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蔷薇》

第12章:棺中奇遇

作者:诸葛青云

“商山隐叟”赛韩康等,自与仲孙飞琼分手以后,便即到那洱海东岸的荒废禅寺之中,静候仲孙飞琼求来朱红雪莲,为夏天翔疗伤续命。

这座荒废的禅寺,殿字虽已颓圯破败,但占地颇广,群侠选了第三进大殿,作为暂时居停之所。

赛韩康因自夏天翔脉息之中,察出他伤势极重,生恐等不及仲孙飞琼求取朱红雪莲归来,遂又给他服了两粒内有千年芝液的特炼灵丹,并由赛韩康、尉迟巧、柴无垢三人轮流为他隔体传功,补益元气。

这进大殿所供的佛像早已残坏,但东屋所停的两具未厝棺柩,木料油漆均极为考究,显系富贵人家所有,可能突遭不幸,绝了嗣续,才任凭弃置此间,无人埋葬。

前五日均颇平静无事,但到了第六日夜间,“三手鲁班”尉迟巧出外置备饮食用物归来,却面色颇为沉重地向赛韩康、柴无垢说道:“我方才在十余里外,看见那位冒牌龙飞剑客、‘辣手纯阳’司徒敬向乡人查问我们的踪迹,或许少时便寻来,是否应该早作准备?”

“凌波玉女”柴无垢一听“辣手纯阳”四字,心头便腾怒火,柳眉双挑,银牙一咬,恨恨说道:“司徒敬倘若独自寻来,倒是我快意恩仇、使他血溅五步、遭受天报的绝好机会。”

赛韩康向柴无垢摇头说道:“司徒敬凶刁无比,他明知不但你不好斗,便我与老化子亦非易与,怎会一人独来?”

柴无垢仇火难平,轩眉说道:“如今不是在他步虚道观的重围之中,此间地势又好,他们纵来上几人,也未尝不可放手一战!”

尉迟巧点头笑道:“柴姑娘所说不差,但夏天翔重伤在身,却太以碍手,祁连派中荡妇‘桃花娘子’靳留香与司徒敬恋好情热,极可能随他同来,互相动手之间,只消靳留香一朵九幽磷火或是司徒敬一把紫焰神砂,夏天翔岂非必将惨遭劫数?”

柴无垢闻言,眼珠一转说道:“我们找个安全所在,把夏天翔藏起来,岂不便可与这干神人共愤的恶贼放手一斗。”

赛韩康苦笑说道:“在这等荒败的殿字之中,哪里去寻安全所在?”

尉迟巧忽有所得地接口笑道:“我也委实气愤点苍群凶不过,颇想以暗对明,使他们遭遭报应,便连藏放夏天翔之处也已想出,但似乎对于这位老弟有些委屈。”

赛韩康眉峰微聚,发话问道:“你是不是想把夏天翔藏在东屋的棺木之中?”

尉迟巧点头笑道:“夏老弟先后连服你三粒含有千年芝液的特炼灵丹,仅仅内伤未能痊愈,应该不怕什么棺中尸气。”

赛韩康说道:“尸气倒是开棺即散,也不足怕,但令夏老弟与枯骨同卧,终似不妥……”

话方至此,远远夜空之中,忽然升起了八朵九幽磷火。

尉迟巧憬然说道:“祁连派人物果来,而且照这八朵九幽磷火看来,此人身份竟远高出‘桃花娘子’靳留香之上。”

赛韩康审情度势,知道一场恶战绝难避免,只得同意尉迟巧之计,向他叫道:“老化子,你赶紧去到东屋,轻轻撬开一口棺木,先行散去尸气,并以指力在棺底凿穿几个小洞,只要敌踪一现,我们便把夏天翔藏在棺中,然后各自觅地隐伏待敌。”

尉迟巧如言行事,他外号“三手鲁班”,对于撬开棺盖之举,自极出色当行,不着丝毫痕迹。

但棺盖一开,尉迟巧不觉微愕,原来棺中是具长袍马褂、穿着极为整齐的男尸,并毫未腐烂,颜色如生,以致无甚恶浊尸气。

尉迟巧因时机迫切,不及细察,刚刚微凝指力,在棺底凿透了几个小孔,赛韩康便即抱着夏天翔,与柴无垢匆匆赶来,皱眉说道:“方才寺前不远又升起七朵九幽磷火,定是‘桃花娘子’靳留香与‘辣手纯阳’司徒敬赶来,我们应该尽快把夏天翔藏好,你将棺底气孔凿通了么?”

