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蔷薇》

第19章:功力转注

作者:诸葛青云

这声音在隐约朦胧之中,又仿佛极为熟悉。夏天翔心头一惊,剑眉双蹙地转身便往洞口走去,但他还未走到洞口,第二声“夏天翔”又复响起,这次听得比较清晰,语音并非由洞外传来,仿佛就是由洞中发出。

这洞是个死洞,四顾无人,却有人声发出,夏天翔不禁身上一寒,有点疑神疑鬼。

第三声“夏天翔”又起,这次却使夏天翔听得明明白白,语音是从洞后石壁透壁而出。

夏天翔满腹惊疑地走到壁前,方自注目观察之际,又听得隐约的人声说道:“这石壁是扇绝大的活动石门,你靠右用力一推,便可推动。”

夏天翔将信将疑地走到石壁右边,微凝师门绝学“乾天气功”用力一推,那看来仿佛是整块山石的偌大石壁,果然应手推动,石壁一转,眼前一亮,夏天翔业已进入了另一间石室之内。

这间石室并不太大,方圆只有丈许,但壁上油灯明亮,打扫得极为洁净。

室中毫无陈设,只有一席厚厚的蒲团,蒲团上盘膝坐着一位面目慈样的陌生灰衣老憎,正在目注夏天翔微微含笑。

夏天翔虽然傲骨天生,但一见这灰衣老僧的神情气宇,便知是位绝世奇人,不由长揖施礼,含笑道:“武林未学夏天翔,参见大师,并请问大师法号上下怎样称呼?”

灰衣老憎反向夏天翔微笑问道:“夏老弟,你是急糊涂了?还是乐糊涂了?当真不认识我了么?”

适才语音是透壁而过,夏天翔虽然略觉耳熟,却有些模糊不清,如今对面闻声,不禁惊得退后半步,目注灰衣老僧,愕然问道:“你……你……你是‘蔷薇使者’?”

“蔷薇使者”点头笑道:“你刚才不是还在洞外提足真气,大叫我么?”

夏天翔剑眉双蹙,目光凝视这位尚属与自己初次见面的“蔷薇使者”,好似颇为抱怨地问道:“老人家既然藏在此处,却为什么不早点出来?”

“蔷薇使者”笑道:“我若出现得太早,你的相思债怎样偿法?我的蔷薇愿力,又怎样验法?”

夏天翔俊脸通红地哦了一声说道:“我还以为是‘风尘狂客’厉清狂老前辈把我送到此处,原来竟是老人家一手安排!”

“蔷薇使者”微笑说道:“厉清狂纵然脸皮再厚,他做爹爹的,总不好意思替女儿硬拉皮条。何况愁人易醉,厉清狂心事重重,借酒浇愁,也醉得与你一般不知人事,只有让我这毕生专做红娘的花和尚来为你们撮合蔷薇缘,了却相思债了。”

夏天翔闻言,羞喜交集地向“蔷薇使者”问道:“老人家难道不怕鹿玉如所中的剧毒突然发作,以致玉殒香消,不及抢救?”

“蔷薇使者”笑道:“你把我送你的那瓣能解万毒的‘紫玉蔷薇’转送给鹿玉如,她并凑在口鼻之间,闻吻了半天,哪里还怕什么所中的剧毒?”

夏天翔闻言才知那瓣“紫玉蔷薇”竟有克毒灵效,但“蔷薇使者”如此说法,分明适才那幕荒唐透顶的旖旋风光,均已被他目睹,不由越发把张俊脸羞红得宛如紫茄子般,嗫嚅问道:“老……老人家,鹿玉如是自……自己走的么?”

“蔷薇使者”摇头答道:“鹿玉如是被祁连派的‘白头罗刹’鲍三姑瞥见洞口的千里菊花青,起疑入洞,将她救走。”

夏天翔方一点头,“蔷薇使者”又复向他说道:“夏老弟,那鹿玉如受她母亲遗传,性格之中,含有少许魔性,平时是位颇为通达事理的红妆侠女,但魔性偶发之际,却不能以常情论断。何况女孩儿家多半心高气傲,极好颜面,你与她的这段风流韵事,不幸为‘白头罗刹’鲍三姑撞破,鹿玉如恼羞成怒,可能转爱为仇,是缘?是孽?目前尚难推测,老弟日后与她相遇之时,还须特别小心防范呢!”

夏天翔苦笑说道:“老人家,你这种霸王硬上弓的撮合方式,未免把我害得太苦。仲孙飞琼及霍秀芸二女,倘若知道这件荒唐事儿,却叫我置身何地?”

“蔷蔽使者”目注夏天翔笑道:“前因早定,水到渠成,老弟福缘深厚,不必多虑。”

说到此处,双眉微轩,目中射出一种异样的光芒,向夏天翔含笑间道:“夏老弟,你颇聪明,可猜得出我今日怎肯以本来面目与你相见?”

