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蔷薇》

第26章:震天大会

作者:诸葛青云

二月十六的晨光方透,祁连山口已有四条人影电疾驰来,尉迟巧目光微注,不禁心头一跳,觉得脸上讪讪的,难以为情,因为来人正是峨嵋掌门玄玄仙姥,带着秀朗道姑、秀圆道姑及盛秀芝等“峨嵋三秀”。

玄玄仙姥忽见仲孙圣、夏天翔等人,遂在互相招呼以后,向尉迟巧问道:“尉迟大侠,芸儿怎的不在?难道她竟敢胆大妄为,先闯祁连重地了么?”

这峨嵋掌门玄玄仙姥,与“峨嵋四秀”本系师姊妹,但霍秀芸却因自幼便蒙玄玄仙姥抚育,传授绝艺,年龄又复相差悬殊,坚不愿以姊妹论别,执意师徒相称,玄玄仙姥拗她不过,只得听之,故而她们既属师徒,又系姊妹,关系异常微妙,加上霍秀芸天资太好,颖悟过人,玄玄仙姥自又对她特殊怜爱,遂在一见“三手鲁班”尉迟巧之下,便即关怀问及。

尉迟巧满面飞红,讷讷难答,仲孙圣代他解围说道:“霍姑娘身遇奇灾,死生未卜,尚望仙姥善体人生修短寿夭,皆有定数之理,不必过度悲惊!等应付完了这场震天大会,再全力搜寻霍姑娘的下落踪迹!”

这几句话儿,听得玄玄仙姥及“峨嵋三秀”全都大吃一惊,齐声询问究竟。

尉迟巧奇窘无比地把夔峡绝峰的那场意外经过讲完,玄玄仙姥毕竟一派掌门,力自镇定,微叹一声说道:“芸儿在聪慧绝伦之外,并蕴福厚之相,心地更复颇为善良,如此一朵武林异卉,怎会早夭?故而当时情况纵极凶危,但尉迟大侠既未见她绝气身亡,哪便料她五行无救!仲孙兄说得对,降魔卫道的大事当前,必须专神应付,我们彼此均把这桩拂心之事暂时撇开,留待震天大会了后,再行发动峨嵋派全体力量,搜寻芸儿的生死下落!”

说到此处,转向秀朗道姑等“峨嵋三秀”,正色说道:“三位师妹,如今丢儿既已失踪,你们的‘四象追魂剑阵’缺少一名主力,威势自然减弱多多,何况对方群邪毕集,好手如云,故而不奉我命,绝对不许逞强出手,至损峨嵋盛望!”

秀朗道姑、秀圆道姑、盛秀芝等“峨嵋三秀”唯唯应命,但为了小师妹霍秀芸生死未卜的悲惨遭遇,不禁一齐悬忧关注,形诸神色。

仲孙圣因慾打开眼前的沉闷局面,遂向玄玄仙姥笑道:“仙姥,如今时已不早,我们似应同往绛雪洞赴会,仙姥可知‘白骨三魔’,也被拉拢,与祁连、点苍群凶坑洼一气了么?”

玄玄仙姥一面随同众人缓步前行,一面点头说道:“我因为最近听说‘白骨三魔’被震天派人物拉拢过去,尊为护法,深知此会艰难,才破例把峨嵋派传宗至宝,非掌门人不得妄窥的‘天玄剑谱’传了三位师妹!”

语音至此微顿,偏脸看着夏天翔,含笑问道:“夏老弟,你师傅皇甫神婆何时赶到?”

夏天翔恭身答道:“家师尘缘将满,大道即成,正在北溟坐关,不及赶来赴会!”

玄玄仙姥闻言不禁眉头略蹙,看了仲孙圣一眼,慾言又止。

仲孙圣笑道:“仙姥可是因皇甫神婆不来,深恐无人克制‘白骨三魔’么?”

玄玄仙姥怕仲孙圣有所误会,赶紧笑道:“皇甫神婆虽然不来,但仲孙兄神功绝世,一样足以……”

仲孙圣接口笑道:“仙姥休要捧我,靠我一人哪里对付得了‘白骨三魔’?但邪不胜正,理所当然,只好到时再行相机应付!何况今日一会,似乎武林中尚有一番混乱,群魔运尽遭劫的江湖清平之期,约莫要在三年以后呢?”