尉迟巧微一点头,遂把神志昏迷、尚不十分清醒的夏天翔装进棺内,轻轻掩上棺盖。

尚幸这两俱棺木质料既极名贵,体积亦巨,以致其中躺了一具死尸及一个活人,仍似略有宽裕。

赛韩康在帮助尉迟巧盖棺之时,忽然用鼻连嗅,并诧然说道:“这种气味,怎的像是罕世难逢的……”

话犹未了,突然一声长啸划空而至,听出来人已到寺门,并还是个真气罡力极强的绝世好手。

赛韩康脸色一变,向柴无垢、尉迟巧低声说道:“这是何人?功力似乎还在‘辣手纯阳’司徒敬之上。我们各自隐身,非到万不得已之时,总宜尽量忍耐,不要出手。”

话完彼此略打招呼,尉迟巧身形微闪,藏入殿外草丛深处,赛韩康纵上殿顶伏在暗中,柴无垢则飘起数丈,隐身殿内的粗巨横梁之上。

这时三条人影电疾星驰地纵上荒芜禅寺寺门,左面一人正是“辣手纯阳”司徒敬,但因所扮假龙飞剑客的机密泄破,业已恢复了一身道装,右面粉红衣裙的美艳少妇,果是“桃花娘子”靳留香,当中则是一位年龄甚大的白发婆婆,目光如电,顾盼生威,显然功力身份均在司徒敬、靳留香之上。

赛韩康伏身高处,瞥眼偷窥,认出来人竟是在祁连山雪峰冰洞闭关数十年、不问世事的“白头罗刹”鲍三姑。

鲍三姑功力绝高,并还是祁连派掌门人“九首飞鹏”戚大招的师姊,突然在此现身,赛韩康自颇心惊,暗想柴无垢、尉迟巧等倘若负气妄动,决非这位老婆婆之敌,却将怎生处置?

鲍三姑卓立寺门顶端,冷然说道:“司徒老弟搜前殿,靳六妹搜二殿,我搜第三进殿,既然得报这群东西藏在寺中,哪怕他们飞上天去!”

司徒敬、靳留香闻言领命,各自飘身,“白头罗刹”鲍三姑却施展绝世轻功,冲天纵起五丈来高,宛如一只极大夜枭,向第三进大殿凌空飞到。

赛韩康伏身殿顶,本来最易被人发觉,但一来天气阴黑,星月无光,二来一般人心理,泰半专门注意暗处,对明处往往忽略,故而鲍三姑一双锐目射出的炯炯神光,只在殿檐暗影之下扫来扫去,对那毫无掩蔽的高高殿顶,却连看都未看一眼。

伏在草丛中的“三手鲁班”尉迟巧,因禅寺荒废已久,草长过人,对方除了把这好大一片草丛整个搜索,否则决难发现自己,而自己却可把外间一切动静,看得清清楚楚。

鲍三姑身影刚刚到第三进殿前院中,尉迟巧便也大吃一惊,暗想怪不得适才所闻怪啸气劲慑人,原来竟是这位闭关多年、最近方现身随同她师弟祁连派掌门人“九首飞鹏”戚大招去往黄山天都峰顶观光盛会的著名女魔“白头罗刹”。

他与伏在殿顶的赛韩康同样心思,担忧柴无垢对“辣手纯阳”司徒敬的恨心太深,又复藏在殿内,看不出来人竟是号称祁连派中最难惹的“白头罗刹”,万一忿然动手,必落下风,局面却怎样收拾?

尉迟巧念犹未了,“白头罗刹”鲍三姑忽然提气叫道:“司徒老弟与靳六妹快来,他们果然藏在这第三进大殿之中。”

赛韩康闻言,闪目微瞥殿前阶石,知道这座禅寺失修时久,到处蛛网尘积,而这第三进大殿,却因自己等人借住数目,进出之间,践踏地上积尘,自然难免留下痕迹,故被目光如电、江湖经验极为老到的鲍三姑看出破绽。

伏在殿内梁上暗影中的柴无垢,因听得来人既对“辣手纯阳”司徒敬及“桃花娘子”靳留香老气横秋地称弟妹,又是位老婆婆的口音,遂在略加思索判断之下,也想到黄山大都会上曾经见过的“白头罗刹”鲍三姑身上。

柴无垢自知倘若来的只是司徒敬、靳留香等一双狗男女,则自己与赛韩康、尉迟巧三人,足可对其下手收拾,一雪积恨。但如今加了这位功力绝世的“白头罗刹”,敌我形势立即改观,自己务宜尽量忍耐,不要危及重伤未愈、藏身棺木之中的夏天翔的性命。

这位“凌波玉女”刚把利害想通,却听得东室之中发出一种极其低微的怪异声息。

声一入耳,柴无垢不禁大惊,暗想东室之中空洞洞的只在长凳之上放着两具棺木,这怪声何来?难道是夏天翔自行醒转,恢复知觉,受不住棺中气闷所发,尚幸这种怪声一响即息,而殿外的司徒敬、靳留香又恰好听得呼声双双赶到,才未使鲍三姑有所发觉。

靳留香目注这座静寂寂、黑沉沉的大殿,向鲍三姑荡笑问道:“大师姊,你已进殿搜查出什么痕迹了么?”

