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蔷薇》

楔子

作者:诸葛青云

天会老?地会荒?

花会残?月会缺?

海会枯?石会烂?

每三个字以后,全是一个问号?但下面不同了,八个字以后,竟是一个惊叹号!

“致爱纯情不会磨灭!”

这是什么?这是一方墓碑!———方形如令箭、高才尺许的小小墓碑———方矗立在一座小巧玲戏、杯土二尺的小坟头前的墓碑。

坟前、坟后、坟左、坟右——也就是除了这方墓碑以外的小坟周围,栽着七株蔷薇花,是从哪里觅来的奇异品种?七株七彩,人世罕闻,色呈红、黄、蓝、白、青、橙、紫。

坟头大小,其中埋的是人?不是!埋的是兽?也不是。只是半朵花——半朵嵌在石匣之中、精工巧手所雕凿的“紫玉蔷薇”。

休看轻这一座蔷薇坟,它的声名,几乎远盖当世武林的八大门派。

蔷薇坟地在岷山金玉谷底,据传说,凡属武林儿女,只要彼此真诚相爱,环境却加阻隔,难圆夙愿,便可设法双双同到蔷薇坟前,献上两朵蔷薇鲜花,低声诵念坟前碑文,即能获得神奇愿力,从此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终于鸳鸯梦遂,金玉盟谐,有情人得成眷属。

但成双成对的青年男女,只要一到蜗山回头峰前,便会遭遇各种意想不到的障碍阻挠,极少有人能克服万难,越回头峰、度扪心壑,而进入金玉谷中,在蔷薇坟前供奉鲜花、低诵经文,获得使月终圆、使花终好、使人终合的神奇愿力。

为什么?这是不是默默上苍不容人轻易称心如愿?一定要在事前加以种种磨折,使经过刻苦奋斗方始获得的爱情果实,更香!更美!

九十春光已逝,如今正是芙蕖红沼、薛荔绿墙的初夏季节。

夜,好静,好沉,尤其好闷。

蓦然间,黑云掩月,金蛇掣空,豆粒大的急骤雨点,笼罩了整座岷山。

风狂得慑人!雨大得慑人!并在风狂雨大之中,不时震响着慑人的霹雳。

第一章:花残月缺

倒转银河,斜鞭紫电,狂飚乱卷,天鼓频挝,在这样的风雨之下,岷山似乎被苍天的震怒所惊,让那沉重漆黑的夜幕,把它紧紧覆盖,只有震耳慾聋的横空霹雳带来的奇亮电光,才会偶然把蜗山所披的这件神秘外衣轻轻掀开一角。

风狂吼,雨狂倾,电狂闪,雷狂呜,在这样的情景之下,这样的浓夜之中,口头峰后,扪心壑底,金王谷中,蔷薇坟前,这亘古以来便少人迹的地方,居然有人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

叹息之声虽然轻微,但其中却似含蕴着不知多么沉重的愁苦、忧伤和怨毒之意?

如此深夜,如此风雨,是谁在这象征着“至爱纯情”的蔷薇坟前,发出如此愁苦、忧伤的沉痛叹息?

突然,又是一声震天霹雳击下,电光耀目疾闪,蔷薇坟前竟孤独地仁立着一个体态绝美的玄衫少女!

风雨,湿透了她的单衣,却掩不住她动人的丰姿和窈窕的体态。但电光过于短暂,而玄衫女子的脸上又自额间垂下一幅细纱,以致无法得见她的庐山面目。

短暂的电光闪后,是一片短暂的沉默,跟着第二声霹雳击下,第二道电光闪起,玄衫女子动人的娇躯竟起了一阵剧烈颤抖,银牙微咬,莲步轻移,往那代表神秘灵奇的蔷薇坟前走近两步,两只手掌,渐往胸前合什。

这时,风声转弱,雨势渐收,但蔷薇坟后的沉沉暗影之中,却发出一个苍凉低沉的人声说道,“来人止步,你有两般规定未合,不准到蔷薇坟前瞻拜诉愿!”

玄衫女子闻言,愕然却步凝立,两道炯炯的眼神,似乎透出面纱,注向蔷薇坟后的沉沉暗影。

暗影中的苍凉人声又复说道:“第一,你似乎未带蔷薇鲜花在坟前供献?……”

玄衫女子的娇躯不禁又是一震,暗舒左掌,瞥眼偷窥,她掌中握着的一朵蔷菠残花,花瓣均已散乱零落,并枯萎得成了紫黑之色。

苍凉的人声是在坟后发出,自然未曾注意到玄衫女子的这些细微动作,继续以低沉的口音道:“第二,凡属来这蔷薇坟前诉愿之人,必需是至爱纯情、成双成对的武林儿女,你独身来此”

话音未了,一连声的悲凄苦笑,突然发自仁立蔷薇坟前的玄衫女子口中,宛如空山鹃位、巫峡猿啼,令人闻之心酸。

暗影中的苍凉人声,也被这玄衫女子苦笑得有些莫名其妙起来,讶然问道:“你如此苦笑,究竟是何用意?”

