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铃半剑》

第36章

作者:诸葛青云

片刻的沉默,立时显出夜的静寂,静寂得使人可听到飞花落叶之声。

突然,一声叹息,不知自何处遥传了过来,那叹息声甚是低沉,苍老,显系男子。

公孙玉精神一振,长身站了起来,说道:“那发出叹息之人,可是黄大老爷?在下倒想问他几件事儿?”

红衣少女在听到那一声叹息之后,娇靥立时一变,她生似未听到公孙王的话一般,急急站起,急急向亭外走去。

转瞬之间,她的身影便在扶疏的花木中消失。

她这一异常的神情,突然的举动,不禁看得公孙玉愕然怔住,竟忘记将她唤住或是出手拦阻。

半晌之后,公孙玉方自清醒过来,他回首看那尚自留在亭中的两个彩衣女子,只见她们的脸上也是满现诧异,一片茫然。他方待发问,却听一个熟悉的声音遥遥传来,说道:“武林八仙的峨嵋金顶之会,距今虽尚有数月之久,但路途遥远,你最好早些赶去,若是错过了机会,不能将在此所见所闻,报告武林八仙,岂丰憾事?”这声音竟是发自那红衣少女。

公孙玉闻言,先是一愕,不想武林八仙明岁元宵,聚会峨嵋金顶之事,此女竟也了如指掌,但想到此间的事情,扑朔迷离,不但丝未探听出头绪,而且越来越是复杂;顾灵筠生死之谜,顾灵琴和南施失踪之谜,那女童欧阳云卿之谜,更大的还是红衣女子……

衣少女之谜,方才那声低沉而苍老的叹息,似是也蕴蓄了无限秘,事实上,这座庄院中惧都充满了神秘!

神秘的事物,本耐人探讨寻味,更何况公孙五天生好奇,你闻声之后,冷笑一声,冷冷说道:“在下的事,不劳姑娘惦记!”飘身向那发声之处纵去。

只听两声娇笑,起自背后,随闻一阵香风扑鼻,两个彩衣少女匕声说道:“喂!你到那里去?”

公孙玉头也不回地接口答道:“在下想到那里,就到那里,两位古娘最好少管闲事!”

两个少女中的一人,忽然嗔声说道:“半夜三更乱闯人家的庄完,你这人好没规矩!”

另一个彩衣少女大吃一惊,急急说道:“珍姊!你……”

她话未说完,却被一声冷漠的喝音打断,道:“珍儿!你可是忘己本门戒规了么,还不自击天灵而死!发出这喝音之人,又是那红衣女子。

岂知她语声甫落,但听闷哼一声、一个纤弱娇柔的身躯,已然委顿地倒了下去。

公孙玉看得心头一寒,暗想:好个冷酷的女子,却不知此女犯了何种戒律?

思忖未完,另一个彩衣女子已姗姗向他走来,只见她杏眼含春,娇靥堆笑,轻启朱chún,柔声说道:“相公初莅敝庄,人地生疏,若是要到那里去,或找什么人,由姊子引路可好?”

公孙玉一怔,道:你的同伴自击天灵而死,你竟然无动于衷,却是依然献媚,依然娇笑,当真……他忽而转念一想,叉自忖道:是了,想是那红衣女子的律法,过于严酷,是以即使同伴死了,他人也不敢过问,既是如此,再责备这女子,也是徒然无益了,是以平和的说道:“在下只想见那黄太老爷,若是能够,你就前行引路便了!”“相公此去,只怕有些不便,不如且在敝庄‘迎宾小筑’歇息一宵?”

公孙玉早已立定一探此庄奥秘之心,闻言之后,剑盾微蹙说道:“那请姑娘引在下随便瞧瞧就是了。”

他知道此事无法相强,而且发现这座庄院,除笼罩着一层神秘外,对武林同道,似亦无甚敌意,是以更不便相强,只有四下观察一番,借窥全豹。

彩衣女子应了一声,扭动纤腰,当先向内院走去。

无尽的曲廓,重重的庭院,此时却都是一片黝黯,一片幽静,只有天上的月光,寂然自照!

宣走了顿饭时间,那女子才在一处月牙门前停下,公孙五抬头看去,只见上写“迎宾小筑”四字,原来那彩衣女子仍将他引至预定的处所。

那彩衣女子裣校一礼,微笑说道:“时已不早,相公请自休息,婢子告退了。”转身疾行而去。

公孙玉流目看去,在朗彻月光照射下,只见这月牙门内,是一座颇为宽敞的庭院,院中栽花种竹,鱼池假山,倒也幽静得很,雅致得很,花木扶疏中,露出一角飞槽,他走至跟前,方看清那是一间红墙绿瓦的精舍!

