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蔷薇》

第25章:香消玉殒

作者:诸葛青云

三日光阴,越发易过,到了第十三日夜间,果然听到昆仑绝巅之下,发生“叮叮”凿石的声息,有人一步一步地爬登峭壁。

夏天翔低声向仲孙飞琼耳边笑道:“姊姊果然料事如神,我以后叫你‘女诸葛’如何?”

仲孙飞琼道:“翔弟不要胡扯,我们赶快卧倒在那月光照射不到的山石暗影之中,且让向飘然在遭受天报以前,先空欢喜一阵,也许还可从他得意忘形的自言自语之中,听出一些有关鹿玉如的真实讯息。”

夏天翔被仲孙飞琼说得点头微笑,两人遂一齐卧倒在山石暗影之中。

“叮叮”凿石之声,越来越近,约莫又过了顿饭光阴,那位“昆仑逸士”向飘然,便已带了一根粗巨的长藤出现壁顶。

夏天翔暗中瞥眼偷窥,只见向飘然足下所穿,是双用麻绳绑在脚下的钢尖皮靴,知道大概就是对方日前所说昆仑派特制的“登山剑履”。

至于向飘然带来一根长藤之故,想因依仗剑履登壁,毕竟辛苦费力,遂带根藤来,以便下壁时可以舒舒服服附藤而落。

向飘然上到绝巅,目光一扫,见夏天翔。仲孙飞琼双双仆卧石上,一动不动,似乎早已气绝,遂得意异常地狂笑自语道:“凡属知晓我向飘然秘密之人的命运,必均相同,赵钰、潘莎、云野鹤齐作大巴野鬼,夏天翔这娃儿又成了昆仑饿俘,我这掌门人的名位,大概稳若泰山了!”

说到此处,想是得意已极,喜不自禁,又复发出一阵厉声狂笑。

夏天翔这才听出不但鹿玉如在大巴山遭受向飘然“天荆毒刺”暗算,造成了自己那场荒唐绮梦,连赵钰、潘莎、云野鹤三人,也全被他这丧心病狂的师叔害死。

但向飘然狂笑未毕,突又皱眉自语道:“可惜从这夏天翔的口气中听出,鹿玉如竟未曾死,岂不是还有一个心腹大患未灭?茫茫海角,莽莽天涯,叫我向飘然到何处去寻她下手?”

一面说话,一面恨恨地一拂大袖,劲风就地卷处,卷得本来藏在石后的那酒胡芦及一堆鸡骨,纷纷滚转。

向飘然突见鸡骨葫芦等物,不由大吃一惊,双眼凶芒电射,又复向夏天翔、仲孙飞琼二人凝神注视。

夏天翔本因关怀鹿玉如的踪迹下落,才想窃听几句向飘然的背后真言,如今见他对此也是茫无所知,遂不愿再复诈死地上,翻身坐起,“哈哈”笑道:“掌门人怎的如今才来?夏天翔与仲孙飞琼正要向你面谢允借昆仑绝巅给我们静静练功,并以美酒佳肴招待之德呢!”

向飘然为人本极阴刁,自见鸡骨葫芦等物,便知不妙,早就不动声色地暗暗准备杀手。

故而夏天翔语音才了,向飘然便即冷哼一声,大袖凝劲猛拂,拂出一股雄劲罡风,向夏天翔、仲孙飞琼当胸涌到。

跟在罡风之后,又以七八枚“天荆毒刺”,用“乱洒天花”手法,分袭夏天翔等的致命要害。

夏天翔早就知他阴刁险恶,极具戒心,左臂凝聚九成“乾天气功”,迎拒向飘然的劲急袖风,右手却洒出“红云蛛丝网”所化的一片红云,向那七八缕紫黑光华罩去。

双方所发真气内力,无甚高下,一触而散,但那七八枚“天荆毒刺”,却被“红云蛛丝网”一齐网住。

向飘然惊得微退半步,暗付自己这足有十一成力的袖风一击,怎的竟会被对方从容不迫地轻轻化解?

夏天翔把“红云蛛丝网”递交仲孙飞琼,轩眉狂笑说道:“向飘然,你为了谋夺掌门名位,接连暗算知非子及鹿玉如,又把赵钰、潘莎、云野鹤等置诸死地,委实心毒意狠,罪恶滔天,这昆仑绝巅,大概就是你恶贯满盈、报应循环之处!”

向飘然一面潜聚功力,一面眉腾杀气地冷然说道:“什么叫心毒意狠?什么叫循环报应?向飘然一概不知,我只知道在这人人争名夺利、处处险恶无边的江湖之中,胜者为雄,强存弱死!”

