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蔷薇》

第20章:情孽纠缠

作者:诸葛青云

鹿玉如、鲍三姑走后,夏天翔独对苍茫夜色,不禁感慨丛生。

暗想自己自被醉神花香所迷,在巴山古洞之中作了那件荒唐事儿之后,心中对鹿玉如始终深觉歉疚,但如今她这一抹煞事实,恶言相向,反倒使心头愧疚稍消,舒畅一点。

黎明一战,自己如败,正好以一条性命抵消孽债。否则便手下留情,略补大巴山中的无心之错。

想到“无心之错”四字,夏天翔忽然遍身冷汗,暗叫一声大事不妙。

因为大巴山古洞之内那段旖旎风光的经过,只有自己与鹿玉如及“蔷薇使者”清楚,“白头罗刹”鲍三姑则是后来撞破。

如今能为自己作证的“蔷薇使者”业已坐化,对于鹿玉如与“白头罗刹”鲍三姑指责自己乘人危急、玷污清白一事,岂非百口莫辩,背上一个极大恶名,永难洗刷?

夏天翔想到此处,不禁忧心如焚,忽然耳边听得一丝似有似无的人声,缓缓说道:“夏天翔,你快死了。”

夏天翔举目四瞩,阒然无人,以为是自己心头的幻觉,遂长长叹息一声,废然自语道:“死了最好,死了算了。”

自语方毕,那丝虚无缥缈的人声又作,这次说的却是:“死了不好,死了不能算了。”

夏天翔心内一惊,暗想这两句话儿说得一点不错,真是“死了不好,死了不能算了”,因为自己倘若不死,也许还可设法弄清真像,洗刷声名。否则不但饮恨黄泉,连师门威望也将被自己丧失殆尽。

这时突从峰角旁走出一位五络微须、神态超逸出尘、宛若苍松古月的青袍老者。

夏天翔见来人竟是“天外情魔”仲孙圣,不禁惊喜交集,起立恭身施礼说道:“北溟门下弟子夏天翔,参见仲孙老前辈。”

仲孙圣站在四五丈外,向夏天翔招手笑道,“夏老弟请过来,我和你好好谈谈。”

夏天翔走到鹿玉如画地为牢的界限边沿止步,恭身陪笑说道:“老前辈请恕夏天翔有方尊命,因为鹿玉如约我黎明在此一战,曾经画地为牢……”

仲孙圣对地上划痕看了一眼,微笑说道,“你倒真能重诺守信,把这四外虚空,看作了百切高墙,摩天峭壁。”

夏天翔苦笑说道:“夏天翔虽不敢自诩操守,但武林人物诺千金,似乎不能不以信义为重。”

仲孙圣笑道:“能守信义,当然最好,但我有一事要向老弟请教。”

夏天翔惶然恭身问道:“老前辈有何训示?尽管明言,怎敢当这请教二字?”

仲孙圣笑道:“老弟身居牢狱,四外重墙,适才怎能看出我是‘天外情魔’仲孙圣?”

夏天翔几乎被这位当代奇人间得张口结舌,微一寻思,方自红着一张俊脸,嗫嚅答道:“念中是实,目下原虚,只要大处不违,小处似可不必矫在过正?”

仲孙圣点头赞道:“夏老弟这几句话儿,确是明心见性的人道之话。我愿你随时紧记‘大处不违,小处不必矫在过正’,便足立身处世的了。”

说完,“哈哈”一笑,青袍大袖忽展,全身高拔六丈有余,宛若绝世飞仙,凌虚蹑步般,轻飘飘地落在夏天翔身右三尺。

夏天翔弄不懂这位仲孙圣老前辈为何突对自己大展轻功,不由愕然瞪目。

仲孙圣失笑说道:“夏老弟不必惊疑,我不是向你故炫武技,卖弄轻功,只因你身在牢中,要想彼此长谈,遂不得不越墙而入。”

夏天翔想不到这位“天外情魔”仲孙圣如此风趣,不由被他逗得忍俊不住,微微一笑。

仲孙圣目光凝注夏天翔眉心,正色说道:“夏老弟请伸左手,我为你一诊脉象。”

夏天翔茫然伸手,仲孙圣三指向他寸关尺上一搭,冥心诊脉有顷,忽然目射神光,冷笑说道:“怪不得‘白头罗刹’鲍三姑适才曾有‘阎王注定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之语,若非我为了寻找‘风尘狂客’厉清狂的下落,浪迹西南,路过此间,老弟真将活不到五鼓天明,死得糊里糊涂。”

夏天翔因鹿玉如特意画地为牢,约自己在此等她,互作黎明之战。而仲孙圣却于诊完脉象以后,断定自己活不到五鼓天明,岂非令人费解?

