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蔷薇》

第17章:伊人何处

作者:诸葛青云

半日,一日,两日,第三天的夜色又深,不但夏天翔对霍秀芸悬忧已极,连“三手鲁班”尉迟巧也觉得有些心神不定。

时值盛夏,但祁连山位居西北,塞上风高,深夜之间,业已大有秋意。尉迟巧抬头一望中天月色,向夏天翔微笑说道:“夏老弟,我们且各自静坐,调气凝神,返虚入浑,便可暂忘烦恼。等功行用罢,天光也亮,倘若霍姑娘仍无音讯,我们便去绛雪洞前,向那两位黄衣长发老人责问。”

夏天翔无可奈何之下,只得点头,好容易勉强静摄心神,刚刚入了内家妙境,耳边却似有似无的,听得有人叫“夏天翔”三字。

起初他还以为是自己心头幻觉,根本不加理会,但第二声“夏天翔”跟着又复传来,并听得心头一震,知道是有人用“传言人密”神功,避开尉迟巧,专对自己而发。

夏天翔微睁双目,见尉迟巧果然毫未惊动,遂轻手轻脚地站起身形,向那语音来处悄悄走去。

走出数丈,绕过一座崖角,方发现语音是由一个山洞中发出。

夏天翔刚刚走到洞口,洞中便有人以一种极为祥和温煦的口音说道:“夏天翔,你就在洞口坐下,我只愿与你谈话,尚不愿与你见面。”

夏天翔听得这人口音颇熟,但一时偏又想不起来,遂如言在洞口坐下,发话问道:“洞中隐身的是哪位前辈?召唤夏天翔有何见示?”

洞中人笑声说道:“霍可怜,玉有刺,琼多情,我的话儿都一齐应验了吧?”

夏天翔惊得跳起身来问道,“你是‘蔷薇使者’?”

“蔷薇使者”笑道:“你猜得不错,我的蔷薇愿力已使‘龙飞剑客’司徒畏及‘凌波玉女’柴无垢等一对有情人度过灾厄,完成心愿,如今应该全力帮你的忙了。”

夏天翔听“蔷薇使者”这样说法,不禁高兴得心头狂跳,大喜说道:“我如今遭遇到莫大困难,心想当世之中,大概只有‘蔷薇使者’能够帮忙,谁料居然念动神知,你便立即赶到。”

“蔷薇使者”说道:“你且慢高兴,你的事儿,恐怕要比司徒畏、柴无垢他们难得多呢?”

夏天翔方自一愕,“蔷薇使者”又复向他问道:“我命你持向一钵神僧求索千年芝液的那片‘蔷薇令’呢?”

夏天翔赧然答道:“那片‘蔷薇令’被我打赌输给仲孙飞琼,请等我慢慢设法,弄来还你。”

“蔷薇使者”笑道:“不要还了,便送给仲孙飞琼留作纪念也好。因为‘蔷薇使者’本有三位,轮流执掌‘蔷薇令’,故而必须归还,但如今只剩我一人……”

夏天翔讶然插口问道:“那两位‘蔷薇使者’安在?难道辞职不干了么?”

“蔷薇使者”叹息一声说道:“我们三人当初同发蔷薇誓,誓尽一切所能,终身为求取蔷薇愿力庇护的有情男女消灾排难,撮合因缘,怎会中途辞职不干?”

夏天翔恍然顿悟地哦了一声,说道:“莫非那两位‘蔷薇使者’业已功德圆满?”

“蔷薇使者”答道:“你这回猜得不错,第一号蔷薇使者及第二号蔷薇使者均已道成坐化,只剩下我这第三号蔷薇使者,必须把赋与你的蔷薇愿力实现以后,才能永绝红尘,功德完满。”

夏天翔闻言。心中方似吃了一帖宁神良葯,暗自宽心之际,“蔷薇使者”却叹息一声,又复说道:“但我昔日在蔷薇坟前答应赋与你的蔷薇愿力,却是毕生最难完成的最后一次。”

夏天翔闻言,不禁由喜转忧,蹙眉问道:“你一再称难,究竟难在何处?”

“蔷薇使者”笑道:“你老实告诉我,心中爱的是谁?”

夏天翔知道在这位“蔷薇使者”面前不能说丝毫谎话,遂发自内心、毫不保留地应声答道:“我对仲孙飞琼及霍秀芸两个都爱,但若在不可得兼、万般无奈之时,则必取仲孙,宁可舍霍。”

“蔷薇使者”说道,“你这几句话儿说得确颇诚实,但使我特别为难之处,也就在此……”

夏天翔以为“蔷薇使者”是怪自己不应得陇望蜀,要想二美兼收,遂嗫嚅问道:“你是不是怪我……”

“蔷薇使者”不等夏天翔话完,便即苦笑几声说道:“人好好色,理之常情,何况仲孙飞琼与霍秀芸均对你颇好,只要她们能够互相谅解,便一齐嫁你,有何不可?”

