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铃半剑》

第37章

作者:诸葛青云

七贤酒丐哈哈一阵狂笑,截断他的话头道:“这种话,也是你做道士能说的,吕洞宾不是你们杂毛的祖宗么?”

昆庐王子接着笑道:“道兄就是不在一旁提醒,老夫也看到老叫化子的毒计了,但他却无能在顿饭时间后,使老夫走火入魔!”

七贤酒丐凄厉狂笑道:“你说老叫化是放施毒什么?这倒是我生平第一次听说!”他语音一顿,续道:“毒计就毒计,你这老儿不是也用过什么‘乱神迷性’心法么?”

惟我真人阴阴一笑,道:“老叫化子,你们可是停止动手,改成阔磕牙啦?”

昆庐王子却朗笑接道:“非也,老叫化尚未拿出点新鲜玩意来,怎会停手不打?”

七贤酒丐大声叫道:“新鲜玩意儿么?新鲜……”他突将蟒皮杖凑近日边,咬下塞子,咕咕嘟嘟喝了几口酒,续道:“有啦!”

张口一喷;但闻一阵浓郁酒香,但见一片溶溶烟雾,立将他自己的身影罩住!

昆庐王子大笑说道:“老叫化子,你可是要借‘水遁’逃走么?”

他猛吸一口真气,只见那“接天坪”上,本已被他们掌风暗劲震散的晨雾,又自果果聚集起来,顷刻之间,两人齐地隐入重重雾影之中!

惟我真人崎立场外,冷冷说道:“这点‘喷雾聚气’的雕虫小技,也算新鲜玩意,岂不令人笑掉大牙?”

但听一声狂笑,自浓雾中传出,正是七贤酒丐的声音,道:“昆庐老鬼,你可是被老叫化子隔空点上了‘肩井’‘腮根’两处大穴?”

另一声朗笑过后,也自晌起昆庐玉子的声音,道:“不错!你这‘盲目隔空点穴’的手法,果然新鲜,老夫认输就是啦!”

他话声甫落,七贤酒丐已大声叫道:“老叫化子又上当了,我那命根子……”

一阵酒香,顿时弥漫在“接天坪”上。

昆庐王子大笑道:“你盲目隔空点了老夫的‘肩井”腮根,两处大穴,老夫却只点了你蟒皮杖的两只眼睛,难道你还不够本么?”

说话之间,这“接夭坪”上,被他们两人聚集的浓雾,又己尽被驱散,一线朝阳,自虬松树隙间透射了进来,峨嵋金顶上,仍是一片静寂。

静寂中,突地响起两声佛号,两声大笑,一声叹息,声音未落,“接天坪”上飘然又多了五人!

那两声佛号自是发自“三摩上人”和“掸心神尼”,两声大笑,则是发自“六逸居士”和“忘吾哲人”,七观酒丐扫了众人一眼,目注一个身穿古铜长衫的瘦小老人大声叫道:“上善若水老儿,叹气的可是你么?”

上善若水老者哑然一笑,道:“不错!只因老夫有一种预感,就是吾等八人都要葬身在这‘接天坪’上……”

七贤酒丐狂笑两声截断他的话道:“你若想自杀,那也是无可奈何之事,不过老叫化却不愿在此陪葬!”

昆庐王子朗朗一笑,插口说道:“老叫化子且莫无话找话,此次武林八仙之会,是由老夫东邀各位来此,自应由老夫先说几句。”

其他武林七仙齐地精神一振,六逸居士先自说道:“昆庐老儿,你身膺地主,难道没有美酒佳看以脑佳宾?”

他一句话,似是提醒了众人,三十年前,在圣母峰巅饮酒中毒的往事,各人股上俱都闪过一抹奇异色彩。

昆庐王子微微一笑,目注六逸居士说道:“六逸仁兄此语含意颇深,莫非要借此激起各位同仇敌汽之心?”他突地一顿,喟然微叹,续道:“三十年前,老夫虽犯了争强好胜的通病,但却无意尽除七仙,独霸武林,若是各位定要向我找回圣母峰巅那场公道,那却是误会老夫了!”

三摩上人朗宣了一声佛号,合掌说道:“佛门弟子,最戒冤怨相报,老衲只是应邀请来,聆听施主教示!”

昆庐王子朗朗一笑,说道:“大师慈悲为怀,让冲为本,果不愧为有道高僧!老夫东邀各位来此,便是对当年之事作一解释,而且另有一事相求。”

七贤酒丐大声说道:“那饮酒中毒之事,老化子已想出其中门道,用不着解释了,该是你使那金猿服下一种兴奋刺激的奇妙葯物,将备好的酒袋,预置猿腹之中,然后以‘制动导神’大法,将金猿引至圣母峰巅,我要饭的猜得是也不是?”

