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铃半剑》

第05章

作者:诸葛青云

青莲大师啜一口香苔,继续说道:“我事先中。已看姦那座幽僻山洞,醉人一醉倒,立时送到洞中,并在他身前,设上三根我方外好友,北海真如岛心澄大师所赠,备作雷岭下院大殿横梁所用的渺锣神木,然后坐以相待。中——醉酒意一消,虽知处处落人我的算中,但武林中人,最讲究一诺千金,说话不能不算、遂慨然叫我赶快再出第三阵的赌斗题目。索性让他输个彻底!

我遂指着他身前的渺楞神木,问他可能一掌震断?申一醉以为我故意调佩,一掌拍下,神木震起半空,却未震断!这才长叹一声,网我要对他力”以什么束缚?并望我莫食前言,要留下丝毫可以解脱机会。

公孙玉听得大惑不解问道:“申一醉功力较晚辈远为高明,怎的晚辈能把那渺锣神木,接连震断两根,他却一根也震不断?”

青莲大师笑道:“你师门无极气功,虽以阴柔暗劲见长,但断我桫楞神木所用先震后压手法,恐怕是申一醉在洞中所授吧?”

公孙玉脸上一红,青莲大师点头说道:“我那桫椤神木,其质至坚,若用刚力硬击,再好的掌力,一掌也难击断!必须以极高明的阴柔暗劲,掌心着木,光将本质略为震酥,然后再用猛力下压,才能有望,申一醉功力长于刚劲,居然悟出这样阴柔打法,传授于你,可见得八年幽洞潜修,老魔头功力又有长进呢!

青莲大师略为感叹。知道公孙五慾知下文,暇了一口香苔又道:“申一醉三阵全输,我遂告诉他第一根神木不断,不许睁开双目,第二根神木不断,不许他起身出洞,第三根神木不断,不许他再杀任何一人!但要想弄断神木,不许他自己动手,只能静待外来机缘,而来人只准一掌震断一根,不许连击一掌以上!申一醉凄然长叹”闭目不言,我又告诉他此举完全是为武林弭劫的一片苦心,并从此也陪他永居雷岭,不再涉及江湖,每三日与他送粮一次,食水则有洞顶灵泉,他只要运气张口一吸,便可饮用!”

公孙玉听至此处,方始恍然,深佩青莲大师用心良舍,但又想起一事问道:“晚辈震断第二根渺楞神木,力尽神疲之际,闻见一股腥香,人便晕倒,适才大师说是中了金蝎之毒,这只金蝎从何而来?

难道是适逢其会?”

青莲大师笑道:“谁说不是适逢其会?这只金蝎毒性极烈,常常出现绝壁左近,我几次下手除它,均被逃脱,不想却撞人洞中,死在申一醉内家罡气以下!如今申一醉虽逃,但尚幸第三根巨木未断,从此不能杀人。不过他生平所结冤家大多,他不杀人,人要杀他,所以我既为他加上这层束缚,基于道义立场,只得从此海角天涯,暗随此,人,替他护法,并相机劝他仍回雷岭参求上乘功果,你说我是不是本意降魔,反为魔扰呢?”

公孙玉肃容笑道:“太师婆心孤诣,菩萨心肠,申一醉必有迷途知返之日,晚辈敬佩无已!”

青莲大师假地长嗟说道:“苦心孤诣,那里度得尽茫茫尘世的无数痴迷?不过申一醉深具慧觉,我也相信他必有重回这雷岭幽洞之日,彼此风萍一聚,总是前缘,贫尼别无所赠,且把那套防身颇具神妙,能耐久战的‘青莲剑法’传你了吧!”

公孙玉知道以黑衣无影辣手神魔申一醉功力,猛攻百招,尚不能胜得此套剑法,其神妙可知,不禁大喜过望,拜倒称谢。

青莲大师就在庵前细心传授,公孙玉悟性极佳,一学便会,觉得这套剑法之妙,在于不论对方甲甚狠辣招术,只须守定心神,微用内力震剑,化为无数莲花,便可加以化解!故学会之后,即令遇见比自己强出许多的劲敌,也能支撑颇久,以待救援。

青莲剑法教完,青莲大师又命公孙玉演练一遍,加以指正,见他记得竟无多少错误,不由深加赞许,随即挥手为别!

公孙玉拜谢救命及授技之德,辞别青莲大师,起身继续西行,但才转过一个山环,便自驻足暗骂自己该死!