那精舍门窗紧闭,自外看去,里面也是一片漆黑,一片静寂,他真力微凝,全神戒备,一掌当胸,推门而人,甫一进门,便自微感一怔!

原来走进大门之后,又有一道珠帘,绕室低垂,珠帘隐约间,却是一片粉红,一片朦胧,虽看不清里面的景物,却闻颓靡的颓乐声,和着醉人的劳香,自簇缝中散出。

只因这精舍的四周门窗紧闭,幢幔垂,是以在室外看不见灯光,闻不到乐声。

公孙五分帘而人,只见弥漫着乐声,弥漫着香气的密室中,竟有着七、八个身材窈窕的美艳少女,有的在调弄琴弦,有的在曼声低唱,身上却仅披着一缕轻纱,朦胧地掩着一些妙处,一眼望去,所见玉腿酥胸,粉光致致,令人见了,当真要心族摇摇,不能自主。

屋内四周,散置着一些锦凳,锦凳上盘盏杂陈,锦凳下却横躺着十数个疾装劲服的武林豪雄!有的所声如雷,有的虽未入睡,而醉意却已甚浓,但那一双双红丝密布的眼睛,则仍是贪婪地注视着曼舞轻歌少女的粉腿酥胸。

公孙玉扫视了这密室一眼,方自剑眉微蹙,正想抽身退出,却见一个手捧一具瑶琴的冶荡少女,扭腰摆臀地向他走来,他直觉有一种厌恶之感,自心底浮起,冷哼一声,道:“廉耻扫地,成何体统!”反身向帘外行去。

却听一声冷哼传来,道:“莫动,须知来时有路!去时无门!”只见一条身影已自挡住他的去路,霍然竟是那手捧瑶琴的少女。

公孙玉方自一愕,旋即怒道:“难道你还能把在下留下不成!”早已真力暗凝,蓄势以待。

那女子见状,竞自噗嗤一笑,道:“姑娘若不能将你留下,也在称……”她候然住口,大吃一惊,道:“你……你是?……在凌云飞阁中……”

公孙玉也自大吃一惊,方才他见这女子妖形怪状,本是不屑一顾,此时听她提起“凌云飞阎”,知道必是相识之人,闪目看去,一见那女子的容貌,不禁热血沸腾,大喝一声,道:“是你……你……你竟是……”他一连几个“你”字,但那女子的姓名,却终未说出口来。

那女子笑意盈盈,又自跨前了一步,嗲声嗲气他说:“我是谁呀?你为何吞吞吐吐,可是真知道我的姓名?”

公孙玉直气得星醉喷火,身躯颤动,振声大喝道:“竟是你这贱人,我还以为你早死了!”

那女子格格一阵娇笑,身躯又扭动着跨前了两步,道:“想不到你竟是全然不知怜香借玉,人称你风流儒雅,可是也只是浪得虚名,只怪我以前不该答应嫁你。”

她口中虽是这般说,脸上却全无怒意,一个娇躯,直向公孙玉身上凑去。

公孙玉也自怒喝一声,道:“只怪我公孙玉瞎了眼睛,把你看作红粉知己,谅来六昭八女中,果都是荡妇婬娃,无一完整,你当初相示于我的那粒‘守宫砂’,可见也只是欺人之辈!”

那女子徽徽一怔,妙目微翻:旋即格格笑道:“傻小子,你可知‘近墨者黑,近朱者赤’?‘出污泥而不染’,也究非事实,难道我卞灵筠不知享受人生,却只会跟着你!”

想不到这婬荡女子竟是卞灵筠?更想不到她在”凌云飞阁”中一怒出走后,又会在这“玫瑰庄”中出现?

但相距咫尺,公孙玉把这对面的女子看得清清楚楚,他纵然想怀疑,事实也不容他怀疑,他万设想到卞灵筠是这样的女子,此刻闻言,直气得他冷笑一声,道:“好个无耻的女子,好一番无耻的道理!哼!哼!”

