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铃半剑》

第06章

作者:诸葛青云

果然戴天仇这回不但听得津津有味,并对那位黑衣无影辣手神霓申一醉,极有好感,听完向公孙玉笑道:“这位辣手神魔,确实蛮有意思,我师傅还有三天,才能开关出定,你先把你本门剑法,教给我吧!”

公孙五含笑拿起盘螭剑,方待出屋,戴天仇又复含笑叫道:“我性好博学,玉哥哥,你新得自伏魔神尼的青莲剑法,教不教我?”

公孙玉大美说道:“只要仇妹肯学,我会多少;教你多少,不但青莲剑法,连我那位醉哥哥暗地相传的那套精妙掌法,也一并教你!”

戴天仇大喜过望,雀跃出屋,两人遂在屋前一片不太大的乎坡之上练剑,公孙玉爱怜义妹,毫不留私,先把本门冠冕武林的天南无极剑法,钩玄抉隐,精细相传,然后又教以新学得的青莲剑法,及申一醉的那套奇妙掌招!

戴天仇绝顶聪明,记熟招式,以后便悟出无极剑法,攻敌至强,青莲剑法,防身极好,申一醉的那套掌招,更是奇幻威猛无比!骤获三般绝技,劳心之中,那得不感激透了这位玉哥哥?一直练到天黑,才招呼公孙玉安歇在右边一间茅屋以内。

一连三日,戴天仇除了陪同公孙玉眺览这摘垦峰头的云烟景色,或相对煮若清谈以外,就是孜孜不倦的苦练剑法掌招,义兄妹之间的感情,自然益发突飞猛进。

第四日天刚微曙,戴天仇便跑到公孙玉室中笑道:“玉哥哥,青莲剑法之中的那一招‘花开见佛’,我怎么老是不能使得圆满无疑?

来来来,你再从头练一遍给我看看!”

公孙玉含笑出室,凝神练剑,等他把一套青莲剑法,从头到尾使完,戴天仇接过盘螭剑,娇躯一闪,剑花错落,在身前幻起无数青蓬,高兴得向公孙玉娇笑道:“玉哥哥,你看这招‘花开见佛’,我使得大概有点门道了吧?

公孙玉尚未答话,戴天仇身后响起一阵清亮语音,有人笑道:“仇儿不要自满,你这漫空飞洒的朵朵青莲之间,上强下弱,真力不匀,大概至少还差三成火候!不过这青莲剑法,是伏魔神尼不传之秘,你从那里学得来的?手中剑精芒闪耀也非凡物,真亏你下山半年,能有这多成就,是‘盘螭剑’,还是‘灵龙匕’?”

公孙玉看见发话之人,是一位站在中屋门口的四十来岁中年尼僧,知道定是戴天仇之师,赶紧恭身肃立,但戴天仇可能平素受宠撤娇已惯,竟连头都不回地笑声叫道:“师傅!剑是‘盘螭’,那柄‘灵龙匕’我找不到,至于剑法可学得大多,我练招你看,这是少林‘达摩神剑’,这是点苍派镇山剑法‘回风舞柳’,这是我玉哥哥教的‘天南元极剑法’!”

连说带练,平坡之上一片枫讽剑风!

中年尼僧含笑皱眉叫道:“仇儿,剑法不是一天半天能够练好,这位少年人是谁?你还不曾替我引见呢!”

戴天仇娇笑收剑,拉着公孙玉走到中年尼僧面前说道:“玉哥哥,这是我师傅“恨大师’,师傅,这是我玉哥哥,哦,他叫公孙玉!”

公孙玉知道以戴天仇那高功力,她师傅定是武林中有数奇人,但“很大师”三字,却极为陌生,微愕之下,拜倒施礼。

很大师虽然知道戴天仇自幼天真,不拘俗札,但也觉得连声“玉哥哥”,叫得似乎大已亲热。

侧身含笑命起,目丸与公孙玉一碰,看出这少年人,不但身负上乘武功,眼内神光湛然,心术人品,也极端正。

含笑问道:“公孙贤侄,你是天南无极门下?”

公孙玉一提到思师,心中便惨,俊chún双蹙,正待回禀,戴夭仇已抢先说道:“我玉哥哥的思师及两位师叔,元修、元朗、元真天南三剑,业已全数为中原武林,弭劫归真,他和我一样身负不共戴天的如山重很!但玉哥哥的仇人,是六蹈神君万候午,我的仇人是谁?

师傅,你快点告诉我,免得仇儿心急好么?”

很大师不答戴天仇所问,目光又深深一注公孙玉;诧声问道:“六调神君万挨午?”

