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蔷薇》

第16章:无限风波

作者:诸葛青云

“龙飞剑客”司徒畏在点苍山中,满怀义愤,向天祝祷之时,也正是夏天翔在祁连山中,满腹情愁,顿足无奈之际。

原来“雪山冰奴”冷白石、“三手鲁班”尉迟巧、夏天翔、霍秀芸等四人,自峨嵋赶往祁连,途中虽然无甚周折,但夏天翔却因灵猿小白曾在峨嵋金顶瞥见自己与霍秀芸的亲热情形,并替它主人吃醋,用山石怒打自己,深恐小白回转祁连以后,必于仲孙飞琼面前搬弄是非,倘若仲孙姊姊信以为真,却叫自己怎样解释应付?

这四人全是当世武林一流好手,展足功力,旦夕飞驰之下,未消多日,便自赶到祁连,并因悬念仲孙飞琼及昆仑派掌门人知非子的安危,当夜便由夏天翔引路,往绛雪岩阴的绛雪洞中掩去。

谁知刚刚走到夏天翔上次与仲孙飞琼相逢之处,来路上突然起了“的答”蹄声,夏天翔遂请冷白石、尉迟巧、霍秀芸等一齐藏入嗟峨怪石之后,低声说道:“我们看看这骑马之人是谁?因为蹄声颇熟,不是祁连派掌门人戚大招的千里菊花青,便是我仲孙飞琼姊姊的青风骥。”

冷白石侧耳一听,向夏天翔笑道:“这蹄声是与我们背道而驰,但我们来时,却又不曾见甚马匹,莫非此人是藏在路旁,不愿与我们相见么?”

夏天翔闻言,心中方自一阵狂跳,忽又听得远远传来仲孙飞琼爽朗中微带幽怨的隐约歌声,唱的仍是那四句:“当聚则聚,当散则散,不落言诠,不坠情障……”

这几句歌辞听在夏天翔耳内,宛如霹雳当头,震得他心神皆悸,赶紧自嗟峨乱石中二纵而出,施展“传音及远”神功,大声叫道:“仲孙姊姊……仲孙姊姊……”

第二句仲孙姊姊方出,面前黄影一闪,异兽大黄突自半崖凌空倒扑,毛茸茸的巨掌一摔,便向夏天翔迎胸打到。

夏天翔一来满腹情愁,神思迷惘,二来想不到大黄也会出手袭击自己,以致根本不及闪避,硬吃大黄这当胸一掌,震跌出四五步外,几乎晕绝。

冷白石弄不清其中情由,见状勃然大怒,正慾出手惩治大黄,尉迟巧却眉头深蹙地止住冷白石道:“冷兄且慢出手,事情大怪,因为这只异兽正是仲孙飞琼姑娘所豢,不知怎会突向夏天翔老弟袭击?”

大黄一掌震跌夏天翔后,对他怒目狞视几眼,甩下一封柬帖,便往蹄声的方向疾驰而去。

夏天翔这一掌着实挨得不轻,苦着脸儿,手抚胸膛,方自茫然起立,那位天真无邪、不大通晓人情世故的霍秀芸姑娘,却向他蹙眉问道:“翔哥哥,我真不懂,你仲孙姊姊养的那只白猴子在峨嵋金顶曾用石头打你,怎的她养的这只黄猴子也要打你?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她不起之事?”

这几句话儿,问得夏天翔简直哭笑不得,看着霍秀芸,满面飞红,不住摇头,却无法作答。

尉迟巧见他这副尴尬神情,又看了霍秀芸两眼,不由恍然大悟,失笑说道:“夏老弟,我已经知道你的苦衷,但如今误会已成。只好留待日后再加解释,你且把那封柬帖拆开看看。”

夏天翔虽然满怀懊丧,但仲孙飞琼芳踪早渺,遂只好剑眉紧蹙,拾起那封柬帖拆开一看,上面写着:“昆仑掌门知非子现落于祁连群凶之手,但知非子似有难言隐事。昆仑派中确有叛徒,暗地为祁连撑腰之两位黄衣长发老人,武功极高,必须特别注意。彼等定于今夜在绛雪洞外大审昆仑掌门,一切真相,当可大白。飞琼江湖飘泊,倦鸟知还,拟归侍家父,略尽儿女之道。诸君读此函时,飞琼已率小白大黄在百里外矣。魑魅猖狂,希多珍重。”

这封柬帖并未写明留与何人,也无丝毫怨愤之言,但夏天翔看在眼里,却如万箭穿心,难过已极,知道仲孙姊姊对自己失望颇深,要想向她解释误会,弥恨情天,只怕绝非易事。

尉迟巧看出夏天翔心事重重,遂赶紧设法岔开话头,含笑说道:“仲孙姑娘函中既称祁连群凶定于今夜在绛雪洞外大审昆仑掌门,则知非子定尚未死,我们来得恰巧,大概在一场惊心动魄的恶斗之前,还可以欣赏一台精彩好戏。”

这几句话,果然激发了夏天翔的百丈雄心,剑眉双轩,接口说道:“我仲孙姊姊函上说是知非子似有难言隐事,则我们今夜确实应如尉迟老前辈之言,隐身暗窥,不到知非子性命危殆的最后关头不可出手,倒看看谁是昆仑叛徒,以及有关此事的一切真相。至于那两位为祁连派撑腰的黄衣长发老人……”

尉迟巧忽似想起甚事,愕然插口说道:“当初我在绛雪岩阳的众妙堂中只看见一位黄衣长发老人,如今怎会成了两位?”