玄衫女子突然自面纱之内垂落两行珠泪,但立时借着整理鬓间乱发暗地拭去,反向蔷薇坟后暗影中人冷冷问道:“你能不能代表这座蔷薇坟与我答话?”

暗影之中的苍凉人声咦了一声,接口答道:“我是“蔷薇使者”,守护蔷薇坟,掌管‘蔷薇诉愿’,愿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属,怎会不能代表蔷薇坟与你答话?”

玄衫女子银牙微挫,低低哼了一声说道:“三年以前,我与我心上人,不辞千里、历尽艰苦地远上岷山,越口头峰,度扪心壑。穿金玉谷,来到这蔷薇坟前,恭献了两朵蔷薇鲜花,同声低诵碑丈,祈求神奇愿力,使我们之间排除万难,得谐永好……”

暗影中的苍凉人声听到此处,插口说道:“守护蔷藏坟的蔷薇使者共有三人,每三年轮值一次,你上次来时,应在第二蔷薇使者的值勤期间,我是第三蔷薇使者……”

玄衫女子不等对方话毕,又复说道:“谁知蔷薇坟的神奇愿力却徒具虚名?我们未曾来此以前,彼此倒还誓海盟山,两心如一。但来此祈求愿力以后,心上人变作负心人,居然盟誓成虚,移情别恋,使我月缺花残,碎心铸恨!”

暗影中的苍凉人声仿佛有些不信,发话问道:“你所说可是实情?怎么月缺花残……”

玄衫女子又是一阵凄声厉笑,打断对方话题,伸手把自己脸上所覆的面纱,一揭而起。

此时风雨已停,彤云尽散,星月微光映照之下、只见这玄衫女子的年龄约莫二十二三,右半边面颊如花似玉、娇艳无伦,但左半边面颊却满布紫黑疤痕、丑如鬼怪。

玄衫女子重又松落面纱,幽幽长叹一声,咬牙说道:“自称愿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属的‘蔷薇使者’,我要向你请教,我被当年同在这蔷薇坟前献花诉愿之人害成如此光景,是不是月缺花残?是不是碎心铸恨?故而今夜在疾雷闪电、狂风暴雨之下,重来蔷薇坟前,就是要毁却这座根本蠢蠢无灵的妖坟,免得再复害煞多少跋涉万水千山、抱着满怀希望来此献花诉愿的武林痴情儿女!”

话完,双掌当胸,合什一拜,一股奇强无比的劲气罡凤,便自照准蔷薇坟头,疾卷而出。

玄衫女子内家真力所化的劲气狂飚刚刚出手,蔷薇坟后也复吹来一阵微风,但这阵微风虽然平淡无奇,却似隐蕴着一种极其祥和的无比威力,未使玄衫女子感受丝毫震荡,便将她所发的看来颇为凌厉的劲气狂飚,轻轻化去。

玄衫女子也是当今武林八大门派之中的一流好手,生平纵横江湖,尚未见过如此神奇的武学。方自微愕却步,蔷薇坟后沉沉暗影中的子蔷薇使者也诧然发话说道:“蔷薇愿力不会无灵,蔷薇坟岂容轻毁?你方才所用的般禅掌已达九成火候,莫非是罗浮派掌门人冰心神尼的俗家师妹‘凌波玉女’柴无垢么?”

玄衫女子被“蔷薇使者”从所施的“般禅掌”上一言道破身份,不由颇为钦服对方眼力之强,知识之广。银牙微咬,恨恨说道:“柴无垢痴情铸恨,落得这般光景,不仅本身蒙垢,连罗浮派均觉贻羞,你还吹嘘什么蔷薇愿力?”

话音了处,伤心怒火又腾,再度凝气调元,觑定蔷薇坟头,慾待举掌全力击出。

“蔷薇使者”见状,在暗影中沉声发话说道:“柴无垢,你切莫恃技骄狂,自寻无趣;等我问完事实,倘若蔷薇愿力真个无灵,这座蔷薇坟,由我召集三位蔷薇使者,自行毁去就是!”

“凌波玉女”柴无垢自“蔷薇使者”以一阵祥和微风;在无形中化去自己做视江湖的“般禅掌力”一事之上,早看出对方武学神奇,高到不可思议地步。闻言遂收掌不发,扬声答道:“你要问便问,柴无垢知无不言,言无不实。”

“蔷薇使者”问道:“三年前你与何人同到这蔷薇坟前,献花诉愿?”

柴无垢略一迟疑,低声答道:“‘龙飞剑客’司徒畏。”

“蔷薇使者”诧然说道:“‘龙飞剑客’司徒畏是点苍三剑之一,当代武林八大门派之中,互有嫌隙,点苍、罗浮两派,结怨尤深,你既是罗浮派掌门人冰心神尼的俗家师妹,怎会又与点苍派主要人物中的‘龙飞剑客’司徒畏两情相洽?”