仲孙圣向他含笑说道:“夏老弟,适才‘白头罗刹’鲍三姑喂你吃的九寒丹,是否不止一粒?”

夏天翔想了一一想答道:“当时我虽神智初复,但朦朦胧胧之下,仿佛记得乃是吃了两粒。”

仲孙圣点头说道:“这就对了,老弟双掌所受的热毒,只消一粒九寒丹,业已法解有余,鲍三姑喂你多服一粒之意,便足令你在五鼓天明以前,骨髓成冰,冷颤而死。”

夏天翔听得如梦方觉,身形微挫,正待发话,“天外情魔”仲孙圣又复说道:“但老弟只管放心,‘白头罗刹’虽然凶恶阴险,但她究竟不是能够发令追魂的阎罗天子。仲孙圣可以略效微劳,不仅使老弟体内寒毒全消,并还因祸得福,今后可耐任何程度的奇寒酷热。”

夏天翔闻言,深深拜谢,仲孙圣遂摸出一粒火红灵丹,递与夏天翔,含笑说道:“老弟服下这粒丙灵丹后,我再略加助力,遂可龙虎得调,坎离相济,今后除了不畏酷热严寒以外,对于内家真气的刚柔互用方面,亦颇有益。”

夏天翔如言服下那粒丙灵丹,感觉宛如一团烈火,滚下咽喉,烫得心头好不难过。

心头炽热,四肢却突觉奇寒,片刻以后,夏天翔便无法禁受,口中发出呻吟之声,全身也不停颤抖。

仲孙圣见状,青袍飘处,竟围着夏天翔身外循环急走。

急走之间,大袖飞扬,运用隔空打穴的内家绝顶神功,点遍夏天翔周身上下的一百零八大穴。

夏天翔起初在体内酷热奇寒交迫之下,并须忍受那一阵阵自体外袭来、使人全身生颤的锐劲罡气,委实觉得难过已极。只好强以内家定力,静守天君,把一切身受,竭力付诸忘我无相之境。

直等三十六处主穴,被仲孙圣点遍以后,遂告否极泰来,体内奇寒酷热,逐渐消融,体外的锐劲罡风仿佛也变得温和起来,拂在身上,好不舒畅。

一直到了四鼓有半,仲孙圣方微笑停手,向那神仪内莹,宝相外宣,已入内家静坐妙境的夏天翔道:“夏老弟,如今你该死了。”

这句话儿,含义极为深奥,听得夏天翔愕然睁目、惶惑不解。

“天外情魔”仲孙圣微一倾耳,又向夏天翔笑道:“夏老弟,我听得远远已有人来,可能是鹿玉如及‘白头罗刹’鲍三姑赶来赴约。

老弟何不装做中了鲍三姑的邪恶毒计,被九寒丹毒死,倒看她们怎样处置?”

夏天翔听仲孙圣这种提议异常有趣,遂连连点头,仲孙圣一指他身后峭壁,低声笑道:“我就藏在那壁上大堆藤蔓之后保护老弟,故而老弟尽管放心,装死要装得逼真一点。”

夏天翔点头笑道:“我练过‘僵尸功’,略懂闭气之术……”

话方至此,蓦然听得疾行如飞的步履之声,来人似已即将由南面峰角转出。冲孙圣微向夏天翔一使眼色,青袍飘处,宛如野鹤孤飞,悄无声息地藏入藤蔓之后。

夏天翔也赶紧功行四肢,气息一闭,僵挺挺地诈做人已死去。

来人身形一现,果然正是那位喜怒无常、性情难测的鹿玉如,及白发飘萧、凶毒绝伦的“白头罗刹”鲍三姑。

这时已交五鼓,茫茫山野之中,充满一片黎明曙色。

鹿玉如瞥见夏天翔果守信诺,人卧崖边,遂在五六丈外便即高声叫道:“夏天翔,你的胆量不小,竟与‘白骨仙子’互斗玄功,自然难免吃苦。来来来,如今时交五鼓,天已黎明,你且施展你的北溟绝学,斗斗我的‘神魔四式’。”

夏天翔听在耳中,宛若未闻,依旧全身僵直,一动不动。

鹿玉如见夏天翔不理自己,柳眉剔处,一式“风送浮云”,横飞四丈有余,到了自己画地为牢的局限以内。

但身形落地之后,却因夏天翔那副睡相太以难看,不禁偏头向身边的鲍三姑蹙眉问道:“他这直挺挺的样儿有多难看?莫非男人们全是这般睡相?”

鲍三姑因系自己所下的毒手,自然心头雪亮,狞笑一声说道:“鹿姑娘,我方才已经说过,阎王注定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这小子全身僵直,恐怕业已一命呜呼,不是在睡觉吧!”