伏魔神尼青莲大师,是有名的前辈空门大侠,自己怎的只顾学剑,却忘了把得自“盘螭剑”中那张上画黄、红、青、紫、蓝、橙、白七彩圆圈,及题有“空外之空,色中之色”两句佛渴似的玄色羊皮,究竟是何含意?向她请教。

心念一动,赶紧回头,但转到神尼所居的雷岭下院之中,只见庵门倒锁,青莲大师业已不知何往?

公孙玉颇为侮借错过这一个向高人请教之饥,七彩圆圈的哑谜难开,那部关系师仇,及天下武林祸福的“柔经”,还不知海角天涯,要往那里去找?

倔惟一番、也只得依旧回头上路,赶往湘南九嶷山,途间想起自己初出江湖,即多奇遇,景德镇结识戴天仇,从那柄“盘螭剑”上,居然得到了一些有关恩师穷数十年心力未能寻得的“柔经”关键,雷岭幽洞误放辣手神魔申一醉,但因祸得福,却又从伏魔神尼青莲大师之处,学得了一套极具防身灵效的“青莲剑法”。

想到“青莲剑法”,因系新学,虽然记熟胸中,终恐有所遗忘,此时反正身在深山,遂掣出“盘螭剑”,又复一招一式的独自演练一遍。

这一遍练完,公孙玉心头更喜,因不但一招未忘,并因数生巧,又悟出一些初学时未曾悟出的精微之处,神,微用内力震剑,化为无数莲花,便可加以化解!故学会之后,即令遇见比自己强出许多的劲敌,也能支撑颇久,以待救援。

青莲剑法教完,青莲大师又命公孙玉演练一遍,加以指正,见他记得竟无多少错误,不由深加赞许,随即挥手为别!

公孙玉拜谢救命及授技之德,辞别青莲大师,起身继续西行,但才转过一个山环,便自驻足暗骂自己该死!

伏魔神尼青莲大师,是有名的前辈空门大侠,自己怎的只顾学剑,却忘了把得自“盘螭剑”中那张上画黄、红、青、紫、蓝、橙、白七彩圆圈,及题有“空外之空,色中之色”两句佛偶以的玄色羊皮,究竟是何含意?向她请教。

心念一动,赶紧回头,但转到神尼所居的雷岭下院之中,只见魔门倒锁,青莲大师业已不知问往?

公孙玉颇为侮借错过这一个向高人请教之机,七彩圆圈的哑谜难开,那部关系师仇,及天下武林祸福的“柔经”,还不知海角天涯,要往那里去找?

调惟一番,也只得依旧回头上路,赶往湘南九嶷山,途间想起自己初出江湖,即多奇遇,景德镇结识戴大仇,从那柄“盘螭剑”上,居然得到了一些有关恩师穷数十年心力未能寻得的“柔经”关缝,雷岭幽洞误放辣手神魔申一醉,但因祸得福,却又从代魔神尼青莲大师之处,学得了一套极具防身灵效的“青莲剑法”。

想到“青莲剑法”,因系新学,虽然记熟胸中,终恐有所遗忘,此时反正身在深山,遂掣出“盘螭剑”,又复一招一式的独自演练一遍。

这一遍练完,公孙玉心头更喜,因不但一招未忘,并因数生巧,又悟出一些初学时未曾悟出的精微之处。

但练剑之时,仿佛听见路旁密林以内,似有响动、公孙玉也未在意,收剑前行,并默计所经,武功山脉己将走完,此时当离湖南省境不远。

他所行并非正道,乃是深山,忽然前路山环转角,起了木鱼驾骂之声。公孙玉心中一动,深山古道、又遇僧人,倘若也是什么武林高手,却莫再错过机缘,应该好好请教!

转过一看,路上并未有人,木色声是发白半崖一块巨石之后,公孙玉正恩应否主动与人答话?石后业已响起洪钟以的沸号喝道:“阿弥陀佛!小施主慢走,洒家向你化点善缘!”

人随审起,一条长大灰影,自四五丈高处,凌空疾降,来势颇为威猛。

公孙玉听出发话僧人,来意不善,自然而然地气纳丹田,愕然却步!等灰影落在面前,看见是个相貌颇为凶狞的带发头陀,身材几乎比常人要高出一头,狮鼻海口,厚chún巨目,右耳之上,还接着一枚径约二寸的金环、手中却未持兵刃,左掌敞打问讯。目光凝注公孙又、——腰间主剑,当道而立。

自从无心铸错,放走黑衣无影辣手神魔申一。醉后、公孙玉业已深自谴责,立意以后逢人必须光辨善恶,如今见这头陀挡路,由于他那高大身材,及右耳所挂的一枚金环,公孙王忽然自元修道长平索所告诉他的江湖有名人物之中,想起一个人来,眉头微皱问道:“在下有事去湖南,路过武功,身无长物,僧人要化甚缘?你不是江湖人称‘金环罗汉’的铁头陀么?”

