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铃半剑》

第38章

作者:诸葛青云

只听昆庐王子郎呼一声道:“名位仁兄速往峨嵋山腰搜索,也许那人面金翅鸟便隐伏在浓云重雾之中!”

声音未落,但见红影一闪,一式“龙降九天”的身法,已自没人那云雾缭绕的峨嵋金顶以下。

其余武林六仙,也自纷纷腾身,瞬息之间,接天坪上只剩下欧阳云飞一人,他漫步走到石坪东侧,傍依着一株高松,居高临下,驰目四顾,只见蛾嵋山下,云烟起伏,这接天坪便宛如浮在大海中的一座孤岛一般,不禁豪气突生,全力发出一声长啸。

他在接天坪上仁立良久,不见武林八仙归来,未免微觉诧异,幸而他此刻任务已了,正好藉此机会,领略一番峨嵋风光,然后再浪迹江湖寻访公孙大哥附带打听武林八仙所面临的疑难问题。

那蛾嵋山既有“高出五岳,秀甲九洲”之誉,自然有其不同凡俗之处,欧阳云飞循接天坪西侧较为徐缓之处,一路通往光明寺走去。

此时丽日高悬,正是午初时刻,晨雾虽已散去,白云仍弥漫山间。

欧阳云飞正自意态悠闲,漫步下山,却突见一株老梅之上,闪身飘下一人。

那人也是一身洁白如雪的文士衣冠,生得亦是玉面朱chún,俊美绝伦,而他举止间,似较欧阳云飞仍要潇洒几分,他落地之后,先自朗声一笑,抱拳说道:“兄台单身游山,雅兴不浅!”

这少年虽是朗笑,但却笑得极不自然,虽和欧阳云飞说话,但却又似极为不愿,但欧阳云飞却并未注意这些。他只是对这少年的突然现身,微感一怔,遂抱拳微笑说道:“彼此!彼此……”

突听一声轻笑,起自树间,那株老梅之上,竟又飘下一人。只见她也是一身洁白,但白衣白裙,高挽云鬓,却是一个美艳无双的女子。

那女子轻盈一笑,娜娜地扭动腰胶,缓缓走了过来,眼波向欧阳云飞上下一扫,微笑说道:“什么彼此彼此呀!你一人游山,我们却是成双成对,难道你不觉得孤单?”

欧阳云飞见梅树上又飘下一人,已自徽感一怔,此刻见这女子不仅美艳,而且言笑之间,竟有着一种勾魄荡魂的媚人之力,欧阳云飞纵是柳下惠再世,也被她眼波扫得砰然心动!不禁垂下头去,连她说了什么话儿,也似未全听见。

那白衣丽人见状,突地格格一笑,犹如花枝乱颤,恰好一阵山风吹来,吹落了片片梅花,以致那梅花也生像是她笑落似的,然后秋波一转,却向那白衣少年道:“马二公子,你也不给咱们引见引见,问问这位相公是不是也去江南,若去江南,咱们也好多个伴儿!”

那被称“马二公子”的白衣少年,后面上突地闪过一丝妒恨的神情,似是极为不愿,但欧阳云飞低垂着头,并未看见,等他抬起头来时,却只看到了白衣少年的笑脸。

欧阳云飞对这丰姿俊朗的少年人,本有惺惺相借之心,于是也报以徽微一笑。

那白衣丽人更是满面笑容,连眼角眉梢都充满了笑意,当下又自格格一笑,柔媚他说道:“你们有什么事,这般开心呀?马二公子,你先自我介绍吧!”

这女子的轻柔语声,似是包含了无上权威,无限魅力,使人纵然有心,却也无力抗拒。

白衣少年微一抱拳,果然自我介绍道:“在下川中马士彦!”

欧阳云飞也抱拳说道:“在下公孙玉!”

须知川中马门中的男子,乃是出了名的执挎子弟。倚仗财势,不知糟蹋了多少良家妇女,再加他独步武林的迷神葯物,即使一些江湖红粉,武林英雄厚,也有不少失身在他们手里,但欧阳云飞以一介儒生,初涉江湖,对此自是毫无所知。

若是他熟知这白衣少年的来历,自然不屑与之为伍,若是不与他们同行,此去江南,也许比较顺利,只因他对人未存戒心,于是便落人他人的谋算之内!

白衣丽人“哎吁!”了一声,微扬黛眉说道:“果然大有来历,无怪……无怪对我这默默无闻的小女子,不睬不理!”

