:“酒爷爷,你怎么不说下去,闷死人啦!”

七贤酒丐苦笑一声说道:“已经说完啦,你叫酒爷爷再说什么?”

忘吾哲人微咳一声,说道:“七贤仁兄,你是否只顾聆听绝妙好音,忘了凝神戒备,于是昏昏睡去?”

七贤酒丐道:“不错,但我醒来之时,发现自己不是躺在镇外的一株如盖大树以下,却像一只看家狗似的横卧在这家客栈的大门以外!”

神悟医婆讶然说道:“那般人似只在卖弄,并无加害七贤大侠之心,如此说来,他们此举,更令人难测?”

忘吾哲人百思不解,突地哈哈一笑道:“七贤仁兄你可是喝醉了酒,做梦不成?当今武林之中,小弟还从未听说过具有此种怪异妖术的门派。”

七贤酒丐肃容说道:“忘吾哲人,你和我相交了近百年,难道不知我一向喝酒,都是似醉实醒?何况我昨夜滴酒未进。”

他一顿之后,又复正色续道:“五十年来,你我都各觅清静之地,苦研神功,以图报复在圣母峰巅的一场奇耻大辱,几未曾过问人间事,世事多变,一些在这五十年间兴起的门派,你又岂能尽知?”

忘吾哲人点头说道:“在这五十年间,岂止未过间世事,连我自己都几乎忘了。”

公孙玉又自一旁插口说道:“晚辈昨日在凌云飞阁内,也遇见了这类似的怪事,但不管是什么左道旁门,两位前辈可在明年元宵于峨嵋金顶举行的武林八仙大会上提出,看看其他武林六仙,是否也曾有过此种遭遇?”

然后又把所遇欧阳云聊及她那只闻其声,未见其人的“七姊”之事说了。

七贤酒丐突地推杯而起,说道:“眼下距离元宵佳节的蛾媚金顶之会,尚有数月,我们正好分头探听,看看另外有无所见,现在就此别过啦!”

他说走就走,只见他脚步跟跑,转瞬消逝不见!

公孙玉知道忘吾哲人和神悟医婆,这一双分手三十年的老夫妻,必有一番话说,而且他还必须亲上五台山,向掸心神尼传达昆庐王子的邀请,于是向二老抱拳行了一礼,也自作别。

他离开贺兰山一路东行,直奔五台,惟恐因带着昆庐王子所赠,酷似武林圣君的人皮面具,再度招惹来无谓的麻烦,是以晓宿夜行,果然他安全地到达了五台山的“北台”,顺利地拜见了掸心神尼,但好事多磨,他因所持昆庐王子信物“龙牙答”在凌云飞阁内被独臂豺人劫去,空口无凭,掸心神尼自是不信,公孙玉此行任务未了,不禁焦急莫名,离开五台山尚未决定何去何从之际,竟在一个小镇上碰到了一件令他气愤填膺的荒唐已极之事。

原来那小镇名叫“固北集”,约有两三百户人家,镇东五里有一个“荷花村”,那村中不仅池塘处处,盛产荷花,而荷花村的美女,更是远近闻名。

在公孙玉甫到达固北集,佐进一家客栈之时,便听店家说荷花村中的一个长得最美的姑娘,在昨夜,被入神不知鬼不党的抢去,荷花村中之人,仍自耽心着今夜,不知又有那家姑娘遭劫?

公孙玉听说竟有这等事件发生,不由剑眉双挑,冷哼一声,暗忖:不知是那一路的下五门婬贼,如此无法无天,今晚若他们胆敢得意而再往,定必叫他们吃一顿苦头!

当下也未作任何表示,晚饭后,提前躺在床上小葱片刻,等到夜幕低垂,一般镇民渐人梦乡之时,他却装束停当,悄然穿窗而出,跃上房顶,直往荷花村扑去。在柳荫塘畔,却坐落着一幢幢的竹篱茅舍,美丽中带着静谧,在阵阵荷香随风飘人鼻端,令人心醉神驰的情况下,公孙玉几疑是置身江南水乡。

他不禁赞叹这荷花村的风光之美、之柔、之静,无怪这里美女特多?