戴天仇知道师傅不等自己把那套综妙钩玄的神奇剑法练好:决不肯说出仇人名胜,及自己身负何仇?见公孙玉正慾恭身答活,遂递还盘螭剑道:“五哥哥拿着剑。我再把那套掌法,练给师傅看看!你的故事太长,我们等会儿进屋去说!”

娇躯拧处,足下暗踩星躔,玉掌一推,狂飚随起!

他才一出手,恨大师面上便露惊奇之色,并“咦”了一声!

戴天仇掌招奇幻,足下迷踪,把一套新得绝学,施展得犹如百变神龙,矢矫腾挪,风雷四作。

很大师看她收手以后,摇头说道:“这是黑衣无影辣手神魔中一醉威震江湖的‘天星掌’法,仇几,你半载之间,怎会学得这多武林绝学?我们且自进屋去说!”

戴天仇得意地娇笑连连,她也不让什么师傅先行,玉肩微动,香风一飘,便已飘进茅屋中堂。

很大师回头向公孙玉笑道:“公孙贤侄,仇儿自幼山居,被我宠厚毫无礼数,贤便与她交游,便中无妨代我教导教导!”

公孙玉觉得难以答话,徽笑不言,踞在很大师身后,走进中室,但举步之间,看出很大师灰色僧袍的双袖飘飘,竟似两只手臂,全已失去模样。

心头好生疑诧,暗想天下巧事真多,六调神君万侯午,是个两腿齐断,面仍凶威无敌的盖世魔头,这位很大师,却叉把双手一歹失去。‘付魔之间,业已走进中室,陈设依然是竹几石床,葯炉经卷,但妙香散馥,净绝无尘,令人心中自然而然的生出一种肃穆之感。

很大师跌坐掸锡,含笑命公孙玉在榻前石椅之上落坐,公孙玉见果如自己所料,恨大师袍袖拂处,左右两手的小臂全无,只在右手装了一根钢钧,便于自取饮食而已。

戴天仇斟了两杯松子茶,一杯递绘公孙五,另一杯却端在手上,侵入恨大师怀中,一面伺候师傅饮茶,一。面把天南三剑与六调神君,括苍赌命,卞灵筠月夜传书,及自己为谋取盘螭剑,在沈家庄结识公孙玉,鄱阳湖上,借剑求经,完盟结义等事,向根大师细述一遍,但其中不知戴天仇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漏说两点,一点是卞灵筠公孙玉两意相投,十年有约,另一点是卞灵筠与自己年貌生得极其相似,只在左眉梢头,比自己少了一颗黑痣。

恨大师静静聆听,一言未发,但从眉尖眼角,看得出有无穷感慨,聚在心头,直等戴天仇媚媚讲完,才自她手中蝎了口松子茶,长叹一声说道:“天南三剑三位道友这种舍身救世的大勇大仁,苦心孤诣,走然上召佯和,六调妖孽,到头必灭!我昔年确实听说有‘慾得柔经,先取盘螭。’之语,公孙贤侄与仇儿订约三月,这早便来,可是已在剑中,有历发现了么?”

公孙玉心中暗地佩服,正待回禀,戴天仇已自娇笑连声说道:“玉哥哥不但在盘螭剑中,有所发现,由鄱阳来此的一路之间,奇遇更多,师傅喝茶,我再讲给你听?”

遂又把公孙玉找出那块黑色羊皮,中途古洞避雨,掌震桫锣神木,放走辣手神魔,伏魔神尼传授“青莲剑法”,凶僧铁头陀拦路夺剑,申、醉酒雨破金环,公孙玉认了位醉哥哥,学得“天星掌”法等事,细加陈述。

说完以后,戴天仇并把那块自己看不懂,猜不透,上绘七彩圆圈,及两旬隐语的黑色羊皮打开,呈给恨大师过目。

恨大师先自微喟一声说道:“江湖中只传说黑衣无影辣手神魔一醉,杀人从不眨眼,那知却是这么一位肝胆奇人?可见众口如,人言可畏!你们今后立身处境,必须步步小心,须知一件无意之中,往往能为毕世声名之玷,洗脱之难,难到极处呢!”

公孙玉听出很大师语重心长,肃容称是,戴天仇却仍撤娇说宣:“师傅且慢搬出那套古板板的道理来,教训我们,只要此心无亏,人言有甚足畏?依我看来,辣手神魔申一醉才是至性至情,江湖中最可爱的一统人物!”

