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蔷薇》

第13章:变幻莫测

作者:诸葛青云

一路之间,除了见识些边陲风土人情以外,居然毫无其他阻碍,便自到达昆仑绝峰脚下。

夏天翔满怀高兴,抢步登峰,只见昆仑派聚居的昆仑宫,宫门紧闭,只有一名三十来岁的道装之人在门外站立,似是昆仑派中值日的弟子。

尉迟巧因为昆仑派如今正值多事之秋,深恐引起对方的误会,故而身形才现,便自含笑说道:“道长怎样称呼,老夫‘三手鲁班’尉迟巧,与‘北溟神婆’皇甫翠门下弟子夏天翔老弟,有事慾求见昆仑掌门,有烦一报。”

那道装之人向尉迟巧、夏天翔微一打量,稽首为礼,含笑答道:“在下云孤鹤,两位来得不巧,敝派掌门人因慾查究一件有关昆仑声誉的武林疑案,业已率同所有本派人物,齐下昆仑……”

夏天翔听得剑眉一蹙,想起终南所遇,接口问道:“赵任、潘莎二位可在?”

云孤鹤微一摇头,夏天翔又复问道:“鹿玉如呢?”

云孤鹤笑道:“尉迟前辈侠名远震,北溟皇甫神婆门下,更有极大来头,云孤鹤不敢相瞒,这昆仑宫中,除了留我与师叔聋哑真人以外,所有人物,均已空群尽出。”

人家既已这等说法,夏天翔自然无法再问,只得与尉迟巧向云孤鹤告辞,退下昆仑绝峰,边行边道:“尉迟老前辈,我们这趟漫漫长途,跑得实在太以冤枉,真成了所谓乘兴而来,败兴而返。”

尉迟巧苦笑一声,夏天翔又复愤愤说道:“这口难消的闷气,我想出在祁连派头上,到他们蜂雪岩魔巢之中,设法大闹一闹。”

尉迟巧微一沉吟,缓缓说道:“去趟祁连山绛雪岩探探虚实,原无不可,但祁连派的声势仿佛比点苍派更强,‘白头罗刹’鲍三姑又练成‘雪冻僵尸’奇功……”

夏天翔不等尉迟巧话完,便即笑道:“尉迟老前辈不要担心,我这大闹一闹之议,并非硬干,却着重在‘设法’二字。因为吃一回亏得一个经验,岂但‘白头罗刹’鲍三姑练就‘雪冻僵尸’奇功,便那祁连派掌门人‘九首飞鹏’戚大招掌中的九鹏展翼钢拐,也绝非你我能敌呢。”

尉迟巧笑道:“夏老弟能知对方厉害最好,我们确实应该想个什么法儿,刺探刺探这次祁连、点苍两派联合挑起武林风波的真实内情,因为我总怀疑……”

夏天翔问道:“尉迟老前辈,你怀疑什么?”

尉迟巧蹙眉说道:“以祁连、点苍两派之力,绝对无法与其他六大门派,及另外一些素来扶持正义的武林高人为敌。故而我总怀疑是否还有什么意想不到的厉害人物,在幕后支使‘九首飞鹏’戚大招、铁冠道长等两派掌门,挑动江湖祸变。”

夏天翔觉得尉迟巧的这种推测颇有道理,点头含笑说道:“尉迟老前辈,你这种推测虽然颇有可能,但我却想不出当世之中,还有什么厉害人物?”

尉迟巧摇头说道:“夏老弟这话不对,有些人物,根本非意料能及,譬如鲍三姑,便是多年冰洞潜修,突然又复出世。我所指也就是这等一二十年前声名震世,突然隐迹不见,生死难知的神秘人物。”

夏天翔失笑说道:“我年纪太轻,当世人物有时尚无所知晓,对于一二十年前便隐迹不见之人,自更陌生,尉迟老前辈见闻广博,说几位给我听听好么?”

尉迟巧思索片刻,缓缓说道:“我所知也并不太博,只想出了三男二女。”

夏天翔惊讶道:“有这么多?老前辈赶快请讲,也好使我一开茅塞。”

尉迟巧笑道:“我们先说三男,这三人功力绝世,几乎均达炉火纯青、出神人化之境,但彼此却是生平死敌,曾经约定于五岳绝顶,连斗五次,每次胜负难分。最后一次,齐集峨嵋万佛顶,声明若无胜负,决不生还,结果峨嵋佛光连现三夜,而这三位绝代奇客也从此失踪,有人说是互相恶斗之下,坠人幽壑同归于尽。有人说是在佛光中顿悟真如,皈依三宝。虽然难断何说为是,但近什年来始终不见他们在武林出现,却是事实。”

夏天翔笑道:“尉迟老前辈,你这一说,我也记得我师傅曾经提过他们,是不是‘多情书生’吴万秋、‘无情剑客’莫春阳、‘仟情居士’徐香圃?”