话音方住,辣手又施,一式“昆仑云龙掌法”中的“骊顶探珠”,右掌五指,屈若钢钩,抓向夏天翔咽喉,并准备在对方略一闪避招架之际,便即腾身高纵,施展昆仑派最负盛名的“云龙三现”,把夏天翔毁在掌下。

夏天翔分明看出向飘然这式“驱顶探珠”,蓄劲虽猛,却是虚招,要等自己接架之间,才变化腾挪之下,蓦施辣手,但因新得绝技大多,心雄胆大,遂故意迎合对方心意,拿桩立稳,凝立如山,左掌护胸,右掌拒敌,一式“拒虎当门”,猛推而出。

向飘然这式“骊顶探珠”,本来可实可虚,对方倘若看作虚招,不太理会,则潜劲一吐,五指立化钢钩,倘若看成实招,凝力应付,则便施展其中隐寓的各种变化。

如今既见夏天翔拿桩站稳,蓄劲硬接,遂一声冷笑,右手往上一穿,左手袍袖拂处,宛若龙飞九天般高纵起四丈来高,微一折腰,掉头下扑,双睛厉芒电射,觑定夏天翔,两掌虚提胸前,风声虎虎,来势汹汹,仿佛五六丈周围以内,都在他目光掌风笼罩之下。

夏天翔有心在仲孙飞琼之前炫技逞能,居然连手都不抬,只是偏头冷瞥向飘然的来势,满面优裕从容及傲然不屑的神色。

仲孙飞琼却在旁叫道:“翔弟,你不要过份大意,这是昆仑派威力最强的‘云龙三现掌法’。”

就在仲孙飞琼发话之时,向飘然业已凝足“六阳罡气”,双掌当胸猛翻,一片迅急威猛无涛的疾风人影,照准夏天翔飞扑而落。

夏天翔无论施展“蔷薇三式”中任何一式,或者是“度世三招”中任何一招,均足消解向飘然的凌厉攻势。

但他自觉十余日摄心静坐以来,已使“蔷薇使者”转注相赠的功力加强不少,何况又服了功能益元增力的“蜈蚣蟒丹元”,遂故意不用“蔷薇三式”及“度世三招”,而以一式“潜龙升天”,迎着对方飞扑而来的身形纵起,半空中双掌由下往上倒翻,又施展师门“乾天气功”,与“昆仑逸士”向飘然硬生生地对了一掌。

夏天翔如今在真气内力方面,虽已胜过向飘然,但一个是由上下扑,一个是由下上翻,在下的一方,自然略为吃亏,遂又告秋色平分,夏天翔被震得退后三尺,踉跄两步,向飘然则横飘丈许,胸中气血一阵翻动。

仲孙飞琼秀眉微蹙,低声说道:“翔弟怎不施展身怀绝学,却这等自找麻烦则甚?”

夏天翔在这片刻之间,便已引气归元,闻言含笑向仲孙飞琼说道:“姊姊不必担心,我一来是想借对方试验试验在这昆仑绝巅静坐十余日所为,二来觉得应付这‘昆仑逸士’,似还用不着‘度世三招’与‘蔷蔽三式’!”

说到此处,目光微眼向飘然,以一种晒薄的神情,傲然笑道:“向飘然,你虽然盗名窃位,但如今也算一派掌门,我已接你两掌,深觉昆仑派的‘六阳罡气’及‘云龙三现身法’,虚有其名,未有其实!常言道得好:‘投之桃李,报以琼瑶。’我奉还两记北溟独有的‘乾天气功’,让你这位得来不易的昆仑掌门人,尝尝滋味!”

向飘然所发的“天荆毒刺”被“红云蛛丝网”收去,“六阳罡气”与“云龙三现身法”又告两两无功,心中遂知不妙,正在暗暗调息,并准备施展最后煞手之际,夏天翔一招“风摇山岳”,一招“浪涌蓬莱”,业已挟着狂啸风声,当胸攻到。

向飘然被夏天翔用话扣住,一派掌门,怎能示怯?只好咬紧牙关,凝劲硬接。

两声震响当空,一片罡风散处,向飘然又复踉踉跄跄地后退了两步,身已临崖边。

夏天翔纵声狂笑说道:“照这样施为,夏天翔最少尚可发出十掌,却不知向掌门人还能接得下我几招?”

笑声之中,“乾天气功”聚到十一成左右,一招“双推日月”,要想把这“昆仑逸士”震落昆仑绝巅之下。

向飘然一来身临绝处,感觉到夏天翔的掌风大强,二来心怀毒计,遂以一式“黄龙转身”,左飘五尺,并顺势把自己带上昆仑绝巅、准备仗以缒落的那条百丈长藤,踢落崖下!

这条长藤,对于仲孙飞琼及夏天翔的关系太大,如今在微一恃强大意之下,又被向飘然踢落,夏天翔不禁剑眉蕴怒,俊目凝光,沉声叱道:“向飘然,你如此凶狡狠毒,委实无法轻饶,且乖乖拿命来吧!”