鲍三姑摇头冷笑说道:“何必进殿搜查,你看,整座禅寺年久失修,到处都是蛛网积尘,而这座大殿门前却特别干净,岂非显然有人住在其中,进进出出?”

靳留香闻言,目注殿中,挑战意味极浓地做笑叫道:“柴无垢,所有陷害你心上人‘龙飞剑客’司徒畏的手段,都是我所设计,你怎的不想报仇?赶快出殿与我靳留香放手一搏!”

柴无垢生平侠肠做骨,嫉恶最甚,何况对于这位出了名的桃花荡妇,更复衔恨如山,本慾不顾一切艰危,挺身应战,但为了夏天翔重伤脏腑,命若游丝,再禁不起丝毫惊动伤害,遂只得目毗慾裂、咬碎银牙地强自忍耐。

殿顶的赛韩康与草内的尉迟巧,听完“桃花娘子”靳留香那几句极为刻薄骄狂的挑战之语以后,一齐认为“凌波玉女”柴无垢必会挺身而出,遂均凝神备战,准备一拼。

谁知事情大出意料,靳留香语音收后,大殿之中毫无反响,依然一片静寂。

赛韩康、尉迟巧见柴无垢平素那等刚强,如今竟能忍辱负重,不由均自暗地点头,宽心略放。

谁知合该有事,柴无垢虽然强忍仇火,默不作声,但东室之中却又传出一阵“格吱吱”的怪响,分明是夏天翔业已醒转,在棺内气闷难受,手抓棺木。

这阵异声,不但鲍三姑、司徒敬、靳留香等全都听清,一齐愕然凝目,连赛韩康、尉迟巧也均弄得莫明其妙起来,不知声由何出?

司徒敬首先冷笑说道:“你们往昔也颇徒负虚名,何必在殿中暗地弄鬼,难道就不敢出面一会?”

靳留香阴阴一笑,接口说道:“这些沽名钧誉、自称侠义之辈,一旦危机临头,还不是照样与俗人无异,一般贪生怕死?他们怯于我大师姊的威名,绝对不敢出来,我们也不必贸然人内,致遭暗算,莫如效法那老花子‘三手鲁班’在武陵山步虚下院所为,用我几朵九幽磷火,给他来个火化金身,还怕不把这些侠男侠女,一齐烧出大殿?”

靳留香这个主意颇为毒辣,听得赛韩康、尉迟巧以及伏身殿内横梁之上的柴无垢,均自眉头紧蹙。

但靳留香语音才落,鲍三姑却发出一阵狞声厉笑,笑完缓缓说道:“何必放火烧殿?,他们不敢出来,我却敢进内搜索,凭对方那点微未能为,任凭有甚埋伏,也伤不了我这百炼金刚之体!”

司徒敬以一种惊喜的神色问道:“金刚不坏之体?难道鲍大姊十三年冰洞闭关,竟把‘雪冻僵尸’的极高功力,练到炉火纯青了么?”

鲍三姑做然笑道:“炉火纯青谈何容易?这种‘雪冻僵尸’神功,我仅练到十一成,司徒老弟应该知道……”

司徒敬惊服无已地点头接口说道:“知道,知道,十一成‘雪冻僵尸’神功,虽尚未到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地步,但已宛如百炼金刚,成了不死之身。慢说寻常兵刃暗器,便连斩金洞石的宝刀宝剑亦复无惧。”

话完随即翻手肩头,拔出那柄武林神物青芒剑,一式“斜劈苍松”,便照准鲍三姑,猛剁而落。

鲍三姑微微一笑,果然全不畏怯地横臂迎剑,只听“夺”的一声,如中败革,青芒剑那等吹毛折铁的锐利锋刃及“辣手纯阳”司徒敬的沉雄内力,居然两两无功,除了在衣袖上留下一道剑痕以外,毫未伤及这位“白头罗刹”的半丝皮肉。

司徒敬慑然叹服,靳留香眉飞色舞,鲍三姑也颇洋洋得意,但赛韩康、尉迟巧却看得暗自惊心,柴无垢亦听得忧烦不已。

这时,东室异声不再续作,回复了一片沉寂,而“白头罗刹”鲍三姑却已大模大样,目无余子地向殿中缓步走入。

一进殿门,因其中过份黑暗,鲍三姑遂口身向“桃花娘子”要了一只千里火折。

本来在这鲍三姑回身取火之际,正是“凌波玉女”柴无垢向对方下手进袭的最好良机,但鲍三姑先声夺人,柴无垢暗付她已练成“雪冻僵尸”神功,连宝刀宝剑均所不惧,自己的“般禅掌力”更无把握奏效,还是忍到最后关头再说。

鲍三姑接过火折,似乎不愿持在手中,目光微注横梁,脱手飞起,正好打中柴无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棺中奇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蔷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