夏天翔用手一指冷白石,微笑说道:“管他究竟是几位黄衣长发老人,我们有冷大哥这等绝世高手……”

冷白石闻言慌忙摇手笑道:“夏老弟千万不可这等说法,祁连派好手极众。‘九首飞鹏’戚大招及‘白头罗刹’鲍三姑均颇难斗,何况尚有那两位莫测高深的黄衣长发老人,故而我们今夜企图营救昆仑掌门知非子之举,艰危凶险必多,老弟务须慎重,不宜轻敌莽撞。”

四人一面商议,一面前行,业已距离绛雪岩阴不远,夏天翔想起上次与异兽大黄,俯瞰灵猿小白戏弄“阴司笑判”吴荣的那座小崖,遂向冷白石、尉迟巧、霍秀芸笑道:“我们翻上那座小崖,藏身崖顶,恰好可以看到绛雪洞口,且上下相隔,也只有十三四丈高低,不难扑落。”

众人闻言,翻上小崖一看,崖顶松石颇多,委实是个极好的藏身所在。

“雪山冰奴”冷白石独自藏入一株古松的虬枝密叶之间,“三手鲁班”尉迟巧钻进崖顶一条阴黑的石缝,夏天翔与霍秀苔则双双躲在一块巨石之后。

如今大概因时刻尚早,绛雪洞口未见有人,霍秀芸遂用一种旁人无法听得的极低语音,在夏天翔耳边说道:“翔哥哥,你自到祁连山后便不大理我,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霍秀芸也是风华绝代的红妆侠女,这等偎在身畔,吹气如兰,低声细语,夏天翔怎得不心生怜爱,何况深知引起仲孙飞琼误会之事,错误并不在霍秀芸,遂摇头苦笑答道:“芸妹不要瞎猜,你又不曾作错甚事,我怎会对你生气?”

霍秀芸闻言,愁眉略展,但仍眼圈微红,又向夏天翔低声问道:“翔哥哥,你既不是对我生气,却为什么眉头深锁,忧容满面?是不是那只黄猴子把你打得重了?日后遇见它时,我用柳叶绵丝剑斩断它一只前爪,替你报仇就是。”

夏天翔听得吓了一跳,慌忙摇手叫道:“不行,不行,你千万不要再去惹那一白一黄两只猴子。”他因心急之故,不免话音略高,听得尉迟巧眉头深蹙,伸手抛过一块小石,以示警戒。

夏天翔会意噤声,脸上不由“哄”的一热,但这时十三四丈之下的绛雪洞口已有动静,由两名祁连弟子摆设了不少桌椅等物。

天时约到二更,绛雪洞中走出一群人来,当先两位长发披垂的黄衣老人,黄衣老人身后跟着一位身着宽大白袍的蒙面人,以及祁连掌门“九首飞鹏”戚大招、“阴司笑判”吴荣,却未见有“白头罗刹”鲍三姑、“铁面鬼王”佟巨在内。

那两位黄衣老人,面貌均为披垂的长发所掩,看不真切,但却大刺刺地坐了当中主位,“九首飞鹏”戚大招、“阴司笑判”吴荣侧坐相陪,那身着宽大白袍的蒙面人好似辈份稍低,未曾就坐,侍立在靠左的那位黄衣老人身后。

四人坐定以后,靠左的黄衣老人以一种奇异的语音向戚大招问道:“戚掌门人,知非子何时可以解到这绛雪洞口?”

“九首飞鹏”戚大招含笑答道:“我师姊鲍三姑与三师弟佟巨亲自押解知非子来此,不过三更,定然到达。”

这时隐身崖顶古松虬枝密叶中的“雪山冰奴”冷白石,心头极为惊疑,暗付戚大招平素何等恃技骄暴,如今居然恭恭敬敬地服从黄衣老人号令,则这两位黄衣老人必属绝代高手,怎的自己几乎想遍当今人物,均猜不透对方的丝毫来历?

冷白石一面思索,一面又听得那靠右坐的黄衣老人怪声说道:“戚掌门人,祁连、点苍两派合并之事怎么样了?”

