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蔷薇》

第21章:同归正果

作者:诸葛青云

夏天翔感慨之下,信步西行,一路不仅注意仲孙飞琼及小白、大黄、青风骥等一人三兽的踪迹,并把“蔷薇使者”临终相传的“汉女啼妆”、“文君濯锦”,“蔷薇飞”等蔷薇三式,时时演练,以期精熟备用。

但到了高黎贡山,穷搜不少危峰绝涧,却毫未发现仲孙飞琼等人兽的踪迹,夏天翔不禁好生惆怅,暗想莫非仲孙姊姊久寻“风尘狂客”厉清狂不得,业已率小白、大黄及青风骥等离此他往?

夏天翔心中虽然如此想法,但因对仲孙飞琼相思大甚,哪肯就此甘休,遂往深幽险遂、人迹不到之处,穷奇而探。

这日走到一大片密林之前,夏天翔跃登高处,展目一看,见这片密林一望无际,估计起来,足有数十里周围,深知林内不仅奇毒蛇虫极多,可能还有什么比蛇兽更为厉害、使人难以提防的瘴疠之气?

夏天翔既已看出林内凶险难行,正待转头他往,但目光瞥处,忽然发现林外落叶稀盖的泥上之上,印有几只马蹄痕迹。

绝岭深山,固多野马,但野马既无掌铁,也与青风骥那等罕世龙驹的蹄印大不相同,故而夏天翔看见这几只蹄痕以后,心中不由怦然一震,暗想自己苦寻未获的仲孙妹妹,莫非在此林内?

他本想施展内家“传音入密”功力向林中提气高呼,但转念一想,荒山大泽每多异人,倘被自己惊动,又将多生是非,何如干脆人林一探?以自己这身功力,也不会惧怯什么蛇虫瘴疠,并可就便开开眼界,欣赏欣赏这种前古森林中的奇异景物。

主意既定,便即缓步入林,准备给它来个穿林而过。

行约里许,夏天翔觉得林内景物毫不足观,目中所见,无非败叶枯枝,奇蛇异兽;耳中所闻,无非猿啼虎啸,鹤唳风声。

但又行数丈,却使夏天翔大吃一惊,固为林内的积叶折枝之间,赫然卧着六七具极整齐的骷髅白骨。

夏天翔起初以为这六七具白骨是被蛇兽所噬的入林探险之人,但心念微转,便知自己这种猜测完全错误。

因为倘被蛇兽所噬,尸骨决不会如此整齐,照目前情形判断,这林中必有特殊怪异之事。

夏天翔胆量本大,加上最近连有奇遇,功力大增,自然更为好事。发现林中藏有怪异以后,不仅毫不怯惧,反而引起他的好奇心,继续向前探去。

前面是株三四人合抱不来的千年古树,但枝光叶落,似已枯死,只剩下雄伟的树干,巍立未倒而已。

夏天翔走到树下,突然觉得一阵头晕,胸中也颇为难过,似慾呕吐?

他入世渐深,见识渐广,胆量虽大,却对于林内一切,早有戒心。

故在方一感觉头晕作呕之际,便自身边所带当代神医赛韩康赠送的多种丹葯之中,选出一粒解毒祛瘴的灵丹含在口内。

果然灵丹才一进口,清香散处,精神顿爽,夏天翔遂越发以为林中有一种无形瘴毒正在发作。

谁知刚一转过那株大树,夏天翔不禁愕然驻足,又被眼前景物吃了一惊。

原来转过大树,林木较稀,现出一片方圆数丈的蓬蓬乱草。

就在乱草丛中,蹲着一只全身墨黑、大如水牛的罕见猛虎。

这黑虎距离枯树约莫三丈有余,目光凝注夏天翔,凶芒电射,好不慑人!令人深切感觉出虎视眈眈一语,是何滋味。

夏天翔一身绝艺,胆识过人,对这只庞大的黑虎只感惊奇,不感怯惧,并发现虎目精芒之中,好似含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异样光彩。

就在夏天翔突见黑虎,略感惊奇之际,忽然听得头上古树的枯枝秃干之间,发出一阵沙沙微响。

夏天翔闻声之下,恍然大悟,把自己突觉头晕作呕一事暨黑虎目中的异样精芒发生联想,判断古树上必有身具奇毒的怪异蛇虫之属。

疑念既起,戒意立生,施展“移形换影”轻功,微一闪身,斜飞三丈,到了另一株枝密叶茂的大树之上。

那只黑虎虽见夏天翔飘身飞纵,却毫不为动,一对虎目中的炯炯精光,依然凝注在那株业已枯死的千年古树之上。

夏天翔越发知道自己所料不差,遂选择了一根较粗的横枝坐下,向那株千年古树凝神望去。

只见那千年古树主干之上,离地两丈三四之处,有一径尺圆洞,正自洞中一拱一拱的,拱出一条奇形怪物。

这怪物似蛇非蛇,长约一丈二三,躯体前圆后扁,腹下在左右分生着两排粗短的怪足,全身色呈酱紫,难看已极。

最奇特的是身躯粗几盈尺,但一颗三角怪头,却只有人拳大小,头部器官极为简单,除了当中一只精芒闪闪的竖眼以外,便是一张血盆巨口,钩牙森列,红信吞吐,看去令人不寒而栗。

