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铃半剑》

第43章

作者:诸葛青云

欧阳云飞这才发觉,在突然之间,自己功力神奇地大增,知道是武林五仙协力打通奇经八脉,生死玄关;但纵是如此,也还到不了动随念生,以意伤人的至高境界,他们必是还同时倾注绘自己内家真力。

他方想着要飘身自树巅跃下,却已如落叶般站在地上!”

掸心神尼环视了正自运气调息的五人一眼,低低宣了审佛号,轻轻说道:“他们至少还要运气调息个把时辰,小施主,咱们且谈谈别的好么?”

欧阳云飞躬身说道:“晚辈有事正想请教。”

惟我真人一旁插口冷冷说道:“还有什么好请教的,这一切不都是很明显了么?——他们以‘五行并集’之法,不难将你奇经八脉,生死玄关打通,而且每人各给你一甲子功力,此刻说来,你的武功,已不在武林八仙之下。”

欧阳云飞睁大着眼睛,久久说不出话来,惟我真人阴阴一笑,又自说道:“若是有六个功力相若的绝顶高手,同时以‘须弥六合’大法施为,嘿嘿!那你只怕已是天下无敌了!”

掸心神尼长叹一声,说道:“可惜贫尼终是女流!”

惟我真人嘿嘿笑道:“老夫向来是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

欧阳云飞皱了皱眉头,掸心神尼微微笑道:“惟我施主不必大谦,你我职司护法,亦是责任重大!”她一顿之后,又转向欧阳云飞道:“小施主,你不是有话要说么?”

欧阳云飞朗说道:“晚辈不解各位前辈为何要这般做法?尚望前辈赐告。”

掸心神尼顿时一怔,诧然说道:“那老叫花子没向你说明么?”

欧阳云飞摇了摇头,只听掸心神尼轻喟一声,缓缓说道:“我等成全小施主的武功,虽拼救昆庐王子眼下的劫难,但最终的目的却是防止中原武林的浩劫!不过……”

惟我真人一旁截断弹心神尼的话,接道:“不过你能否达成此一任务,那便成问题了!”

欧阳云飞顿时豪气勃发,朗声说道:“就是赴汤蹈火,晚辈也要尽力而为!”

惟我真人嘿嘿笑道:“不死的人多得是,光去送死成么?”

欧阳云飞不禁一怔,掸心神尼又自低宣了声佛号,沉声说道:“惟我施主说的不错,只因你的责任大以重大。

而对方又太以狠辣,他们此番侵入中原,自是抱定独霸武林的野心,今日之战,也不过揭开序幕而已。”

忽听一声大喝,起自身侧,七贤酒丐长身而起,急急说道:“老尼婆!你怎地还和这小子闲磕牙?此刻不知这昆庐老儿究竟是死是活了!”

他举手拭去满面汗水,脸色仍是一片苍白,显见真力依然未复。

掸心神尼微微一笑道:“他们七日之战,仅仅过去一半,也不知你急个什么?”

六贤酒丐伸手拿起放在身侧的蟒皮杖,施开堵塞,咕嘟咕嘟喝了几大口酒,长叹一声道:“我叫花子心中,又增加了一种忧虑,那还有心思运气调息,我们走吧!”

蟒皮杖一点地面,“呼”地声掠上树梢,当先向正东方奔去。

欧阳云飞如坠入五里雾中,早已心下大急,他心念动处,竞是后发先至,与七贤酒丐并肩而驰。比斗的方式,而且也同时变换比斗的地点。”

欧阳云飞脱口道:“真是有趣的很!”

但闻一声大喝,自那片火光中冲出,说道:“你觉得有趣么:再试试我的‘西天雷音’!”

随之一切又复静寂。

七贤酒丐沉声说道:“他们已是运用绝妙的心思,各出奇招取胜了。”

又是盏茶时间之后,七贤酒丐和欧阳云飞已停身在一座宏大的寺院之前。

那寺院的山门大开,门外两侧,笔直地站着两列宽袍大袖的黄衣僧人,那两列僧人俱是两眼望天,对他们两人自行列中穿行,生似未见一般。

走进山门,穿过长廊尽头,则是一座巍峨的大殿。这寺院之内,倒处都燃着熊熊的松油火把,不停地哗剥作响,大殿之中,昆庐王子和那高大的黄衣僧人各据一·案,身形则埋在深深的太师椅中,舒适已极,但此刻竞似都在埋头苦恩。

忽听昆庐王子朗朗一笑,坐直了身体,朗声说道:“我已让过你三招,你也该试试我的了,这第一招,便是‘长虹经天’!”

