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蔷薇》

第01章:海枯石烂

作者:诸葛青云

万里长江,以三峡之行最险,也以三峡之景最称奇秀。重岩叠蟑,遮天蔽日,江流本已奔腾澎湃,再为山势所束,急湍怒涛,益发卷起无数飞花,一泻千里,更加上水狭礁多,舟行其间,委实惊险万状。但这位白发渔人宫楠却随意操舟,谈笑自若,遇上风景绝佳之处,并能顺着水势使小舟略作回旋,与夏天翔指点眺览。

夏天翔素来胆大好奇,见宫捕操舟手法太高,竟要他选择江流最急之处,冲波飞驶。并因宫楠曾自诩水上功力,忽然想起一位江湖中传说归隐已久的水路奇人,遂一面对景倾杯,一面向宫楠道:“宫大哥,你这‘宫楠’二字,如果加以颠倒,恰是‘南宫’,又有这好操舟手法,莫不是昔年啸傲洞庭,被江湖称为‘烟波钓叟’的南宫沛么?”

官楠闻时,初觉一愕,旋即“哈哈”笑道:“夏老弟真好眼力,不瞒你说,‘烟波钓叟’南宫沛是我兄长,业已故去多年,我叫南宫浩,但这姓名早已不用,你还是叫我宫大哥比较好。”

夏天翔听出这南宫浩化名的白发渔人宫楠的笑声之中,隐寓悲怆,知道这等江湖豪侠,决不会无端隐姓埋名,其中必有伤心恨事,遂双眉微挑,朗声叫道:“南宫大哥,你既说与我风萍一聚,情性相投,怎的似有隐衷不肯说出?夏天翔……”

南宫浩似乎勾动前尘,情怀激荡,仰头目注排青千尺的夹岸峭壁,略定心神,截断夏天翔的话头说道:“夏老弟,我知道你是个血性汉子,豪侠男儿,但南宫浩心中的隐事暂时不便道出。一年以后,江湖如再相逢,则当细倾肺腑,或许还要相求老弟,助我一臂之力!”

夏天翔听南宫浩这等说法,自亦不便追问,两人遂在江涛汹涌之中,目送夹岸青山如飞倒退,指顾烟岚,一泻千里。

回环曲折,暮雨朝云,不知不觉之间,舟到巫峡,一轮冰魄,已在青山缺处,偶可瞥见。

南宫浩倒打船桨,略缓去势,向夏天翔笑道:“如今翟唐峡业已过尽,前面的参天峭壁,便是巫山。倘若机缘凑巧,最多江流三转,那位‘巫山仙子’花如雪便将出现!”

话音方了,前路江流转折之处,已有依稀可辨的凄迷婉约的歌声传来,听出是:“年年玉镜台,梅蕊宫妆困;今岁未还家,怕见江南信!酒从别后疏,泪向愁中尽,遥想楚云深,人远天涯近。”

夏天翔闻声笑道:“她唱的是宋人幽栖居士朱淑真的‘断肠集’中的词句,莫非这位‘天外情魔’仲孙圣的义女兼爱徒的‘巫山仙子’花如雪,真个被我一言道中,是伤心人别有怀抱不成?”

说到此处,小舟顺着湍急的江流业已转过一重峰脚,只见左侧千寻峭壁之下,远远站着一位白衣女子,似在临风仁立,缟袂飘飘,抬头凝望东天皓月,口中仍作凄歌,但歌词已变,唱的是一首有名的祭文:“巫山一段云,阆苑一堆雪,瑶台一枝花,峨嵋一轮月,呜呼!云散,雪消,花残,月缺!”

歌声幽幽袅袅之下,突然有一线十来丈的金色奇光,自白衣女子袖中射出,破空横飞,直坠江流之内。

南宫浩见状,眉头略蹙,一面操舟度越急流,斜斜向那白衣女子所立之处驶去,一面向夏天翔说道:“花如雪一见来舟,便将‘金蛟长索’抛向江中,我们如不及时靠岸,她只消潜运内力,一抖蚊索,使将舟覆人亡,决无幸理!”

夏天翔听到这“巫山仙子’:如此蛮横,剑眉方自略轩,眼前金光疾闪,“夺”的一声,又是一根带有倒刺尖钉的奇形长索,钉在船头之上。

南宫浩“哈哈”一笑,索性收桨不用,由那“巫山仙子”单臂挽索,舟行如飞,刹那之间,便即傍岸。

夏天翔卓立船头,目光如电,早就看清这位“巫山仙子”花如雪年约二十七八,长得修短适中,纤(禾农)合度,但人虽极端秀美,神情却仿佛隐含幽怨,眼角眉梢并微笼凶煞之气。

离岸尚有两丈三四,夏天翔与南宫浩便飘然纵出舟中,“巫山仙子”花如雪一面把手中蛟索绕在岸边突石之上,一面目光略注南官浩,发话问道:“老头儿操舟手法既好,对于江流又熟,应该是这三峡上下之人,偏在禁期以内路经巫山,难道不知我花如雪所定的规例?”