鹿玉如不知“白头罗刹”暗下毒手之事,闻言自然不信,急快飘身纵过,细一观察,果见夏天翔气息早无,全身僵直,不由情发乎中地心头奇酸,“嘤咛”一声,垂落两行珠泪。

夏天翔心中暗想,你这翻脸无情的鬼丫头,居然也会伤心落泪?

“白头罗刹”鲍三姑见状,知道夏天翔果已身死,遂得意异常,发生一阵厉声狞笑。

鹿玉如含泪纵回,愕然问道:“老婆婆,你这样狂笑则甚?”

鲍三姑眉梢微扬,怪笑说道:“这是我的一件得意杰作。”

鹿玉如全身一震,目注鲍三姑问道:“难道他是死在你的手下?”

鲍三姑得意笑道:“夏天翔双掌掌心所受的火毒,只消服食一粒九寒丹即可痊愈,我却乘机喂了他两粒之多,使他活不到五鼓天明,便告心头冰冷、全身僵直而死。”

夏天翔如今正用内家龟息之法,暗暗换气,闻言不禁遍体生寒,心付若非巧遇“天外情魔”,自己的一条小命,岂不糊里糊涂地断送在这白头妖妇之手?

鹿玉如这才知道“白头罗刹”先前所说“阎王注定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的含意,银牙暗咬,玉手疾扬,“拍”的一声脆响起处,鲍三姑手抚左颊,无限惊奇的,被鹿玉如打得踉踉跄跄,退出五步。

鹿玉如急怒之下的这一记耳光,是凝足真力施为,“白头罗刹”鲍三姑若非练就一身刀枪不入的“雪冻僵尸”奇功,必将被她打得满脸开花,脑浆迸裂。

夏天翔瞥眼偷窥之下,觉得“天外情魔”仲孙圣所导的这幕活剧委实精彩。

鲍三姑气得满头白发齐飘,怒视鹿玉如,厉声问道:“鹿……鹿姑娘,你这……这算何意?”

鹿玉如伤心更甚,泪如泉落,泣不成声,反向鲍三姑问道:“你……你……为什么要……要把他害……死?”

鲍三姑见鹿玉如对夏天翔好似颇有深情,不由讶然问道:“他不是曾在大巴山古洞乘你中了‘昆仑逸士’向飘然的剧毒,无力相拒之际,把你的清白沾污了么?我杀他便是为你报仇,有何不对?”

鹿玉如呸了一声说道:“你这真叫完全曲解事实,我中了‘昆仑逸士’向飘然的剧毒,便是夏天翔所救,后来两人误中一朵形如野菊五色奇花的馥郁异香,才双双神志昏迷,无法自制,哪里是他乘人于危,污我清白?”

夏天翔听见这番话儿由鹿玉如口中说出,不禁心头一块大石落地,暗喜自己身上所背的恶浊名誉,总算洗刷干净。

但喜念方兴,立即转为愁思满腹,因为突然想到藏在峭壁藤蔓堆中的“天外情魔”仲孙圣,正是自己第一位心上人儿仲孙飞琼的爹爹,这件荒唐事儿被他听见,传到仲孙姊姊耳中,岂不又要醋海翻澜,情天生障?

“白头罗刹”鲍三站听鹿五如这等说法,遂知自己暗下毒手之事,果然略嫌鲁莽,心中微觉歉然,又复问道:“你既然不恨这夏天翔,方才却又为何画地为牢,约他互作黎明之战?”

鹿玉如泪落如雨,悲声答道:“我因觉得我爹爹与我母亲性情均极高傲,不易和好,身为人女,既不便助母逆父,更不便助父逆母,思来想去,生趣毫无,才想借这黎明一战,死在总算曾经与我一度相爱的夏天翔手中,以求解除痛苦。”

鲍三姑叹息一声说道:“我哪里知道鹿姑娘心中这些曲折?下手未免略嫌鲁莽。但如今大错已铸,夏天翔骨髓成冰,返魂乏术……”

鹿玉如举袖略拭满颊泪痕,双眉一剔,脸色如冰,截断鲍三姑的话头,冷然说道:“好个大错已铸,返魂乏术!老婆婆身为祁连派最强的高手,总该知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鲍三姑听得惊然一惊,大感意外地问道:“鹿姑娘此话何意?难道你竟要我替这夏天翔小鬼偿命?”

鹿玉如目射仇火精芒,点头说道:“你说得不错,我要以你的一条命儿,加上我的一条命儿,抵他一命。”

话音方毕,玉手立扬,七枚“天荆毒刺”,化作一蓬紫黑光华,向鲍三姑飞袭而出。

鲍三姑双油齐扬,在身前布起一片无形气网,把鹿玉如所发的七枚“天荆毒刺”完全震飞,并高声叫道:“鹿姑娘,你如今盛怒之下,不可理喻,我老婆子暂且告别,等到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情孽纠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蔷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