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铃半剑》

第09章

作者:诸葛青云

暴风雨之后,必是极端的宁静。

仍是鄱阳湖一一湖中一个周围数文的沙洲上。

时过初更,一弯上弦月刚爬上树梢,但已照得澄澈湖水一片通明,也照清楚了那沙洲上两条人影。

其中一个是身着蓝色长袍的银髯老者,另外一人却还是欧阳云飞。

只听那老者和声说道:“小兄弟,你奇怪怎会到了这里,是吧?

告诉你,在‘彭蠡水榭’起火之后,我先点上称黑甜睡穴,再把你抱来这里。

显然,他说这话时,是刚把欧阳云飞被点的穴道解开。

欧阳云飞望了老者一眼,知他不似坏人,遂诧然问道:“老前辈把我带来此地则甚?”

蓝袍老者异常慈祥地一笑说道:“我到这‘彭蠡水榭,来,并不是为凑热闹,或企求得到‘纯阳真解’,甚至连一杯酒一着菜都没吃到,却喝了一下午的西北风。”

欧阳云飞见他答非所问,不禁奇道:“那老前辈是为……”

老者道:“我是专程赶来报答你的大恩,并想帮你把那‘纯阳真解’弄到手内,却不想会救了你一命,而且更乘机成全了你。”

欧阳云飞听得大是奇疑,偏头问道:“老前辈,光你这一句话中,晚辈便有三个问题不解:第一,不知欧阳云飞对前辈有何大恩?

第二,何时救了晚辈一命?第三,乘机成全又是怎样讲法?”一老者手捻银场,哈哈笑道:“小兄弟这三个问题问得好,我不说你由最不会明白,第一,是因你在西子湖畔救了劣孙!第二,是我从独臂豺人的‘无毒黑煞掌下’,救了你个条性命!第三,给你吃了一枚举世难寻的‘芝参雪霜果’,因此增加了你将近二十年的功力!

欧阳云飞这才恍然大悟自己为何竟与独臂豺人拼斗百合不败?以及那自称武林圣君的红衣文生,为何舍慨然赠与自己灵果?

原来全是这蓝袍老者暗中伸手援手,遂十分感激地,恭身说道:“谢谢意前辈,但不知老前辈助我之际,隐身何处?至于西子湖畔,路见不平,赶走那三个华服壮汉,也算不了什么大恩,又何必放在心上?

咦,令孙那串珠链,似乎悬在那自称武林圣君助红衣文生身上,老前辈可曾取回?”

那老者又复哈哈笑道:“年轻人都犯了一个性急毛病。看你一问就是两三个问题,倒叫我先回答那个的好?”

他和悦地瞥了欧阳云飞一眼,续道:“我就按照你问的顺序,先答第一个问题,我不是说喝了一下午的西北风么?那自然是躲在棚顶之上,用‘隔物生明’的功夫,只要以弹指之力,便可在暗中助你?

……”

欧阳云飞截断老者的话道:“前辈所说‘隔物生明’,是否你隔着蓬帐,仍能看到我们?不过你施出指力之时,我怎么毫无感觉?”

那老者一面微笑点头,一面说道:“看你颇为聪明,怎的却尽问些傻瓜问题,试想,我躲在蓬顶上暗中相助,连那自称武林圣君的红衣文生都未察觉,何况是你?这种功力,名叫是‘意指神功’,练至精到时,可以以意伤人,我却仍须隔空出手,实够惭愧!”

说到此处,语音略顿,神色一变,又复说道:“小兄弟路见不平,援手劣孙,这虽是一种侠义道中人的本色,但对老朽却意义重大,犬子在五年前即已病故,那孩子便是老朽在人世间惟一的亲人,所以此恩必报;至于那串珠链,我却未便夺回……”

欧阳云飞脱口问道:“为什么?”

老者长眉微蹙,说道:“我若现身夺取那串珠链,定要揭穿一项武林绝大隐秘,因而惊动‘昆庐王子’履足中原,多造杀擎,不仅老朽无能将他制服,抑且要扰乱几位老友的循世清修!”

欧阳云飞早知这老者必是世外高人,武林隐者,但听说五十年前“半仙会”中的“武林八仙”,俱都丧生西域,现在那红农文生敢于自称武林圣君,莫非那‘昆庐王子”尚在人间,听这老者口气难道也是“半仙会”中之人不成?于是问道:“老前辈可也是半仙会中的‘武林八仙’之一?”