南官浩微微一笑,捋髯答道:“你那规例有什么大了不得?不过因为昔年有人在五月十五至十六的三日之间,未曾到这江边赴你之约,遂迁怒此时此地,自定规例,把凡属年年在这段期间经过巫山的来往旅客,均当作心头上既极痛恨,又极悬念之人,加以报复而已。”

“巫山仙子”花如雪似乎惊于对方深知自己底细,柳眉微扬,妙目中射出一股冷酷的光芒,缓缓说道:“你们既然知我定这规例的根由,莫非故意到此,怎不通名?”

夏天翔看不惯花如雪的这副冷做神情,朗然接口答道:“我叫夏天翔,这位是我宫楠大哥,常言道得好:‘风月无今古,林泉孰主宾?’滔滔东去的万里长江,总不会是你私人所有?我有事东海,宫大哥送我直下西陵,虽然知道有你在途中作祟,也不过准备接几招‘天外情魔’仲孙圣所传的诡异武学,及答复你几个刁钻古怪的问题而已,根本谈不上有意无意!”

花如雪静听夏天翔话完,目中反而煞光渐敛,做色稍除,换了一副笑容说道:“小兄弟,你好口才,好骨气,居然不怕‘天外情魔’所传的诡异武学,及我‘巫山仙子’花如雪刁钻古怪的问题,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当今武林八大门派之中哪一门派的弟子?”

夏天翔眼珠一动,扬眉答道:“我听说你专门爱以各种刁钻古怪的问题与人打赌,则我们何妨先赌一阵?我若答不出你所提的问题,便照实吐露师承,答得出时,你便先弄些酒肴之属,来请我们吃吃,不要如此小气。”

“巫山仙子”花如雪又复深深打量夏天翔几眼,点头含笑说道:“你这位小兄弟实在是我数年来所遇人物中最妙之人!不管你对我所提的问题能否答复,花如雪都应该略尽地主之谊。”

说完,忽然仰首绝峰,发出一声宛如鸾凤的悠长清啸!

夏天翔知道花如雪这是招呼她手下使者准备酒食,遂拉着南宫浩就石而坐,静待对方提出问题,加以答复。

花如雪啸毕,一抬纤手,微掠云鬟,并指着天边皓月,向夏天翔微笑说道:“小兄弟,我们第一场赌得不大,所以我问得也不大难,这长空皓月,为什么会有阴?有晴?有圆?有缺?”

夏天翔大笑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又道是:‘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无恨月长圆!’你这第一个问题,委实太……”

话犹未了,月光下人影忽闪,自那百丈绝峰之上,飘落两名绿衣侍女,丰中各提食盒,在石上摆设了五六样精致酒菜,两大壶美酒,及杯盘之后,然后向三人敛衽施礼,垂手侍立。

“巫山仙子”花如雪一面亲自持壶,替夏天翔、南宫浩斟酒,一面笑道:“小兄弟,你不要以为题目容易,要知道难的还在后面,我们第二场赌些什么?”

夏天翔见这位“巫山仙子”先替南宫浩斟酒,意态颇为从容,但持壶转向自己之时,却玉臂略颤、娇靥微红,似在暗聚功力?

“天外情魔”仲孙圣,“风尘狂客”厉清狂与师傅“北溟神婆”皇甫翠一向齐名。这花如雪既是仲孙圣的义女而兼弟子,夏天翔自然不敢怠慢,遂暗凝师门绝学“乾天气功”,贯注右臂,单掌擎杯,含笑相接。

壶口杯沿才一搭上,夏天翔便觉对方真力太强,自己必难久持,不由脸上微红,正待加功施为之际,花如雪内劲忽收,斟酒满杯,盈盈一笑说道:“小兄弟,第一个问题,虽然算你答出了,但我也试出了你的来历,你是‘北溟神婆’皇甫翠的弟子。”

南宫浩闻言,不觉一惊,暗忖难怪夏天翔不怯“天外情魔’,仲孙圣的名头,原来他竟是当世武林内三大难缠人物中“北溟神婆”皇甫翠的门下!

夏天翔被人家看破来历,只得赧然点头;向花如雪笑道:“第一阵赌约是你所提,这第二阵赌些什么,应该由我决定!”