尉迟巧点头笑道:“正是他们,这三人怪僻无伦,仅仅在外号冲突一事之上,便几乎把二十年前的武林闹得天翻地覆。”

夏天翔听得颇为有趣,继续问道:“三男已知,二女又是哪个?”

尉迟巧摇头说道:“二女几乎比三男还要难缠,一个叫‘绛雪仙人’凌妙妙,一个叫‘九天魔女’董双双,均以出奇的武学称绝江湖,同在二十年前,突然隐迹不见。”

夏天翔剑眉略蹙说道:“这‘绎雪仙人’凌妙妙的外号,与祁连派所居的练雪岩倒颇为巧合。”

尉迟巧点头说道:“我就是由于这种巧合,才想到她们身上。”

夏天翔问道:“老前辈是不是认定这三男二女之中,可能有人在幕后为祁连、点苍两派撑腰,挑动江湖祸变?”

尉迟巧答道:“我虽有此疑,却不敢如此断定。因所知毕竟有限,四海八荒的遁迹高人之中,决不会仅仅就这三男二女而已。”

说到此处,忽又想起一事,向夏天翔笑道:“在云南洱海东岸的荒废禅寺内,你柴姑姑曾经提到过,说昆仑门下有人私通外敌,将昆仑门的‘天荆毒刺’盗赠祁连群凶,而对‘武当三子’及罗浮派掌门人冰心神尼加害。”

夏天翔哦了一声说道:“我柴姑姑怎会知晓?”

“她是根据‘蔷薇使者’所告。”尉迟巧笑着答道。

夏天翔摇头叹道:“这位‘蔷薇使者’委实太以神奇,他的本来面目,究是谁呢?”

尉迟巧笑道:“这就是我方才所说,四海八荒之中,不知隐藏了多少高人奇客,决非个人见闻所能尽悉。”

夏天翔扼腕说道:“这位昆仑叛徒定然极为难猜,可恨我们来得大不凑巧了,不然既能请知非子查验一下那张树叶是否属于天荆奇树所有?揭破祁连、点苍两派的阴谋,又能告知昆仑已有内好,必须先清门户。”

说话之间,二人业已走下昆仑绝峰,但左面山环转角之处,突然出现一位身披玄色外氅的窈窕少女,匆匆登峰,仿佛由远方赶回,步履颇急。

夏天翔因从侧面看去,觉得这位玄衣少女太像自己在九疑山所见独斩“祁连四鬼”之人,怀疑她便是昆仑派掌门知非子的衣钵传人鹿玉如,遂着声叫道:“姑娘留步。”

玄衣少女闻言,停步回头,两道湛如秋水的目光注处,不禁使夏天翔吃了一惊,暗想此女怎的竟与“峨嵋四秀”中的霍秀芸几乎有七分相像?

玄衣少女见夏天翔痴视自己,不由微有怒意,两道秀逸之中略含煞气的柳眉一挑,发话问道:“你叫我何事?你们是做什么的?”

夏天翔见对方词色太冷,想起在鹏尸古洞之外所获、‘蔷薇使者’,那张柬帖上所书“玉有刺”之语,剑眉微皱答道:“我叫夏天翔,与这位‘三手鲁班’尉迟巧老前辈,有事拜谒昆仑掌门,姑娘可是知非子老前辈的爱徒鹿玉如么?”

玄衣少女依然冷冷说道:“我就是鹿玉如,不但我师傅不在昆仑宫中,便在也因昆仑本身有事,难以接见外客!”

尉迟巧因鹿玉如神情过于冷做,毫不客气,生恐夏天翔与她闹僵,遂含笑说道:“我们此来,便系为了昆仑之事。”

鹿玉如目光一注尉迟巧,做然答道:“昆仑之事,昆仑自己能了,似乎不必劳动外人烦神?”

这句话答得太硬,夏天翔不禁含怒说道:“你们知不知道昆仑门下出了叛徒,勾通外敌?”

鹿玉如目射神光,眉腾杀气他说道:“夏天翔,你若是再信口开河,有辱昆仑威誉,我就要对你严加处置了!”

夏天翔气得叫道:“什么叫信口开河?分明你们昆仑派中有人偷盗‘天荆毒刺’,送与祁连派那群凶徒为害武林,挑起祸变!”

鹿玉如柳眉深蜜,往前走了三步,目注夏天翔沉声问道:“你所说之事有无证据?昆仑叛徒是谁?”

人家这一问到“证据”二字,夏天翔顿时张口结舌,期期说道:“证据虽……虽无……但……”

鹿玉如满面寒霜,厉声叱道:“信口开河,一片胡言,你且尝尝昆仑派‘云龙八式’的滋味!”