昆庐王子抚掌大笑道:“是极!是极!是从何时开始,老叫化子也知道用些脑筋了?”

只听一声阴阴冷笑响起,为我真人一旁说道:“穷叫化子,你旁打的什么岔,这饮酒中毒的蹊跷,难道就只你一人猜得出?你是智慧超人,我等死而复生之事,你也知道么?”

七贤酒污微微一愕,道:“这个么?老叫……”

但“化子”两字尚未出口,突听蛾媚金顶东侧,传来一阵朗朗歌声,歌声虽清朗,但中气似嫌不足,显非武功高强,内力精湛之人。

但如此清晨,如此极峰绝巅,而蛾嵋金顶东侧又是如此怪石峥嵘掠险难攀,却怎会突来乎庸之人?岂非太以令人费解!

武林八仙齐地目注东方,凝神倾听,只听那渭朗歌声唱的,是:

“忽然异想天开,

梦武林人仙聚峨嵋。

有丹能却老,

鞭能缩地,

复可登空,

农能避水。

往事可断不可断,

新疑慾解无从解,

从此武林多事,

今日之果他日栽。

我笑诸仙,

诸仙笑我,

敬谢诸仙我不才。

葫芦里也有些微物,

试与君猜!”

歌声甫落,“接天坪”东侧已自援上一人,只见他身穿白色儒衫,头戴嵌玉文士中,腰挂宝剑,直生得玉面朱chún,俊美无比,显然是一个翩翩佳公子的姿态!

武林八仙听到他方才的歌声,已自同感一怔,知道这作歌之,人,必定大有来历,此刻一见,却似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更都奇疑不止。

那白衣书生举袖一抹额间的汗珠,然后目注武林人仙抱拳行了一礼,微笑说道:“晚辈向闻峨嵋山有‘高出五岳,秀甲九洲’之誉,今日一游,果然是层峦叠蟑,景色清幽……”

他的话尚未说完,七贤酒丐已自大喝一声,截断他的话道:“小娃儿,你在说的什么废话?听你的歌词,明明是有为而来,老叫化却不信你是专来此游山玩水!”

白衣少年朗朗一笑,长揖说道:“看者前辈的装扮,可是武林八仙中七贤酒丐?”

七贤酒丐微微一愕,道:“你认得老叫化子么?”

白衣少年星目一扫在场诸人,朗声道:“若是晚辈没有认错,那在场的各位前辈必是武林人仙,看来晚辈的梦境成真了。”

为我真人阴阴一笑,道:“你这娃儿搞的什么鬼?听你的口音,和老夫似曾相识!”

白衣少年微微一笑,抱拳说道:“晚辈天南门下公孙玉,随身携带的一铃半剑,可凭资证。”

原来这白衣少年竟是离开西北关外“遗忘天堂”的欧阳云飞!

忘吾哲人和上善若水老者齐地“咦!”了一声,上善若水老者先自发话说道:“原来是你这娃儿,无怪老夫觉得声音容貌,均颇熟悉?”

为我真人已知此人是公孙玉的身外化身欧阳云飞,是以闻言之后冷笑不语!

昆庐王子朗朗一笑,说道:“这娃儿却是大有来历,竟和武林八仙中的三人颇有渊源,”他徽微一顿,又复诧然说道:“你既自称天南门下,自是苦练武艺之人,怎地看你双目神光不聚,内力毫无根基?”

欧阳云飞自落入沙尔湖中“湖心天泉”之内,功力即已全失,那救他起来的老者史云亭虽相赠他六七四十九粒丹丸,他亦未按时服下,此刻见面,正自不知如何解释之时,却听六逸居士沉声接口说道:“这娃儿似是因特殊遭遇,失去功力,咱们这且不去管他,到是该问问他如何攀援那断崖峭壁,怪石峥崂,惊险万状的峨嵋金顶,到达这‘接天坪’上,而且他恰在我等聚集之时赶至,则其中必定大有文章”。

欧阳云飞剑眉微扬,朗声笑道:“老前辈说的不错,这其中确是大有蹊院,不过更……”

他下面的话尚未说出,三摩上人和掸心神尼同时低宣了一声佛号,却是由到达这“接天坪”后,尚未发一言的掸心神尼说道:“小擅樾方才说唱的歌词之中,充满禅机,贫尼虽系佛门之人,亦自听得大惑不解,小擅抛可是说那歌词更为重要,是么?”