柴无垢愤然答道:“就因为司徒畏与我两意相投,而罗浮、点苍两派又势如水火,才不辞万水千山,来这蔷薇坟前,献花诉愿。司徒畏在金玉谷外摘了三朵蔷薇鲜花,各持一朵,献在坟前,另一朵则由司徒畏替我插在衣襟之上。”

“蔷薇使者”听得低声赞叹说道:“这段故事真够美丽,足令人荡气回肠。”

“凌波玉女”柴无垢银牙微咬,举袖拭去自黑纱面罩之内滚落腮边的点点泪珠,恨声说道:“你说得不错,但美丽的背后是凄凉,荡气回肠的结果是不堪回首!司徒畏插在我衣襟上的那朵蔷薇花,虽已萎残变色,仍为我仔细珍藏,而我却被他用‘紫焰神砂’把容颜毁到这般地步。”

说完,情思难禁,娇躯又是一阵剧烈抖颤,愤然拈起左掌中那朵已成紫黑色的蔷薇残花,一瓣一瓣地细细撕碎。

雷雨虽歇,山风犹劲,“凌波玉女”柴无垢手中的蔷菠碎瓣,一丝一丝地随风飘扬,颊上则不断滚落泪珠,弄得她那件为风雨所湿、刚刚略见回干的玄色长衫胸前,又是一片模糊泪渍。

“蔷薇使者”也暂时默默无声,蔷薇坟前,形成一刹那的凄凉沉寂。

“凌波玉女”柴无垢抛去手中最后一片蔷薇碎瓣,目注蔷薇坟后的沉沉暗影,冷然问道:“蔷薇使者,我的话已讲完,月缺难圆,花残莫续!己身既然铸恨,何必再贻害后人?这座蔷薇坟,究竟是由你来毁?还是由我来毁?”

“蔷薇使者”闻言,又复沉默片刻,缓缓答道:“你三年以前、来此诉愿,结果不但无灵,反而铸恨,则这蔷薇坟委实该毁。但你能不能把毁坟之举,再复延缓三年?”

柴无垢愕然问道:“你既认为应该毁坟,则何必要延缓三年作甚?”

“蔷薇使者”答道:“我想延缓三年时光,是要调查你与‘龙飞剑客,司徒畏这段情孽纠缠的详细因果,倘若司徒畏当日与你在蔷薇坟前诉愿之时毫无别意,确系真情,中途负心,又无其他因素,则三年后此日,由我们蔷薇三使者邀集武林八大门派掌门人,共毁此坟。否则,蔷薇三使者一向愿花常好,愿月常圆,愿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属,誓以此项愿力,为你与‘龙飞剑客’司徒畏排除万难,务使缺月重圆,残花再好,并希望你们能在这蔷薇坟前缔结良缘,把罗浮、点苍两派的积怨深仇,也因此而化成一团祥和之气。”

“蔷薇使者”的这一番话。委实充满悲天悯人的无边愿力,听得那位心比天高、命如纸薄,怀着满腔激愤奇哀,盛怒而来的“凌波玉女”柴无垢、心头魔障渐消,灵明渐朗,不由自主地跪在蔷薇坟前,合掌当胸膜拜不已。

“蔷薇使者”知道这是柴无垢明心见性的表现,故而由她在坟前膜拜,只是微叹一声说道:“女孩儿家天性爱美,你容貌被点苍派独门暗器“紫焰神砂”所毁,可能连罗浮山都不敢回,怕见你的掌门师姊。”

“凌波玉女”柴无垢被“蔷薇使者”道中胸怀,不由幽幽一叹,但“蔷薇使者”又复说道:“故而我第一件事,便拟为你先复容貌。”

柴无垢缓缓自蔷薇坟前站起身形,摇头苦笑说道:“点苍派的“紫焰神砂”,向称点苍山步虚道观镇观四宝之一,中含七种奇毒,厉害绝伦。据‘商山隐叟’赛韩康说,我虽然得他妙葯疗治,死里逃生,但左颊伤疤,却非用东海‘千年芝液’及大雪山‘朱红雪莲’两种武林圣葯配合调敷,否则无法复原。这两种罕世灵葯,一种生长在素与我师姊冰心神尼不大和谐的雪山派掌门人‘冰魄神君’申屠亥所居的玄冰原中,另一种则在潜修东海、向不与世人往还的一钵神僧卓锡的钓鳌礁上,却教我怎生……”

“蔷薇使者”听到此处,哦了一声,截断柴无垢语音说道:“原来你受伤以后,曾经求治于当世医道第一的赛韩康?他说得对,这两桩灵葯委实珍贵,稀世难求。但大雪山‘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楔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蔷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