花如雪笑道:“小兄弟,你这脾气,真像你师傅一般倔强,不过她倔强得令人可怕,你却倔强得令人可爱而已。花如雪因有誓言,在昔年违约之人未曾到此践约以前,不离巫山,故而第二阵赌约,想订为:我若得胜,你在三年以内,须代我找寻那违约之人,催他来此赴约。你若得胜,我便送你一样颇有妙用之物!”

夏天翔微笑点头,“巫山仙子”花如雪依旧手指那轮皓月问道:“小兄弟,你方才说是‘月如无恨月长圆’,请问这轮清辉朗照人寰的光明皓月,怎会有恨?”

夏天翔知道这种虚无缥缈的问题,根本没有什么正确答案,只看自己是否能投中对方心意而已,遂在微一寻思之后,缓缓答道:“我记得李商隐有两句诗:‘嫦娥应悔偷灵葯,碧海青天夜夜心!’蟾光桂影,高处清虚,碧海青天,离愁索莫,只怕你这‘巫山仙子’,可能与嫦娥仙子所恨相同,情怀相若呢?”

夏天翔这番答话,果然深深打动花如雪的心怀,蓦地珠泪泉流,垂头不语。

南宫浩恐怕双方弄僵,一声轻咳,正待发话,那位“巫山仙子”花如雪已举袖拭去颊上泪痕,自怀中取出一叠约莫方圆五寸的朱红丝网,递向夏天翔,凄然笑道:“小兄弟,第二阵又是我输,这叠网儿,送与你吧。”

夏天翔目光略注花如雪掌中的这叠朱红丝网,不由神色微惊,一面伸手接过,一面皱眉问道:“这是不是又名‘情网’的‘红云蛛丝网’?”

花如雪点头说道:“你师傅与我师傅齐名,这‘红云蛛丝网’又与‘乾天霹雳’齐名,一属至柔,一属至刚,仗以行侠江湖、确有无穷妙用。”

夏天翔喜出望外之下,收好那叠“红云蛛丝网”,向花如雪笑道:“做人处事,首重公平。适才在第一次赌约前,你曾经声称无论胜负,均一尽地主之谊。如今我却在第二次赌约后,声称必于三年以内替你找那违约之人,催他来此践约,聊当琼瑶之报。”

花如雪看了夏天翔一眼,方从妙目中射出两股感惭交迸的光辉,夏天翔又复问道:“那违约之人,究竟是谁,你该告诉我了吧?”

花如雪娇靥之上一阵飞红,竟似微带羞赧地讷讷答道:“他……他……他就……就是以前住在东海钓鳌礁,如今业已云游天下、不知去向的一钵神僧:”

这几句答话,听得夏天翔与南宫浩好不愕然。因为自“巫山仙子”花如雪的神情语气之上,分明知道必系一桩情孽纠缠,谁会料到对方竟是名震八荒的佛门高手?

尤其夏天翔更为关心,急声问道:“你不是立誓在对方未曾来此践约以前不离巫山?却怎么会知道一钵神僧业已离开钓鳌礁,云游天下?”

花如雪脸上微现惭悔的神情,接口答道:“这是我去年今日,听得武当离尘子及少林‘铁掌银梭’骆九祥所说,料无谬误!”

夏天翔闻言,不禁暗蹙双眉,自忖一钵神僧既已云游天下,而自己奉“蔷薇使者”所差的东海之行,究竟应否再去?

正在付度之间,花如雪目中又复一射英光,向夏天翔说道:“小兄弟,承你之情,花如雪极为感激!我向来对人都是提出三项问题及过手十招!如今因你我师门颇有渊源,十招可免,不必过手,只把最后一个问题问完,便送你们登舟,自己也回转朝云峰暮雨壑中,静待一钵神僧践约,不再在江边向人寻衅了!”

夏天翔知道这第三项赌约的题目,花如雪必然要让自己来出,遂想了一想说道:“谈到此处,我们之间根本无仇,暂时也不必争胜。则这第三项赌约的题目,倒真煞是难出,不如以未来作赌,谁败谁就须竭尽心力,帮助对方了却一桩生平大愿!”

花如雪拊掌赞道:“小兄弟这桩题目出得大有意思,我不甘心三场发问,场场都败,故要好好想个问题,难你一下。来来来,我先敬你与这位宫老人家一人一杯‘朝云仙露’!”

话完,举杯邀客,夏天翔、南宫浩人口一尝,这种“朝云仙露”果然不仅香醇无比,并还名副其实,在连尽数杯以后,便使人有微觉栩栩飘飘的神仙之感。

花如雪一面敬酒,一面口中微作沉吟,突然灵机触发,目注坐下青石,向夏天翔笑道:“小兄弟,第三项问题来了。俗语云‘海枯石烂’,请教‘海’要怎样才枯?‘石’要怎样才烂?”

夏天翔皱眉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海枯石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蔷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