说道此处,见很大师盾头双蹙,忙又笑道:“师傅不要皱眉,这些杠子,暂时不抬,我不仅把需用的三种‘达摩神倒’‘回风舞柳剑‘天南无极剑’法,一齐学全,又多学了一种极具防身灵效的‘青莲剑法’,与奇幻莫测的‘天星掌’!但关系玉哥哥报仇大计,的那都‘柔经’,却仍哑迷难猜,虚无飘渺!师傅你们佛家弟子,不是老讲什么‘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块羊皮之上,又写着‘空外之空,色中之色。’色空空色的是不是与佛家掸理有甚关联?还有这个黄、红、青、紫、蓝、橙、自的七彩圆圈,究竟是什么意思?”

恨大师就戴天仇手中,把那块黑色羊皮,细看半天,便即闭目不语,藏天仇仍然倡在师傅身旁,向公孙玉扮了一个鬼脸,‘徽伸香舌。

公孙玉想起这位仇妹妹男装之际,顺风玉树,豪趣无伦,如今一恢复女儿家的本来面目,却又绝代容光,娇憨慾绝。

一颦一笑,均从天真无邪之中,流田极其自然的醉人魔力!公孙玉虽然身负思师师叔的如山重恨,脑中常萦卞灵筠的亭亭情彤,但人非太上。现实总是现实,心头上又被这位仇妹妹的蜜意柔情,撩起片片涟湖。

他正与戴天仇眼波眉语,默度灵犀,有点拥拥然,飘飘乎之际,很大师双目换然一睁,冷电似的寒光,使公孙玉悚然震惊,赶紧尽遣温思,正襟危坐。

很大师目光一注公孙玉,吁了一口长气说道:“留这黑色羊皮之人,着实习得可恶又复可爱!若依仇儿所说,把‘空外之空,色中之色!’这两句话,当作觉世醒迷的佛家掸语,岂非被他引入迷途?

越猜越错!”

公孙五听出很大师口气,似已识透这隐语机关,心中不由紧张得卜卜乱跳。

很大师向公孙玉含笑问道:“贤侄兼资丈武,对画画一道,想必略窥门径?”

戴天仇接口代公孙玉答道:“玉哥哥风流倜傥,琴模书画无一不糟!”

很大师瞪了戴天仇一眼,又复微笑说道:“中国书法,神韵重于形似,所以意境商绝!画面上着墨之处不谈,往往笔下略留空白,即可把最难画的云烟苍水烘托丽出!”

公孙玉不懂恨大师何以谈起中国画理?但知必有深意,恭恭敬敬地肃容静听,戴天仇也睁大一双妙目,向师傅凝注。

恨大师继续说道:“所以善画之人,不论山水花卉,人物翱毛,下笔构图之先,必已把何处着墨?何处留空?预有布置……”

公孙玉闻言走到很大师身旁,一同看那白色羊皮,只见羊皮画着一座上丰下锐的奇形高峰,高峰右佣另有一座,赂低蜂头以上,有一红色圆点,红色圆点之中,又是八个极小字迹,仔细辨出写的是“柔在柔中,高明柔克!”

这一来三人园觉出于意外,好不容易挖空心思,才猜这一个哑谜,但哑谜居然越来越多,竟自由一变二!

因为那座上丰下锐的奇形商峰本身,就是一个哑谜,字内名山无数,究往那里去找?

高蜂石侧画有红色圆点的赂低烽头,是藏宝之处,并不难解!

可是“柔在柔中,高明柔克!”两语,下旬暂时不谈,上句中的第一个“柔”字,当然指的“柔经”,换句话说,也就是“柔经藏在柔中”,但这第二个“柔”字,又是指的何物?

一座高峰,一个“柔”字,又复难倒三人,猜测半天以后,戴天仇把白色羊皮叠好,交还公孙玉,向他笑道:“玉哥哥,第二个‘柔’字,系指何物,不到身临其境,恐怕不易猜出?你还是先努力找到这座高峰,然后再纲嫂高蜂右侧低蜂,也许船只生情,一寻便得!”

公孙王点头说道:“仇妹说得极有道理,但字内名山,何止千万?我到那里去找这么一座……”

话犹未了,很大师忽似想起一事说道:“湘西雪峰山脚,隐居一人,自称‘追遥先生’,平生足迹遍历天下名山大川,坚侄不妨寻他讨教一下,或有助益?”

公孙玉闻言不禁大喜,本想即刻启程,但目光与戴天仇一碰,想起她上次还是仇弟弟之时,才得识荆,便告分快,如今变成了仇妹妹,倘若未曾快聚,又喟田关,不仅她劳心以内,必然凄楚万端,连自己也不舍与这样一位红颜知已,选尔分离,尝受那种六因九崇,三地相思的辛酸滋味!好在六沼之约,订有十年,何不索性佐上一月半月以后再走?

戴天仇与公孙玉灵犀一点,脉脉相通,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铃半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