一路闲谈,不觉已到绛雪洞前,只见震天派中人物已在绛雪洞两旁山崖之上搭了两座看棚,当中则留出十来丈方圆的一块平坦石地,似是作为赴会群豪较技之用。

看棚之上陈设了不少酒宴,并派了不少服饰鲜明的年轻弟子招待宾客。

震天派主要群邪,因大会定于午时开始,故均在绛雪洞中未出,但赴会的各派人物,却已到了不少。

仲孙圣举目四瞩,见左边看棚中只坐着一个矮身奇服之人及一个头如巴斗、皮肤如漆的高大怪汉。

右边看棚中则已坐定了武当掌教弘法真人、弘光道长,雪山掌门“冰魄神君”申屠亥、“冰魄神妃”茅玉清、“雪山冰奴”冷白石,少林护法净觉禅师、嵩山方丈天宏长老,及罗浮掌门冰心神尼、“凌波玉女”柴无垢,“龙飞剑客”司徒畏,“商山隐叟”赛韩康等。

仲孙圣向夏天翔笑道:“夏贤侄,我们这边的主要人物均已到齐,少林掌教方丈虽然未来,但已由他派出的出类拔萃好手净觉禅师及天宏长老替代,足见均把这场震天大会看得十分重要,降魔卫道,彼此一心,委实颇为难得!”

一面说话,一面业已走进右边看棚,各派群雄,均自起立寒暄,纷纷让座。

夏天翔与赛韩康、柴无垢等久未相见,自然立即坐在一起,畅谈别来事情。

仲孙飞琼却向仲孙圣低声说道:“爹爹,你看除了昆仑一派因惨遭重劫,无人赴会以外,其余的雪山、罗浮、峨嵋、武当、少林等五大门派,俱已选精拔锐到齐,怎的我花如雪姊姊与一钵神僧却还未见呢?”

仲孙圣笑道:“你花姊姊一向作事爱弄玄虚,也许人早已来,却在暗中有甚策划。”

这时少林护法净觉禅师一看天色,见时已近午,遂念了一声佛号说道:“如今天已近午,等震天派开派典礼完成以后,一场武林恶斗必将难免!对方有‘白骨三魔’作为护法,实力极强,我们为了小心妥善起见,似应事先公选一位睿智高人统御一切!”

仲孙圣闻言,点头笑道:“禅师之言极有见地,武当掌教弘法真人,睿智深沉,德高望重……”

话犹未了,武当掌教弘法真人业已含笑起立,稽首当胸,念了一声“无量佛”说道:“仲孙大侠这样说法,岂不令弘法惶惊无地,惭愧慾死?今日在场人物,无论武功、机智及江湖阅历,均数仲孙大侠冠冕群伦,故而统御一切之责,仲孙大侠不必推卸的了!”

少林护法净觉禅师、罗浮掌门冰心神尼、雪山掌门申屠亥及峨嵋掌门玄玄仙姥,听完武当掌教弘法真人的话后,均一致赞成,异口同声推举仲孙圣表率群伦,统驭一切!

仲孙圣见五大门派的主要人物均对自己如此推重,遂也只好点头应诺。

弘法真人又复笑道:“如今主帅既定,贫道要求诸位,必须与群魔过手之际,若无仲孙大侠允许,任何人不可轻举妄动,自乱章法!”

群侠一齐含笑点头,仲孙圣目光微注对面看棚那矮身奇服之人及黑肤怪汉,向各派掌门道:“诸位可知域外群凶尊奉‘八莫妖王’为首,即将进犯中原武林之事么?”

冰心神尼点头笑道:“仲孙大侠未到之前,我们正听武当掌教及雪山掌门谈论此事!”

仲孙圣笑道:“对面看棚中矮身奇服之人与黑肤怪汉,神情装束,均似蛮夷,可能就是‘东流三矮’及‘身毒双怪’之中人物,特来窥探中原武林虚实!”

话方至此,金钟三鸣,震天派群魔个个面含得意神色,耀武扬威地自绛雪洞中鱼贯而出。

这震天派开派典礼极为简单,仅由派中弟子向“白骨天君”、“白骨羽士”、“白骨仙子”等三位护法及正掌门人“九首飞鹏”戚大招、副掌门人铁冠道长等行礼叩拜,便算完成。

弘法真人看得摇头笑道:“这叫什么开派圣典?还好意思邀约我们远来观光……”

申屠神君接口笑道:“震天群魔举行开派典礼,只是作为借口,想诱集异己之人,一网打尽,故而如此草率!”

话音刚了,“白骨三魔”等震天派主脑,均已涌入左边看棚,并由戚大招走到棚口,面对群侠,抱拳发话,扬声说道:“今日各派高朋云集祁连,实为近年以来的武林盛事,戚大招略备薄酒粗肴,聊尽地主之谊,但彼此江湖闯荡,难免刀头结怨,掌下成仇,无妨借此良机,互相了断,并可为这场盛会,留下一些足资纪念的雪泥鸿爪!”

说完归座,筵席遂开,美酒佳肴,颇为丰盛!

司徒畏心切师叔管三白之仇,暨铁冠道长擅将点苍派与祁连派合并之事,遂向仲孙圣问道:“仲孙大侠,司徒畏可否向我那不成材的兄长及铁冠道长叫阵?为点苍整顿门户,并替我师叔‘慈心羽士’管三白报仇雪恨!”

