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蔷薇》

第14章:寒冰塑像

作者:诸葛青云

原来夏天翔自与仲孙飞琼分手以后,因自己还是初次与小白大黄这等通灵异兽结伴同行,遂极为兴高采烈,展足轻功,直往绛雪岩阴的绛雪洞中赶去。

绛雪岩阴因四外高峰插云,掩蔽日光,以致寒冷异常,终年积雪。那绛雪洞的位置,就在岩脚凹处一片松萝垂拂之下。

夏天翔带着小白大黄,悄悄掩到洞口,既无阻隔,亦无敌踪,只觉得这座山洞仿佛极为深遽曲折,并有一阵阵几乎足以令人骨髓成冰的寒冷阴风,不停吹出。

一人二兽才到洞口,怪事便生,灵猿小白与异兽大黄,居然全身毛发猬立,以一种俱怯的神色凝注洞中,似乎不敢进入。

夏天翔因深知小白灵慧,大黄威猛,见它们这副形状,不由也自惊然,压低语音,向灵猿小白问道:“小白,这洞里有什么东西,你和大黄竟然如此害怕?”

小白一对火红朱睛凝注洞中有顷,向夏天翔举爪连比,意思似劝夏天翔最好不要进洞。

夏天翔也知这绛雪洞中必然凶险异常,但一来胆大,二来好容易顺顺利利地到达此处,怎肯不进内一探?遂在微加思索以后,向小白低低说道:“小白,我也知道这座山洞有些怪里怪气,但既然到此,总不能不进去看看。你和大黄藏在这洞口左近等我,若有祁连派凶人赶来,只要出声一啸,我便可以警觉戒备。”

小白静静听完,举爪连搔脑后,神情仿佛颇觉为难。

夏天翔见状,凑过脸去,在它颊上亲了一亲,含笑问道:“小白,你不放心我一人进洞去么?”

小白闻言,向夏天翔脸上仔细盯了几眼,忽然点头应允,拉着异兽大黄,一同轻轻腾身,藏入绛雪洞口垂拂的松萝之中。

夏天翔被灵猿小白这样一闹,不由戒心加强,先行提聚师门绝学“乾天真气”,贯注周身百穴,然后才蹑足潜踪,向洞内缓步而入。

洞径颇为曲折幽遽,夏天翔左转右弯,行进十四五丈,所看到的只是一个字“黑”,所感到的也只是一个字“冷”。

但黑暗之中,仿佛隐藏有无穷神秘。寒冷之下,仿佛蕴含着无比阴森。

越是神秘,越是阴森,也就越发引诱得这位胆大绝伦的夏天翔,步步深入,穷奇而探。

又进入丈许以后,洞势似乎略微开展,但依然黑暗得伸手不辨五指。

既在黑暗之中,只有摸索前进,夏天翔才一伸手,便如遇蛇蝎般赶紧缩手不迭,飘身后退三步。

为什么?为了“人”。夏天翔适才伸手摸索之时,摸着了一具人体。

但这具人体仿佛竟比洞中彻骨阴风更冷,而且被夏天翔摸触以后,也未发出丝毫转动的声息。

夏天翔双掌凝足“乾天气功”护胸,镇定待变,但等了好大一会,不见丝毫声息,遂忍不住伸手入怀,取出一具小小火筒。

这具火简是“三手鲁班”尉迟巧独运匠心所造,筒中配有火石磷硫之后,轻轻略按筒外机括,便即自动点燃,筒口也只有龙眼般的一个小孔,约束得筒内火光,专照一处,不致旁散。

夏天翔火简微举,机括按处,一线绿荧荧的微弱光华,便即电射而去,照见适才伸手触及之人,是位三十来岁的白衣书生,正面对自己,倚壁而立。

火光亮后,这白衣书生依旧不言不动,夏天翔疑诧慾绝,索性再复略扬火筒,照射在对方脸面上。

这一照,方看出溪跷,原来这白衣书生眼神呆滞,不似生人。白色儒衫的襟扣之上,并悬挂着一面铜牌,牌上镌有字迹。

夏天翔胆大异常,见状毫不畏怯,居然缓步向前,但等他看清铜牌上的字迹以后,却不禁寒生心底,周身一颤。

那铜牌上赫然写着:“寒冰塑像之一,昆仑派掌门知非子三师弟白衣昆仑萧惕。”

夏天翔边自惊心,边自忖道:“何谓寒冰塑像?是不是‘白衣昆仑’萧惕已被祁连派害死,把尸身冷藏在这绛雪洞内?”

思索之间,手中火光不由顺壁照去,发现在距离萧惕这座寒冰塑像三四尺外,又是一人倚壁而立。

夏天翔如今虽已毛发齐竖,心底生寒,但仍剑眉微剔,鼓勇向前,要想看看这第二人是否也是一座寒冰塑像?