那黄衣高大僧人,满面凝重,一惊说道:“但不知你这一招‘长虹经天’,与平常的一招,有何不同?”

昆庐王子惨然大笑道:“咱们四日夜的比斗,你已胜了三次,难道还担心我不输给你,难道还愁我不交出项上人头么?你且不要问这一招如何,咱们索性就一招定输赢!”

七贤酒丐和欧阳云飞都听得傈然一惊,就在他们一惊之间,只见红影一闪,一物自昆庐王子衣袖中飞出,去势缓慢,竟是他久已不用的一把“紫虹扇”!

那扇儿犹如一只彩蝶般,忽高忽低绕室旋飞,那高大黄衣僧人瞪目如炬,注视折扇,盏茶时间,他的额问,已渗出洋群汗水珠。

欧阳云飞再看昆庐王子,却见他瞑目跌坐,面赤如醉,他这种以至高内力,运扇伤敌,自然也是异常吃力。

又是片刻之后,昆庐王子的紫虹扇,竟唰地一声合拢,去势如箭直向黄衣僧人点去!

黄衣僧人大喝一声,翻手一掌,直击而出,但掌出未半,那紫虹扇又自焕然张开,向上升去,黄衣僧人一掌落空,额上汗珠,雨水般落下。

欧阳云飞暗暗忖道:“天下武功,不管是比巧斗力,内功仍是最为紧要的。”

昆庐王子哈哈一笑,说道:“我这招‘长虹经天’仅施出一半,你便招架不住了么?如此说来,‘梵宗’一派的武功,也还和百年之前相若,你虽连胜三场,也不过是幸胜……”

他这一张口说话,真力顿泄,紫虹扇去内力的引导,直如树叶般向地下飘去!

七贤酒丐和欧阳云飞齐地大吃一惊,那高大黄衣僧人却是大喜,他禁不住哈哈一笑说道:“休要吹牛,只怕你另半招已无法使出了?”

那知他话声未落,但听“嘘!”地一声一道白影,又自昆庐王子袖内飞出,直奔那高大僧人,其迅疾的程度,几乎使人无法目见。

黄衣僧人嘴巴尚未闭拢,那闪电般的白影已至胸前,昆庐玉子突地长身而起,大笑道:“你可是认输了么?”

只听“啪”地一声,那点在黄衣憎人胸前的白影,候然坠地,竟是昆庐王子的成名兵刃,长约二尺,租如鸡卵,笔杆莹白,笔锋朱红的“太史笔”!

黄衣僧人面色惨白,也是霍地站起,大叫说道:“贫憎上你的当了!”

原来昆庐王于故意在说话之时,略泄内力,引得对方懈松戒备,那黄衣僧人经验毕竟差些,年纪也终是轻些,是以着了昆庐主子的道儿。

昆庐王子大笑说道:“兵不厌诈,上兵伐谋,这都是兵圣孙子说的。”

两人说完之后,便又同时跌坐在深深的大师椅上,原来他们每经一战后,必定要运气调息。

七贤酒丐和欧阳云飞俱都放下心来,欧阳云飞蹩了满腹疑团,好歹有了个问话机会,遂低低向七贤酒丐说道:“刚才听昆庐前辈说,那黄衣高大僧人,是什么‘梵宗’一派晚辈怎地从未听人说过?”

七贤酒丐微微一笑,说道:“休说你未听人说过,就是师执长辈,也未必知道‘梵宗’一派是怎么回事,只因他们远居暹北,从未涉足过中原,但他们的武功异术,却甚了得!”

欧阳云飞诧然又道:“不知昆庐前辈怎会和‘梵宗’一派结仇?他们又怎会这般不死不休的比斗起来?”

七贤酒丐皱盾说道:“你在初上江岸,遇见那黄衣高大僧人和昆庐老儿步入林中时,不是听到黄衣僧人叫昆庐老儿姊夫么?想来他们定还有裙带关系。”

欧阳云飞听得七贤酒丐把“裙带关系”四字用到此处来,不禁暗觉好笑,暗自时道:“时下之人,俱都利用裙带关系,以求宫贵,不知他们怎地变成不世仇敌?”

