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铃半剑》

第07章

作者:诸葛青云

戴天仇不但武功精绝,操舟手法亦高,这一全力划船,只听水响嘶嘶,船飞若箭!

约莫盏茶时光之后,她已赶到距离那条船影十丈左右,但仔细看去,那船上竟然空无人影,饶是戴天仇心灵性巧,机智绝伦,也一时如堕五里雾中。

那对面的小船以乎早就静止水中,戴天仇艺高胆大,明明觉得此船大有蹊跷,也要一探究竟,于是双手再复用力一划,乘着小船前冲之势,娇躯一拧衣抉,宛如月殿飞仙,直向那船头纵去。

但戴天仇娇躯甫落,小船突地向前疾冲数尺,几乎把她闪落水中,戴天仇赶紧用“金刚柱地”身法,稳立如山,并施展“传音入密”

神功叫道:“是什么人在水下弄鬼,赶快出来!”

只听咕都一声轻微水响,自船尾后方冒出了两个人头,并有稚嫩童音说道:“大丫头!淮请你到我们船上来的?你偷上别人的船,怎么还发脾气?”

戴天仇注目一看,见那露出水面的人头,竟是两张团圆甜甜的个脸,各睁着一对精光炯炯,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神气活现地看着目己。

她见他们只是两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而且又都长得这般逗人喜爱,不禁噗嗤一笑说道:“哟!瞧你们这两个孩子野的很例,怎么叫我大丫头,应喊妹姊才对呀!”

右边一个娃儿小嘴一撇,晒道:“不害臊,好意思叫人喊你姐姐,谁认识你呀?我们看在你还长的顺眼,不找你麻烦,快点回船去吧!”

戴天仇着实喜欢这两个孩子,闻言不但不气,反而微笑说道:“小兄弟,你们怎么这样不客气,竟下起逐客令了?”

左边那个娃儿呀嘴说道:“你是谁的客人?我们又没请你,还想往脸上贴金!”

戴天仇笑道:“好,我走,可是我那只船如今已离开十丈左右。

怎么回得去呀?”

右边那娃儿偏头看了一眼,说道:“哼!好没有用,连这点远近都跳不过去,你是怎么来的?”

戴天仇奇道:“咦!你说得到蛮轻松,我来时只有五六丈远,如今几达十丈,难道你能跳过去么?”

左边那娃儿两只大眼一翻,神气活现他说道:“怎么不能?我哥哥现在都可以跳四五文远,倘若长到你这么大,还会跳不过去么?”

戴天仇柳盾微蹙,心中暗忖:“看这两个娃儿目中神光湛湛,并又自诩能飞越四、五文远近,武功必然不见,但不知是何人门下?竞有如此成就!”

她自信对当今武林情势颇为熟悉,一般武林人物功力,无出十大高人之右,这两个娃儿的师承,未免太费疑猜,逐在思忖半晌以后,微笑说道:“你们这两个娃,年纪轻轻,就会信口开河,乱说大话,我就不信你们能够一跃四、五丈远。”

语音方了,乘这两个娃儿未曾注意之间,双掌凝劲,虚空猛推,小船便如急箭脱弦一般,焕然前冲数丈。

那两个娃儿大吃一惊,果自水中跃起,宛如两条飞鱼般的,直扑小船,足足凌空纵出三丈。

须知人在水中跃起,既受水中阻力影响,足下又不易借力,自较艰难,倘若换在陆地施为,这三丈距离最少应该加成五丈!

十一、二岁幼童的轻功身法,能够一跃五丈,未免有点令人难信到不可思议地步!

诫天仇方自惊愕,那两个娃儿双双落入水内,抓住船头,右面那个幼童气冲冲地说道:“大丫头,这可是你自我麻烦,方才叫你走你不走,现在你就是想走,大概也走不成了!”

戴天仇比起这两个幼童,自然大得甚多、但她何尝不是十八、九岁的黄衣少女,照样童心未混,她起初只觉这两个孩子可爱,现在却反加上了一种好奇心理,应声接门笑道:“不要我走才对,小弟弟们,你们佐在那里?把姐姐带去招待招待!”

左面那个孩子一皱眉头,转脸向右说道:“哥哥,这怎么成呀?

带着这大丫头,不仅我们的事情办不成,而且师傅若见我们带了陌生人回去,不把我们禁闭三月才怪!”

戴夭仇越来越觉好奇,不禁含笑问道:“小兄弟,你们要去做什么事?姐姐愿意帮忙,你们的师傅是谁?可以告诉我么?”

