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铃半剑》

第39章

作者:诸葛青云

满山苍茫,全寺金黄。

此刻夕阳已落,他们一行六人已来到光明寺前。

那满山苍茫的自是无边暮色,而全寺金黄的却是那“锡瓦”、“铜瓦”、“铁瓦”三座大殿,只因宝殿的梁柱,窗棍都是铜皮包建;是以金光耀眼,佛光万丈。

几人离开那亭子之后,先前听到的呼喝之声,竟是渐渐远去,及至走到光明寺前,已是全不可闻。

欧阳云飞暗暗地舒了口气,暗自忖道:“若是那发出呼喝的几人随后追来,眼下几人不是他们的敌手,那自己真要丢人现眼,连天南一派及公孙大哥的英名,也丧失殆尽了。

他正自思忖之间,已登上了十余级梯级,抬头望去,只见山间上正自走下一列灰袍大袖的僧人,为首一人,灰眉白袜手持佛珠,大步迎了上来,向马士彦朗声说道:“施主上山之时,也不到小寺略作愁息,方丈得报,甚觉遗憾得很!”

马士彦微微一笑,朗声说道:“在下初登室山之时,本打算先拜会贵寺主持方丈,并转达家严的致候之意,只因……只因

那灰盾僧人见他油油的说不下去,不禁一怔,方待询问,只听一声银铃似的娇笑,起自身侧,温红绡却接道:“只因他遇见了我,要随我先麟览一下峨嵋景色,是以未先行造访,不过却也无甚景色可观。”

她这一轻启朱chún,银铃脆语,将众人的目光,全部吸引了过去,连那一列灰袍大袖的僧人,也看得如醉如痴,只听“啪”的一声,那灰眉僧人手持的佛珠,竟然掉了下来!

灰眉僧人低宣了声“阿弥陀佛”,赧然说道:“峨嵋风光,不在自日,都在夜晚,那‘百万明灯朝普贤,的奇景,最是难得一见!”

温红绍娇笑一声,俯身检起摔落地上的那串佛珠,冈顾左右而言他的说道:“大和尚这串佛珠可是一百零七颗么?”

灰眉僧人的高大身形微微一颤,但众人的目光俱被温红绡的声音笑貌吸引了去,全未注意,是以他低宣了声“阿弥陀佛”低低说道:“女施主猜的不错,贫僧这串佛珠,正是一百零七颗。”

欧阳云飞听得暗暗称奇,心中忖道:向闻和尚所带佛珠,多半俱是一百零八颗之数,而且这多珠子,多一颗少一颗,纵是目光敏锐已极,也无法在一见之一卜,便可看出。

他心思本极缤密,又极好奇,此时闻言,不禁觉得大有蹊跷,遂微咳一一声,朗声说道:“姑娘一眼便看出一串佛珠少了一颗,真是了不起得很!”

温红绡又是格格一笑,俏目斜睨,仿佛要把欧阳云飞的魂魄也要勾走一般,说道:“你说我了不起么?但是若比起三国时的张松来,我却要自叹弗如哩。”

欧阳云飞避开她的目光,一整心神,道:“那张松能走马观碑文,目识群羊数,也不过是一种传说,未见得即是事实,比起姑娘来……”

温红绡轻摇纤手,柔声说道:“别给我戴高帽子啦!我们费了这半天的chún舌,你也该觉得口渴了。”

她又转向那灰眉僧人先将那串佛珠递了过去,说道:“大和尚是否要略施慈悲,招待我们一杯茶喝?”

灰眉僧人略一犹豫,缓缓说道:“若按小寺的规矩,女施主是万万不能进入寺中听。只因各位俱是马施主的佳宾,也便等于都是小寺的佳宾。”

他方自退步躬身,合十肃容,突闻石级东侧,苍郁古松之下,传来一声大喝:道:“慢着!”

这一声大喝,宛如晴天霹雷,在场各人齐如在梦中惊醒过来,齐地闪目看去,只见衣挟翻飞,飘然落下三人。

那三人俱是身穿葛布长衫,苍髯灰眉,斜背宝剑,三人的身材相貌似一胎所生一般,此时个个面容冷肃,并排挡住去路。

“三位施主光临小寺,可是有什么见教?须知峨嵋一派,向来与世无争,无事不找事,但却也是有事不怕事!”