一面发话,一面正待施展出杀手绝学,却见向飘然手中已拿着一具金光闪闪之物。

这具金光闪闪之物,是条长才尺半的独角虬龙,但龙身虽小,龙头却大,独角前翘,龙须猬砾,仿佛制作得异常精巧。

向飘然手持这条独角虬龙,神情便似有所仗恃,脸上浮现一丝得意的诡笑。

夏天翔、仲孙飞琼心中同自怀疑,暗想:“这条金光闪闪的独角虬龙难道是向飘然的独门兵刃?但看来制作虽颇精巧,体积却嫌大小,似乎发挥不了多大威力。”

向飘然见夏天翔、仲孙飞琼注视着自己手中这条虬龙,遂得意笑道:“你们认不认得我这件东西?”

夏天翔晒然说道:“一条小小的独角虬龙,有什么了不得?”

向飘然狂笑道:“你还rǔ臭未干,难怪不认识这罕世异宝!”

语音一顿,转对仲孙飞琼说道:“你年龄略大,应该听你爹爹说过,三十年前,武林中有位奇人,善于制造各种精奇之物,并以暗器成名……”

仲孙飞琼不等向飘然说完,便即说道:“是不是‘三手鲁班’尉迟巧的叔父‘百手天尊’尉迟子缺?”

向飘然点头笑道:“你既然知道尉迟子缺,便应该认识这件东西,这是‘百手天尊’尉迟子缺爱如性命、生平最得意之物,死时入棺殉葬,舍不得传给他侄子尉迟巧的‘追魂三宝’之一!”

仲孙飞琼讶然说道:“‘百手天尊’尉迟子缺的‘追魂三宝’,似乎是‘阎王令’、‘鬼王鞭’及‘天王塔’,哪里有这一条独角虬龙?再说‘追魂三宝’既已入棺殉葬,怎会又在人间发现?”

向飘然得意地狂笑道:“匹夫无罪,怀壁其罪!‘百手天尊’尉迟子缺以‘追魂三宝’殉葬,死后未及三月,便被江湖人物盗坟暴骨!”

夏天翔听到此处,冷笑说道:“尊驾生性下流,盗坟之人,大概是你吧?”

向飘然摇头笑道:“盗坟人倘若是我,则‘鬼王鞭’、‘天王塔’必也在我身畔,怎么会只有这件‘阎王令’呢?”

仲孙飞琼一听“阎王令”三字,不禁目注向飘然手中那条鳞甲森森、金光闪闪的独角虬龙,失声说道:“这条独角虬龙就是‘百手天尊’尉迟子缺‘追魂三宝’中的‘阎王令’么?”

向飘然傲笑说道:“当时武林中有几句传言,就是‘宁遇天王塔,莫遇鬼王鞭,宁遇鬼王鞭,莫遇阎王令。’换句话说,也就是这‘阎王令’的威力之强,在‘追魂三宝’中,尤推独步,你们今日能够死在这种武林异宝之下,总算不冤枉了!”

夏天翔冷笑说道:“我才不相信这样一条长才尺半的独角虬龙,能有多大杀人威力!”

向飘然把握十足地扬眉笑道:“反正你们纵然胁添双翅,也无法在‘阎王令’下逃生,我便把这暗器之王的厉害之处,先行告诉你们,也无不可!”

谱音微顿,左手一指右手所执的独角虬龙,继续得意狞笑说道:“龙身七十二片鳞甲,是奇形淬毒飞刀,颔下龙须,是专破各种内家气功的奇形淬毒飞针,龙鼻龙口中的毒烟毒雨,只要一点沾体,即告化血身亡!故而我仅须轻轻一拉龙尾,机关开处,方圆十丈以内,立成修罗地狱,天上神仙,亦难幸免!”

仲孙飞琼听到此处,娇靥展开,嫣然一笑叫道:“向掌门人!”

向飘然被她叫得一愕,抬头与仲孙飞琼目光微对,只觉得这位少女美得委实尘世罕见,尤其那一副傲视一切翠黛红裙的高华风姿,简直令人无法忍心对她下这绝情的毒手。他年事己高,虽无贪色邪念,但心中却已怦然动了怜悯,双眉微蹙,发话问道:“你叫我则甚?莫非畏怯这‘阎王令’的威力,想我网开一面?”

仲孙飞琼柳眉微扬,柔声含笑问道:“这‘阎王令’的威力,真像你所说的那般厉害么?”

向飘然应声答道:“我说的句句实言,这‘阎王令’号称‘暗器之王’,厉害无比!”

仲孙飞琼伸出一只柔荑双手,嫣然笑道:“这暗器既有这等厉害,给我看看好么?”

向飘然心中大诧,暗想对方这种要求太以无理,自己把“阎王令”视做第二性命,何况又在双方对敌之时,怎肯给她观看?

夏天翔也觉得仲孙姊姊这种问话,太以天真,仿佛有些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香消玉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蔷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