夏天翔接口问道:“你既不怪我得陇望蜀,想入非非,却又满口称难,是不是情爱分属两人,蔷薇愿力便难实现?”

“蔷薇使者”说道:“我若不尊重我的蔷薇愿力,这件事便毫无困难;但我若尊重我的蔷薇愿力,这件事便难到极点。”

夏天翔越听越糊涂,茫茫然问道:“对于圣洁无边的蔷薇愿力,自然应该尊重……”

“蔷薇使者”接口说道:“我知道你生性强傲,对任何事均不会反悔,故而为难已极,想不出怎样处置,才能三全其美。”

夏天翔蹙眉问道:“什么叫三全其美?”

“蔷薇使者”长叹一声,苦笑答道:“这件事中掺杂了莫大错误,你最爱的是仲孙飞琼,其次爱的是霍秀芸,但当初你在九疑山麓所见,心生爱好,为她远去蔷薇坟,求取蔷薇愿力的玄衣少女,却不是仲孙飞琼与霍秀芸二人中之一。”

夏天翔一听,果然深锁双眉问道:“你难道业已查出那骑青马、穿玄衣、独斩‘祁连四鬼’的少女是哪一个?”

“蔷薇使者”叹道:“我就因查出,才觉为难,她不是霍秀芸,更不是仲孙飞琼,而是生得与霍秀芸极其相像,倒反昆仑,投入祁连,被我称为‘玉有刺’的鹿玉如姑娘。”

夏天翔摇头说道,“不对,不对!”

这回轮到“蔷薇使者”讶然问道:“为何不对?”

夏天翔答道:“我曾经亲口问过鹿玉如,她加以否认,说是从未到过九疑山。”

“蔷薇使者”向夏天翔笑道:“她当时是因恐泄漏背叛知非子的机密,才故意否认掩饰。”

夏天翔听“蔷薇使者”认定是鹿玉如,不禁蹙眉间道:“鹿玉如哪里来的青色龙驹?”

“蔷薇使者”笑着答道:“怎么没有?她骑的就是‘九首飞鹏’戚大招的千里菊花青。”

夏天翔听出蹊跷,扬眉问道:“鹿玉如既与祁连勾结,并骑了‘九首飞鹏’戚大招的千里菊花青,却又怎会狠心辣手地独斩‘祁连四鬼’?”

“蔷薇使者”笑道:“你问得颇为有理,幸亏我早将底细查明,不然真被你问住。”

夏天翔一看天色,约莫三更,知道尉迟巧调息行功,正入妙境,暂时不会惊醒,遂放心静听“蔷薇使者”叙述究竟。

“蔷薇使者”说道:“鹿玉如当时只认识两位黄衣长发老人中的一位,尚未与祁连勾结,那匹千里菊花青也是黄衣老人向‘九首飞鹏’戚大招借来,给鹿玉如代步,去往九疑山参谒另一位与她关系密切的黄衣老人。谁知巧遇‘祁连四鬼’,‘四鬼’因见她骑了本派掌门人的罕世龙驹,心疑责问,一言不合,动起手来,鹿玉如昆仑刺连展绝招之下,‘祁连四鬼’便化作九疑四鬼。”

夏天翔听得如梦方醒,心头不禁好觉为难,暗想自己爱的是仲孙飞琼及霍秀芸,偏偏当初却又为了鹿玉如远赴岷山祈求蔷薇愿力,如今弄成这等局势,叫自己怎生面面兼顾?

“蔷薇使者”听他默然无声,不由失笑说道:“你这胆大调皮的精灵小鬼,如今大概为难了吧?”

夏天翔对于这位“蔷薇使者”是既觉感激,又觉敬服,红着一张俊脸,以央告的口气说道:“这件事儿弄得如此复杂,我实在不知道应该怎样应付。”

“蔷薇使者”笑道:“我当时答应赋与你的蔷薇愿力,是对鹿玉如而言,则我的责任,只是设法把你及鹿玉如撮合成一双花好月圆的江湖侠侣。”

夏天翔惶然说道:“仲孙飞琼与霍秀芸又怎么办?”

“蔷薇使者”失笑说道:“谁叫你在未曾弄清对象以前,便风流倜傥,到处留情?她们两人之事,不在我蔷薇愿力的范围以内,应该由你自行了断。”

夏天翔越听越急,再复央求说道:“老人家,我知道你神通广大,愿力无边,帮帮我的忙好么?”