夏天翔江湖流转,见闻虽多,却从来未曾听说过这种似蛇非蛇、似蜈蚣非蜈蚣的奇形怪物。

照这怪物的外型看来,定然身具奇毒,厉害无比,黑虎显非敌手,但那只黑虎偏偏虎踞发威,一身钢毛,根根猬立,毫无怯惧之意。

夏天翔心中颇觉高兴,暗想能够目睹这场黑虎与怪物相斗的精彩好战,倒也难得。

怪物的十六只粗短的怪足,居然颇具吸力,一步一步的缘木下树以后,昂起那颗三角怪头,又似骄做,又似得意地,向黑虎闪动独目精芒,发出两声摄人心魂的“呱呱”怪叫。

黑虎戒意颇深地退后两步,虎头微摆,喉中也自发出一阵低沉的虎啸,作势慾扑。

怪物见这黑虎竟对自己发威,不由暴怒,蛇形长颈一伸,张开利齿森森的血盆巨口,疾若飘风地猛往黑虎啮去,并在距离黑虎六七尺处,先行喷出一股紫黑的毒气。

谁知黑虎身法灵活已极,怪物毒气才喷,便已横跃丈许,避开来势,并伸出一只钢钩似的虎爪,反向怪物的颈间要害抓去。

怪物虽然骄做自恃,但也看出来敌不凡,十六只粗短的怪足齐一用力,后半截如带的扁身,突然灵活已极地横空掉转,“呼”的一声,照准黑虎拦头狂扫。

黑虎似乎对于这怪物的一切伎俩皆颇为熟悉,适才一抓,竟是虚招,钢爪一递即收,身形窜出五丈远近。

这样一来,怪物凌空横扫的如带扁身,自然打空,只听砰然巨震过处,一阵“喀嚓”乱响,足有两三株参天古木,均被怪物的扁身扫折,声势慑人,威力无比。

夏天翔见状虽知黑虎通灵,但怪物既会喷毒,又复力大无穷。看来黑虎仍将必败,毫无取胜之道。

他虽然事不干己,但身临其境,亲眼目睹之下,总觉得黑虎可爱,怪物可恶,暗自蹙眉寻思可有什么帮助黑虎铲除这条凶恶怪物之策?

就在夏天翔暗自寻思之际,黑虎与那怪物业已相互缠斗到了数丈以外。

夏天翔看出黑虎似是存心把那怪物诱往远方,不由心中一动,暗想难道黑虎还有帮手?否则……

念犹未了,果自丛林之中,悄悄掩出一只黑色的小猿,前爪微扬,向怪物所居的树洞之内,掷进一团红色物件。

夏天翔方自暗笑黑虎果有帮手,怪物恐怕要吃大亏,眼前形势居然出入意料地完全逆转。

原来那似蛇非蛇、似蜈蚣非蜈蚣的奇形怪物,竟是机灵无比、表面虽被黑虎诱往远方,其实独目闪烁、流光囚瞩,仍在注意着一切其他动静。

黑猿自林中现身,刚把那团红色物体掷进树侗,怪物业已宛若长虹电射般,自数丈外一窜而回,“呱呱”怪啼起处,如带的扁身微一舒卷,便把黑猿拦腰缠住。

黑虎见黑猿被缠,怒啸一声,猛扑而至。

怪物又是两声得意的怪啼,血盆大口张处,一团浓黑的毒雾,疾向黑虎迎头喷去。

夏天翔见情势如此危急,知道自己再不出手,那黑虎黑猿便可能双双都被怪物弄死。

但夏天翔人在树间,距离怪物与猿虎相斗之处,约有三丈开外,任凭他身法如何敏捷,也有点缓不济急。

夏天翔剑眉深蹙之下,忽然想起“雪山冰奴”冷白石赠送自己的冰魄神砂,遂赶紧把纯阳真气凝聚右掌,伸指到那猿皮小袋之中拈了三粒冰魄神砂,觑准怪物头上的凶睛巨口电疾打出。

这冰魄神砂又名“冰魄银光霰”,是大雪山玄冰原万年冰雪的精英所炼,威力极强,并恰好能够克制那奇形怪物。

只见三点寒光闪处,首先救了黑虎一难,打得怪物口中所喷的毒雾顿然肖失,凶睛立闭,周身皮鳞也整个急颤起来,无法再复缠紧黑猿,被黑猿矫捷无伦地一跃而出,飞纵丈外。

夏天翔虽喜冰魄神砂奏效,但深恐怪物凶恶难制,遂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又复弹出两粒。