一弯上弦月,缓缓自云端飘出,公孙玉隐身在一株密柳之中,正自纵览这幽美的荷塘月色,忽听一阵细乐,犹如飘絮游丝般,传了过来。

公孙玉心下一凛,忽然想起七贤酒丐的遭遇,连忙抱元守一的凝神戒备,那细乐直吹奏了盏茶时间之后,方才停了下来,但四下仍是静悄悄的毫无人迹?

“略,略,略”三声更鼓,自小镇上清晰地传了过来,公孙玉正自等得微感不耐之际,却听“哩,哩,哩”一阵衣袂破空之声,自东北方向一连飞扑来三条人影。

那三人的轻功虽是不弱,但在公孙玉眼中看来,却甚是平庸,尚不具备一流高手的条件。

他们飘落地面以后,似是毫无戒备一般,大摇大摆的直向离公孙玉三丈余外的一家茅舍走去。

公孙玉隐身材间,被密垂的枝叶,遮去一些视线,看不清那三人的面孔,他也是艺高胆大,见三人没人那被竹篱环绕的茅舍中后,也自纵身飘落树下,跟踪而上。

片刻工夫,只见三人扶持着一个姿色绰约的妙龄少女,走了出来,茅舍中隐隐传出熟睡的鼾声,似是这三人进去,并将一个女子劫走,而屋内之人,仍是毫无所觉?

隐身在竹篱以后的公孙玉,已经对那从容走出的三人。

如此一来,公孙玉到不禁微感犹豫,因为抢劫这荷花村美女的人,既不是采花涅或性好女色的登徒子,而出乎意外的,却是三个女子,此情此景,他若出手拦阻,则自己到有了拈花惹草之嫌,若是碰巧有武林豪侠路经此外,巧为所见,岂不是百口莫辩,空负奇冤?

他迟疑不决,低头略一沉思,谁知再抬头流目四顾时,那三个身着青衣,面垂重纱的女子已经踪迹不见!

但刚刚被挟持而去的那位妙龄少女,却是怔怔的站在他面前丈余以外。

公孙玉明明在客栈中听说,这荷花村中的一位绝色少女被人抢去,而他也亲眼目睹地看见三个身着青衣,面垂重纱,颇以女子之人,将一位少女挟持而出,但怎地在自己低头沉思之际,那三个青衣女子竟然不见,却将被抢之人留下,这岂非太以令人不可思议?

他正自手足无措之间,只听一阵“呜呜”的前声,破空响了起来。

静静的月夜,静静的商花塘以上,立如有人在其平如镜的湖面,投下了一块石子,徽现騒动,片刻之后,那一处处的竹简茅舍之内,更是混乱不堪,似是全村的居民,俱被筠声惊醒。

而那愕然呆立半晌不盲不动的被劫少女,在闻到前声之后;突地娇躯一颤,惊骇的尖叫一声,她不反身回那茅屋之内,却向竹篱以外的荷塘奔去。

也不知那少女是受了过度的惊骇,而迷失了方向,还是另有其他的目的,但在她即将奔到塘边,面临失足落水的千钧一发情况下,已不容公孙玉多所考虑,身形一跃,直向那妙龄女纵去!

但就在他单手微探,方自抓住那绝色少女的香肩之时,只听一阵呼喝,一群手执棍棒的村民,已自气势汹汹的围了上来。

公孙玉将那姑娘微微一带,离开塘边,闻声回首,一看之下,不禁剑眉微蹙,面色候变,但他转念一想,却是发出一声喟然长叹,心中狂呼道:“公孙玉呀,公孙玉,你虽已料到会可能有这种尴尬场面,但仍然鬼使神差的自蹈错误,此时虽无江湖朋友看见,生出误会,然而在这错综复杂的情况下,对这般含忿而来的村民,太难解释,真是百口莫辩了!”

他心中狂呼未完,那宛如乱雨般的棍棒,已向他身上击下!

公孙玉即无法为自己分辩,以他的为人,又不愿一怒而去,故只好运起天南门下的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铃半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