“蔷薇使者”笑道:“我的蔷薇愿力一经赋予,便不能撤销。”

夏天翔苦着脸儿说道:“我又不曾要你撤销,只想请你把这蔷薇愿力扩大一点。”

“蔷薇使者”哦了一声,大笑说道:“你这小鬼真是人小心不小,居然要想一箭三雕。”

夏天翔满脸飞红,赧然不语。

“蔷薇使者”笑道:“这种扩大了的蔷薇愿力,简直可以改叫齐人愿力。”

夏天翔窘然说道:“老人家,这并非我贪得无厌,事到如今……”

话犹未了,“蔷薇使者”忽然笑道:“你纵上右边峭壁的怪石看看,大概你的心上人儿至少来了两位。”

夏天翔闻言,真气微提,一式“俊鹘穿云”,斜飞四丈,纵上峭壁问一块突石的顶端,只见自绛雪洞方向,电掣云飘一般,远远驰来两条窈窕人影。

夏天翔回头向山洞中的“蔷薇使者”问道:“老人家,来人难道是霍秀芸与仲孙飞琼?”

山洞中寂然如死,毫无回音,仿佛那位来去无踪、神出鬼没的“蔷薇使者”,乘着夏天翔纵身的刹那间,业已隐形消失。

夏天翔剑眉深蹙,一头钻进洞内,见这山洞只有丈许深浅,毫无人踪,“蔷薇使者”果已飘然隐去。

他在无可奈何之下,只得长叹一声,纵身出洞,但却险些与自峰脚转出的两条窈窕身影撞个正着。

这两条窈窕身影,一个正是夏天翔、尉迟巧均为她悬忧不浅、如今却安然归来的霍秀芸,另一个则是夏天翔为她远赴岷山蔷薇坟祈求蔷薇愿力,却在昆仑山下挨了她一枚“天荆毒刺”的鹿玉如。

这两位面貌几乎有七八分相若的绝代红妆,如今好像极为交契,神情亲热异常,霍秀芸并向夏天翔娇笑说道:“翔哥哥,你有一位仲孙姊姊,我也认了一位玉姊姊。”

夏天翔闻言,向鹿玉如看了一眼,觉得此女在姿色方面虽不逊于仲孙飞琼及霍秀芸,但想起她那心狠手辣的情形,却不由警惕殊深地微退半步。

鹿玉如猜透夏天翔的心意,含笑说道:“当日我为报母仇,不得不掩饰秘密,如今知非子既死,顾虑已无,只要你好好爱护我这秀芸小妹,我就不会再用‘天荆毒刺’打你了。”

夏天翔见鹿玉如分明与霍秀芸年龄相若,说起话来,却如此老气横秋,不由失笑问道:“你这样子倒蛮像一副作姊姊的派头,但你比我芸妹能大多少?”

鹿玉如秀眉一挑,得意他说道:“我虽然只比她大了五天,却已确定了我作姊姊的资格。”

夏天翔直到如今,尚不十分相信“蔷薇使者”所说之话,遂向鹿玉如问道:“你既说知非子已死,顾虑尽除,我却想问你一个问题,要请你据实回答。”

鹿玉如一双明眸之内闪射神光,微笑说道:“我如今心地坦然,已无不可告入之事,你尽管发问好了。”

夏天翔问道:“你到底是否骑过一匹青色龙驹到过九疑山?并用一柄又像吴钩剑、又像跨虎篮的奇形兵刃,独斩‘祁连四鬼’。”

问完之后,两道炯炯目光,便即凝注在鹿玉如的娇靥之上,等待答复。

鹿玉如点头答道:“我骑着祁连派掌门人戚大招的千里菊花青到过九疑山,并曾施展昆仑刺,独斩‘祁连四鬼’。”

这一连串肯定的答复,证实了“蔷薇使者”所说分毫不差,也把这位夏天翔听得目瞪口呆,六神无主,不知怎样是好。

鹿玉如见他这副神情,不禁失笑问道:“你为何这等神情?难道你与被我杀死的‘祁连四鬼’竟是至交好友?”

霍秀芸想起夏天翔曾在峨嵋金顶向自己问过同样的问题,遂也诧然问道:“翔哥哥,我记得你在峨嵋金顶也向我问过这几句话,难道你如此追寻,真是想替‘祁连四鬼’报仇雪恨?”

夏天翔气得蹙眉苦笑说道:“你们真是糊涂,我与‘祁连四鬼’有甚关系,怎会想替他们报仇雪恨?”

鹿玉如失笑说道:“你自己才有点莫名其妙,反怪我们糊涂,简直岂有此理。我把秀芸小妹送到此处,也该回转绛雪洞了,江湖有缘,行再相见。”

话完,双足轻点,便即往后飘身,但右手大袖凌空一扬,却自袖中飞出一线寒光,直向夏天翔胸前射到。

夏天翔以为又是“天荆毒刺”,骇然左飘三尺,只听“叮”的一声,火星微溅,那线寒光竟自钉入山壁之内。

鹿玉如落身四五丈外,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伊人何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蔷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