仲孙圣笑道:“今日之会,势难两立,任何恩仇,均将了断!司徒兄整顿点苍门户之事,虽然旗鼓堂堂,但莫如且自沉稳,放怀饮唉,先看看对方沉不住气时,怎样骄狂,再作处置!”

司徒畏听仲孙圣如此说话,遂暂时按捺胸中仇火,归座与柴无垢、夏天翔等,互相谈笑。

果然震天派群邪方面,见戚大招业已发话,对方却毫无回音,竟自等得有些不耐起来,连声怪笑起处,由左边看棚中飞出一条轻于飞燕、捷若灵猿的黑衣人影,落在那片平坦的石坪之上。

此人正是仲孙圣等在祁连山口所见,跟在“白骨天君”轿后的黑衣老者。

人落场中,双拳一抱,满面骄狂的神色,傲然说道:“在下字文洪,人称‘丧门黑煞’,今日这场盛会,武林高手云集祁连,岂可毫无点缀?字文洪不揣鄙陋,意慾抛砖引玉,哪位下场,赐教几招?”

对方既已有人下场,发活叫阵,群侠方面自然必须应战,但这第一阵的人手调配,便使仲孙圣眉头双蹙!

因为仲孙圣早就看出这“丧门黑煞”字文洪身负奇绝武学,功力可能并不在“九首飞鹏”戚大招、铁冠道长及“白头罗刹”鲍三姑等震天派主要人物之下。

此人武功虽高,却无盛名,只是“白骨天君”身边的一名随从,遂使自己遣人对敌,颇感为难,不宜由五大门派的首脑人物出手,惮免胜之不武,不胜为笑。

对付这字文洪之人,最理想的自属夏天翔,但夏天翔在万不得已之时,尚须身负激斗“白骨天君”重责,似乎不应一上来便让他耗费精力。

冷白石见仲孙圣目注字文洪,长眉双蹙,微作沉吟,遂低声笑道:“仲孙大侠是否感觉遣人为难?可否便由冷白石出手,应付一阵。”

仲孙圣深知冷白石虽因身受雪山掌门重恩,自居奴仆之列,但一身绝学及“雪山冰奴”四字的威望,并不多逊于“冰魄神君”申屠亥、“冰魄神妃”茅玉清夫妇!遂在闻言之下,含笑说道:“这第一阵怎可劳动冷兄?我想要你养精蓄锐,准备少时对付震天派中的高手‘白头罗刹’呢!”

说到此处,目注爱女仲孙飞琼,招手说道:“琼儿过来!”

仲孙飞琼正与柴无垢说笑,闻声走过来问道:“爹爹莫非要我出阵?”

仲孙圣神色郑重地点头说道:“我想来想去,只有由你出手比较适宜!那字文洪是‘白骨天君’的得力随从,又是双方较技的第一阵,务必胜他,以求一挫群魔锐气,琼儿把休新得的绝学尽量施为,胜得越妙越快最好。”

就在仲孙圣慎派出阵人选,并对爱女仲孙飞琼叮咛嘱咐之际,那字文洪更复骄纵,目闪厉光,狂笑说道:“对棚现集峨嵋、武当、少林、罗浮、雪山等五大门派精英,难道其中竟无人敢作字文洪的对手?”

语音刚落,一朵玄云飘坠当场,仲孙飞琼手掠云发,神态悠然,曼声笑道:“字文朋友莫效井蛙之见,轻视天下无人,因为你这‘丧门黑煞’的外号太坏,才难觅对手!五大门派中前辈高手,谁愿意一开始便沾染上些煞光丧气?”

字文洪的两道吊客眉微微一动,目光凝注仲孙飞琼,冷然说道:“女娃儿莫逞口舌之利,通上姓名宗派!”

仲孙飞琼笑道:“我叫仲孙飞琼,不属当世武林任何宗派!”

坐在左边看棚中的“白骨天君”偏头向戚大招问道:“戚掌门人,复姓仲孙之人不多,这仲孙飞琼是不是‘天外情魔’仲孙圣之女?”

戚大招尚未答言,震天派副掌门人铁冠道长业已接口说道:“天君猜得不错,这仲孙飞琼正是‘天外情魔’仲孙圣之女,一身武功,颇为不俗!”

“白骨天君”一阵狂笑说道:“道长记不记得我那乘软轿外所悬的对联?”

铁冠道长含笑答道:“天外情魔三招殒命,风尘狂客一掌飞魂!”

“白骨夭君”又复得意大笑说道:“字文洪随我多年,‘丧门七掌’及‘黑煞抓魂指力’均有相当火候,我料定仲孙圣逃不出我三招之下,则他女儿与字文洪互相对敌,大概也将在三招以内玉殒香消!”

戚大招与铁冠道长虽因“绛雪仙人”凌妙妙、“九天魔女”董双双一去不回,少了两名有力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震天大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蔷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