他突地仰天大笑道:“你既是这样的婬娃,公孙玉也用不着再作君子,你既是要享受人生,我等便享乐去!”一把将那自称卞灵筠的女子抱了起来,直向密室的一角走去。

他此刻直气得形如疯狂,心中自然生出一种妒恨报复的心理,须知天下间,任何宽宏大量的男人,也不会忍气吞声,不图报复的。

公孙玉虽抱着那女子,却全无寻欢作乐的心情,相反的,胸中怒火猛炽,双睁中也早气得满布血丝。

顷刻之间,那颓靡的乐声,顿转冶荡起来,那七,八个手捧丝、竹、管、弦的艳丽少女,齐地向他围至。

那六、八个女子在他两人五尺以外,边自弹唱,边自围绕着旋转起来,公孙玉木然抱着那少女,木然站在那里,他此时未想到自己的疯狂举动,未想到这女子究系何人,但怔怔的眼睁中,却似看到无数个卞灵筠的面孔,在他周围旋转不息……

他的愤怒,像要爆发的火山,将他焚化;他的疯狂,宛如一道激流,将他吞噬,他终于仰天一阵狂笑,大声说道:“我要看看,你这婬荡的女娃,究竟还知羞耻?”左手一探,向卞灵筠胸前的罗衣扯去!

但听“刺啦!”一声裂帛大响,但听一声娇呼,但发出娇呼的却不是他怀中的女子,亦不是在他周围轻歌曼舞的女子。

却见另一个穿着一身白衣,宛如天上仙女似的少女,姗姗走至!那声娇呼,她便是所发出的。

公孙玉被那一声娇呼,由疯狂又转回冷静,一时之间,不禁怔在当地。

及至那白衣少女走至跟前,看清她的面容时,他竟脱口发出一声惊呼,道:“你!你是?……”

白衣少女冷笑一声,道:“我是谁你管不着,我且问你,你是不是公孙玉?”

公孙玉随口答道:“正是!”

白衣少女突地格格一笑,道:“果然是你,果然是个风流种子!”他瞥了尚且躺在公孙玉怀中,四门大开的女子一眼,又自微笑说道:“你可是也闻得这‘玫瑰庄’的艳名来此?”

公孙玉见这出现的白衣女子,赫然又是卞灵筠,尽管他聪明绝顶,一时之间,也猜不透这是怎么回事?此刻听她如此一间,不禁心中有气,也是冷笑一声道:“是又怎么样?”

白衣少女格格一笑道:“你若是专为寻欢作乐而来,我等便要好好招待你!”她素手一挥,早走上两个捧酒持献的少女,而那冶荡的乐声,冶荡的舞姿,却更使得人心族摇摇不能自己!

那原来尚未全醉的几个江湖豪雄,此刻已自烂醉如泥!

公孙玉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觉得胸中郁闷难当,他放下那半棵的少女,接过一只满注佳酿的巨觥,咕咕嘟嘟,一口气尽行喝下肚去。

他本就不善饮酒,而在郁闷中豪饮,更易酒醉,甫饮一杯,便觉得头脑一阵晕眩,再饮一杯后,只感到天旋地转一般,三杯下肚,已自不省人事。

朦胧中,他只闻到一声愤怒的冷哼,一声奇诧的惊嚷,和着一声幽幽的叹息!

但混沌的头脑,已不容他对此多想,而潜意识中,却想到武林八仙的“峨嵋金顶”之会……

时当元宵佳节。

地处峨嵋金顶之上。

东天丽日,虽早升起,但冬日的阳光,却似一个小睡方起,凭窗凝立的美人,那般慵懒无力。竟自连笼罩峨嵋金顶的重重浓雾,也是无能驱散,是以整付隅夷金顶,仍自埋在浓雾里。

峨嵋金顶极高处的“接天坪”上,自也不能例外,但在重重浓雾中,却飘飘传下一声长长的叹息。

叹息声中,充满悲痛凄凉之意,若是穿过浓雾,便可知道那声叹息竟是发自一个盘膝而坐,面向苍冥的人影。

那人影一身朱衣,面自无髯,光以这身穿着和相貌看来,便知此人即是三十年前,辊在圣母峰额出现的昆庐王子。越年轻了,却不知你为何叹气?莫不是怕我们七人围攻,在图报复,其实我等却也不会这般小气!”

这发话之人,自然便是七贤酒丐,他也到达这“接天坪”上。

昆庐王子仍是瞑目跌坐,却突地朗笑一声,道:“老叫化子,这早便来,莫非要先行索点酒吃……”

他话声未完,七贤酒丐已自大喝一声,道:“住口!你若再调佩老叫化子,老叫化子便不饶你!”原来三十年前,武林八仙在圣母峰颠之会时,七贤酒丐第一个吃下“金猿佳酿”,也是第一个毒发身死,昆庐王子此言,正触着他的痛痒之处。

昆庐王子又是朗声一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铃半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