右面那个被叫哥哥的冷哼一声,说道:“你说的倒颇轻松,这样大的秘密;也能告诉你么?”

戴天仇听他一说,不禁更加怀疑。猜不出究是件什么重大的秘密?但心中暗笑:小孩子终是小孩子,他们在不知不觉间,业已透露出这都阳湖上现有一桩重大秘密!眼珠一转。点头笑道:“好,既是秘密,我就下再探听,但你们师傅的名字既不敢讲?自巴的名字,总可以说出来吧?”

右边那娃几脑袋一幌说道:“我叫‘追风燕子’谭小麒,你怕不怕!”

戴天仇噗哧一笑说道:“哟!你还有个外号,我到真有点怕啊!”

说完玉手一指左边那个幼童,又复问道:“你叫什么?大概也有外号?”

那孩子也自神气十足地一晃脑袋,说道:“怎么没有?我叫‘穿云燕子’潭小麒,你头不头疼?”

戴天仇秋波一闪,芜尔笑道:“唔?这倒不错,一双小燕儿,敢情还是同胞兄弟?”

“追风燕子”潭小麒仰面二望天星,阴呀一声叫道:“不得了!天已快到三更,若是耽搁了这件大事,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抬头一看船上的顾灵琴,皱眉叫道:“大丫头,我们替你把船推过去一点,请你赶快走吧!”

话完,便与“穿云燕子”谭小麟同时围力,将小船向顾灵琴原坐小船推去。

戴天仇眼看两船渐渐接近,但却摇头笑道:“小兄弟,如果你们不把要做之事及你们师承宗派告诉我,我就赖在这船上不走!”

“追风燕子”谭小麒把两只大眼一瞪,说道:“你在做梦!当今天下之人,还没有一个知道这件事,也决不会有人知道我师傅的名号。

戴天仇闻言越发感到兴趣,也越发不愿离开,索性缓缓坐了下来,舒了一口长气,说道:“你们要是不告诉我,我就不走了!”

她这种刁蛮举措,直急得“追风燕子”潭小麒不知如何是好。

“穿云燕子”谭小麟却大笑说道:“哥哥别急,我有办法。女孩子多半怕羞,我们赤身露体的跳上船去,看她跑是不跑!”

说完,双手一撑船边,冒出大半截赤躶躶的身躯,似乎真要跳上船来。

戴天仇“啊呀”一声,忙以罗袖掩面,跳回自己所乘小船,嗅声叱道:“你们这两个孩子怎么人小鬼大,如此坏法?”

两个孩子发出一阵得意已极的哈哈大笑,“穿云燕子”谭小麟又复沉入水中,推着小船,向湖心飞驶而去。

此时,夜近三更,月明星稀,湖上一片寂岑,所有游湖赏月之人,均已兴尽归去。

戴天仇本因公孙玉爽约未到,颇为倔帐索莫,但如今却被这潭氏兄弟的神秘行为,引起兴趣,决定悄悄跟去,看个究竟。

主意既定,遂探手摸出一锭纹银,交给船家,笑道:“这锭纹银权当船资,夜色已深你去休息,由我自行荡浆便了!”

船家早就看出这位风华绝代的女客是位江湖奇人,方自含笑接银,慾待道谢,已被戴天仇轻轻一指,点了“黑甜睡穴”,酣酣睡去。

戴天仇将船家放人舱中,连忙荡起双浆,尾随潭氏兄弟船影,向湖心而去。

两船一前一后,渐渐深入湖心,直到三更,潭氏兄弟所坐小船始不再前行,而在湖面上回旋飘荡。

这两个小鬼灵精,虽已看到戴天仇的小船,但却不加理会,只是瞪着四只大眼;一瞬不瞬地,凝注距离他们小船一丈以外的湖水,神情极为紧张焦的。

水光接天,月华笼水,鄱阳湖面一片耀眼银白。

白……

静……

这两个字统治了鄱阳湖的一切,也占有了鄱阳湖的一切。

蓦然,谭小麒的注目之处,泛起一片红光,把银白的湖水,也镀上了一层浅红颜色。

随之,一股谈谈情香,也在如水的夜空中飘散,顾灵琴嗅在鼻中,不由娇躯一颤,顿觉精神百倍。

她知道这必是一种钟硫天地灵秀之气而生的某种稀世葯物,于是又将小船划近了些,注目凝神,静静看去。

那红色的光度渐渐越来越觉强烈,直照得附近十数丈的湖水,由浅红,而深红,终于成了血红之色,那两个娃儿的小脸更被映得红赤赤的好不怕人。

阵阵清香,也愈来愈浓,使人精神从过度兴奋后,又有了些晕眩疲倦感觉,戴天仇眉头微蹙,仔细注目,但湖上仍是一无所有。

此刻的境界,却又由白……,静……转变成:

红……

香……

红得怕人,香得骇人,而奇异紧张的气氛,却更使人窒息!