秋波流转,又自深注了欧阳云飞一眼。

欧阳云飞虽是数度经历情场,但却从来未遇过这样的女子,只觉她虽冶荡,却未及于*乱,虽妖烧却颇不俗气。

那白衣少年马士彦似是觉得这白衣丽人大过谦虚,遂即接口说道:“公孙仁兄定然耳闻过‘红叶山庄’的煌赫声名,这位姑娘便是温老庄主的独生爱女‘月宫垂杨’温红绢!”

欧阳云飞听得“红叶山庄”之名,心中倒是不由一震,皆因在故居浙东读书之时,便听说过莫干山塔山峰“红叶山庄”的名声,老庄主“双剑七绝”温士源,以一对“莫邪、干将”宝剑,在三十年前即已驰誉武林,名震八表,但他已在十年前宣布封剑归隐,却不料尚有这么一位尤物似的妖艳女儿,而且又开始在江湖上走动?

白衣丽人“月宫垂杨”温红绡见欧阳云飞面露惊容,愕然出神,遂又叶嗤一笑,秋波再度流转,但她此次却不是仅仅凝注欧阳云飞。

她说至此,微微一顿;那白衣秀士马士彦在“月宫垂杨”温红捎提到他的名声之时,脸上不禁流露出得意之情,但一听到她言及公孙五的事迹,则双目以内,则又显出一抹妒恨的神色。

欧阳云飞心胸坦荡,那会注意到他人脸上那一闪即失的神色,此时闻言,却是俊面一红,皆因他仅冒公孙大哥之名,但那逼死“六调神君”万埃午的震惊江湖腾誉武林事迹,却非他所有!

温红绡见状,突地格格一笑,说道:“公孙相公这般英俊潇洒,想不到却是怕羞的呢!”

她微微一顿,两道秋波凝睬着马士彦说道:“也不知他是假作正经,还是真的怕羞,若是真的怕羞,到颇难令人相信?”

欧阳云飞本来对这白衣丽人温红绢还是存着一丝轻视之心,但一听说她是“双剑七绝”温士源的掌珠,便只以为她是平日骄纵惯了,是以再不计较,当下微微一笑道:“在下既不是假作正经,亦非真的怕羞,只是对姑娘的称赞,觉得愧不敢当而已!”

温红捎格格一笑道:“我若再称赞你一番,那些称赞虽都是事实,只怕你真的要‘愧不敢当’哩!”

她神秘地一笑,目注那被冷淡一旁,面上微现不悦的马士彦说道:“你虽见闻颇广,但因僻处一隅,也许尚不知道我们这位院武林的公孙少侠,却还是一个风流种子呢?”

马士彦尴尬的一笑,找不出搭汕的词儿,欧阳云飞早已红飞汉额,讷讷说道:“姑娘不要取笑才是!”

温红绡又自娇笑着说道:“啊呀!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婆婆妈妈,天下男子,那个不愿得到美人的青睬,不过……不过,最难消受美人思,是不是?”

欧阳云飞暗自忖道:若天下的女子都似你千般,这种美人恩到真是颇虽消受的哩!

欧阳云飞思忖未完,温红绡突地隐去了娇靥上的笑意,换上了淡淡的幽怨之容,轻叹一声,低低说道:“自古情天多铸恨,最难消受是温柔,你们可是好景不常,情天生变了吗?”

欧阳云飞只觉得这温红绡的一颦一笑,都对人有一种极强的感染之力,温红绡所提的虽是他公孙大哥之事,而他却也情不自禁地想起在“遗忘天堂”数月中,玲妹妹对自己的缠绵相爱情意,但是后来自己竟忍受不住诱惑,而做出那种可耻之事……

他自责的心理,追侮的神情,自是逃不过温红绡的眼底,弯弯细细的柳眉一扬,伸手一抚云鬟,竟又格格骄笑起来,她笑声柔媚,笑的姿势,更觉风情万种,若是轻狂一些的男子,看见她那种娇媚入骨的神情,真想一口将她吞了下去!

马士彦被她撩拨得痴痴迷迷,欧阳云飞也自看得一呆,温红绡秋波四下顾盼了一眼,柔声说道:“天下风景名胜,.俱都眼见不如闻名,我老远自浙江赶来,想一睹这‘高出五岳,秀甲九洲’的峨嵋景色,原来也不过如此!”

她语声一顿,目注欧阳云飞说道:“马二公子已概然答允,送我回浙,但孤男寡女,沿途诸多不便,不知公孙大侠是否也略施侠心,一起送我回去?”她这拿话一套,欧阳云飞即使不愿相送,却也不好意思说出口来,何况他生平之中,从未和马上彦这样风流侗低的少年,温红绡这样风情万种的女子向时相处过,若是买舟沿江而下,这一段旅途,必是颇有意思,极宫乐越,当下微微一笑说道:“温姑娘和马兄若是不乐,在下极愿附骥!”