这两粒冰魄神砂,打中那似蛇非蛇、似蜈蚣非蜈蚣的怪物以后,只见怪物周身皮鳞又是一阵急颤,便自渐渐僵直不动。

黑猿一声欢啸,跃到怪物身前,利爪一伸,竟把怪物三角怪头正中的那只独眼,挖到爪内。

黑虎则纵到夏天翔所坐的树下,瞪着两只虎目,抬头凝注夏天翔,连声低啸。

夏天翔想不到“雪山冰奴”冷白石所赠的冰魄神砂竟有如此灵效,正自心中高兴,把那猿皮小袋以及所余的七粒冰魄神砂,极为珍惜地揣回怀中,忽见黑虎目注自己,不住鸣啸,不由有点猜测不透这只通灵黑虎的鸣啸用意。

黑虎鸣啸了好大一会,见夏天翔不加理睬,遂回头向那正在挖取怪物眼珠的黑猿啸了一声。

黑猿闻啸赶过,向夏天翔举爪连招,并纵身坐上虎背。

夏天翔会意笑道:“你莫非要我骑这黑虎走么?”

黑猿居然能懂人言,连连点头,举爪指着黑虎,似催夏天翔骑上虎背。

夏天翔一来胆大好奇,二来看出这一虎一猿,对自己绝无恶意,遂微笑点头,自树上飘落虎背。

黑虎等夏天翔骑好以后,低啸一声,便自向着森林西南,缓缓跑去,黑猿则紧随夏天翔身侧,随同举步。

夏天翔骑在虎背之上,觉得舒适异常,竟似比上次在黄山初次试骑“九首飞鹏”戚大招那匹千里菊花青时还要平稳。

虎行由缓而快,渐渐加速,约莫半个时辰以后,便自驰出森林,到了一处幽谷之内。

夏天翔才到谷口,便觉惊然一惊,因为谷口左右两侧,各用长春山藤悬吊着一样东西,大以令人诧异。

左面谷口,悬吊着的竟是异兽大黄。

右面谷口,悬吊着的则是灵猿小白。

夏天翔正待惊问,但虎行如飞,未曾稍停,已从大黄小白身旁一掠而过,进入谷内。

大黄小白既被吊在谷口,则仲孙飞琼与青风骥是否业已陷身谷内?

这种疑念在夏天翔心头一起即灭,因为身已进谷,一切问题等见了谷主人以后自然明白,用不着再复加猜测。

又经两个转折,黑虎忽然停步,夏天翔知到地头,翻身下骑,举目看时,只见当地景物极为清幽,最奇的是有株婆娑宝树,树高足有十丈以上,顶端结有一个硕大的鸟巢。

黑虎黑猿走到婆娑树下,向材顶硕大的乌巢,双双跪倒。

夏天翔见状,不由心中诧道:“难道这幽谷主人竟住在鸟巢之内么?……”

念犹未毕,婆娑树顶的鸟巢之中,忽然传下一阵宛若婴儿的语音说道:“你们既然替我请来客人,便请上树一谈便了。”

夏天翔闻言之下,不必等黑虎黑猿向自己示意,一式“黄鹄摩霄”,腾空五丈,然后双掌端平,齐胸下压,连施两次“长箭穿云”身法,便自到达树顶鸟巢之上。

鸟巢中坐的竟是一位身材矮小、面色红润的黄衣憎人,这黄衣僧人看来最多只有三十来岁模样。

黄衣僧人目光略注夏天翔,微一伸手,似是命他坐下,但神情仿佛倨傲冷峻已极。

夏天翔连经忧患折磨,气质业已微有改变,遂遵照黄衣憎人的意思,在这颇为宽大的鸟巢之中,盘膝而坐。

黄衣僧人等夏天翔坐好,重又向他打量几眼,神色略为温和,笑了一笑,自语说道:“我这听经谷中,八十余年,向绝外客,不想近日却如此热闹,又有人来,又有兽到。”

夏天翔被这黄衣僧人所说的“八十余年,向绝外客”之语,吃了一惊,随之忽然想起一桩江湖传闻,遂向黄衣憎人神态恭谨地含笑问道:“大师莫非便是近百年前,以一根‘天禽五色羽毛’打遍武林,未逢敌手,突然得道归隐的‘天羽上人’么?”

黄衣僧人想不到夏天翔竟一口猜出自己的名号,不禁讶然问道:“这位老弟的姓名怎样称呼?是何人门下?江湖见识委实渊博,能够一口道出老僧来历,颇为难得。”

夏天翔见自己居然误打误撞地一猜便中,不由越发对于这位算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同归正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蔷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