戚大招得意已极,“哈哈”笑道:“点苍派掌门人铁冠道长最近即将火焚步虚道观,率领所有点苍好手迁居祁连,彼此同盟,加强实力,以与少林.武当、罗浮、峨嵋、雪山等派,一争雄长。”

右首黄衣老人晤了一声,又复问道:“祁连、点苍两派既然合并,总该另起派名,你把这名儿想好了么?”

戚大招笑道:“老人家何必谦逊?这派名由两位老人家决定就是。”

左首黄衣老人阴沉沉他说道:“我们意慾助你压倒其他门派,威震天下,何不就叫‘震天派’?”

“九首飞鹏”戚大招拊掌赞道:“遵命,遵命,这‘震天派’三字,既颇响亮,又颇恰当。”

“雪山冰奴”冷白石等,听得点苍、祁连两派意慾合并,并另组“震天派”,不由又是齐吃一惊,屏息倾听。

右首黄衣老人突然微叹一声,向左首黄衣老人说道:“昆仑派中的‘白衣昆仑’萧惕变作寒冰塑像,掌门人知非子也作了阶下之囚,眼看业已瓦解冰消,我们总算是吐了一口胸头恶气。”

左首黄衣老人低声一哼说道:“瓦解昆仑派,只是我们的第二心愿,至于第一心愿,却不知要到何时才能完成,那厮好不乖巧知机,居然直至如今尚不露面。”

这几句话,冷白石与霍秀芸均听得莫明其妙,但尉迟巧与夏天翔却因知道黄衣长发老人渴慾与一位武林奇客见面,不过始终未能判断这位武林奇客到底是谁?只约莫猜出可能是“北溟神婆”皇甫翠、“天外情魔”仲孙圣、“风尘狂客”厉清狂等三大难缠人物之一。

右首黄衣老人闻言,冷冷说道:“我们最多再等他一个月……”

话方至此,“白头罗刹”鲍三姑、“铁面鬼王”佟巨业已双双赶到,佟巨并把那位昏迷不醒的昆仑派掌门人知非子,挟在胁下。

左首黄衣老人手指知非子,目注鲍三姑问道:“他所中的‘天荆毒刺’的毒力解去了么?”

鲍三姑点头答道:“他中了我三枚‘天荆毒刺’,毒力至今始解,但‘辣手纯阳’司徒敬为防止万一生变,已经下手点了他的五阴重穴”

左首黄衣老人摇头晒道:“对付知非子这等人物,哪里用得着如此大张旗鼓?”

一面发话,一面对那距离丈许以外、委顿在地的昆仑派掌门人知非子微一挥袖,寒风飒然拂处,知非子全身一颤,似是已被左首这位黄衣老人运用隔空打穴的绝顶神功,解开晕穴。

那位身穿宽大的白袍,脸带面具,侍立在左首黄衣老人身后之人,自从出现以后,始终未发片言,但崖顶上的夏天翔却对他最是起疑,因心中始终觉得此人步履之间颇为矫捷,像是曾在何处见过。

知非子悠悠醒转,双目微睁,首先看到的是祁连派掌门人戚大招,遂眉头深蹙,自地上坐起身形,愤然发话问道:“戚掌门人,昆仑派与你有何仇恨?怎的竟与点苍勾结,对我出其不意地暗下毒手?”

“九首飞鹏”戚大招狞笑不答,坐在左首的黄衣长发老人却冷哼一声,向身后侍立的白袍蒙面人说道:“你去把第一号寒冰塑像搬来,让这位昆仑派的所谓掌门人看看再说。”

白袍蒙面人闻言,退后两步,闪身飘人绛雪洞内。

夏天翔因对此人特别注意,冷眼旁观之下,越发觉得依稀相识,倘将对方面具摘去,定然不是陌生人物。

霍秀芸茫无所知,只顾偷看热闹,“雪山冰奴”冷白石与“三手鲁班”尉迟巧则专心推测那两位黄衣长发老人的身份来历,但任凭他们搜尽枯肠,依旧毫无所得。

白袍蒙面人进洞不多时刻,便把那具“白衣昆仑”萧惕所化的第一号寒冰塑像取出,“咕咚”一声,抛在昆仑掌门知非子面前地上。

知非子起初颇真弄不懂何谓“寒冰塑像”?如今目光注处,方知竟是自己三师弟萧惕的一具冻僵的尸体。不由面容凄惨,向戚大招切齿问道:“戚大招,祁连、昆仑两派究竟有什么三江四海之仇,一天二地之恨?”

戚大招冷笑答道:“知非子不要着急,如今天色方交三更,等到五鼓天明,你便将跟随萧惕及慕无忧之后,成为绛雪洞中的第三号寒冰塑像。但三更至五鼓之间,你有话可以尽量询问我们,我们也有好多话要间你。”

隐身崖顶石后的夏天翔听戚大招这等说法,方知自己昔日在绛雪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无限风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蔷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