老者侧目向东方湖中瞟了一眼,一笑说道:“老朽虽也忝列‘半仙会’中一员,但若论武功,却是敬陪未座!”

突然,一声哈哈大笑,起自身侧,只见一个身着古铜长衫的瘦小老人,飘然走来,说道:“志吾哲人兄何必大已自谦?你那手‘沉潜刚克极阳神功’,就是连‘昆庐王子’,也无能出你之右,比我这只会水里钻的人,更不知高明多少?”

那正自和欧阳云飞说话的蓝袍老者,也是哈哈一笑道:“上善苦水老者,你何必鬼鬼祟祟,在正东方百丈之外,钻入水中,你以为我是自谦,其实还不是让你听了受用受用!——

欧阳云飞初闻笑声,便已大吃一惊,此时听到两老对话,更是大奇,原来这位上善若水老者是从湖中而来,但他浑身上下却是滴水全无,而他也刚刚发现所处身的沙洲四面,杏无船影,于是诧然向志晋哲人问道:“老前辈,你可也是从水中来的么?”

他话出口,才发觉问得不对,因为他自己身上干燥如常,若是被人从水中负荷来此,岂不衣履尽湿?

忘吾哲人哈哈一笑道:“老朽是个十足的旱鸭子,那有‘上善苦水老者’那套‘凝气分水’本领,只有安步当李。”

上善若水老者一笑说道:“究竟是个哲人,处处谦虚,其实你那‘御气凌波’轻功,我是无能望其项背,现在,我们别客套了,我问你,怎会也插足这件事情?”

忘吾哲人微喟一声道:“我那里想插足这件事情,只是这位小兄弟有恩劣孙,我特地赶来想帮帮他忙,取得那本‘纯阳真解’,那知我点了他的黑甜睡穴,甫行抱起之际,转眼间‘纯阳真解,便自不见,可是你拿去了么?”

上善若水老者摇头道:“你想我们这般不堪造就的朽木粪墙,还要那种东西则甚,我到达之时,你已在火光中离开。”

忘吾哲人道:“你是何所为而来?莫非也动了‘凡心’!”

上善若水老者纵声大笑道:“古人说得好,‘上善若水,本应万物面不争’,你想我还会过问这种事情,只是云游四方,适逢其会罢了!只要‘昆庐王子’不履中原,不知道我们仍然活着,大可不必管这个后生小辈胡作非为,他即使自封皇帝,又与你我何干?”

欧阳云飞在一旁听得大是不满,插嘴说道:“若那自称武林圣君的红衣文生,妄图称霸中原,造劫武林,难道两位老前辈仍仍是视若无睹,独善其身么?”

上善苦水老者双眼一翻,怒声说道:“小娃儿,两个老头子讲话,你多的什么嘴,你们这般刚出娘胎的黄口孺子,都是空口大话,不知天高地厚,你有多大能耐,管得了这件事?”

欧阳云飞被上善若水老者一骂,不禁激起他满腔豪气,朗声说道:“我欧阳云飞虽然自知秋萤皓月,难与人争,但却要尽一己之力,为武林造福,为江湖除害,成败利钝,在所不计。这总比那些自命清高,各人自扫门前雪的人好得多了!”

上善若水老者叫道:“好!好!我们都活得忘记了岁数,今天却被这rǔ臭未干的小娃儿教训一顿,稀奇,新鲜,我走了,‘忘吾哲人’祝你和这位恩人成功,但千万别把我们几个,拖下浑水!”

他声音方落,便自晃身不见。

忘吾哲人摇头叹道:“小老弟,我才说过年轻人什么都好,就是作事沉不住气,火气太大,本来这是千载难逢良机,我可磨着他教你几手武功,却不料你几句儿儿,竟顶撞得他拂袖而去。”

欧阳云飞也是心高气傲之人,闻言双眉一挑说道:“像他这种糟老头子,就是教我武功,我也不学,他虽是武功超绝,介于仙凡之间的人物,但不能济物救民,以尽侠义道中人的本分,又有何用?”

说到此处,突然听得那上善若水老者,一阵哈哈大笑道:“骂得好!骂得好!凭你骂这两句,就值得糟老头子传你几招武功!”

原来那上善若水老者并未去远,又是摇摇摆摆走回。

欧阳云飞不禁俊面微红,“忘吾哲人”却道:“你怎这样沉不住气,等这位小兄弟多骂几句再出来呢?”