头陀见公孙玉一口叫出日己来历,却无丝毫俱色,不由向对方脸上瞅丫几眼,哈哈笑道:“少年人眼力不错,见识邮差,你纵然身带巨颜金银,洒家也不曾看在眼内,我只想化你腰间所悬的那柄宝剑,彼此结个善缘!”

公孙玉这才想起自己适才练习“青莲剑法”之时,路旁林内。

曾有响动,必然是这铁头陀看出“盘螭剑”上精芒,不是凡物,才生心在此拦道劫夺!

知道这铁头陀的外五门硬功。白溯独步江湖,自己离开祁门以后,尚未和人正式过手较艺,不如就拿他试试得自思师面授心传的下身武学,遇见劲敌之时,可能?量发挥?

念头打定,双眉微剔,看着铁头陀笑道:“大师的眼力,才真叫不错,前路林中一瞥之下,匣认出这柄‘盘螭剑’不是凡物!公孙玉生平,爱结善缘,这柄剑如系我有,奉赠大师,原无不可,但因剑是一位盟弟所借,他人之物,不便借花献佛,此缘难化,大师义待如何?”

说完以后,心中颇觉得意,暗想闯荡江湖,果然增进不少阅历,这几句答话,便是仿照盟弟戴天仇的口吻,不知可能把凶憎激恼?”

铁头陀见公孙玉神情极亢,语中含刺,颇似毫不在意地随意而立,其实行家眼内,业已看出公孙玉足下暗含子午,气静神闲,两条腿宛如铁铸一一般的钉在地上,不由浓眉略皱,知道无怪这少年不畏自己威名,身上果似颇有几分真实武学!

铁头陀性情刚暴,杀人如麻,此次因偷窥公孙玉练剑,看不出对方剑法来厉,只知颇为神妙,想先把底细摸清,免得乱树无谓强敌,不然早下辣手!如今果被公孙王答话的最后那句“此缘难化,大师又待如何?”激恼,凶睛敞瞪,冷然说道:“剑是旁人听借,命总是你自己所有!不肯向沸爷献剑,你就替我纳命飞魂!”

“魂”字甫出,扬手便是劈空一掌!

两人相距,约莫七尺有余,铁头陀一掌遥推,锐啸生风,颇为劲急!

但公孙玉畜意考验自己功力,居然不避不闪,硬甲本门专长予消功卸劲的无极气功的阴柔暗力,化解对方的劈空一掌!

果然铁头陀见自己亨风已发,对方仍吕视若无睹,不由以为公孙玉至少也要震飞数步!

那知掌风到处,公孙玉只把右足微退半步,便似有一股极为强韧的无形阴柔暗劲,把自己的掌力,轻轻卸解!

铁头陀久闯江湖,经验极丰,这一掌便已试出公孙玉来历,脸上微现惊容问道:“小施主可是天南无极门下?你与一尘道长,怎佯称呼?”

公孙玉听他问起师门,不能不答,肃立说道:“一尘是我大帅兄,家师上元下修,掌天南无极剑派!”

铁头陀见自己所料不差:面色微变,哈哈笑道:“我与一尘道长,曾有数面之识,若早知小施主门派,也不会有此误会,但我生平出手,向个空回,未便对好何人破例,却是怎处?”

略一思索,继续说道:“这样好了,公孙小施上,你把尊剑借我赏鉴赏鉴,三日以内,一定送还!”

公孙玉不知这铁头陀曾经吃过师兄一尘道人大苦,是真想借此下台、还以为他试出自己武功厉害,硬夺为难,又来软骗,不由冷笑一声说道:“大师何必舌粲莲花?公孙玉又不是三岁孩童,任人欺骗:献剑借剑,均以不难,大师平白打我一掌,可得再留下几手内家绝艺!”

铁头陀见公孙玉软硬不吃,眉头略皱,想起自己外五门硬功汲强,“铁布杉”业已练到十我以上,心生一计,含笑答道:“杀人尝命,欠债还飞,公孙施主若因适才一掌记仇,洒家负手受你三掌就是!

但三掌若不能打动洒家,施主腰间宝剑,可得借我赏鉴三日!”

公孙上虽然知道这铁头陀的硬功极强,但不信自己三掌汀不动他,遂点头同意,以八成功力,向铁头陀右肩一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铃半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