候然,只听一阵波激浪涌之声,自那红光中心向四周扩展,竟把这两只小船,向外冲荡了数尺远近。

戴天仇大吃一惊,暗忖:“这在湖水中发出红光的,难道是个怪物?”

她思忖未毕,只见那红色水面的波纹,再度向四周扩展,候然“泼刺”一声,自水中伸出一物,通体血红,约有人拳大小。

那物体渐渐升至水面以上一尺左右,原来其下有根拇指粗细的青茎支撑,似乎并非活物,这时湖上无风,但那拳状血红之物竟不住摇颤,显见颇有重量。

又是一声“泼刺”水响,只见那两个娃儿之一,业已全身赤躶,仅穿一条犊鼻短裤,一跃上船,但另一个娃儿却沉入水中。不见踪影!

戴天仇一看那船上的娃儿,荡浆催舟,猛冲而来,神情十分紧张,知是防备自己破坏他们之事,遂微笑叫道:“小兄弟,尽管放心,不论那湖中是什么东西?我都不会出手抢夺,欺负你们两个小孩,但望你莫再隐瞒,对我明告!”

这孩子是年龄较小的“穿云燕子”谭小麟,闻言冷哼一声答道:“我若告诉你那是什么东西,只怕你也不信!”

戴天仇笑道:“你管你说,不必管我信不情!”

“穿云燕子”谭小麟刚要答话,突闻一声奇异脆响,似是有物爆裂,两人均自一惊,同时回头看去——

只见那人拳大小,通体血红的物体已然渐渐张开,其大如碗,其状如莲,血红色花瓣所蕴奇光,直把周围十余文的湖面映照得成了一片珊瑚,而散发出的芳香,更是使人如饮田酒,昏昏慾醉。

“穿云燕子”潭小麟突然转过头来哈哈一笑道:“大丫头,现在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吧?”

戴天仇脑中虽已微晕,但仍然把那东西看得十分真切,不禁愕然忖道:“这东西状如莲花,通体血红,难道就是传闻中的‘血莲’?”

但是,她想到江湖中关于血莲的传闻!却又愕然摇头,自言自语说道:“不可能,不可能……”

“穿云燕子”谭小麟又是哈哈一笑说道:“怎么样?我就是不说,你自己也猜出这是什么东西了吧?但不过不肯相信而已!”

戴天仇奇诧万分问道:“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血莲’?”

谭小麒哂然笑道:“现在告诉你,也已无妨,你以为‘血莲’真如江湖传闻,是生在‘贝加尔湖’,十年开花,三十年结果,五十年才能果熟么?”

戴天仇道:“难道这传闻不确?”

潭小麒哈哈大笑说道:“若是江湖中人都知道‘血莲’产于鄱阳湖内,那里还会如此安静?哈哈,一股武林笨伯,竟是这般好骗!”

戴天仇见潭小麒小小年纪,讲起后来却如此老气横秋,蔑视所有武林中人,不禁有气,但她扫眼一看那朵血莲,不禁焕然住口。

原来,就这片刻之间,那朵盛开犹如海碗大小的血莲,竟已完全凋谢,血红花瓣,一片片落人湖中:“迫风燕子”潭小麒,从水内浮现身形,拾取花瓣,并探手将那莲茎以上的血色莲蓬摘下,欢然叫道:“小麒当心,我要来了……”

两丈来远的距离,潭小麒微一飘身,便自跃过,向戴天仇笑道:“大丫头,今夜总算让你开了眼界,如今你且把这朵‘血莲’看看仔细!”

说完便把那朵“血莲”,向戴天仇的面前递来。

潭小以说话之时,颐灵琴便嗅到阵阵依郁奇芬,自“血莲”之中散出,此时那“血莲”递到面前,奇芬更浓,便觉头脑一阵晕眩,昏迷过去。

这两个小鬼灵精一阵哈哈大笑,戴天仇在意识朦胧以下,只仿佛听得其中一人说道:“大丫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铃半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