出家之人虽是贫嗔之念已谈,但却也不易尽除,想是这灰眉僧人,此刻已动了真怒。

岂知那三人齐地冷笑一声,齐地口齿启动,却听一个声音说道:“大和尚口口声声,说是无事不找事,但却正在找事,岂不是自欺欺人?”

马士彦已自一傍忍耐不住,跨前一步,排众而出,大声说道:“你们三人是那里来的,须知在这四川地面,却是撒野不得!”

那三人又自齐地冷笑一声,仍是一个声音说道:“风云三老,之名,你这娃儿虽未必知道,但‘武林三哑’之名,却该听人说过。”

马士彦果然听得心神暗自一震,皆因这“武林三哑”本都是口不能言的哑巴,但却练就一种内家功夫,三人协力,即可发出如常人一般的声音来,而他们的三人合力搏击之术,更是天下闻名,却不知怎会成了“风云三老”?

他心中虽自怀疑,口中却冷笑一声,说道:“在下不管你们是什么‘风云三老’或‘武林三哑’,今日来此扰乱的目的,却该说个清楚,若不说个清楚,尽管峨嵋派大发慈悲,放过你们,我马上彦……”

一声震天大笑,发自三人口中,打断了马士彦未竟之言,说道:“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娃儿,胆敢日出狂言?”一顿续道:“老夫等也不与你一般见识,此来的目的,便是要……”

他们瞥了温红绡一眼,竟自修然住口!

温红绡听他们说话,却始终是俏目微睬,笑意盈面,默然不言,此刻见“风云三老”瞥了她一眼,便不再说下去,遂娇笑一声,插口说道:“三位自称‘风云三老’定必是汉中‘风云堡’来的,便自然认识这疯癫少年。”

她微微一顿,又自幽幽一叹说道:“这疯癫少年即是你们的少堡主,你们就该带他回去,免得在江湖现眼,那‘雾里神龙,陆云陪,虽是丢尽了人,但你们‘风云三者’却也不见得有什么光彩,你们说是么?”

风云三老虽俱是六十以外之人,但也不敢接触温红绡的目光,他绡仰脸望天,干咳一声,沉声说道:“老夫三人此次亲奉保主令渝,离开风云堡,便是为了少堡主之事,明人面前不说假话,姑娘也该还老夫等一个公道了!”

温红绡直笑得花枝乱颤,柔声说道:“哟!你们怎把事情扯到我身上来了?我只不过看这少年疯疯癫癫的可怜,才劝你们带他民去,你们可是看我一个女孩儿家,好欺负些是么?”

忽听两声大喝,又是两人自温红绡身后闪出,其中一人沉声说道:“谁敢欺负温姑娘,便等于瞧不起我们‘五老谷’一般,须知五老谷的人却绝不容人欺负!”

说话的两人,竟是温红绡在那凉亭中所见的两个黑衣劲装大汉。

风云三老微微一愕,互望了一眼,竟突然纵声长笑起来,笑声一收、沉声说道:“老夫等虽见过那把我家少堡主弄得神魂颠倒的女娃儿一面,但也只觉俐和这位姑娘长得相像而已,如今不想你们五老谷的人。”

那两个汉子齐声说道:“温红绡自然不是我们五老谷中之人,不然还称她温始娘么?”

风云三老齐地一怔,道:“你们如此说法,就更叫我兄弟糊涂了!”

两个汉子又自齐声说道:“你们本就溯涂,否则也不会在此无理取闹了。”

风云三老何等身份之人,此时闻言,一齐面泛怒色,冷冷说道:“就是五老谷谷主匡庐逸士欧千乘,见着老夫等也不敢如此说话,想是你们活得不耐烦了!”

但见葛衣飘拂,风云三者的身形宛如行云流水一般,欺进至那两个汉干身前,各出右手,两只手抓向他们的肩头,另一只手却已将退路全部封死!

那两个汉子虽是身手不弱,但若与风云三老比起来,却是相差天渊,眼看他们已是躲无可躲,眼看两只手已然触及他们的衣衫,却响起一声如雷大喝,道:“住手!”

风云三老闻声微惊,收掌撤身!闪目看去,却见欧阳云飞正自满现不屑之容,傲然卓立,遂大声说道:“叫老夫等住手的,可是你这娃儿么?”

欧阳云飞傲然答道:“正是!”

风云三老强忍怒气,又自问道:“你叫老夫住手,可有什么话要说么?”