话完,招出,一式“苍龙出海”,右掌猛推,挟着无比劲风,直袭夏天翔心窝,功力居然极见深厚。

夏天翔也被勾动真火,纵声狂笑说道:“好好好,想不到我们跋涉数千里,赶来昆仑挨打!我且尝尝号称昆仑绝学的‘云龙八式’是何滋味?”一面发活,一面暗凝“乾天气功”,右掌微翻,飞迎而出。

两股劲力一交,各自后退半步,未分丝毫强弱轩轻,夏天翔自知自己着非这次棺中奇遇,真力增强,竟还敌这鹿玉如不过。

尉迟巧不愿把事弄僵,趁着双方各存惊佩,尚未再度进手之际,飘身挡在中间,向鹿玉如笑道:“鹿姑娘不要动怒,我们虽然提不出昆仑门下通敌的证据,但远来相告,总无恶意。何况囊中尚有一物,亦关系昆仑颇巨,尊师知非子倘若回山,请他寻我相询便了!”

鹿玉如秀眉微蹙问道:“你所说关系昆仑至巨的,是样什么东西?”

夏天翔心想,把自己身旁那片天荆树叶交与鹿玉如察看也是一样,遂伸手入怀,正待取出之际,尉迟巧却向他微示眼色,抢先笑道:“鹿姑娘恕罪,这件东西关系昆仑声誉甚大,必须面交贵派掌门!”

尉迟巧这样一说,夏天翔自然不便再将天荆树叶取出,鹿玉如则因碰了个软钉子,双颊飞红,冷哼了一声,便慾回身走去。

夏天翔因“天涯酒侠”慕无忧对自己所说的鹿玉如、仲孙飞琼、霍秀芸等三位玄衣少女,均已先后见过,但却无法断定她们之内哪个才是九疑山所见乘骑青色龙驹、独斩“祁连四鬼”之人,遂赶紧叫道:“鹿姑娘,我再请问一事,你可曾独乘一匹脚程极快的青色龙驹,在湖南九疑山麓诛杀‘祁连四鬼’?”

鹿玉如被他问得一愕,目光微转,摇头答道:“我从未到过九疑山,也从未乘骑过什么脚程极快的青色龙驹,更不曾杀过‘祁连四鬼’!”话音方了,突展绝世轻功,双臂一抖,凌空纵起四五丈高,头也不回地直登昆仑绝峰而去。

三句斩钉截铁的口话,弄得夏天翔又复茫然,尉迟巧却眼望鹿玉如即将消失的背影,赞叹道:“好高的轻功,好强的内力,这位姑娘真不愧是知非子的衣钵传人,秀绝昆仑的一朵奇葩异卉!”

夏天翔问道:“尉迟老前辈,你为什么不让我把那片树叶交给这鹿玉如察看?”

尉迟巧笑道:“这位鹿姑娘好似对昆仑声誉维护颇切,才会几乎与你翻脸动起手来!万一她在羞窘气愤之下,接过天荆树叶,竟然毁去,将来要想揭破点苍、祁连两派阴谋之时,岂非难寻证据?”

话音一顿,目光略注夏天翔,含笑问道:“夏老弟,你看鹿玉如、仲孙飞琼、霍秀芸等三位姑娘之内,哪一位是你在九疑山麓所见之人?”

夏天翔听尉迟巧问到了自己最感困惑的问题,不禁苦笑答道:“我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只觉得她们三人之中,要算这鹿玉如脾气最坏,仲孙飞琼脾气最好,而霍秀芸又与这鹿玉如长得有几分相像。”

尉迟巧问道:“当日你确实看清那位独斩‘祁连四鬼’的玄衣少女是乘骑一匹脚程极快的青色龙驹?”

夏天翔点头答道:“就是这匹青色龙驹才把我弄得糊里糊涂,云山雾沼。”

尉迟巧笑问所以,夏天翔说道:“因据‘天涯酒侠’慕无忧老前辈相告,当世之中,称得上罕见龙驹的青色宝马,只有两匹!一匹是祁连派掌门人戚大招的千里菊花青,一匹是赛韩康老前辈为了开不出葯方而输给仲孙飞琼的青风骥。故而若以青色龙驹而论,九疑山麓独斩‘祁连四鬼’的玄衣少女,应该是仲……”

尉迟巧听到此处,接口说道:“这推测恐怕不大正确,因为我知道不但仲孙飞琼姑娘宅心仁厚,从不杀人,并连她所豢的灵猿小白及异兽大黄,也严禁妄开杀戒。”

夏天翔点头说道:“尉迟老前辈说得不错,我昔日见那玄衣少女所用的又似跨虎篮又似吴钩剑的兵刃,分明与鹿玉如背后那枝昆仑刺一模一样,但她既不承认,又与青色龙驹一事无法吻合。”

尉迟巧笑道:“夏老弟,你何必定要追究当日九疑山麓所见是谁?据我看来,这三位姑娘之中,确实要算仲孙飞琼最好。”

夏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变幻莫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蔷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