夏天翔微一思索,茫然摇头,“蔷薇使者”笑道:“因为这是我们最后一面。”

夏天翔恍然顿悟问道:“难道老人家也与另两位‘蔷薇使者’一般,功行圆满,即将坐化了么?”

“蔷薇使者”点头笑道:“今日是我坐化之时,这间石室是我坐化之地。”

夏天翔屡获“蔷薇使者”相助,闻言心中一酸,凄然含泪说道:“老人家与我初次见面,便将永诀,令夏天翔情何以堪?”

“蔷薇使者”笑道:“夏老弟果是性情中人,但人生自古谁无死?何况蜕化皮囊,西归极乐,正是我佛门中的上乘功果,老弟应该为我高兴,不必如此着想。”

夏天翔脸上依旧充满惜别伤离的神色,向“蔷薇使者”问道:“老人家示寂之前,能否以姓名赐告?”

“蔷薇使者”笑道:“老弟用心想想,或许猜得出来?”

夏天翔蓦然想起“三手鲁班”尉迟巧对自己所说的二十年前名震武林的三男二女。暗忖那两位黄衣长发老人既是所谓二女的“绛雪仙人”凌妙妙、“九天魔女”董双双,则这“蔷薇使者”,也许便是所谓三男的“多情书生”吴万秋及“无情剑客”莫春阳、“仟情居士”徐香圃其中之一?

想到此处,遂向“蔷薇使者”试探道:“老人家是不是‘多情书生’吴万秋、‘无情剑客’莫春阳、‘仟情居士’徐香圃等三位之—?”

“蔷薇使者”失笑说道:“夏老弟这一猜委实猜得大妙,‘多情书生’吴万秋是第一蔷薇使者、‘无情剑客’莫春阳是第二蔷薇使者,我这第三蔷薇使者,正是‘仟情居士’徐香圃。”

夏天翔见自己竟把三位蔷薇使者的姓名,一齐猜出,不由愕然问道:“你们三位是功力均自超凡入圣的生平死敌,怎会志同道合,一齐变作蔷薇使者?”

“蔷蔽使者”反向夏天翔问道:“夏老弟,你知不知道我与‘多情书生’吴万秋、‘无情剑客’莫春阳,为何成了生平死敌?”

夏天翔因听“三手鲁班”尉迟巧谈过这段往事,故而应声答道:“你们三位是因外号冲突。”

“蔷薇使者”摇头一笑说道:“江湖中不知底细之人,以为我们是因外号冲突成仇,其实我们三人由五岳绝顶斗到峨嵋金顶,舍死忘生地狠斗六次之多,只是为了争风吃醋。”

夏天翔听得大出意外,讶然间道:“为了争风吃醋?”

“蔷薇使者”点头笑道:“昔日的当事诸人,只有我一人仅存,我自然应该在即将坐化之前,把这段故事讲给你听,免得永远成为世间隐秘。”

夏天翔万想不到三位蔷薇使者昔日竟因争风吃醋,彼此狠拼,知道其中情节,必饶趣味,遂静心倾听这位即将永别人衰的蔷薇使者,叙述当年旧事。

“蔷薇使者”说道:“我与‘多情书生’吴万秋、‘无情剑客’莫春阳相互争风吃醋之因,就是为了三人同爱一位绝代佳人‘蔷薇女侠’。”

夏天翔叫道:“我师傅二十年前的要好至友,后来突然失去踪迹的‘蔷薇女侠’魏紫琳?”

“蔷薇使者”点头说道:“就是你师傅的好友魏紫琳,我们三人为了她,在五岳绝顶连斗五次,胜负难分,最后一次,约在峨嵋金顶决斗,声明不见生死,不许停手,三人中只许留下一人与‘蔷薇女侠’魏紫琳得谐心愿。”

夏天翔问道:“这场殊死恶斗,你们怎的一位不死,反而志同道合地做起蔷薇使者来了呢?”

“蔷薇使者”叹道:“我们在峨嵋金顶连斗三日,彼此均已身负重伤,但仍苦苦竭力支撑,期望获得最后胜利之际,‘蔷薇女侠’魏紫琳突然赶来,说明她对我们三人同样相爱,难分轩轻,苦于无法分身,只好拼舍一命,了结情缘,并为我们弭息争斗。匆匆活了,留下一朵‘紫玉蔷薇’为念,便即纵身跳落金顶,香消玉殒,尸骨无存。我与吴万秋、莫春阳自然惊悼莫名,大受感动,遂在魏紫琳所居的岷山金玉谷底,造了一座蔷薇坟,坟中埋了半朵紫玉蔷薇,另外半朵,则各分一瓣,立誓每人轮流守坟三年,担任蔷薇使者,主管蔷薇愿力,推己及人,把自己所得不到的爱情果实,让别人安然享受。故而我们都一致竭尽所能,帮助到蔷薇坟前祈求蔷薇愿力之人,花好月圆,终成眷属。”

夏天翔听得不住叹息,并颇为敬佩他说道:“那位‘蔷薇女侠’魏紫琳舍己全人的伟大精神,暨三位老人家推己及人的崇高意志,委实令人钦佩。”

“蔷薇使者”笑道:“我的姓名来历,以及怎样担任这蔷薇使者的经过,业已说完,如今应该谈到我唤你来此的正题了。”

夏天翔失惊说道:“还有什么正题?”