欧阳云飞俊面上掠过一抹钦敬之色,抱拳说道:“神尼说的正是——”他此番未竞之言,却是被七贤酒丐打断,只听他颇表不耐他说道:“咱们这次峨嵋金顶之会,乃是被昆庐老儿东邀来此,他既身为大会主人,一切事件就该由他统一处理,免得你一言我一句,乱七八糟!”

这老叫化子说话向来日不择言,生平作人行事,亦是我行我索,是以掸心神尼不但未曾表示不悦之色,反而微微一笑,合十说道:“七贤酒丐施主说的极是,贫尼赔罪!”

昆庐王子朗声一笑,道:“神尼也用不着和老叫化子一般见识,你若向他告罪,他反而更觉趾高气扬,不知姓甚名谁了。”

六贤酒丐哈哈大笑道:“这叫化子本就不知姓甚名谁了!”

昆庐王子一笑说道:“这老叫化子说人家打岔,其实他自己却惯会打岔,这就犯了‘看人家百只眼,看自己瞎了眼’的毛病,以后应该好好检讨检讨!”

他语声一顿,面容候转肃穆,说道:“老夫也早听出这娃儿的歌中,包含几项令人不解之处,而且那些事似都与我们武林人仙有关,简直可以说他是针对我等峨嵋金顶之会而来。”

欧阳云飞微微一笑,颔首说道:“昆庐王子老前辈说的不错,公孙玉乃是以‘使者’身份,专程而来!”

这“使者”二字,听得武林八仙齐地一愕,七贤酒丐生就性急,他又已忍耐不住,早把方才说的话搁在一边,只听他大声叫道:“什么‘使者’,你这娃儿说话别酸里酸气的,老叫化子没喝过墨水,孔老二那一套咱可一窍不通!”

欧阳云飞徽微一笑,道:“晚辈乃是被一位前辈派遣而来,但那位前辈姓甚名谁,定居何处,晚辈却也不知!”

武林八仙闻言,又是齐地一怔,只见昆庐王子剑眉微蹙,沉声说道:“小娃儿在我等面前,开不得玩笑,更不可有半句虚假之言!”

欧阳云飞也自笑容一敛,正色说道:“晚辈之言,句句真实!”

昆庐王子的两道剑眉蹙得更深,略一沉思,又复问道:“小娃儿,既不识派你前来之人,却怎的甘受差遣?”

欧阳云飞突地朗朗一笑,道:“只因武林八仙中,有两位前辈对晚辈有救命传艺之恩,是以甘愿前来,通报信息。”

武林人仙齐地一怔,互望了一眼,却听欧阳云飞又道:“那在鄱阳湖内救命传艺的两位恩人,便是忘吾哲人和上善若水老者两位前辈!”

忘吾哲人呵呵一笑,道:“老夫救命传艺,是以德报德,如此,说来,此番不是又欠你这娃儿的人情了?”

上善若水老者却冷哼一声,说道:“小娃儿休要乱拉关系,老夫当日传艺,只不过是被你骂的过瘾而已!”

七贤酒丐大笑道:“上善若水老儿,你可是真的喜欢挨骂么?我穷叫化子到是技痒得紧!”

昆庐王子微咳了一声,正色说道:“此刻不是说笑的时候,请容老夫再问这娃儿几个问题。”

欧阳云飞一笑说道:“晚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须知晚辈虽以彼方‘使者’身份,但却和被派之人,毫无关系,只因听说武林八仙于元宵佳节聚会峨嵋金顶,亟慾赶来一凑热闹睹各位前辈丰姿,而且……”

上善若水老者哦了一声,哈哈笑道:“你这娃儿终于说漏嘴了,什么感恩报德,原来只是想来一凑热闹!”

欧阳云飞微微一笑,也未便辩驳,一顿之后,又自说道:“而且晚辈不须长途跋涉,遗返中原,且可邀翔大空,友日邻月,而清风白云……”

昆庐王子“哦”了一声,恍然大悟道:“你原来是乘坐着一种巨大飞禽来的,但不知那是一只什么样的鸟儿?”

欧阳云飞精神一振,道:“那鸟儿人面金翅,硕大无朋,疾逾飞矢!”

饶是武林八仙个个见多识广,但以他们脸上的茫然惊诧神色看来,对于此言,亦似不识。

接天坪上顿时陷么样入一片静寂之中,武林八仙俱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铃半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