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铃半剑》

第42章

作者:诸葛青云

黄衣少女直气得娇靥变色,冷笑说道:“好没出息的东西,你把我师父抬出来,我就能饶你了么?”

但听唰的一声,黄衣少女的折扇候然张开,只见那折扇宛如无数只彩蝶旋空,逗向欧阳云飞扑去。

欧阳云飞见这黄衣少女仅仅攻出一招,威力便较在鄱阳湖畔时强猛许多,也诡异许多,不禁心下微惊。

手中断剑一捡,洒出朵朵剑花,分向那一只只的彩蝶迎上。

忽听一阵当当之声大作,欧阳云飞断剑所化的朵朵剑花,竟俱被那空中的彩蝶击散,行那无数只彩蝶竟继续向欧阳云飞扑至。

欧阳云飞大骇之下,连退数步。

黄衣少女冷笑一声,道:“仅只一招,便已不敌了么?”身形如影随形,跟踪而上。

欧阳云飞剑眉双剔,大喝一声道:“你若以为我打不过你,那便大错特错了!”

他猛然提气,运起忘吾哲人所传的“意指神功”,斜斜一剑,适向黄衣少女折扇之上削去。

但见剑带青芒,疾如雷电,剑扇相交,发出“砰!”然一声轻响。黄衣少女果被震得退后半步,欧阳云飞即只身形微晃,依然站在原地未动。

欧阳云飞大喜说道:“九敏姑娘,你此番可是心服口服了么?”

黄衣少女直气得娇靥苍白,冷笑说道:“我虽服了,但手中的拆扇却是不服!”折扇摆而不张,通向欧阳云飞胸前“玄矾穴”,直点过来,折扇未到,一缕劲风,嘶嘶划空作响,已如实体般地撞到!

欧阳云飞功力本未全复,刚才施出“意指神功”,内力又已消耗过多,此时那还敢硬接,身形一跃而起,堪堪闪过。

一阵晚风,自江上轻轻吹来,随着风声,传来一声轻轻的人语,说道:“姊姊,你看那江岸上可是有人打架,咱们去看看热闹好么?”

竟是个柔媚的女子声音,而听在欧阳云飞耳里,却也是个熟悉的声音!

岸上四人方自一怔,这江边又有一只轻舟靠岸,又有两个女子登岸,那两个女子俱是一身白衣,俱是美艳如花,欧阳云飞一看之下,不禁大吃一惊,脱口说道:“你!你……你是……”

那黄衣少女也是大吃一惊,面色陡变,纤手一指右面的白衣女子,娇声叱道:“你不是春霞么?”

右面的女子一言不发,左侧的女子却突地噗哧一笑!

黄衣少女又自厉声北道:“夏露!你笑什么?”

那被叫夏露的女子微微一笑,说道:“我笑你认错了人,这里谁是春霞?谁是夏露?你先问问他好啦!”说完俏目流转,斜脱了欧阳云飞一眼。

欧阳云飞一头迷雾,满腹疑团,一怔之后,沉声说道:“姑娘可是月宫垂杨温红绡?姑娘不是在蛾媚山光明寺前香消玉殒了么?”

那白衣少女神秘地一笑,说道:“你的记性倒不坏嘛?”但对死而复生一事,却避答复。欧阳云飞面色一变,知道其中定有蹊跷,遂转首黄衣少女和两个少年沉声说道:“三位快将她们拿下,听候昆庐前辈发落!”

忽听两声冷笑,一声大喝,但却是起自江岸之下,笑声未住,喝声未竭,这片浓密的森林边缘,突地出现了三条黄色人影。

欧阳云飞定睛一看,不禁退后了一步,原来那是三个一脸杀气,目光森寒的黄衣僧人,他们三人各持戒刀,一字并立。

中间的僧人嘿嘿一笑,沉声说道:“小娃儿,你是昆庐老儿的爪牙,还是他的尾巴?昆庐老儿不在你可是怕了么?”

想不到这三个黄衣僧人,竟都认识他,那自然是昨夜在江边所遇之人了。

欧阳云龙闻言大怒,朗喝一声道:“这也是你出家人该说的话?”

只见黄衣憎人,一步一步,直向他身前逼来。

欧阳云飞纵不害怕,但也情不自禁地直往后退。

突听一声娇笑,却是发自那假冒温红绡的白衣女子,随着柔声说道:“三位大师傅还是饶了他吧,把他吓成那个样子也就够拉!”