“蔷薇使者”向他含笑说道:“夏老弟,你认为当世群魔中,以何人最为厉害?”

夏天翔想了一想答道:“点苍派掌门人铁冠道长、祁连派掌门人‘九首飞鹏’戚大招、‘白头罗刹’鲍三姑都是一流好手,至于再厉害的,便要数那化装成黄衣长发老人的‘绛雪仙人’凌妙妙、‘九天魔女’董双双了。”

“蔷薇使者”摇头答道:“你说得不对,那‘绛雪仙人’凌妙妙、‘九天魔女’董双双虽然极为厉害,但到底与‘风尘狂客’厉清狂有夫妻之情,只要厉清狂甘心低头认错,她们或许能够敛手收帆,夫妇三人一同归隐。”

夏天翔听出“蔷薇使者”语中之意,惊然问道:“听老人家语中之意,莫非还有什么更为厉害的魔头出世?”

“蔷薇使者”点头说道:“祁连、点苍两派合并组织震天派后,‘九首飞鹏’戚大招与铁冠道长互相商议后,觉得仅凭‘绛雪仙人’凌妙妙、‘九天魔女’董双双两人在幕后支撑,对抗举世群雄,力量仍嫌薄弱。遂用尽心思,又复请出三位足有三四十年未曾出世的难缠人物,担任震天派最高护法。”

夏天翔蹙眉问道:“这三位已有三四十年未曾出世的难缠人物是谁?”

“蔷薇使者”间道:“你有没有听你师傅说过‘白骨三魔’?”

夏天翔摇头答道:“我从来不曾听说过‘白骨三魔’四字,还请老人家明白见告。”

“蔷薇使者”说道:“所谓‘白骨三魔’,就是大巴山天魔壑的‘白骨天君’,娄山恶魂峡的‘白骨羽士’,以及哀牢山朱竹谷的‘白骨仙子’。”

夏天翔问道:“这‘白骨天君’、‘白骨羽士’、‘白骨仙子’等三魔的武功造诣如何?”

“蔷薇使者”说道:“这‘白骨三魔’昔年几与‘无相魔师’公羊毅齐名,武功造诣自然到了炉火纯青、飞花却敌、摘叶伤人的地步。”

夏天翔颇为天真地问道:“老人家,据你看来,我师傅的功力与‘白骨三魔’,谁高谁下?”

“蔷薇使者”笑道:“我把双方实力已作缜密统计,你师傅可以抵敌‘白骨三魔’中最厉害的‘白骨天君’,‘天外情魔’仲孙圣可以抵敌‘白骨羽士’,武当、罗浮、少林、峨嵋、雪山等派人物,可以抵敌震天派群凶及‘白骨三魔’门下弟子,‘风尘狂客’厉清狂则与‘绛雪仙人’凌妙妙、‘九天魔女’董双双对消,只剩下一位极为难缠的‘白骨仙子’无人抵敌。”

夏天翔闻言,目光方自略注“蔷薇使者”,“蔷薇使者”又笑道,“本来我可以勉为其难,但因我尘缘已满,少时便将坐化,故而特地把你唤来……”

“蔷薇使者”话犹未了,夏天翔便即听出端倪,惊讶绝伦地惑然叫道:“老人家,你难道要叫我这年轻技浅的未学后辈,负责抵敌那‘白骨三魔’中的‘白骨仙子’?”

“蔷薇使者”笑道:“你猜得虽未全对,大致也差不多了;我不但要你抵敌‘白骨三魔’,还要你与你师傅对换,让皇甫神婆去克制‘白骨仙子’,而由你夏天翔负责抵敌最厉害的‘白骨天君’。”

夏天翔哦了一声,笑道:“我明白了,老人家是采用田忌与齐王赛马之策,以我下驷,敌人上驷,但夏天翔岂不成了牺牲品么?”

“蔷薇使者”摇头笑道:“这不是田忌与齐王赛马之策,因为那‘白骨天君’倚恃神功,目高于顶,骄狂自大已极,我要让你去把他僵激得无颜出手,羞愧遁世。群侠方面少此劲敌,当可稳操胜算,大歼群魔了。”

夏天翔问道:“老人家打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功力转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蔷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