遂即一笑说道:“晚辈自是听见了,但就因为如此,便更令晚辈不解。”

七贤酒丐一笑说道:“我老叫花只知道这么多,你若想知道得详细点,再问问其他几个老不死的好了。”

欧阳么飞突地大喜说道:“他们已经来了!{

“七贤酒丐”骇然一惊,忽又裂嘴一笑,拍着欧阳云飞的肩头说道:“我们五人的工夫果然没有白费,你已可代替我们几个老朽尽尽力了,以你的听力判断,武功只怕要比我老叫花还胜上几分哩!”

他如此上说,似又提醒了欧阳云飞另一个疑问,诧然说道:“对了!几位前辈不借消耗本身一甲子功力,成全晚辈,不知目的问在,还望前辈赐告”

只听一声朋阴冷笑,起自大殴之外,随之冷冷说道:“他们自己怕死,却叫你去送死,难道这还不明白么?”

竟是惟我真人的声音。

欧阳云飞冷冷说道:“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大丈夫岂惜一死!”

七贤酒丐突地长叹一声,喟然说道:“这就好了!我等在打通你的奇经八脉,生死玄关之前,之所以没有将原因告诉你,便是怕你拒绝,此刻我老叫花子若再说出,谅你也不会见怪了?”

欧阳云飞朗声笑道:“前辈请说!”

七贤酒丐道:“只因昆庐老儿在和那黄衣和尚比试之前,约定其他武林七仙不得出手,但他们的属下却是高手如云,如此一来,昆庐宠儿岂不是只有挨打的分?”

欧阳云飞愤然说道:“这种比试条件,果然极不合理,不知昆庐前辈为何接受了?”

六贤酒丐不答他的问话,又自说道:“偏偏我们七人疏懒成性,平时俱无亲传弟子,而昆庐老儿在江边巧遇的几个人,又被他限制在树林以外,唉!不知他们此刻是等抑是早已走了?”

欧阳云飞脱口说道:“前辈所说,必是那忽男忽女往日的九命公子,今日的九敏姑娘?”

七贤酒丐哈哈大笑道:“就是她有十条命,也不是这么多‘梵宗’门人的敌手,是以我等自然想到了你!”

欧阳云飞豪情大发,沉声说道:“晚辈即使不是他们的敌手,到时也要冒死一拼的!”

他们谈谈说说,那熊熊的松油火把已然熄去,这座宏大的庙宇,正称浴在熹微的晨光里。一天又已开始。

他们的比斗也已进入第五日!

昆庐王子首先调息完毕,先自长身站起,沉声说道:“成志!你们梵宗一脉,究有多大本事,此刻当着中原绝顶高手,也该施展一番了,我看连变换场地一举,也可省去。”

黄衣高大僧人“志成”和尚犹未说话,只听一个冷冷的声音,自空中传来,说道:“那是最好不过,这一场便是由我来斗斗你!”

众人闻声,齐地大吃一惊,须知这发话之人,到达头一,而在场的武林八仙,仍是毫无所知,那此人的武功定必在武林八仙之上,他们一惊之后,齐地掠出大殿,仰首空中看去。

但见空中白云悠悠,蓝天如海,那来有半点影子?

又是一个冷冷声音响起,说道:“咱家在这里!”

众人在刚一眨眼之间,这大殿前面的庭院里,已落下一个硕大无朋的人面金翅鸟!

七贤酒丐一顿蟒皮杖,大怒说道:“你究竟在那里?还不快点亮相、莫非是躲在鸟屁股里!”

那鸟儿双翅一展,两股如剪狂风,一扑七贤酒丐,一奔昆庐王子、同时又有声音说道:“咱家这么大,仍然看不见,你们莫非都是瞎子!”

昆庐王子和七贤酒丐微闪让过一击后,方自徽微一怔,欧阳云飞已沉声说道:“各位前辈,这鸟儿便是人面金翅鸟,原来她自会说话的。”

昆庐王子朗朗一笑,哂然说道:“你纵然是只异禽,纵然也天生得一些蛮力,但老夫却是不愿与你动手!”

人面金翅乌大怒道:“你可是在比斗之前,把我们焚宗一脉的人、物,全都包括在比斗的对象里?你若是连咱家也打不过,更休谈其他的了,你先接我几招试试!”

它此番双翅紧敛,但那一卜只如钢钧般的爪子,却挟着丝丝锐啸,直向昆庐王子攻去。

昆庐王子暗暗吃了一惊,皆因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这人面金翅乌果然是只灵禽,它招式的迅辣,力道的强猛,竟较那黄衣憎入“志成”和尚尤有过之。

当下双手一分,左手紫虹扇横削,右手太史笔直击,封位了那一双锐利的鸟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铃半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