三个黄衣僧人果然齐地驻足停身。

另一个白衣少女黛眉微颦,像是颇为失望他说道:“咱们此来原是想看场热闹,却不料他们的架可不打了,还是回到船上去吧。”

她一拉身侧的白衣少女,转身便待离去。

那半晌夫发一言的黄衣少女,突地娇叱一声,道:“站住!春霞!夏露,你们见了本姑娘,难道还想走么?”身形一跃!挡住了二女的去路。

三个黄衣僧人嘿嘿一笑,齐地展动身形,围住了黄衣少女,在旁一个瘦小的僧人阴阴说道:“你这女娃儿难道也和昆庐老儿有什么瓜葛?”

黄衣少女娇喝一声,向谭氏兄弟说道:“这三个黄衣僧人来路不明,且莫让他们逃跑了!”折肩一张,唰地一声向那瘦小僧人攻出。

那两个少年本是初生之犊不怕虎,追风燕子谭小麒一招“横扫千军”,拦腰向左边傈悍僧人击去!

两个白衣少女急走两步,闪到一侧,其中一人轻轻说道:“果然没叫我失望,热闹终于看成了!”

她满面欢愉,到真像是生平之中,第一次看人打架似的。

欧阳云飞屹立一旁,身形犹如山岳一般,笔直地站着一动不动,他此刻脑子中正在思忖着一件难于解决之事。

突然之间,他只觉耳畔“嗡”的一声,遂觉耳内微痒,他只当是个黄蜂,顺手一摸,撩到手中,赫然竟是一个纸团。

他一见纸团,不禁大是高兴,只以为是昆庐王子打来的,竟自脱口叫道:“来了!”

急急打开纸团,匆匆一看,候又面色大变,原来上面竟潦草地写着三行字迹:

昆庐坏蛋,即将遭难;

情海波澜,当代成全。

速奔林中,自有人等!

这纸团来的怪异己极,欧阳云飞虽是奇疑不已,想即刻奔入林中,看看有什么人在等自己,但又被昆庐王子即将遭难的恶讯,扣住心弦,方一犹豫,江岸下突地传来一声龙吟般朗笑,现出临风玉树般一条人影,正是昆庐王子。

欧阳云飞一个箭步迎了上去,低呼了一声:“前辈……”

忽见昆庐王子身后,紧随着一个身材高大,长像威猛的黄衣僧人,他手中执着一根七尺二寸长的降魔棍,棍身足有海碗粗细,每行一步,轰然着地有声。

那高大威猛僧人满面肃穆,一言不发,及至走到森林边缘,竟突地驻足停身,沉声喝道:“姐夫!”

昆庐王子又自朗笑一声说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听得欧阳云飞暗暗称奇,原来昆庐王于和这高大僧人尚是亲戚,他们既是这般近亲,难道还要厮杀?

只听高大僧人沉声说道:“只望你改变主意,随小弟往逼北一行,向家父面陈一切,解释一切,免得……”

昆庐王子冷笑一声,打断他的话道:“我们说的话,便已表明了一切,你既认为令姊负屈含冤,既然要找我报仇,闲话再不必说。”

他话声一顿,沉声向那黄衣少女和欧阳云飞说道:“你们且在林外等着,不管林中发生了什么事,也不许妄自人林一步!”

展动身形,当先向林中走去。

那数十名僧人齐地紧随而入,连先前和黄衣少女等动手的三个和尚已加入行列。

欧阳云飞扫目林外,那两名白衣女子不知何时已自悄然隐去。

苍茫的暮钯,笼罩了一切,原来那半轮斜阳,已完全没入西山之后了。

劳郁阴暗的森林中,一片死寂。

树林外的空气也生像完全凝结。

暮色渐浓,夜色四合,黄衣少女凝注夜色;双眉紧锁。

欧阳云飞来回蹀踱,仅由他一双星睁中,便可看出内心的焦灼。

那两个少年不时窥视林内,显露出难以隐忍的好奇,但不敢踏入林中一步。

星月无光,夜浓如墨,阵阵西风,摸挲着地下的衰草枯叶,使这荒凉的江岸,凭添了几分恐怖肃杀之气!

突然之间,也不知自何处传来一声悠长的叹息,叹息声罢,却是一阵低沉悲抢的吟哦:“风萧萧今易水寒,壮士一去号不复还……”

欧阳云飞直觉得周围凝重的空气,压迫得他透不过气来,长啸一声,大叫道:“闷死我啦!”

身形一跃,如飞地向林中掠去。

黄衣少女低叱一声,道:“你疯了么?可还记得我师父吩咐的话?”她面含杀气,早已挡在欧阳云飞身前。

欧阳云飞大叫道:“你管得着么?休说是你,你师父又能干涉得了我的行动么?”

黄衣少女徽微一愕,欧阳云飞已在她一愕之间,哩地一声又向林中奔去。

林中荒草没径,一片漆黑,他一阵奔行之后,依然毫无动静,他正感奇诧之间,只见面前黑影一闪,三尺外已然站着一个人影。

欧阳云飞运足目力,在看清来人之后,不禁大喜,急急说道:“七贤前辈……”来人竟是七贤酒丐。

七贤酒丐摇手打断他未完之言,嘻嘻笑道:“我叫花子送给你的鸡蛋,你已经吃了么?