欧阳云飞冷冷说道:“我不说你们也该知道了。”

风云三老自现身之后,便觉得好像在场所有之人,全都和他们作对一般,连他们的少堡主也是不发一言,只是神情痴呆的死盯在温红绡的娇靥之上,知道他定是色迷心窍了。能未卜先知,你的话放在肚子里不说出来,老夫等又……”

他们的话被温红绡一笑打断,柔声说道:“他要说的话难道你们真不知道么?”

风云三老满面愕然,方自一怔,却听温红绡轻喟一声道:“你们虽活了这大把年纪,好像都是吃红薯长大的。”

风云三老沉声说道:“老夫等生长边睡,本是吃红薯长大的。”

温红绡叶哧一笑,道:“那到真是名副其实哩,无怪我们心思这般迟钝了,他方才喝住你们,只因你们不但以大欺小,而且以众凌寡。”

他一顿;转向欧阳云飞道:“你说我猜的可是?”

攸阳云飞微微一笑道:“姑娘的心思,倒是剔透玲斑的很!”

温红绡一笑说道:“只因我生长江南,从小吃藕长大的。”

风云三老冷哼一声,冷冷说道:“转弯磨角,尽是废话,你们若认为老夫等以大欺小,以众凌寡,就一齐动手好了!”

他们发觉以自己三人,进可合力众气成音,但说起话来,毕竟甚是生硬吃力,若是和这些能言善辩的后生小辈门口,终要吃亏,他们三人心意相通,互望一眼后,大喝一声,道:“你们还不动手,可是要等着挨打么?”

三人六掌翻飞,立有六股徐柔的暗劲,缓缓涌出。

白衣秀士马士彦眼见风云三老的掌势雄浑,那敢硬接,闪身一跃避开,口中却道:“小小的风云堡也敢和红叶山庄,五老谷和川中马家作对,那真是自不量力了。”

他说话之间,五老谷的两名汉子早如惊弓之鸟般闪让开去,皆因他们方才几被风云三老一抓而中,是以此时再也不敢硬充英雄了。

一时之间,他竟忘记了自己功力尽失。

须知他这推出的两掌,若是撞在风云三老的掌风上,即使不死,也要筋断骨折,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斜刺里一股掌风呼啸而至:恰恰将那股掌风引开,紧接着晌起一声“阿弥陀佛”,原来是那峨嵋僧人出手相助!

风云三老冷笑一声,道:“峨嵋一派当真是无事不找事,嘿嘿!出家的和尚,也是狂言欺人,天下能不大乱?”

灰盾僧人又自朗宣了一声佛号,沉声说道:“三位施主在武林中辈份尊崇,却来欺负一群孩子,贫僧虽是方外之人,但也不能坐视不管!”

风云三老面上顿时现出尴尬之色,油油说道:“老夫等亲受堡主之命,要将少堡主和那迷惑少堡主的姑娘我回去,一齐听候堡主发落,只要这位姑娘随老夫等前往风云堡一行,老夫等便即离开。”

温红绡实地黛眉微蹙,娇媚含嗔,薄怒说道:“看你们这三个老头子真是越来越糊涂了,你们要我的应该是五老谷谷主匡庐逸士欧千乘之女,如今却要我随你们回风云堡,不知是什么意思?”

风云三老面容一肃,说道:“那女娃儿虽自称五老谷谷主之女但面貌却与姑娘一般无二。”

温红绡俏目微转,一扫风云三老,忽又格格笑道:“若是那位妃娘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呢?”

“天下之间,面貌相同之人,除非孪生的兄弟妹妹,不然便绝不会如此酷似。”

温红绡又自微笑说道:“那么你们风云三老定是孪生兄弟了?”

风云三老齐地面容一愕,说道:“老夫等三人仍是结拜兄弟。”

温红绡轻笑一声,说道:“那你们岂非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她一顿,又道:“其实,我猜你们连结拜兄弟也不是,不然,也不会自称‘老夫’了!”女孩儿家当真是心细如发!

风云三老齐地面上一红,讷讷说道:“这个……这个……”

温红绡的娇靥上顿时如罩寒霜,冷冷说道:“别这个那个的了,你们只不过是看我红叶山庄无人在此,我一个人势单力孤,便觉得好欺负而已……”

突然之间,两声大喝同时响起,遂听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谁说红叶山庄无人在此?谁说红叶山庄的人好欺负?小姐莫怕,我二人来给你出气!”

语声未落,两条人影如飞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铃半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