好就好在尉迟巧所造的这种火筒只能直照,不会散光,否则夏天翔胆量再大,也必将惊怖慾绝。

因为假定火筒能够散光,则地上将有两条人影,一条人影属于夏天翔,另一条人影则属于一位身穿宽大长袍、散发披垂、与尉迟巧在绛雪岩阳众妙堂内所见、身材形貌一般无二的黄衣老人,而这黄衣老人,就站在夏天翔身后不远,右手高抬,食中二指微伸,指定了夏天翔脑后的玉枕死穴。

夏天翔茫然无觉,向前举步,那黄衣老人也与他同样动作。

夏天翔是“北溟神婆”皇甫翠唯一的心爱传人,新近又因祸得福,有了那场棺中奇遇,内功更增,在这等静寂如死的古洞之中,应该任何声息均能听见,但对身后黄衣老人却毫无所觉,足见对方功力之高,确实已达不可思议的境界。

走近第二人身旁,筒内火光照处,夏天翔惊得一呆,因为这人身材形貌大以熟悉,竟是自己在荆门山相遇、与他约定于峨嵋舍身岩下相会的“天涯酒侠”慕无忧。

慕无忧胸前也挂了一面铜牌,牌上写着:“寒冰塑像之二,天涯酒侠慕无忧。”

对于“白衣昆仑”萧惕,夏天翔因与其素昧生平,尚怀疑不是真人,但如今对“天涯酒侠”慕无忧却根本无从怀疑,深知纵由当世第一巧匠“三手鲁班”尉迟巧用尽技艺雕塑,也绝难将这位“天涯酒侠”雕塑得如此神似。

惊疑悲痛之下,夏天翔自然而然地自脊心暗冒冷汗,警觉周围环境凶险无伦,遂把身藏师门至宝、那颗震慑八荒的“乾天霹雳”取出,紧紧握在掌中,准备应付任何突变。

夏天翔伸手入怀之际,身后暗随的黄衣老人业已觑准他玉枕死穴,屈指慾弹。但忽见他取出这颗功能震山摧岳又号“死珠”的“乾天霹雳”,不禁神色一愕,好似深知厉害,有所避忌地未下毒手。

夏天翔筒内火光再向前照,在同样距离之外,又复照见一位身穿黄衫之人,并从侧面看见这人脸上长着络腮虬髯。

黄衫、虬髯,两皆眼熟,夏天翔微经思索,便想出这人正是宜昌酒楼所遇、赠送自己一柄湘妃竹折扇的“风尘狂客”厉清狂。

厉清狂是当世武林三大难缠人物之一,名头高大,武学超凡,居然也葬身绛雪洞中,岂不更令夏天翔惊诧到难以相信的地步。

夏天翔正待近前细看,忽然自绛雪洞外传进一声尖锐的兽啸。

这声兽啸是灵猿小白所发。夏天翔便知必有祁连派人物到了绛雪洞外。

对方来的不知何人,自己身在洞内,地势不熟,难免要吃大亏。遂顾不得再看那具黄衣虬髯的寒冰塑像究竟是否“风尘狂客”厉清狂,暨搜寻意料中自鹏尸古洞移植此间的天荆奇树,身形微闪,便向绛雪洞外奔去。