欧阳云飞微微一怔,很快便想到那个纸团,于是连忙说道:“晚辈看到了,只是对那上面的两句话,尚不时了然。”

七贤酒丐道:“用不着我老叫花子解释,等下你自会了然的!”拉着欧阳云飞,又向林中奔去。

忽听一声长长叹息,发自一株纵松之上,欧阳云飞听得心神一震,七贤酒丐早已拉着他掠上树去,回时沉声喝道:“是六逸穷酸么?”

那发出叹息之人正是六逸居士,他此刻仍自冥目跌坐在一枝细如手指的枝丫之上,不停地随风颤动,但却满面凄苦,一言不发。

六贤酒丐嘻嘻一笑,张口打了个喷嚏,说道:“刚才那捞什子‘风萧萧今易水寒,壮士一去今不复还’,也是你这穷酸念的噗?想不到你这昆庐老儿的死对头,竟然会替他耽起心来了?”

六逸居士缓缓睁开眼睛,缓缓举袖轻拭脸上,冷冷说道:“臭叫花子,你打喷嚏怎的对着人家脸上?哼!想不到你竟然幸灾乐祸!”

七贤酒丐嘿嘿笑道:“我不对着你的脸打喷嚏,你会开口说话么?”

他微微一顿,又道:“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你难道真的关心昆庐老儿的生死么?”

只听一声阴恻恻怪笑,自另一株虬松上响起,一人冷冷说道:“本真人看来不是!”欧阳云飞低低向六贤酒丐道:“怎么惟我真人也来了?”

忽听六逸居士沉声说道:“自然不是,这还用得着你假牛鼻子说么!”

七贤酒丐大声道:“若是八个老不死的全都到了,就该过来商量,想个办法,兔死狐悲,咱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吁?”

他话声甫落,欧阳云飞便已闪目向四周看去,他自服甲昆庐王子所赠丹葯,功力大半恢复后,已有黑夜视物之能,但此刻林木苍郁,一片静寂,却是毫无人影。

七贤酒丐一扣欧阳云飞肩膀,大笑说道:“全部来了,你还看什么?”

欧阳云飞愕然一怔,等他收回目光,只见这一片树枝上,已然多了五人。

忽听一声低沉的佛号响起,紧随着佛号之后,却是一声低微的叹息!

七贤酒丐遂用手旋开蟒皮杖头堵塞咕嘟咕嘟喝了两大口酒,竞也长吁了一声,一言不发。

欧阳云飞看得暗暗纳闷,暗暗着急,他只望武林七仙相聚一起,定然有重大之事商讨。

一阵阵夜风,掠过林梢,除此之外,一无所闻,他不知道屋庐王子如何了?现在的武林七仙又是如何了?

直等盏茶时间之后,武林七仙齐地舒了口气,一齐沉声说道:“就是这么办!”

欧阳云飞这才恍然大悟,暗暗忖道:“原来他们虽是闭目垂首,却是在以至高内功传音,商讨事情,如今显已获得了结论。”

七贤酒丐一拍欧阳云飞,大笑说道:“就是这么办.你可听到了么?”

欧阳云飞茫然说道:“听到了,不过……”

七贤酒丐沉声截断他的话道:“听到就好了!”反手一掌,拍在欧阳云飞的百汇穴上!

欧阳云飞呼声未半,便已晕迷了过去。

蓊蓊郁郁的树林内,仍是一片沉寂。等欧阳云飞醒来之时,他发觉自己躺卧在一片枯叶之中,但却不知那已是第三天晚上。

只见武林八仙的七贤酒丐、三摩上人、六逸居士、忘吾哲人和上善若水老者俱都席地环坐,头上热气蒸腾,汗水滚滚而下,显是消耗了过多的内力,正自运气调息。

另外掸心神尼和惟我真人,则是不知去向。

他看到这奇怪的情景,虽已猜到点这是怎么回事,但一时间,却是想他不透,正自凝神苦思之间,忽听两处异声,各自南北传来,不由傈然一惊,心念动处,他平平躺卧着的身形,竞如风筝一般升起,直上五、六丈高的林梢,目光动处,却见一道一尼,正自电闪般飘来,正是惟我真人和掸心神尼。

欧阳云飞呆了一呆,道:“原来是两位前辈?”

禅心神尼微微一笑,欢愉他说道:“果然已大功告成,只是苦了他们!”纵身跃向树下。

惟我真人阴阴说道:“这真是你的天大造化,只是到目前为止,还不知这造化是好是坏!”也向树下落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铃半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