白衣秀士马士彦俊面以上,此次却未闪过“不悦”或“妒恨”的神色,到似是豪情勃发的一阵朗笑,大声说道:“有公孙兄这样精华内蕴,身具上乘武功的高手随行,沿途之上,再无顾虑!”

但欧阳云飞却听得悚然一惊,皆因他自知功力尽失,休说叫他狠拼恶斗,就是出手缚鸡,也无能力,不过人家既误以为他精华纳蕴,身具上乘武功,他却又不好自露行迹,于是强自展颜一笑,朗声说道:“有温姑娘令尊‘双剑七绝’的威望,沿途之上,谅来宵小匿迹,不敢大风头上动刀,虎口持须,不过若万一闲得上兄弟,则万死亦不敢辞!”

温红绢始终面含微笑,一旁凝立,此刻闻盲,屋睁一瞥欧阳云飞,若含深意他说道:“不管遇着多么严重的事情,依也不可轻言一死,须知你若死了,若是你那几位红粉知己,向她微微一笑,又道:“我索知马二公子轻功造诣不凡,此刻到是你一显身手的机会了!”

话声刚落,马士彦已一式“海燕掠波”,白衣飘飞,早向那人影去向奔去,几个纵跃,已自没人郁郁青松,淡谈梅花之中。

欧阳云飞相借温红绢缓步人亭,他目光动处,突地大喝一声,道:“原来这石凳之下还藏着一人!”

他虽是提高戒备,依然双掌护胸,但因功力全失,已早失去了他戒备的真实意义,然而在一个纤纤弱女之前,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大步奔去。

只见那人一身华服,但破烂不堪,已无一丝华丽的光彩,一头蓬发披垂,是以无法看清此人的面目,欧阳云飞虽到他身前三尺之处,他仍是寂然不动,生似睡熟了一般。

温红绡“咦”了一声,娇笑说道:“何必大惊小怪的,那只不过是个穷叫化子!”

岂知她话声一出,那端坐不动的怪人,竟如突然受了惊吓一般。

欧阳云飞本能的显露出男子的豪侠性情,身形一闪,挡在温红绡之前,大声喝道:“你这人莫非疯了?”

温红绡先是脸色一变,继而却娇笑着说道:“此人自是疯了,若非疯了……”

我要人,我可赔不起呢!”

说话之间,已自当先向山下走去。

蛾媚山两侧虽颇徐缓,但在欧阳云飞的脚下,却是若不胜力,顿饭时间,便已走得汗透内衣。温红绡回睁瞥了欧阳云飞一眼,突地停身仁足,自衣袖取出绢帕,一按鼻际,然后娇媚他说道:“啊呀!热死人啦,马二公子,我们找处荫凉所在休息休息好么?”

马士彦一叠声说道:“好!好!蛾媚山确是颇热,一般人来此避暑,到真是莫名其妙呢!”他四下略一搜寻,遥指隐藏于一丛老梅乔松间的红色亭阁说道:“温姑娘,我们到那亭中悉息片刻可好?”

温红绡娇笑一声道:“你说好,我还会说不好么?”

马士彦听得立刻精神一振,心中也飘飘然的大觉受用,当先迈步向那小亭走去。

三人甫近小亭,亭中突地晌起一声闷哼,遂见两条人影,如惊鸿一般跃起逸去!

欧阳云飞虽是功力尽失,无法追赶,但他生就侠肝义胆,依然沉声晚道:“什么人?”

温红绡娇笑一声道:“管他们是什么人,见了我们回避,却是知趣得很。”欧阳云飞愕然说道:“见人惊起,必非善类,到未必是有心回避!”

温红绡轻笑一声,道:“你说得到颇有理……”

突地一声朗笑,自亭外傅来,紧接着响起马士彦的声音,道:“在下幸不辱命,已将这逃走的两人捉到了!”

白影一闪,他当先跨了进来,身后跟着二个神情痴呆,疾装劲服的中年汉子,一看便知是被点了穴道。

温红纳骄笑一声道:“你捉到了两个呆子,我们却已捉到一个疯子,这倒是有趣得很!”

她说完之后,突又格格娇笑起来,直笑得亭外梅花又自片片飘落。

谁知她阵娇笑,那身着破旧华服,形如疯狂之人,竟也如痴呆了一般,两道痴迷眼神,自披垂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铃半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