夏天翔转身之际,他身后那位黄衣披发老人,又复扬掌慾下毒手。但终于因对“乾天霹雳”有所顾忌,怒目咬牙地听任他向外走去。

夏天翔哪里知道自己倚仗师门至室“乾天霹雳”的威力,已然万分侥幸地闯过鬼门关,捡回一条小命。只觉得虽运绝顶内功御寒,仍冻得全身发抖,禁受不住,非赶紧出洞不可。

等他到达洞口,却听洞外一片寂静,毫无灵猿小白及异兽大黄与祁连派人物的打斗声息。

夏天翔方自诧然出洞,眼前毛茸茸的黄影一飘,已被异兽大黄拉得同往一座高崖崖顶攀援直上。

一人一兽上达崖顶,大黄伸手往崖下东南一指,夏天翔方看见灵猿小白穿着“护穴龙鳞”所织的金甲,神气活现、灵巧异常地引逗着那位一腿已断的“阴司笑判”吴荣,到处追扑。

原来吴荣一到,小白便故意发啸通知夏天翔,自己并抓住一根山藤,在绛雪洞口上方,荡来荡去。

吴荣见了这样一只灵巧的白猿,心爱已极,再因弄不懂它身上何来一袭看去质料颇为不俗的黄金软甲,越发立意捉住,一观究竟,并设法使其驯服。

灵猿小白身法何等灵巧,遂故意引逗得这位吴荣渐渐远离,好让夏天翔乘机出洞。

如今夏天翔与大黄援登崖顶,小白神目如电,早已看清,有心捉弄吴荣,身形略慢,步下略滑,卖了一个破绽。

吴荣哪知灵猿是用计?见状不禁喜心翻倒,钢拐点处,飘身三丈,凌空微凝“大鹰爪力”,便往小白的颈皮抓去。

眼看指尖将沾后颈,灵猿小白蓦然身躯前扑及地,一翻一滚,向后斜穿,并顺手捞住吴荣用来代替左腿的那根钢拐、猛力一夺。

吴荣一来想不到灵猿小白有这等灵妙的身法,二来不知对方神力无穷,三来自己身形凌空,不易用力,以致竟被小白把那根钢拐生生夺出手去。

灵猿小白夺了吴荣的钢拐以后,竟在三丈之外,得意已极地手舞足蹈,口中“吱吱”作声,似在大笑。

不管它怎样灵慧可爱,但一只猴子发起笑来,那副形状必然不太好看。

吴荣虽然又惊又恼,却也只好眼望着灵猿小白对自己的那等揶揄怪相,空自难堪透顶,怒满心头,双睛乱转,思量毒计。

因为他虽然功力不凡,但一腿已失,手中有那钢拐支撑借劲之际,尚且捉不住这只灵猿,如今钢拐亦失,着想仍加生擒,岂非白费精神,何异水中捉月?

就在“阴司笑判”吴荣知道生擒无望,凶心已动,慾待暗下毒手之际,灵猿小白居然促狭异常,潜运神力,双爪执定钢拐两端,猛然向中一弯,竟把那根钢拐弯成一只巨大马蹄铁的形状。

吴荣起初只觉得这只小小白猿形状可爱,身法灵巧,如今才知更有惊人天赋神力,不禁双眉微挑,觑准灵猿小白,右手弹出两朵九幽磷火,并唯恐一击不中,左掌又复扣了两根“天荆毒刺”。

灵猿小白虽然有意戏弄吴荣,但对这祁连凶人早就深怀戒惧,九幽磷火所化绿荧荧的灯形火焰刚一出手,小白便双足轻点,腾空跃起四丈。

吴荣心肠毒辣,早知这只白猿太以灵巧,两朵九幽磷火,必难奏功,遂连响都不响,左手在袖内屈指轻弹,接连弹出两枚“天荆毒刺”,一先一后,直向身在半空的灵猿小白射去。

这时灵猿小白正把那根业已弯成马蹄铁形状的钢拐掷还吴荣;恰好挡去第一枚“天荆毒刺”,只听“叮”的一声脆响,那枚“天荆毒刺”竟在钢拐中央穿了一个透明小孔,足见这种暗器委实名不虚传,无坚不摧,厉害已极。

第一枚“天荆毒刺”,虽被钢拐挡失准头,但第二枚所化的乌光却正好打中灵猿小白的右胁部位。

吴荣一阵震天狂笑,正想看着灵猿小白倒地昏迷、逐渐麻痹而死之际,空中白影落处,竟又立即腾身而起,宛如银箭脱弦,直向一片高崖崖顶,电掣雷奔地攀援直上。

灵猿小白不惧“天荆毒刺”之事,比它生具神力、身法灵妙,更使“阴司笑判”吴荣为之错愕不已。他哪里会猜得到小白身上的金甲,会是仲孙飞琼用三十片“大别散人”所遗武林至宝“护穴龙鳞”织造?不由惊讶绝伦地仰望高崖。目送小白的身影,猜不透这只异种灵猿,究竟是何来历。

小白揉登峰顶,与夏天翔、大黄会合以后,均自驰向来路,刚刚转过一座山环,便和赶来接应的“三手鲁班”尉迟巧及仲孙飞琼相遇。

仲孙飞琼、尉迟巧见一人两兽均已安返,不由宽心大放,但灵猿小白却把打中自己右胁、为金甲所挡的那枚“天荆毒刺”,递与仲孙飞琼观看。

仲孙飞琼柳眉微蹙,摇头说道,“祁连派人物果用这种‘天荆毒刺’伤人,足见‘蔷薇使者’之言不谬,若非我用,护穴龙鳞”替小白织造了一件防身金甲,难免又要像在黄山那般吃苦头了。”

说完,微伸纤手,把灵猿小白抱人怀中,一面前行,一面向夏天翔问道:“‘天荆毒刺’既然出现,则你在蜂雪洞中一定看见了祁连群凶自伏牛山鹏尸古洞移植来的天荆奇树?”

夏天翔想起洞中所见,疑幻疑真地摇头答道:“我不曾看见天荆奇树,却看见了比天荆奇树更令人惊异之物。”

尉迟巧哦了一声问道:“绛雪洞中竟有比天荆奇树更令人惊异之物?”

夏天翔点头答道:“寒冰塑像。”

仲孙飞琼讶然不解地问道:“什么叫寒冰塑像?”

夏天翔答道:“人死以后,把尸体放在阴寒无比的绛雪洞中,冻得严若坚冰,就是寒冰塑像。”

尉迟巧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寒冰塑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蔷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