上善若水老者翻眼叫道:“你想得倒好,若是他骂上一夜,我不是要把压箱底的本领都教出来?你别光说风凉话,这娃儿是你的恩人,你传他点什么?”

忘吾哲人微笑道:“你不要先拿话挤我。我早打算传他一手‘意指神功’,不过他虽是服闲了‘芝参雪霜灵果’,陡增二十年功力,但要练这种功夫,却还不到火候,我就传他手‘意指神功’的实用法门,使他别出心裁的暗器‘甩头金铃’,加强威力吧!”

听得欧阳云飞大喜过望,长揖谢道:“多谢老前辈爱护!小

上善若水老者翻眼叫道:“小娃儿,他喜欢你称谢,我却生成贱骨头,高兴挨骂,你骂得真过瘾,其实还有很多人都是非骂不行,‘忘吾哲人’传你‘意指神功’的实用法门,你却叫我传你点什么?”

欧阳云飞本是极端聪慧,他虽身人武林不久,但已从辣手神魔申一醉身上摸到这般人的脾气,就是大都不爱虚伪客气,故而见闻之下,也不称谢,只是微笑说道:“我用的是一柄断剑,你就传我一套剑术吧!”

上善若水老者一抓头皮,蹙眉说道:“我那会什么剑术?这多年来早都忘光了……”

他思索一阵,又道:“就这么办吧,我教你三招拳掌工夫,但可以应用于剑术之中,那就是‘无为忘我保命救敌’三式!”

听得欧阳云飞大是奇疑,说道:“你这套拳掌功夫名称,真够奇怪,‘无为忘我’之语,包含极深哲理,但既称‘保命’,怎么又能‘救敌’呢?”

上善若水老者哈哈大笑道:“我这‘水里钻,想出来的名称,可没什么哲理、你这样捧我,人家‘忘吾哲人’难免生气!我这三招的意思,就是等你在攻敌时,应先把自己生死置之度外,然后克敌于‘无为’之间,则自然能够‘保命’,至于‘救敌’,那便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将对手加以感化。”

忘吾哲人笑道:“你这个‘上善苦水老者’,以老子的话作名字,想出的这套拳掌功夫,却又包容了儒家思想,佛门规戒,容儒释道的精华于一炉,想来这三招威力一定大得无穷,你且将名称说出听听。”

上善若水老者道:“第一招叫‘死中求生’,第二招‘不死必生’第三招‘敌我同生’,小娃儿,我现在就传你这三招。”

他将选三招基本与变化讲完,便比试给欧阳云飞看,然后又令他反复演练。欧阳云飞本是聪明绝顶,悟力特强,才只不过半个时辰,便已记熟。

接着,忘吾哲人又把“意指神功”的诀要,及演练行功之法,传授给欧阳云飞,然后说道:“现下时间不早,我就送你离开此地,但千万不可泄露我和‘上善若水老人’的出现之事,我们后会有期。”

他手臀轻抬,便以隔空拂穴之法点了欧阳云飞的黑甜睡穴,两人大袖一摆,便展开“御虚凌波”绝世轻功,身如浮云田聚,向翻阳湖东岸奔去。

欧阳云飞本来还有一个问题没问,那就是辣手神魔申一醉的生死,便突然昏昏睡去,此时醒来,一见立身湖畔,但早已不见了两位老者身影。

他本来已从公孙玉口中听说黑衣无影辣手神魔申一醉,虚披凶名,其实是条血性汉子,而现在一想,更觉得他在“彭蠡水榭”。代自己拼斗武林圣君,蕴含着极深的爱意,情感顿生,不禁大大关心他的安危,当他正范然前行了盏茶工夫,尚未决定何去何从之时,只觉背后一阵衣袂飘风,自一株密时茂的大树上,落下来一个身穿红衣,神态飘逸的俊美男子,他不禁脱口惊呼:“是你!”

那红衣文生正是武林圣君,目这欧阳云飞微笑说道:“不错,正是我,你是否觉得有些意外?”

欧阳云飞剑眉双扬,说道:“这有什么意外?使我觉得意外的,是你阴狠毒辣,居然以如此卑鄙的手段,企图一网打尽天下英雄!”

武林圣君仍是毫不温怒,微笑说道:“可是选法于也不够高明,因为中原武林道上,尚有很多高手,不曾参加此一盛会。”

欧阳云飞怒道:“你这人当真狠毒无伦,真以为这把火便能将与会群豪一齐烧死么?”

武林圣君拊拿大笑道:“幸而我还没像你这么笨,不曾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铃半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